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高洪明
·中共领导一切,人民一无所有
·中美贸易争端谈判之前瞻
·战胜癌症,人类新陈代谢依旧!
·中国大学中共化是中国大学之根本弊端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感言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好,中美核心矛盾解决不了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忠告司机:遇事停车兼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说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江棋生先生,祝你70周岁生日快乐!
·中国特色人权标配:可以吃肉,不许骂娘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作者:李金芳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5/20/2009 9:36:58 AM (博讯 boxun.com)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在六四过去后的几年里,在当局定性的"反革命暴乱"的阴影下,大多数的国人沉默着,不是因为情愿,而是因为恐惧、因为不能开口。然而六四五周年前夕,终于有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公开地发声,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他就是高洪明先生。高洪明先生被众人所熟知的是他因为筹建、组织中国民主党而入狱8年,但早在1994年他两次独自到天安门广场祭奠六四因此而入狱却鲜为人知。1994年5月31日他被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以"扰乱社会治安、屡教不改"的罪名判处两年劳动教养。
   
    泪洒遗嘱,毅然别家
   
    高洪明先生出生于1950年5月11日,祖籍山东,4岁随母返回北京,在朝阳区吉市口小学、呼家楼中学就读,1968年6月22日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79年1月22日回城,经考试进入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最早在建国门外的建外公寓上班,后调入外交人员房屋服务公司,被捕时在外交人员服务局管理科任副科长。
   
    回忆起过去的岁月,1989年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奠定了他追寻民主自由的思想基础。高洪明先生说,六四前后的每一个场面他几乎都亲历过。因为当时高洪明家住东交民巷,步行15分钟就可达天安门广场,他对学生提出的"反官倒、求民主、重新评价胡耀邦"很是赞同,只是由于当时自己身在外事部工作,没能亲自参加那场运动。但是,在运动开始之时,大概是5月10日左右,高洪明本着一位公民的良知和责任,亲自给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提出:政府要真心诚意地与学生对话,要求邓小平辞去中央主席职务。
   
    每天下班后,高洪明必做的事就是到天安门广场去,从心里已经完全站在了学生的立场上。提起六四,他声音低缓、表情凝重:六月三日晚上我十点多钟回家后感觉特别累,躺下就睡着了,突然被邻居叫醒:打枪了,死人了,快去天安门。我到楼下时看到学生正沿着东交民巷撤离,六月四日凌晨,我在天安门广场周边戒严外围转了一圈,建筑物的墙上有很多弹洞,我的手指伸进去竟然摸不到弹洞的底,我的心一下子冰凉,这对我的触动极大。所以六四后连续五年每次两会召开之际,我都给江泽民写信,给人大写信,要求中央:为六四平反,我阐述自己的观点,不管群众有何过激的行为,但动用军队镇压人民都是彻底的犯罪。可是五年啊,没有任何回音,也没有人理睬我善意的上书。我开始想:每年写信都没有人理睬,到底中央收没收到信?到底外界知不知道有人为六四鸣冤?一个人光有了想法而不去付诸行动,一切都是徒然。应该让世人知道有人一直在为六四呐喊,中国并不缺少仗义执言的人!怎么办?写宣传材料到天安门广场去散发,这是最好的行动。
   
    第一次也就是1994年的3月23日人大闭幕之时,高洪明先生准备好一篇文章,内容涉及到中国方方面面的改革,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六四这么大的事件,震惊中外,但政府至今也不给人民一个合理的解释,作为公民自己有责任站出来为六四呐喊。他花了80块钱复印80余份,并打电话联系加拿大广播公司等外国记者,在散发传单的过程中想通过他们向外界报道。
   
    其实,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要做出这样的惊人之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谈何容易!高洪明先生也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思想斗争,最后给家里留下了一份遗嘱。说到这里,高洪明先生停顿了良久:写遗嘱的时候,我几个小时都无从下笔,我上有80岁的老母,下有9岁的幼女,中有40岁多病的弱妻,如果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了,可能会判十几年的徒刑,也许还会是无期,家中的亲人怎么办?泪水湿了几张信纸,最后我给自己的安慰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含泪写好遗嘱后,他泰然地接受了采访,然后带着80余份宣传材料毅然前往天安门广场。
   
    真理在手,正义在胸
   
    高洪明先生怀着凛然的正气从外交公寓一出来,没想到被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一帮警察拦截住,里面居然还有他原来的熟人。一行警察没收了他的宣传材料,劝说他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上级部门直接反应,但到天安门广场散发传单绝对不行,不但今天不行,以后也绝对不能去。高洪明先生第一次为六四而呐喊的行为就这样被当局果断而快速地扼杀了。当晚高洪明先生回家后听到外电广播说:北京一名男子欲到天安门广场散发传单,中途被警察带走。
   
    尽管当时高洪明先生仅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不为外界所熟知的人,但他的举动无异让世界知道了:中国人并没有被六四的高压压倒、压垮,他的壮举必将被历史记住。
   
    高洪明先生的心躁动着:一次去不成,就两次、三次,总有一次会成功的。中国有13亿人,一定要有人发声。
   
    4月底,他再次利用工作之便,联系好几家外国媒体,准备5月31日到天安门广场亲自祭奠六四。5月30日深夜,他剪好纸钱,在每张纸钱上写着:平反六四,实行民主改革。剪刀把高洪明先生的手磨出了血泡,他早已顾不上这些。有了上次的教训,高洪明先生这次作好了较充分的准备:他专门去天安门转了转,考虑应该在哪里抛撒纸钱合适。在天安门城楼撒不了,午门上虽然可以撒,但很快就会被控制,效果也不是很大,最后他决定在天安门国旗杆下抛撒,时间定在国旗降半旗之时,并特意记住了31日降旗的准确时间,计算好了降半旗的时间。他选定这个时间有一层特殊的含义:降半旗为六四的死难者致哀!
   
