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这个魔鬼纵不得!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个魔鬼纵不得!

   这个魔鬼纵不得!

   一《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写道:

   “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严厉禁止封杀异议,这是现代普适性的文明,也是东海儒家必尊的律令。反对邪知邪见但必须维护邪知邪见者的发言权,对于邪知邪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没有即时性重大危险,应以正知正见驳斥说服之,说不服,也不许采取言论之外的任何手段。此乃东海厉禁,请东海儒家世世代代恪遵,谁若违反,可以聚集全派共逐之,号召全民共讨之。”

   新汉网秋水网友曰:“此亦吾之理念也。不管什么体制,能坚持言论自由的政权就是好政权,就是光明磊落、行得端做得正的政权。就是好社会、光明的社会,让人向往的社会。”说得不错(也不准确。言论自由仅是普世价值的局部,“能坚持言论自由的政权就是好政权”只能相对而言),但不幸的是,秋水网友“但”了一下之后,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他说:

   “但大汉之风掌掴阎崇年之举当属例外,因为为满清歌功颂德的势力太大了,甚至是部分国家资源牵涉其中。大汉之风之举是超限战。”

   新汉网是“汉圈”中相对文明的“圈”,秋水网友又是相对文明的“圈”里人,居然也说出这么发昏章第二十四的话来,真令人哭笑不得。

   二言论自由不仅要保护正确言论之自由,也要保护有争议的言论乃至错误之言论、反动之言论之自由-----其实这一原则之确立,主要目的正在于后者。如果是人人都赞同的“正确”言论(其实,正确与否,很多时候殊不易言),也没有加以保护的必要了。

   所以,“为满清歌功颂德”尽管很错误很反动,很令人反感,但阎崇年言者无罪。通过各种渠道发表自己的观点,争取自己思想影响最大化,是阎崇年的正当、合法之权利。反对者当然有反对的自由,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反对者完全可以以事实为依据对他进行驳斥和批判。

   如果“满清歌功颂德的势力太大了,甚至是部分国家资源牵涉其中”,问题不在阎崇年身上。没有驳斥和批判阎崇年的渠道和平台,更不是阎崇年个人的问题了(与言论自由的缺匮有关,某些时侯与批判者自身理论素养低劣也有关)。阎崇年如果主动为批判者提供发言渠道、争发言自由,当然可敬,不愿,也属人情之常。掌掴阎崇年,纯属欺软怕硬,不仅非君子所为,略上档次的流氓都不屑的---

   有“兴汉志士”说:你反对掌掴阎崇年、却怂恿我们去争取言论自由,岂非让人送死、不安好心?东海绝无此意,你们这些懦夫聪明着呢,岂是别人怂恿得了的?不过,你们不敢争取言论自由,怕风险太大,却敢掌掴阎崇年,因为没啥风险。这不是勇敢得太狡猾和无耻了吗?

   清末时,且不说主张改良的“相对保皇派”,坚决维护满清政府的完全彻底绝对的“保皇派”大有人在,当年汪精卫等革命党如果随便找一些文人学者来打之杀之,那就成笑话了。“汉圈”最瞧不起林则徐谭嗣同汪精卫等汉奸,可是,自己的表现给汪精卫们洗脚都不配呀。

   三政府以恶法惩治异议(惩治异议的必是恶法),固当反对,以暴力对付异议的民间行为,也不能受到推崇和纵容。否则,受害的不仅是少数民族少数人,而会是包括汉族在内整个中华民族,是包括施暴者在内的整个社会。

   试问,如果“为满清歌功颂德”该打,“汉圈”中人为洪杨辈“拜上帝教”歌功颂德难道不更该打?在不少学者看来,比起满清政权,太平天囯可是更加野蛮凶残的势力。还有,为汉奸翻案该打,将林则徐谭嗣同梁启超等定位为汉奸,颠倒黑白,莫此为甚,该不该打?“汉圈”中人当然认为不该打,可是对于整个汉族和社会,“汉圈”属于极少数一小撮。

   有人说,掌掴而已,又没出人命,何必上纲上线?那么请问,掌掴可以,拳打脚踢可不可以?砖砸棍击,只要不出人命,可不可以?另复须知,人是有自尊的,“坏人”也一样(“汉圈”中普遍视阎崇年为畜类,但他毕竟不是真的畜类),掌掴自古以来被视为大辱。

   将心比心吧,如果父亲因不当言论受到掌掴侮辱,做儿女的只要略知孝道,能无动于衷吗?如果阎崇年儿女亲友们认为公安惩治太轻,或者略有血性的“满清遗孽”不甘老人被辱,纷纷起而报仇雪恨,又待如何?如有民间义士不服大汉之风之流的英雄作风,出面废除此辈的施暴能力,又待如何?

   可见,以任何暴力对付异议,都绝对是一个必须严防密封的魔鬼,一旦放出瓶子,就会失去控制,不仅害人,也会害己。不许以暴力对付异议这一条,之所以被东海悬为儒家永久性厉禁,设为绝对不许逾越的底线,并非小题大做,而是有卫道护民、洞幽察微、防患于未然的一片慧心苦心和爱心在。

   说“大汉之风之举是超限战”,更可笑了。超限战是充满恐怖主义色彩的词汇,是不择手段的同义词。如果争当超限战英雄的“愚公”多了,如果对付异议都要用超限战,那真是率兽食人,天下亡矣。好在,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这类极端粗陋的歪理邪说越来越没有市场了。“义士”们的伪装和画皮一旦脱露,必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到那时再回想起东海的警告,悔之晚矣。

   另外,这里还直接涉及一个组织的政治品格问题。以言打人与以言治罪,尽管“方向”不同、轻重不同,性质同样恶劣,都是专制主义遗毒的恶性发作,都是满清文字狱的变种。逻辑地推论一下,以言打人者与推崇以言打人之群体、之组织,万一有朝一日获得某种权力,对付起异议来,自然会更加不择手段了。

   四言论自由作为现代文明基本原则,是不能有“例外”的,否则就不是原则了。什么叫原则?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必须遵守、维护、坚持的东西。原则都可以改变、可以“例外”,还有什么不能改变和“例外”的?

   如果“大汉之风掌掴阎崇年可以例外”,那么请问,一些有识之士认为,某些“兴汉”势力宣传暴力仇恨和民族歧视,公然为军国主义及太平天国招魂的做法太过下流恶劣,比“为满清歌功颂德”更加恶劣,而且属于刚刚召开不久的联合国德班审议大会文件重申的“各国防止、打击和根除”的对象,既然政府无动于衷,有志之士理当行动起来,争当为民除害、为“汉”除奸的英雄(比“汉圈”更加义正辞严吧?),可否“例外”一下?

   顺便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在西方社会,对宣传暴力仇恨和民族歧视、为军国主义纳粹主义招魂而富有煽动性的言论,依据良法给予一定限制(就象限制三级片一样),不违言论自由原则。同时,言论无罪,但如果有人被邪恶之言所煽而动、而危害到他人或社会,煽动者就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2009-5-5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