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则有之乞则非》东海曾《请中共给一个机会》,。阎高升曰:“何妄之甚,如此乞请,若能获肯,则无待汝之行矣!!若纳良言,愚以为莫若上书,切自苦以告天下;若此虽有不可成者,后也不失为令行者”。

   此瓜言也。请则有之、乞则非。乞字下得严重不当。便是乞,我乞的也是言论的渠道和自由(至少自由的度数要比现在高些),堂堂正正。

   另外,也谈不上“妄之甚”。老枭只是公开表达出来,这比起悄悄“上书”来,更加光明正大,更无乞求之态。中共纳不纳我的“良言”,是中的事。就象孔子周游天下,尽心而已,各国君主纳不纳他的“良言”,是君主们的事。事实证明孔子在现实政治领域是彻底失败了,可谁会笑他“何妄之甚”?2009-5-22

   《礼学爱“美”而不专一》在《新礼学初论》后,风云不动网友笑:“怪胎,民主宪政早已自成体系,为什么非有戴上个大礼帽?还新礼学呢”有新浪网友答得有理又有趣:“民主没有戴礼帽,就显现不出“礼学”时代风采;礼学如果不追求民主小妹,就没有时代活力。”

   礼学爱“美”求好,但不专一。今天追求民主小妹,是因为发现民主身上优势十足,如果明天发现比民主更“美”的制度----不论是别人创造还是自家培养,就会移情别恋了。

   另外,礼学追求民主,仅对其制度层的优点感兴趣,儒家是一切都以自己为主的。2009-5-22

   《进德次第》东海曰:一些学生倘另树佛道或上帝信仰,虽称我为师,实已自动出“派”。(《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或笑骂:“佛教一成佛就永不退转,你连学生都留不住,可见大良知学及良知信仰靠不住,比佛门差远了。”

   此言似是而非。进德有次第。概乎言之,东海儒家有一般信徒、君子、贤人、圣人、大人、良知佛之别。一般信徒指基本认同大良知学之人,比较外围;君子指一般性良知人士,贤人是良知解悟者,圣人是良知证悟者,大人与圣人同级,但有相当的外王功业,良知佛乃圣之大者。

   另外,儒家下学上达,“小学”、“大学”都属下学,也都可上达。一般信徒、君子掌握一定的“小学”足矣,贤人、圣人、大人、良知佛则非有“大学”的相当造诣不可。

   贤人、圣人、大人、良知佛是永不退转的,君子及一般信徒则不一定,某些时候会心为物转。君子退转为一般信徒,或转为其它门派的信徒如道徒佛徒,而一般信徒退转为小人。这都是可能的、正常的。

   东海的学生,多是“江湖”的,根器不一,一些人对吾道未能深入,转为其它门派的信徒,毫不奇怪。但我相信,凡当过东海学生者,不管怎么退怎么转,都有一定底线,不会变坏。

   另外,某些学生如转向其它门派,焉知他们不会重回儒门?如儒友老黄所言“历史上不乏大儒受佛道影响,死了再活过来的于道体的理解更通透”,既使他们不再回,成为佛门龙象、道家高人也未可知呵----佛道信仰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到了高处,比儒家差不了太多。

   佛教一成佛就永不退转,固然,但是,就算释尊在世,也没让他的弟子个个成佛。相反,他的弟子变坏者不少,反过来企图杀害他的都有。这方面我绝对自信比释尊强,哪怕以后东海门人百千万亿,绝不会有反噬老师的(而东海只要有机会公开讲学,必然学生、弟子、信徒遍天下!)2009-5-21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在舆论对“杭州飙车案”、“巴东女服务员刺官案”一片质疑之际,有人称舆论的高调介入影响和干涉了司法的独立性,舆论成了一种暴力。

   这是混扯。

   司法独立是指司法独立于其它权力之外,不受其它权力的干涉,不是指司法可以逃避舆论的监督。舆论不是权力,没有强制性,说舆论是“第四种权力”,乃象征的说法。舆论与暴力更是两回事,特权会产生实际暴力,舆论不会,无论多么凶猛,都是言论的范畴。

   舆论对司法的“干涉”,是诉诸于道德、正义和司法机关及司法人员的良知,最后仍然归结为法律解决。舆论不仅有“权”监督司法,对任何权力,它都有监督权,监督权力,正是舆论最重要的功能和权利之一。2009-5-21

   《儒家理当声援邓玉娇》关于邓玉娇与杨佳之别,闲言曰:

   “东海兄言之有理。其实,不需要太多分析,就足以厘清巴东女服务员刺死官员案与杨佳袭警案的本质区别:杨佳袭警,是有目的的报复行为,是当事人的主动选择;女服务员邓玉娇刺官,是在尊严和贞操受到威胁时的被迫自卫,是别无选择的被动行为,除非认同“顺从侮辱”也是一种选择。杨佳袭警,伤害的是无辜者,纵然其确有冤屈在先,其行为也等同于恐怖活动,不值得社会推崇;而邓玉娇行为伤害的,正是要伤害她的人,体现的是一种“不屈服于淫威”的传统美德与现代精神。正因为两件案子的性质完全不同,对邓案的处理,不会构成对杨案处理方式的否定,可以为政府挽回正气人心提供一个低成本的难得契机。”

   闲言说得是。邓玉娇行为合情、合理、合法、合乎以直报怨之义,我儒家团体及广大儒者理当声援之。对于民众忧患、社会苦难,对于自己国家发生的各种不公平、各种社会、政治上的重大事件,儒家团体及广大儒者在整体上已冷漠得太久、缺席得太久了!

