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牙缝里的爱情]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牙缝里的爱情

                    牙缝里的爱情                    ——读《霍乱时期的爱情》

      文/东方安澜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人把偷情隐讳地说成打鸟。打鸟总归有难易之分。我和老陆散步回来经过图书馆门口,他一句话使我猛一个激灵,“对女人,要拣容易个捉。”正巧这段时间我被男男女女的事搞得有点晕,这句话醍醐灌顶。我们俩都是二流子加穷光蛋,不具备任何打鸟的软件,更没有硬件米米来支撑。《金瓶梅》所谓的“潘”“驴”“邓”“小”“闲”只有轮到个“闲”字,所谓的爱情都是竹篮打水。这年月,再相信爱情,就是脑瘫。

     但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思相信,不然就没有《霍乱时期的爱情》。老实说,老陆有段时间半真半假地说我遭遇了爱情,我反对。不知是因为自卑,还是我脑筋本来就木,我就没觉得。我臆想的爱情是脱光了过后,几十年肉体上还有激情,精神上还有火花,也许这是爱情。或者说是我理想中的爱情。这可能有点奢侈。但我想破脑袋也不相信三个月半年就拜拜的那会是爱情。

     读《霍乱时期的爱情》,虽然译者在《前言》里竭力推荐这本是爱情的百科全书,什么样的爱情状况和幸福指数在书都能找到对应。但我对如此面面俱到的爱情却始终无法提起兴致。我从小受惯了娘湿毛巾在头上辟辟啪啪的罪,对女人和爱情有种惊悚的恐惧。老实说,一想到我娘的毒辣,我在性事时就无法启动,为此我自卑了好多年,阿米豆腐,直到受了黄色网站的熏陶,我才捡回了点自信。面对爱情,我更愿意谈谈死亡,谈死亡,我倒轻松自在。

     不管别人说这本书如何如何爱情,书中写爱情穿插着死亡,就象全书的叙述手法一样,穿插倒置,给人时空交错的恍惚。书中一开始就玩死亡的老把戏,弥漫着氰化金挥发出来的气息,要不是冲着他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巨名,这样老套的开头,我差点把书扔掉。开头就被马尔克思枪毙的德萨因特•阿莫乌尔不过是个陪衬。马尔克思写爱情时虚晃一枪,先写死亡。死亡先于爱情,象是为爱情抹上了一痕深深的虚无色彩。阿莫乌尔是自杀的,不是穷愁潦倒,不是病魔缠身,人生七十,觉得够了,就平静地和这个世界挥一挥手。没有留恋,没有遗憾,带着满足,这样的生命气度,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和宇宙达成了默契。”顺便要强调一下,带着超脱的死亡令我钦佩,看惯了太多横死恶死的例子,自己能把握自己的死亡,这是莫大的幸运。

     乌尔比诺医生为阿莫乌尔开出了死亡证明,可不知谁来为仅仅相隔一天以后的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开死亡证明呢。乌尔比诺医生为了去捉鹦鹉从芒果树上掉下来摔死,生生地死,上一刻不知下一刻,死得滑稽和荒唐。在乡下,也有为季节变换拆卸吊扇从梯子上摔死的例子,这样的死亡结果总让我感觉有点无名着落的空飘。人也许就是这样,不知道怎么生,也不知道怎么死。生命的脆弱就无时不刻隐藏在这两个不知道里。人似乎生来就是一件上帝未完成的作品,在若干年的世事打磨中才会日渐丰腴完善,完成之日也是焚毁之时,面对病态的上帝,人类唯一的选择就是和上帝达成谅解或和解。顺应命运,回归自然。

     上帝创造人类,在生命过程中,注入爱恨情仇,给生命加入了盐和味精,生命果汁就有了滋味。上帝靠小小的花招就轻而易举地控制了人类。我以前以为,爱情是年轻人的专利,没想到,在费洛伦蒂纳•阿里萨和费尔米纳•达萨两人之间却玩了一生一世,直到费尔米纳的老公乌尔比诺医生摔死,玩了51年9个月零4天,直到53年7个月零11天才如鱼得水。虽然两个人最终在航船上做了,两个都七八十岁的人有没有力气等等这些生理问题不谈,面对彼此干瘪瘪的木乃伊一样的躯体,我闭上眼睛想像了很长一段时间,即便不倒胃口,至少我会索然无味了。男女相吸,肉体是个无法忽略的因素。幸好,乌尔比诺医生的儿子媳妇比女儿开明,对他们眼开眼闭。即便如此,道德的律令无处不在,他们还是要打着霍乱的幌子任凭航船在河上漂流,而不能名正言顺进入公共生活空间。

