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北京之行小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之行小记

   北京之行小记

   一日前,赴京参加了野草诗社成立三十周年庆祝会,重会诸多前辈社友,论诗论世叙旧望新,十分欢喜。特别令我欣慰的是,老社长乐老年逾九旬,中气挺足,尚能诗酒,且思维清晰,记忆力强。登门拜访时,乐老谈及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一些历史事件及人物,如拾家珍。

   遗憾的是这次未见到苏仲湘、张结、马萧萧诸老。马老因病入院,马公子向大家转达了马老对大家的问候、对野草的祝贺并报告了马老的病况,病情已基本控制,不久当可出院。段天顺、石理俊、李树先、方淑慎、刘宝安、几位前辈或曾刊用拙作、或曾赠我以诗,虽是初相见,很是亲切。

   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一书,由大书法家陈政书写,东海与著名作家王云高联合作诗,诗书并佳,受到行家们叹赏。所带数量有限,只送了十余人。

   二会上,新老社长、部分社友及几位特约嘉宾都发了言。创社老社员杨小凯发言中特别提到钱明锵的大赋和东海的诗文作品,认为钱赋豪华大气,东海作品则充分体现了野草的“野味”,体现了创新、独立、不媚俗的精神云云,真言真赏,令人感动。

   东海以为,时代正逢转型期,广大诗人、艺术家及野草同仁应该以诗、以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和实际行动参与到这个伟大时代的良知复兴运动中来,致良知,写良诗。良知,是道德、智慧的高度统一;良诗,顾名思义,好诗也。但我说的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最好。概乎言之,一要思想深,二要意境高,三要情感真,四要技艺精,五要语言新。

   一个人思想、境界、情感如何,与其致良知的程度密切相关。所以,要写出思想深、意境高、情感真、技艺精、语言新的良诗,首先要做好一定的致良知的“工作”。而要致良知,除了要积极参加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还应该对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有相当的研究和践履。致良知与写良诗是相辅相成的,只有致良知,才能写良诗,反过来,写良诗亦有助于致良知。

   会议期间,社友们也谈及文怀沙事件。钱明锵老与文怀沙交好,颇为文怀沙的“遭遇”不平,邀我一起登门拜访,以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但与文宅联系,答复是文老不在京。

   这是一个饥渴的时代。物质的饥渴逐步解决之后,思想、精神、信仰、文化层面的饥渴包括真相饥渴愈演愈烈。真相饥渴症患者奉行“真相高于一切”的原则,习惯于把一些并不涉及道德的问题或小节上的出入上升为重大道德问题。对文怀沙的攻讦和苛责,就是民众及知识分子真相饥渴症的典型性发作。

   其实文怀沙并不象一些攻讦者上纲上线讲的那么不堪。此老或许历史上、性格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有些风流奢夸,喜欢弄点文人狡狯等,作为一个一般的诗人及学者,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大病,更不是什么罪恶。

   三借此机会见了张星水、李大白、周敏、周鸿陵、杜兆勇等友人。

   李大白好诗好酒好民主,为人豪爽,对儒学有一定的了解和认同,一家三口对我车接车送,热情款待;京鼎律师所及周鸿陵、杜兆勇诸君致力于维权“护法”,帮助过不少人,我曾《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誉张星水“所长”“维权独树圣贤风,护法中华第一雄。”一些网民误读或故意误读成东海以“护法中华第一雄”自诩,可发一笑。

   新交一友孙君xx,在某大学当法学教授。说新交不确,早已通过电邮电话。第一次见面,小酒馆里纵论天下事,快何如之。由于孙君热情过度加上东海马大哈,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订返邕机票时,孙君抢着付款,推让之下,负责订票的服务员误将广西南宁的票订成了西宁的票,未得到我的及时更正,取票时又未细看,直到第三天去机场时才发现错误,只好回原宾馆改订换票,呵呵。

   十余年来,坚持异议,追求自由,个人有所失也有所得,可谓不幸之中有大幸存焉!最大的得有二:一是对中西文化博览深研,最后归本于儒,并在此基础上汲摄佛道诸家及自由主义的精华,推出大良知主义;二是患难见真情,交得不少真君子好汉子,何乐如之!东海老人记于2009-3-52009-5-13改定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