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
藏人主张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纵容腐败
·洗脑机器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台灣茉莉花國家正名革命」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司法改革時刻需要適任的庭長
·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中国当局宣布起诉维族教师伊力哈木
·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略
·習近平與中共強權的末日宿命狹路相逢
·中共的政治絕症
·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苏格兰公投:统独两派代表举行电视辩论
·藏高原水源地违法开采严重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 軍事政變與反腐轉向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民國文化復興與人格獨立運動
· 与秋石客先生商榷
·張顯耀案應速移監察與司法調查
·习近平的另外一只手
·中國房地産的泡沫化迫使巨額資金外流
·中国感觉已经不再需要人喜欢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
·評習在紀念鄧集會上的講話
·国会法案限制中共党媒入境
·香港政改關鍵時刻和平占中将见真章
·达赖喇嘛被中共政治绑架
·香港面临被吞并的危险
·《七萬言書》於中秋節後上市
·中共面對香港和烏克蘭以及IS的局势
·人道主义对政治转型的力量
·致藏族同胞
·台湾学者评《七万言书》
·中國經濟會硬著陸嗎?
·一藏族学生在甘南自焚身亡
·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欧美媒体关注香港抗议和警民对峙
·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袁紅冰將組團前往香港支持占中
·兩岸三地聲援占中網絡組聲明二
·中共面臨對香港新疆和軍隊失控的局面
·为何雨伞革命与大陆无缘?
·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文化與命運─袁紅冰流亡文選》將於十月初出版
·“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致英雄伊力哈木
·香港的不屈与自豪
· 香港佔中運動最新發展
·印巴活动人士分享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人占中成功还是失败?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
·港府占中陷入僵持学生敦促升级行动
·創建台灣共和國全島巡迴演講
·中國民眾應該怎樣來看香港民眾的「佔中」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藏人与港人分享抗争经验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香港佔中挑戰中共蹩腳的法治思維
·香港和經濟是中共二個心頭之患
·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從「年紀最小的政治犯」談起
·評中共四中全會
·青海最大煤田蚕食黄河支流水源地
·若警港抗清場93%人再佔領
·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
·习近平原来是金正恩
·雨傘運動 Open Source
·中国为何不发行千元大钞?
·中共《反间谍法》 瞄准国外敌对势力
·中共必死無疑
·习近平为何不批准达赖喇嘛当年入党申请?
·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青海省推动新政治运动
·「北京人權」模式挑戰普世價值
·新古田會議反軍隊國家化防軍事政變
·致争真普选香港人的一份信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1)
·全球奴隶人口印度中国名列前茅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科技巨头向中国政府低头
·台湾九合一选举
·西藏文化受到的冲击
·《西藏地位》作者重现意义重大
·涉伊力哈木案七学生周二全体出庭受审
·防止人民幣自由兌換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和解、和平、非暴力、不合作”散议(之4)
   荒原
   
   

   
   与狼共舞式的“和解”童话
   
   一匹恶狼在狂捕一只绵羊,恶狼一边高喊“我是善良的,我也要讲民
   主,只要你老实听话,我就不吃你。”一边紧追不舍,向绵羊扑来
   ……绵羊被逼得无路可逃,一边到处躲避,一边还想:狼的话也许是
   真的,它最近表现与从前大不相同,好象在改变,我要与它从此成为
   朋友,和平共处,于是静等其变……
   
   在现实中国,纯粹的和平非暴力改良主义者们也一直试图用诚意打动
   暴政,用规劝感化暴政,试图与暴政进行一场不对等的和解对话和社
   会改良,但暴政“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视民主人如无
   物。
   
   如此乞求了多少年,到头来改良运动原地打转,民主毫无尺寸之功,
   中国暴力政治倒是变本加厉,对异议不断进行铁血无情的定点打击和
   铲除。这一切,正印合了狼与绵羊的童话故事──互动游戏或对话的
   前提必须是对等和公平,包括话语权、道义、民意还有硬实力,可民
   主改良派现在除了理想和真理外确是一无所有,与专制决非同一重量
   级之对手。
   
   恶狼终究是改造不成绵羊的,狼永远还是狼,唐僧般的慈悲心态能否
   换来专制者哪怕一丝的悯怜和良知?在本来就处于弱势的现实中,如
   果还幼稚地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以书生之弱乞盗匪之怜,则与缘
   木求鱼无异。
   
     “一个弱势到一无所有者,对‘航空母舰’说,‘松开你的拳
     头’吧!于是,‘航空母舰’笑了!──身后必备航空母舰,这
     是他说话的前提和条件。”──刘自立:《南非和解模型失败
     了!》
   
   当前中国,连做一个死心塌地的奴才都不一定能够符合暴政下朝令夕
   改的王者之法,可是那些自认为占据理论高点的精英人,竟然屡屡宣
   扬还要“通过符合当前中国法律的各种行为,在现有体制框架内进行
   和平而理性的社会改良”,不知道其有何“遁术”可以八面玲珑完好
   无损地在暴政恶法之下生存下来,并按照自己的一厢情愿式的设想对
   暴政进行脱胎换骨般的改造?如何把握“理性”,如何做到“合
   法”?这种“合法”,与放弃民主的追求有何本质区别?
   