    一切准备就绪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高洪明先生的大姐夫5月27日去世了,因家中只有高洪明先生一位男性直系亲属,6月1日需要他亲自主持葬礼仪式。但此时,高洪明先生已经与外国媒体约定好了去天安门广场的日期,并为此做好了一切准备,放弃行动会让外国人怎么看中国人?不守承诺?关键时刻贪生怕死?不能失约,还是那句话: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5月31日从姐姐家心情复杂地出来后,高洪明先生直接到达原工作地点-北京外事服务局自己的办公室,若无其事地与同事聊天,等待晚7点的到来(事后他知道早有人在监控他的一举一动,并准备随时制止他)。7点他从单位出发,带着写满标语的宣传纸钱直奔天安门广场。一路上他想万一被抓就吃不上饭了,于是在路边的饭馆买了4个馅饼,毕竟心里有事吃了2个就吃不下去了。当他行车至南河沿时有人骑车强行往路边挤他,一个陌生男子突然猛地往里一拐,两个人差一点撞车,高洪明先生刚想开口责问,站在一旁的人迅即将他抛进停靠在人行道上一辆开着门的汽车上,他听到一句"货已到手"后,汽车迅速开走了,一切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由于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所以当时高洪明先生并没有恐惧和害怕,好像生死已经是置之度外了。
   
    待高洪明先生反应过来后,抬头一看前边还有一辆汽车,后背厢里装着他的自行车,车里还有人对着高洪明坐着的汽车录像。到达东华门派出所后,两个警察分两边架着高洪明先生,前边仍有警察在对其录像。
   
    审讯开始了。
   
    警察:你为什么要去天安门广场?
   
    高洪明:我年年都给江泽民写信,给人大写信,但人民群众的呼声没有人理睬,我就是要让国家重视人民的呼声。
   
    警察:你们家六四的时候死人了?有暴徒被抓了?
   
    高洪明:没有。
   
    警察:那六四跟你有什么关系?
   
    高洪明: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这是一个民族的事。
   
    警察:你是不是想出名呀?
   
    高洪明:你要是认为这样能出名你也可以去做。
   
    警察:你是不是想要引世界关注然后出国?
   
    高洪明:你知道我在外事局工作,想出国合理合法的正常手续很容易。
   
    警察:政府是允许对六四提出各种看法的,但是到天安门广场去撒纸钱绝对不容许。天安门广场是国家的脸面,国家的脸面能让你随便抓吗?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高洪明:我有这个想法就要付诸行动,脑袋掉了碗大的伤疤。
   
    这样的问题被反复问了无数遍,从被安全局的人抓捕,到后来被北京公安局一处的16名警察分两班反复问话,直到深夜他们都累了,才停止审讯。
   
    第二天吃完早饭,多名警察仍然反复审问"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做?""还有没有同伙?"下午5点后,高洪明先生被几名警察押解到东城区看守所,关到一个6平米左右、没有窗户的安全四所。这间房子只有一扇木门,木门上有一个20公分的窗口,只有在送饭时窗口才打开,外面是黑夜还是白天,屋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完全的与世隔绝!墙上有一人多高的棕榈护垫防止屋里的人自杀,有两名陪号早已等候着他的到来。屋内有一个大小便的池子,一个洗脸池常年流着水,一盏孤灯高高地挂在屋顶,24小时发着微光。第二天两个陪号就不停地哭号"这不是人呆的地方啊,我活不了了,放我出去吧,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吧,要出人命了",使得看守所不得不频繁地更换陪号来监视高洪明先生的一举一动。
   
    一开始的十几天内,当局提审了高洪明先生21次。当局弄不清他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即不为名也不为利,那此人是不是有精神病?6月4日几名警察把他带到北京安康医院(精神病院)进行全面检查。4、5名身穿白大褂的人什么都问他,高洪明先生本能地说"先把话说清楚,你们是不是类似前苏联的克格勃?"身穿白大褂的人和警察提审时一样,反复问:既然没有任何个人目的,为什么要甘冒这么大的风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肯定是有精神病吧?最后他们拿出一份由美国有关专家制作的心理测试题,一共是400道题,被测试者只要回答"是"或"否"就行了。高洪明先生不到一个小时很快就答完了这些题,穿白大褂的人看了后说"没毛病,一切正常"。中午到了警察们去吃饭,就把高洪明先生单独放在一个小屋子里,白墙,窗户上有铁栅栏,恐惧感在这一瞬间突然产生了:会不会被他们偷偷弄死?只要一捂嘴什么就都结束了。几分钟后,高洪明先生平静下来,心里面不停地念叨着两句话"虽然是只身把龙潭虎穴闯,犹如有千百万阶级弟兄在身旁"、"真理在手,正义在胸,人民与我同在"。心态平和下来后,他不敢躺在床上,在屋里来回走动,设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会儿,警察给他送来了三个饭盒:一盒米饭,两盒肉,并对他说"快吃吧,您立了大功了"。高洪明先生不明白警察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尽管很饿,还是没有吃,怕饭里有毒药之类的东西。最后他又被带回了看守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