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文革中的大昭寺 ]
藏人主张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中的大昭寺

   李江琳:文革中的大昭寺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2日 转载)

   
   
    若干天里,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大昭寺被洗劫一空,大量经书和唐卡被付之一炬。 (博讯 boxun.com)
   
   
    1967年初,正是中国内地文革运动最狂暴的时候。红卫兵和造反派在毛泽东的谋划和支持下,在地方各行政管理层面实行“夺权”,全国各地政府,包括公检法系统的正 常行政功能一时失效,整个国家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在此期间,以革命的名义,全国到处发生不同规模毁打砸抢事件。
   
    1967年2月 7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条发自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报导。这篇题为《藏人指控中国人亵渎寺庙》的报导说,2月6日,达赖喇嘛的执行代表图登宁捷在记者招待 会上展示了两尊佛像的头部,其中一个高约十六英寸,另一个高约十二英寸。图登宁捷告诉与会记者,这两个观音像头像来自拉萨大昭寺,是大昭寺供奉的十一面千 手观音像上的两个。1966年8月25日,红卫兵洗劫了拉萨的“主佛殿”(大昭寺),剥下塑像上贴的金片,然后将这座建于公元七世纪的塑像砸毁,碎片被扔 到大街上和水沟里。同时遭到毁灭的,还有一千多座大小佛像和大量壁画。
   
    1966年 爆发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从“破四旧,立四新”运动开始的。“四新”的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恐怕现在也没人能够说清楚,而“四旧”的具体内容却是一开始就 很明确的:一切代表“封、资、修”的东西,都属于“四旧”,在被“破”之列。首当其冲的,是代表“封建思想”的宗教文化。在举国上下一片砸寺庙,毁佛像, 烧旧书之类摧毁“旧文化”的过程中,没有人知道,隐藏在双重铁幕背后的西藏究竟发生了什么。
   
    文革是中国现代史上最愚昧,最惨痛的一页。事隔多年,这场在党中央领导下,长达十年的经济,文化和精神的全方位自残运动在中国并未得到清算。文革仍然是一个禁忌话题,对文革的深入研究依然障碍重重。
   
    内地如此,西藏更是如此。关于西藏文革的情况,长久以来官方讳莫如深,民间也无人研究。直到2006年,两本书的问世才填补了文革研究,也是西藏现代史上的这个空白。这两本书是西藏女作家唯色编写,台湾大块文化出版社出版的《杀劫》和《西藏记忆》。
   
    在《西藏记忆》里,唯色记录了一位当年砸大昭寺参与者回忆。这位化名鞑瓦的人当年曾是拉萨中学的红卫兵头头。砸大昭寺,是拉萨红卫兵的第一次革命行动。
   
    根据鞑瓦的回忆,前一天(八月二十三日?)晚上,红卫兵司令部根据“上面”,即自治区的意图开了个会,说第二天要去帕廓街搞宣传,居委会的人也要参加。但是 当时没有说要砸大昭寺。次日一早,各路人马汇集在一起,其中有红卫兵,也有居民,总共约上千人,前往大昭寺。他们一边走一边呼口号,到了大昭寺南边的讲经场,就开始演出,然后开大会。正在讲话的时候
   
    “…… 突然就乱起来了。抬头一看,这大昭寺的楼上出现了好多人,好像都是居委会的群众,我后来还听说过,有些人还是各县来的积极分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不知 道, 反正都是老百姓,拿着十字镐、洋锹什么的,也不知道从那里钻出来的。我们不是在这楼下的讲经场吗?这墙上都有壁画,居委会的几个年轻人,提着十字镐冲上来 就挖壁画,敲掉了一大块。……就在说话时,楼上已经有人把金顶挖下来了,正往下扔。这下子下面也就乱套了。这一乱就散了,全都散开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指挥 了,人都往大昭寺方向跑去……”
   
    鞑瓦进了大昭寺,看到里面到处都是人,有藏人也有汉人,还有“三教工作组”的干部,甚至有穿军装的人在拍电影。有些人趁乱顺手牵羊,试图偷走贵重的法器和佛像装饰。
   
    那天砸大昭寺只是一个开端。后来的若干天里,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大昭寺被洗劫一空,大量经书和唐卡被付之一炬。文成公主入藏时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被红卫兵砍了一刀,佛像身上的珠宝装饰全部被剥去,但佛像幸免于难。其他所有的佛像,包括相传松赞干布,赤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入灭时幻化而入的十一面千手观 音像,全被砸毁。大昭寺内一千多年来积累的金银珠宝全部散失,至今下落不明。
   
    大昭寺的劫难尚未完结。1968年6月7日,拉萨发生“六·七大昭寺事件”。那天,解放军拉萨警备区部队攻进被“造总”(“拉萨革命造反总部”)占领的大昭寺,开枪打死十二人,打伤多人。佛教圣地成为名副其实的屠杀场。
   
