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儒家的政治态度和立场一在揭批“民族主义”东海文章后,“兴汉义士”分子“森林象迹”喝问:

   “東海網友在此有精力批大漢之風,怎麼沒有勇氣找中共復仇?還活得那麼自在?”

   这话问的令人失笑。

   批大漢之風们与“找中共復仇”是两回事。在思想上(如果他们的傻话也算思想的话),大漢之風们比现中共狭隘、落后得多,由于打着“兴汉”的旗子,对无知愚民更具有欺骗性,其行为又极为恶劣,故有必要予以揭批。

   其次,儒家对于现行制度及执政党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要视制度及政党是否合乎民意民心和仁义原则而定。东海反共,是在政治上反它的专制主义,在思想上反它的马列主义,这不是为了反共而反共,也不是针对个人或与什么人有仇。反共确然,却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復仇。

   二从个人角度看,东海不仅于现中共无仇可复,而且对不少体制内人士还有惠当记。为人最狭小、对人最恶劣、对我最痛恨和仇视的,倒是“儒圈”、“基圈”、自由圈及“汉圈”中某些人物,某些我曾经引以为同道、视之为朋友的人物,还有某些曾为之不平为之呼吁伸援的人物。

   这些人如有机会,一定会痛下辣手。不过,凡痛恨和仇视我的,大多德智俱乏,既使有机会,绝非东海对手,既使痛下辣手,不过麻姑抓痒。

   这些小文痞小烂仔算什么?不论在朝在野,任何人物和势力,凡痛恨东海者,必是野蛮、黑恶的,凡不给我让路甚至以我为仇与我作对者,都无异于自我残伐、自寻死路---包括中共在内,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儒家、属于东海。

   这不是大话而是真言,因为东海所代表的,是民意天心、是时代潮流、是历史前进的方向,是仁义之心浩然之气,是大义、正道和真理的力量,是中华文化之最高真理,一句话:我代表的是无相大光明,我就是无相大光明的化身。

   之所以在任何艰危困苦的环境中都充满信心保持乐观,之所以无忧无畏敢言敢怒敢反共、而且曾激烈反共,所恃者在此;不少反枭派仅与我思想作对,大多身不败而名已裂,自动靠边或失踪了,原因也在于此。

   东海曾激烈反共却“還活得那麼自在”,这一点说明了中共一定的进步,是中共之幸,也是东海之幸。说来奇怪,东海出生底层,浪迹江湖,大半生颇经危难,却总是有惊无险。当年打架无数,不仅以一敌一、敌二、甚者以一敌七八、以赤手敌凶器,也都逢凶化吉,似乎运气特好。反上梁山十多年来,同道们似乎多少都会出点事(主要从网上了解),唯我毫发无伤,可谓侥天之幸,俨然一名福将。或许,这里也有某种不为人所知的因缘或天意在吧?

   三反共怎么反?

   儒家对于不良制度、不文明政党的态度如何,是绝对地反对还是有所保留,是坚持改良还是支持革命(特指暴力革命),也要因时、因人、因民意、因制度及政党的具体情况而制宜。为社会、为民族计,只要存在改良的可能,就不轻言革命。

   现中共毫无疑问仍为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专制政权,但对中华文化的尊重度也在不断上升,专制的程度远非北韩及文革可比,其文明度正与时俱进,并非没有“和平转型”的可能。

   中共在变化,从野蛮极权到“温和”专制,从绝对反儒到有限尊儒,从斗争论一变而为“猫论”再变而为和谐论,这是有目共睹的,儒家对中共的态度当然也应该与时俱进,此乃“时中”之义,东海从激烈反共到相对“温柔”,在严厉批判的同时不无鼓励,对某些进步举动、利民措施予以支持,原因正在于此。

   为了民族的复兴和道统的弘扬,我们应该支持中共向前走,向儒家文化、现代文明逐步靠拢并最终实现转型。这对于中共,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希望。

   儒者当将个人利弊安危置之度外,坚守儒家纯正的文化立场和政治立场绝不动摇,具体对中共的态度如何,则取决于中共自身。假设中共有朝一日弃特权而还民权,变为一个文明进步的儒家政党,东海从反共分子变为拥共分子,也是儒家题中应有之义。

   在政治上,儒家对好制度保守,对坏制度改良,对特坏、极坏制度甚至可以革命,但儒家不是革命派、也不是改良主义,保守主义,而是“时中”主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此之谓也。

   这个“森林象迹”,一看就是个不值得一睬的“弱者”。东海拨冗一答,并非对其垂青,而是借此机会澄清一下上述几个问题,表明我的有关立场,为广大知识分子特别是儒家集团作个示范。2009-5-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