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就象不久前严辞指责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散布中国威胁论一样,最近官方媒体开始指责西方国家特别是日本妖魔化朝鲜、狂热散布“朝鲜威胁论”了。

   确实,日本舆论“妖魔化”朝鲜有其背景和目的,例如,为了推动国会修改《和平宪法》,扩大日本自卫队的作战范围,为日本重新成为军事大国寻找借口;维持美日韩联手遏制、威慑朝鲜的局面,为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提供口实等。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朝鲜(严格地说应是金氏统治集团,朝鲜人民也是金氏独裁政权的受害者)本身为日本及西方媒体提供了妖魔化的可能,或者干脆地说,金氏政权的所作作为已一再向世人表明它是不折不扣的无赖、流氓、恶狗、妖魔,它早已自我妖魔化了。

   凡独裁者皆是无赖流氓恶狗,不过表现有所不同,恶的程度有高低,有的狗虽然恶,却相对聪明些,吃亏多了,懂得了韬光养晦的道理,有的则不但恶而且疯,如金正日,与萨达姆一样,不但在自己家里作恶作端,还要满世界乱吠乱咬大发其疯。

   对外,金氏集团以国家行为进行贩毒、走私、绑架异国无辜民众,动辄以核武、以战争对美国和周边国家进行要胁和讹诈…。10年前它威胁要把汉城变成“火海”,最近,连续两次恫言让南韩陷入难以想像的灾难!

   对内,金氏集团严厉迫害本国人民,残酷杀害逃亡者,比起萨达姆来有过之而不及:至少老萨形式上还是竞选上任的,伊拉克表面上还实行了多党制。而金氏则是一个彻头彻尾从表到里的独裁者。

   巧的是金氏父子名字中都有个日字。金日成把朝鲜人民的意愿、尊严、人权、自由当作妓女,“日”得水淋淋一塌糊涂,而今父权子继,金正日正“日”得热火朝天哩。他们以国为家私相授受,将三千里锦绣山河封闭在铁屋子里,“日”得朝鲜民穷财尽、腐臭四溢,所作之恶,所造之孽,举世无双。

   当今世界,民主自由已成为势不可挡的潮流,残余的专制独裁势力,无不小心翼翼,收敛自保,金正日却逆势而上,横空出世,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表演。

   歪曲、造谣、诬陷等妖魔化的游戏,只有在封闭社会才有一定的短期效果,也只有专制政权才最热衷。在自由开放社会,新闻独立、信息畅通,这些鬼把戏没啥大用的。我们中国毕竟算半开放社会了,对于拚命以实际行动自我妖魔化的流氓无赖,无论怎样包庇、美化,其效果也有限,有,恰恰是负面的,误导了民众、误导了自己。

   我们已经给予金氏政权太多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的支持和援助,甚至可以说这只恶狗就是我们供养起来的,至今朝鲜百分之七十的外援仍然来自中国呢。可金正日何时把中国放在眼里?实事证明,“鲜血凝成的友谊”大大靠不住,不但靠不住,没准未蒙其利,反受其害,什么时候被它反咬一口也说不定。

   既使这条恶狗知恩图报,不会反咬我们,但是,它已经疯了,神经病晚期了,等它灭亡,被它“日”了几十年的二千三百万朝鲜人民获得自由之后,会如何看待一直扶持恶狗助它咬人的中国?朝鲜新政府又会如何对待中国?茅干轼说得好:

   “萨达姆犯错误的历史,可以用来观察金正日。金正日的所作所为普通人很难理解。一方面国内经济困难重重,连饭都吃不上,可是另一方面又不断走出险棋。这些险棋连有强大国力的政府都不敢走,但是金正日却走了。有些人猜测是他故弄玄虚,摆迷魂阵和美国周旋。但是据我猜想,这是他思维逻辑上出了问题,他正在重蹈萨达姆的覆辙,错误地判断形势。别的国家都十分重视经济建设,但金正日把军事建设放在绝对首位。他亲自来中国访问多次,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功不可能让他无动于衷。但是他对客观世界的反应已经非常迟钝,因为头脑里被军事胜利的幻想所占领。他之所以陷入逻辑的混乱,和萨达姆所经过的一样,听不到不同的意见,在自己的道路上越走越黑。如果我的猜想不错,恐怕朝鲜半岛战争的前景是非常真实的。我们不得不有所准备”(茅于轼《萨达姆是怎样完蛋的?》)

   为今之计,我国既使不能与美联手共击之,也当划清阶线,一刀两断,坚决绝交。万万不可再与狗共舞,勾勾搭搭,自陷危境。为此,亟需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地报道朝鲜和金氏政权的真相,为对朝政策的转型作好准备。

   一个内得不到民众拥护外得不到国际认可的独裁残暴政权本来就没有前途,如果还要疯狂玩火,那就应了一句著名的英国谚语:上帝要人灭亡,必使人疯狂。金正日已经精尽神昏、末日无多了。老枭断言,慢则七八年,快则三五年吧。东海一枭2003、5、29,枭鸣天下之二二六,《观察》首发(6/2/2003 1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