    劫后的大昭寺被不同机构占据。先是成为“红卫兵破四旧成果展览办公室”,堆放西藏各地送来的“四旧”,然后又被两个造反派组织前后占据过一段时间。造反派撤出后,大昭寺随即被军队占据,楼下的佛殿被用作猪圈。军队撤离之后,大昭寺被改为政府招待所。
   
    大昭寺的毁灭是西藏文化遭受摧残的一个缩影。经过“平叛”和“文革”两度劫难之后,昔日雪域佛国的几千座寺庙中,保持完整的只剩下八座,僧人剩下不到一千名。
   
    1966 年10月15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与中央民族学院干训班西藏学生谈话时说:“西藏地区经历了三次大解放:第一次是一九五一年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西藏回到了祖国大家庭;第 二次是一九五九年的农奴解放,平叛之后,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取消了农奴制度;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喇嘛获得了解放。全西藏有十几万喇嘛,百分之九十已 还俗,要组织这些解放出来的小喇嘛参加生产。
   
    …… 这次文化大革命是思想大革命,就是要把喇嘛制度彻底打碎,解放小喇嘛。但是,破除迷信则是长期的,迷信思想在没有新思想代替之前,是一下子消灭不了的,这 是长期改造的事。现在,西藏正在破四旧,打庙宇,破喇嘛制度,这都很好,但庙宇是否可以不打烂,作为学校,仓库利用起来。佛像,群众要毁可以毁一些,但也 要考虑保留几所大庙,否则,老年人会对我们不满意。”
   
    从这段谈话中可见,文革期间对西藏宗教文化的摧毁,并非没有得到最高领导层的支 持。1972年,周恩来批示修复大昭寺,那是因为,随着中美关系改善和中日建交,中国将逐步对外开放,西藏也将开放。被洗劫一空,变成了招待所的大昭寺, 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绝不能让外国人看到的。
   
    修复后的大昭寺,只有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和一尊松赞干布像是原物,其他所有的佛像都是重塑的,壁画也是重绘或者修复的。但是,老外当然不需要了解这一切。三年后,美籍华裔作家韩素英幸运地成为最早来到拉萨的外国人。在她 1977年 出版的《拉萨:开放的城市》一书中,韩素英告诉美国读者,大昭寺里的壁画“不仅没有损坏,有些显然经过精心的重绘”;她称赞整座建筑色彩鲜艳,雕梁画栋都 画上了“动物,鸟和花,闪着金色,绿松石色,红色,绿色和蓝色的光泽。”大昭寺这一页惨痛历史,就这样被五彩缤纷的颜料轻轻掩去。
   
    大昭寺的十一面千手观音像还有一个“心脏”,那就是装藏像内的一尊蛇心旃檀观音像,传说是松赞干布的本尊。大昭寺被毁时,泥塑的十一面观音像被打碎,露出了 藏在其中的木质观音像。有不知名的藏人冒着危险,悄悄把那尊蛇心旃檀观音像保存下来,辗转送到达兰萨拉,献给达赖喇嘛。现在,这尊蛇心旃檀观音像在达兰萨 拉法王府,由达赖喇嘛亲自保藏。
   
    《纽约时报》的报导引述说,大昭寺十一面千手观音像上的头像残面,“被人在夜深人静时从水沟里捡出来 ”,悄悄藏起来,后来设法翻越喜马拉雅山口,带出国 境,辗转送到达兰萨拉。八个残面中,有一个现在珍藏在达兰萨拉法王府。修建达兰萨拉大昭寺时,达赖喇嘛召见德高望重的西藏老艺人边巴,将另外七个残面交给他,嘱咐他将这五个7世纪的头像重装在新塑的十一面千手观音像上。达赖喇嘛还交给边巴老人一袋旧时的“袁大头”银元,那是一位藏人信徒奉献给达赖喇嘛的供养。达赖喇嘛嘱咐边巴老人,将这些银元融化了,用于重塑十一面千手观音像的身体。后来,边巴老人将这些银元用来塑制千手观音像的手臂。
   
    在达兰萨拉大昭寺达赖喇嘛法座背后,有一座高大的金色释迦牟尼佛像,法座两侧,一边是巨幅唐卡,另一边就是那尊用拉萨大昭寺观音像的残面,加上来自中国的银子和印度的泥土,重新塑造的十一面千手观音像。千手观音旁边还有一尊莲花生大师像。
   
    达赖喇嘛曾在一次法会上提到过,当流亡他乡的藏人回西藏的时候,当中这座释迦牟尼佛像将留在印度,作为流亡藏人留给印度人民的礼物,以感谢印度人民的在最艰辛的流亡岁月里,给他们的支持和援助。而那两尊面向西藏的十一面千手观音像和莲花生大师像,将会跟着返乡的人们一起回到拉萨。
   
   
    注:本文选自李江琳的著作《重生的观音》
   
   
    首发《人与人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