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北京之行小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之行小记

   北京之行小记

   一日前,赴京参加了野草诗社成立三十周年庆祝会,重会诸多前辈社友,论诗论世叙旧望新,十分欢喜。特别令我欣慰的是,老社长乐老年逾九旬,中气挺足,尚能诗酒,且思维清晰,记忆力强。登门拜访时,乐老谈及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一些历史事件及人物,如拾家珍。

   遗憾的是这次未见到苏仲湘、张结、马萧萧诸老。马老因病入院,马公子向大家转达了马老对大家的问候、对野草的祝贺并报告了马老的病况,病情已基本控制,不久当可出院。段天顺、石理俊、李树先、方淑慎、刘宝安、几位前辈或曾刊用拙作、或曾赠我以诗,虽是初相见,很是亲切。

   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一书,由大书法家陈政书写,东海与著名作家王云高联合作诗,诗书并佳,受到行家们叹赏。所带数量有限,只送了十余人。

   二会上,新老社长、部分社友及几位特约嘉宾都发了言。创社老社员杨小凯发言中特别提到钱明锵的大赋和东海的诗文作品,认为钱赋豪华大气,东海作品则充分体现了野草的“野味”,体现了创新、独立、不媚俗的精神云云,真言真赏,令人感动。

   东海以为,时代正逢转型期,广大诗人、艺术家及野草同仁应该以诗、以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和实际行动参与到这个伟大时代的良知复兴运动中来,致良知,写良诗。良知,是道德、智慧的高度统一;良诗,顾名思义,好诗也。但我说的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最好。概乎言之,一要思想深,二要意境高,三要情感真,四要技艺精,五要语言新。

   一个人思想、境界、情感如何,与其致良知的程度密切相关。所以,要写出思想深、意境高、情感真、技艺精、语言新的良诗,首先要做好一定的致良知的“工作”。而要致良知,除了要积极参加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还应该对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有相当的研究和践履。致良知与写良诗是相辅相成的,只有致良知,才能写良诗,反过来,写良诗亦有助于致良知。

   会议期间,社友们也谈及文怀沙事件。钱明锵老与文怀沙交好,颇为文怀沙的“遭遇”不平,邀我一起登门拜访,以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但与文宅联系,答复是文老不在京。

   这是一个饥渴的时代。物质的饥渴逐步解决之后,思想、精神、信仰、文化层面的饥渴包括真相饥渴愈演愈烈。真相饥渴症患者奉行“真相高于一切”的原则,习惯于把一些并不涉及道德的问题或小节上的出入上升为重大道德问题。对文怀沙的攻讦和苛责,就是民众及知识分子真相饥渴症的典型性发作。

   其实文怀沙并不象一些攻讦者上纲上线讲的那么不堪。此老或许历史上、性格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有些风流奢夸,喜欢弄点文人狡狯等,作为一个一般的诗人及学者,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大病,更不是什么罪恶。

   三借此机会见了张星水、李大白、周敏、周鸿陵、杜兆勇等友人。

   李大白好诗好酒好民主,为人豪爽,对儒学有一定的了解和认同,一家三口对我车接车送,热情款待;京鼎律师所及周鸿陵、杜兆勇诸君致力于维权“护法”,帮助过不少人,我曾《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誉张星水“所长”“维权独树圣贤风,护法中华第一雄。”一些网民误读或故意误读成东海以“护法中华第一雄”自诩,可发一笑。

   新交一友孙君xx,在某大学当法学教授。说新交不确,早已通过电邮电话。第一次见面,小酒馆里纵论天下事,快何如之。由于孙君热情过度加上东海马大哈,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订返邕机票时,孙君抢着付款,推让之下,负责订票的服务员误将广西南宁的票订成了西宁的票,未得到我的及时更正,取票时又未细看,直到第三天去机场时才发现错误,只好回原宾馆改订换票,呵呵。

   十余年来,坚持异议,追求自由,个人有所失也有所得,可谓不幸之中有大幸存焉!最大的得有二:一是对中西文化博览深研,最后归本于儒,并在此基础上汲摄佛道诸家及自由主义的精华,推出大良知主义;二是患难见真情,交得不少真君子好汉子,何乐如之!东海老人记于2009-3-52009-5-13改定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