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 “紅成”事件]
藏人主张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公告第0001號
·全民爆料、全民覺醒、全民控訴、全民反抗!—— 以民主革命大聯合的名義向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 “紅成”事件

   
   西藏 “紅成”事件
   ---文革時期最大的藏人的抗暴起義
   
   2009/05/02 西藏之页

   桑傑嘉
   
   人與人權2009-5
   
    該事件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反抗運動。
   
    對中國文化大革命運動的研究,最近幾年比較多。對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資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寶貴資料外,幾乎沒有資料可以研究。我在這裏向讀者介紹一起文革期間西藏獨立起義事件,可笑的是在過去的四十多年裏,中共一直把這一事件解說為文革派系鬥爭事件。事件之後,中共進行了近兩年的所謂的“平判”,整個事件已知被屠殺的藏人多達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殺的和被判刑槍斃的。(見《果洛見聞與回憶》第170頁)
   
    這一事件當時在西藏影響很大, 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計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藏人反抗運動。在中共的藏文資料中,該事件的群眾組織被翻譯為 “紅色城市”,其實是“紅衛兵成都部隊造反派(簡稱“紅成”), 翻譯得風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著這個錯誤翻譯。
   
    在網上有關“紅成”的 資料很少。徐友漁在網上發表的《我的造反生涯(節選)》中這樣寫道:“成都市原來有一個統一的造反派組織,叫‘紅衛兵成都部隊’,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學中運動初期的少數派,即反工作組的學生串連在一起組成。隨著中央號召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保守派紅衛兵勢力越來越小,造反派聲勢越來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這個組織發生了分裂。”
   
    在成都“紅衛兵成都部隊”熱火朝天地進行革命時,西藏安多阿壩藏人桑砸紮西(又叫阿壩臣甘)到成都與成都的“紅成”聯繫,並獲得鼓勵,於是他在阿壩成立“紅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後來在卡協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晉美桑丹等人的領導下,其性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變為反抗中共入侵、驅逐漢人、護衛西藏佛教、趕走共產黨、恢復舊制度的藏人反抗運動,但當初還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則。
   
    有關西藏“紅成”的資料很少公開,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沒有記載。現多方搜集到的資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有關“紅成”事件的文獻。果洛久治縣地處青海、四川和甘肅交界,四川的“紅成”運動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這裏。不過,在久治縣發起這一運動時,已接近了中共鎮壓“紅成”是時期。據當時當任中共久治縣白玉鄉(距離久治縣城140公里)革委會的達傑說:在1968年9月份臨近的阿壩縣“紅成”“氣焰十分囂張,且有蔓延之勢”;而且有消息說久治縣的康賽、 門堂、隆格等鄉的一些人投奔了“紅成”組織,並且有持槍的民兵也投奔了他們,當時氣氛很緊張……。
   
    1968年10月28日,有“紅成” 準備攻佔久治縣的消息傳出。但在資料中顯示,藏人“紅成”圍困久治縣的時間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當時,領導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是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僅在久治縣就有五個鄉、場的民?參加了“紅成”組織,其中有中共基層幹部和民兵有35人。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與四川、甘肅的“紅成” 取得聯繫,統一組織反抗運動。據當時參加“紅成”圍困久治縣的丹切巴桑回憶,當時他們圍困了久治,先後派遣康賽噶唐之妻阿托到縣城向中共幹部傳話,並轉交了很多標語和傳單。他們要求中共的所有漢人幹部自動離開縣城回家,如果三天內不回去將進行軍事進攻。但是,當“紅成”還沒有進攻之前,中共開始了鎮壓。
   
    1968 年11月4日,中共軍隊開始鎮壓“紅成”,貢巴阿拉等被殺;11月6日,對阿壩麥群進行了鎮壓,16位男女被殺;11月15日,德薩南召、格廓等3人被 殺。不久後,“紅成”組織領導人查西索莫、確庫臣劣等11人被殺。據介紹,在鎮壓西藏的“紅成”組織期間中共軍隊一天內屠殺了62名藏人,史稱 “阿壩美日麻屠殺”。
   
    現已公開的中共官方資料顯示,對果洛久治縣“紅成” 的鎮壓:自動歸降人員824人,戰俘64人,擊斃7人,捕辦12人,其中槍斃了2人,處理基層幹部15人。有資料顯示,參加西藏“紅成”的包括青海、四 川、甘肅的久治縣,甘德縣、阿壩縣、若爾蓋縣、紅岩縣、壤唐縣、松潘縣、夏河縣、瑪曲縣、疊部縣、班瑪縣等十個縣,近十萬人。
   
    由於西藏 “紅成”已發展為一個龐大的組織,而且在繼續蔓延,這對中共佔領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軍區向中共中央報告是認定為西藏 “紅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動,並將該組織確定為“進行新叛活動的反動組織”。中共中央軍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電報批准同意後,11月初開始所謂 的“平叛”鎮壓。
   
    中共對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鎮壓運動在1969年6月結束。(據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據當時參加“紅成”組織的藏人介紹,中共對西藏的“紅成”鎮壓中最少屠殺了近二百名藏人。由於資料欠缺,無法對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紹。希望 有識之士繼續研究和補充,紀念這次西藏抗暴起義中犧牲的藏人。
   
   達蘭薩拉
   2009年3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