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 “紅成”事件]
藏人主张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 “紅成”事件

   
   西藏 “紅成”事件
   ---文革時期最大的藏人的抗暴起義
   
   2009/05/02 西藏之页

   桑傑嘉
   
   人與人權2009-5
   
    該事件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反抗運動。
   
    對中國文化大革命運動的研究,最近幾年比較多。對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資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寶貴資料外,幾乎沒有資料可以研究。我在這裏向讀者介紹一起文革期間西藏獨立起義事件,可笑的是在過去的四十多年裏,中共一直把這一事件解說為文革派系鬥爭事件。事件之後,中共進行了近兩年的所謂的“平判”,整個事件已知被屠殺的藏人多達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殺的和被判刑槍斃的。(見《果洛見聞與回憶》第170頁)
   
    這一事件當時在西藏影響很大, 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計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藏人反抗運動。在中共的藏文資料中,該事件的群眾組織被翻譯為 “紅色城市”,其實是“紅衛兵成都部隊造反派(簡稱“紅成”), 翻譯得風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著這個錯誤翻譯。
   
    在網上有關“紅成”的 資料很少。徐友漁在網上發表的《我的造反生涯(節選)》中這樣寫道:“成都市原來有一個統一的造反派組織,叫‘紅衛兵成都部隊’,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學中運動初期的少數派,即反工作組的學生串連在一起組成。隨著中央號召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保守派紅衛兵勢力越來越小,造反派聲勢越來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這個組織發生了分裂。”
   
    在成都“紅衛兵成都部隊”熱火朝天地進行革命時,西藏安多阿壩藏人桑砸紮西(又叫阿壩臣甘)到成都與成都的“紅成”聯繫,並獲得鼓勵,於是他在阿壩成立“紅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後來在卡協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晉美桑丹等人的領導下,其性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變為反抗中共入侵、驅逐漢人、護衛西藏佛教、趕走共產黨、恢復舊制度的藏人反抗運動,但當初還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則。
   
    有關西藏“紅成”的資料很少公開,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沒有記載。現多方搜集到的資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有關“紅成”事件的文獻。果洛久治縣地處青海、四川和甘肅交界,四川的“紅成”運動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這裏。不過,在久治縣發起這一運動時,已接近了中共鎮壓“紅成”是時期。據當時當任中共久治縣白玉鄉(距離久治縣城140公里)革委會的達傑說:在1968年9月份臨近的阿壩縣“紅成”“氣焰十分囂張,且有蔓延之勢”;而且有消息說久治縣的康賽、 門堂、隆格等鄉的一些人投奔了“紅成”組織,並且有持槍的民兵也投奔了他們,當時氣氛很緊張……。
   
    1968年10月28日,有“紅成” 準備攻佔久治縣的消息傳出。但在資料中顯示,藏人“紅成”圍困久治縣的時間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當時,領導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是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僅在久治縣就有五個鄉、場的民?參加了“紅成”組織,其中有中共基層幹部和民兵有35人。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與四川、甘肅的“紅成” 取得聯繫,統一組織反抗運動。據當時參加“紅成”圍困久治縣的丹切巴桑回憶,當時他們圍困了久治,先後派遣康賽噶唐之妻阿托到縣城向中共幹部傳話,並轉交了很多標語和傳單。他們要求中共的所有漢人幹部自動離開縣城回家,如果三天內不回去將進行軍事進攻。但是,當“紅成”還沒有進攻之前,中共開始了鎮壓。
   
    1968 年11月4日,中共軍隊開始鎮壓“紅成”,貢巴阿拉等被殺;11月6日,對阿壩麥群進行了鎮壓,16位男女被殺;11月15日,德薩南召、格廓等3人被 殺。不久後,“紅成”組織領導人查西索莫、確庫臣劣等11人被殺。據介紹,在鎮壓西藏的“紅成”組織期間中共軍隊一天內屠殺了62名藏人,史稱 “阿壩美日麻屠殺”。
   
    現已公開的中共官方資料顯示,對果洛久治縣“紅成” 的鎮壓:自動歸降人員824人,戰俘64人,擊斃7人,捕辦12人,其中槍斃了2人,處理基層幹部15人。有資料顯示,參加西藏“紅成”的包括青海、四 川、甘肅的久治縣,甘德縣、阿壩縣、若爾蓋縣、紅岩縣、壤唐縣、松潘縣、夏河縣、瑪曲縣、疊部縣、班瑪縣等十個縣,近十萬人。
   
    由於西藏 “紅成”已發展為一個龐大的組織,而且在繼續蔓延,這對中共佔領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軍區向中共中央報告是認定為西藏 “紅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動,並將該組織確定為“進行新叛活動的反動組織”。中共中央軍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電報批准同意後,11月初開始所謂 的“平叛”鎮壓。
   
    中共對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鎮壓運動在1969年6月結束。(據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據當時參加“紅成”組織的藏人介紹,中共對西藏的“紅成”鎮壓中最少屠殺了近二百名藏人。由於資料欠缺,無法對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紹。希望 有識之士繼續研究和補充,紀念這次西藏抗暴起義中犧牲的藏人。
   
   達蘭薩拉
   2009年3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