     “想一想中共暴政56年间以国家恐怖主义为纸,以强权暴力为
     笔,蘸着中国人民无尽的血泪书写的罪恶史,便可以明白,希图
     组建‘反对党’和‘议会党’诸君对中共暴政的希求,完全是痴
     人梦话,醉汉颠语。”──袁红冰:《改良与革命》
   
   “专政”不是为“和解”而生
   
   由《南方都市报》刊载的北京市《城管执法手册》上的经典内容:脸
   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赤裸裸地向人民尤其是底层民
   众宣示了官方的一种普遍态度,说明了政府的行政行为正在趋向于黑
   社会化的无情现实,说明中国正在沦为世上独一无二的政治黑手党,
   从这里才真实而形象地体现了什么叫专制,什么是暴政。这样的专制
   和暴政,还会不会主动与弱势群体进行所谓的“和解”,中国还有没
   有进行社会“和解”的现实条件和基础?难道真如香港演员成龙所
   说,中国太自由了,中国人是需要管的。用在此处则是:中国人太老
   实了,但还是需要“打”的,打了才会更老实?成龙辈以民主社会的
   “自由之身”出此“身不由己”之言,当是一出政治双簧表演。
   
   中国社会的极端时期,全社会是“宗教化政治、军事化管理、奴隶化
   使用、交叉化监督”,完成倒退回人类世界前所未有过的中世纪荒蛮
   状态。虽然经历了30年的改革开放,但还是一个刚从荒蛮邪教中走出
   来的国家,一切行为标准难免还在不知觉中受此种种影响,人们的思
   维和行为,还深陷“思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精神依赖之中。
   
   有人说:“中国一改就乱”,可现在的中国,贪污腐败、暴力执法、
   黑道横行、民暴不断、禁言禁行等,说明我们早就在“乱”了,除了
   没有真实意义上的“战争”之外,现实中还有什么“乱”事没有出
   现?在一家之暴政下,社会从和平到战争,只不过是一个“温水煮青
   蛙”,让人在不知不觉逐渐死亡的过程。死是一定的,但“死”法不
   同,区别在于是“暴死”还是“安乐死”。
   
   对信仰的迫害、对民主自由的打压、对互联网的封锁、对访民的迫
   害、对百姓的侵夺──社会和解的希望越来越小,中国离改良的路越
   来越远,离革命的路是越来越近──当民主被强权逼到了已经难以存
   在的时候,是绝地反击最后一搏,以求绝处缝生,还是以“和平非暴
   力”等待最后的灭亡?
   
   中国的问题是如何对待现有体制的问题,在专制暴政下,做“和平非
   暴力”的顺民同面临被暴政欺压而死,但在民主革命的大旗下,国人
   为了自由而主动地哪怕是以死相拼,却是高尚和值得的。因为“死”
   有主动与被动的不同,意义有天壤之差,所以当真的面临生死之选
   时,任何人都宁愿选择后者。
   
   中产改良派并不能代表主流民意
   
   中国掌握话语权的除了官方主流之外,就是以网络语言为代表的民间
   网民了。这些网络声音虽然代表了民间声音的多数,但却不能代表中
   国民间尤其是底层那些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无产民众的利益和想法。说
   到底,目前能在网络上说话的,还只是中国底层民众的一小部分,只
   不过是仅仅表达了他们自己的一种真情实感,多数国人还是没有这个
   机会和平台来表达个人意见的,还处在更底层的被压抑状态而无处发
   泄。
   
   网络声音,更多时候是或多或少地代表了一部分拥有较稳定的工作、
   收入和财产的小中产阶级的喜好,而中产阶级,因为处于富人与穷人
   之间,多少有一些个人的既得利益,所以虽然希望改现状,但却只希
   望改变部分,底限就是“自己的那一份”不要受到损伤,所以,多倾
   向于较温和的和平改良,意图用非暴力的手段 “打动”专权者,甚
   至于只想用“别人的血和泪”来感化专权者。
   
     “‘非暴力’,是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最卖力炫耀的一块道德遮羞
     布,改良主义思潮束缚中国民主运动的另一条铁链,就是要求民
     运组织的行为具备以专制之法为标准的‘合法性’”──袁红
     冰:《改良与革命》
   
   在暴政不止一次地宣誓要死守“四项基本原则和一党领导”之后,无
   知愚昧的改良派还躺在一厢情愿的理论春梦上自慰着,还在死守“和
   平非暴力”这个原则并做为自己追求民主的“底限”,甚至说哪怕求
   不来民主也不要暴力──如果将来真的因为“和平非暴力”无法得到
   民主,现在又何必如此这般地“瞎折腾”呢?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只
   不过是在以“和平非暴力”的名义,让人民在麻木中继续失去对民主
   和自由的追求与希望。
   
   中产者的意志不稳定性就现在其现有利益。如果是真心为求民主者,
   不妨尽可能地将自己降格为一个穷人,“两袖清网,一尘不染,无欲
   无求,无求无畏”,走一条与财富决绝的“不合作”的民主革命道
   路。
   
   不在如何说,而在如何做,如果只说不做,则永远没有民主的影子。
   
   “折房容易盖房难”。对于已被“干净、彻底”地“革命”过了的中
   国思想文化意识,正如毛在50年代初建共产主义乌托帮教义一样,欲
   短期内使中国从荒蛮的宗教世界再次走向普世文明的现代社会,期望
   马上实现民主宪政的目标,同样操之过急。为避免反弹和滑向另一极
   端,必须得“悉心调理,慢药排毒”,重新梳理从头再来。
   
   长期以来对异议的排斥和对不同政见者的打压,使真正有独立个性的
   各类人才无形中流于主流边缘而存之于民间,所以中国社会变革出现
   转机的希望动力和主导力量所在,不会出自体制内而在其外。
   
   (2009-05-06)
   
   
   民主论坛 2009-05-12 新闻与评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