   当今儒者,除了极少数及东海儒友,大多德智俱乏,内外皆虚,昧于世界潮流及政治常识,既没有世界眼光,又缺乏必要的科学精神,议事不辨是非,论政不明好坏,处世不识高低,下笔言不及义,开口傻话滔滔…。此辈不忧道、不忧囯、不忧民,更令人鄙视的是怯懦而冷血,一点点正气和勇气都没有,连普通网民及小市民都不如!

   (某些儒家对东海极尽删帖、封名、造谣、诬蔑、排斥、抹黑之能事,背后下起黑手来,作起帮闲来,倒是勇不可挡!此辈愚儒以为东海无权无势,欺之无妨,且可以邀“上面”之宠,殊不知已为体制内有识之士所鄙憎,且为自已种下必受重报的恶因,因果历然,岂能侥幸!)

   象声援一些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弱势人物,声援一下邓玉娇之类,可以说零风险,根本用不了几毫正气和勇气嘛,可有几个号称儒家者发声?我为儒门羞愧----当然不是说声援一下就算忧民了,差得远呢,东海之意是,既然别的做不到、不敢做,就从最小、最没风险的“言”发起吧。2009-5-22

   《偏一偏亦无妨》东海言:“有体无用、体必难全,有虚无实、虚亦难成。古今一些佛道中人及受佛道影响过深之儒者,由于一味绝缘绝物“唯意唯心”,关起门来“养虚”,以致昧于各种常识,一事无成,一生虚度,实堪怜悯啊。此辈由于所知障深,井蛙不足以语海、夏虫不足以语冰,东海儒门中人,切须引以为戒!”(《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儒友老黄阅罢曰:

   “在历史的条件下也难以避免,佛家在说理说玄方面有其自己特定的天然优势,经典多,语录多。而儒学经典较为平实,我想这与当时鲁国文风也有关系,不像楚地说玄。道理本来就是无法用语言文字把握描述的,从这点上讲,儒者吃亏不少。就拿我本人为例,一开始入于老庄之门,看低孔老二。后来读佛典,笑儒学太浅。后来才受梁漱溟,熊十力和您的影响才得以认识儒学,入儒门。如果懂得回家,偏一偏问题不会太大,反而更能了解各家的长短。历史上不乏大儒受佛道影响,死了再活过来的于道体的理解更通透。”

   说得也是,录供诸儒学习。2009-5-21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东海曰:儒家平时宜恭宜让,见恶则不必恭,当仁更不宜让。或认为东海“无礼”,是“轻藐乃至去其礼”。儒者“飞龙在野”劝道:

   “东海以后会影响越来越大。然,如果出现以后东海弟子或者其他人举您上述所言乃至偏叛出其意,举仁义之旗,而行滥杀诸恶之事,则东海名声必然受损,东海之道亦危危乎;东海在世,尚可力行纠正;则以后呢?故曰:非礼不足以东海之道长久,非礼不足以东海之道远行。东海之道得来不易,可不慎乎?”

   这是对“礼”理解不深。礼就是规矩,不仅是一般礼仪礼貌,这仅是礼之小者。制度、法律乃礼之大者,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则是礼之时者,皆为东海礼学所摄。仁义为礼之本,“举仁义之旗”,就非重礼不可,就不允许也不可能“行滥杀诸恶之事”,只能一切依良法良制而办。

   所以,我虽不能保证将来东海之道在别人手里绝对不会出偏,但比较其它“道”和主义,大中至正的东海大良知主义必是最不易出偏、出偏程度最低、出了偏最容易纠正的,东海不在世也一样。另外,读者诸公对“举仁义之旗”之说不必过度解读,东海早已举之多年了。2009-5-21

   《真晴火眼》胡胜华问:“邓晓芒对儒家、新儒家是持批判态度,基本上是否定。他从西方哲学如康德中,吸取异域资源,把中西文化的不同看成人性发展的高低程度不同,因而猛烈的批判中国人传统文化心理和人格结构,并由此要建立他的自否定哲学,对此你如何看待?他的自否定哲学建立后,与你的东海之道,哪个更切合中国人的实际病症?更有助于中国文化的发展?”

   东海的回答是:邓晓芒不懂儒(至少知之有限,还达不到与东海论道的“级别”),芒人耳,何足论。

   胡胜华认为这种说法太过,仅一句否定,何以服人?“说他不懂,请予论证。”

   其实很简单,“邓晓芒对儒家、新儒家是持批判态度,基本上是否定”这句话就是最好的论据,因为懂儒的人,纵对儒家、新儒家有所批判,绝不会“基本上是否定”。既不懂儒,他“猛烈的批判”就无法中肯,其“自否定哲学”必然无根,当然不值得我深论。

   学问有头、知识有本、道德有根者,自有真晴火眼,对一些思想、体系及一些人,用不着过多了解,往往凭几句话、一面交,就可以下定论,而且差不到哪里去。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此之谓也。

   有时候,一句话就足以认识一个人及其头脑的高低优劣了。例如,看到下述文章标题(是顺手从某网坛复制的),还用得着点开详读、还不知道作者的学识思想水平么?

   《国学热的本质是专制主义文化的还魂》、《鲁迅是中国真正的文化圣人 ,而非孔子》、《孔儒,一杆永远反文明的旗帜》、《埋葬道德,启蒙民智》、《儒家传统败坏了中国人的品质》、《儒家千年脓汁浇灌出来的政客恶臭无比》、《儒家毁了中国一千多年,还要继续毁中国。》、《儒家教义是官场腐败的思想温床》、《儒家患的是政治缺氧症》、《从《孟母三迁》看儒学的虚伪!》、《儒学的本质是独裁、核心是媚上》、《儒学乃是一具裹着华丽丝绸外衣的千年僵尸》、《坚决拒绝儒学精神鸦片,时刻提防儒毒麻醉众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