     看来,私囡头,拖油瓶,到哪儿都矮三分,幸亏阿里萨那不公开的父亲是船运公司的托拉斯,不然进不了邮政局,更无法在叔叔安排下一步步在船运公司往上窜,看来,在地球任何角落都讲个人背景和社会关系。虽然承受过私生子的冷眼,但毕竟有了这层才有资格在小城的上流社交圈里混,才能和费尔米纳保持若即若远的距离,直至51年9个月零4天乌尔比诺医生摔死。在这半个世纪中,阿里萨完成了从一个神经质的书蠹头到玩世不恭的船运公司老板的转变,等待了太久,当闻听乌尔比诺医生的死讯,阿里萨已经没有了激动的热情,反而因为年龄的原因,产生了兔死狐悲的沮丧。相对生存而言,爱情不过是点缀。生存就象尘土一样随时会被时间吹走。我倒欣赏阿里萨后来的生活态度,不戒掉对费尔米纳的爱情,让得不到的成为精神图腾,不断抓住容易得到的,正象老陆说的“对女人,要拣容易个捉,”不断和无数个女人发生着关系,享受肉欲享受生命。反过来说,当一个男人长期处于旱干状态,爱情也会不值一提。这让我想起四句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人生中充满了得不到,人生中也就充满了不幸和冷酷,让自己关心自己,让自己活出温暖,用玩世不恭的放荡来消解爱情的堡垒,还是不钻爱情的牛角尖为好。

     爱情也有点象嵌在牙缝里那一缕美味,好滋味和不舒服共存,看来,也只有用遗忘来剔除。有位朋友,青春时暗恋一个女孩,吃饭时会想起她现在也在吃饭吗?睡到床上会想起她现在冻着吗?每年的夏天她都会想起她的疰暑,担心她身体。可惜那时没有QQ和手机。他说,想到她就有心满意足的兴奋。有段时间为她神魂颠倒。我实在超级笨,几十年后才从他话里辨出爱情的味道。人活一生,能遇见爱情,这是幸运。但是猝不及防的爱情往往就会擦肩而过。面对高傲和冷漠,朋友当时羞于启齿,青春的羞涩象一扇防盗门,把爱情挡在门外。能在茫茫人群中一眼找到自己的意中人,这就要机缘巧合了。心有灵犀,费尔米纳对来家里送电报的阿里萨落落寡合的气质留下了深刻影像。而当阿里萨第一次去费尔米纳家送电报,也一眼相中了她,在其后的岁月,深陷爱情的阿里萨,“他壮起胆子,真诚而谦恭地问她,改日能否再来。”再老练、再有钱有势在费尔米纳面前也象个惊慌的小男孩,男人在真爱面前总是表现得很胆小。和勾三搭四的花花公子判若两人。激动、害怕、呆板、呆滞,急切想念又无可奈何,为此苦恼兴奋了一世。

     尽管两人的爱情具备了一见钟情的要素,但离费尔米纳的父亲希望女儿嫁个名门望族来洗脱自己马匪的身份差距甚远。“通过和一个她所不爱的男人的利害关系的婚姻和施舍,这是当婊子的最下贱的做法。”萨拉•诺里埃娃对费尔米纳说得比较刻薄。女人一旦不要看女人,就更冷酷无情。当婚姻成了一门生意,爱情就只能灰溜溜地滚蛋。女人比较理性,结婚以后的费尔米纳不管和乌尔比诺医生的婚姻中出现如何的瑕疵,都坚持相夫教子,甚至到孀居以后,还在阿里萨每天一封的信件中象海绵一样吸取他的情感,而不是释放。女人常常用痛苦打击男人,表现自己的优势。费尔米纳表现了女性对待爱情冷酷的一面。“迄今阿里萨已经寄出了一百三十二封信,然而没有收到她的只言片语。”我一直以为,随着年龄的增加,阅历的丰富知识的积累,人会适时地调整自己,以某种开放的心态来调整自己的价值观,道德观,不嫉妒青年人的爱情,不嫉妒同龄人的财富,不嫉妒老辈人的成就,做自己的事,过自己的日子。接触的人多了,才发现这样的调整只有少数人能做得到,大多数人都沉沦在自怨自艾自恋自闭的窄门内徘徊。

     《霍乱时期的爱情》是我为数不多读三遍的书之一,形形色色的男女组成了五光十色的世界。男男女女的组合千变万幻,使人唏嘘令人感喟。如果两个男女坐在一起,泡杯茶,不说话,能坐半天,却没有紧张和尴尬,反而有温润的契合。这算不算有点情投意合。没有肉体,再温馨的情投意合算不算爱情。当阿里萨为自己的放荡心生不安而检讨时,他的情人“萨拉•诺丽埃娃以一个浅显的理由使他心安理得:不穿衣服所做的事情都是爱情。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以下。”阿里萨和卡西亚妮的关系却截然相反,这两个公司内部的同盟,因为忍受了彼此间太多的龌龊,卡西亚妮对待阿里萨就象一个见惯了干多了坏事的儿子,唤醒了她的母性。“而使阿里萨明白,他可以成为一个女人的朋友而不必跟她睡觉。”精神的和谐,肉体的和谐,爱情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存在于男女之间。如果象阿里萨那样用一生的热情去追求爱情,老死不逾,爱情便成了一门学问。

                                    08/12/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