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地震的零星文字]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的零星文字

                地震的零星文字

     上

     文/东方安澜

     12号下午在大地保险,知道发生了地震。确切地震消息的时候,是晚上在王四的餐桌上。大家都在谈论这次地震,震级7.8,非常强烈。大家谈到一点就是,为什么没有一点预测?

     地震发生在下午,不象唐山发生在午夜。下午整个社会正是热闹的时候,突然间大地摇晃,瞬时寂然无声,由此想到被火山灰活埋的庞贝古城,大自然的可怕,可见一斑。

     13号,到处在谈论地震。中午吃饭看电视,我突然想到,这次温总理又该流眼泪了。一个政府的最高决策者,用流眼泪的方式来面对矛盾和危难,这不是懦弱无能就是演戏作秀。事实也证明这届政府乏善可陈,守业政府。

     关于演戏,中午一顿饭的镜头,温在飞机上,温在现场,温在办公,整整充斥着温的画面和镜头。事无巨细的指导和嘱咐,用得着吗?温在飞机上刻板地,照着稿纸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没有一点激情和感情,想个木偶,谨小慎微的样子,怕读错一字,犯政治错误,这样的表情和方式不是老朽了就完全是政治木偶。

     网上我看凯迪和天涯杂谈。新浪新闻和QQ新闻我作为辅助,任何官方的话语我都会打个问号。13号中午时分的凯迪有点打不开。QQ群里谈得最多的是,这次地震有个特点,就是倒塌特别多的是学校校舍。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只能为那些孩子祈祷。但这次地震留在他们心灵上的阴影将伴随他们一生。

     QQ群里提到奥运火炬。我个人认为,劳民伤财的鬼奥运可以休矣。民间免费的体育设施极度匮乏,却要在国际上拉面子,唉~~~,国家啊,要说爱你不容易。

     13号晚上,常熟福地义工在燕园聚会,开展募捐,还开了赈灾捐款的专版。我没有做过一次义工,向热心公益的义工们致敬。但我私下里又想到那些被蛀虫转移出的国家的钱,那些被官员浪费的吃喝玩乐的钱,这个国家的统治和管理方式是有问题的。

     13号晚上,上文化虞城,有人写了几个小诗发表而沾沾自喜,开了个帖广而告之,收获掌声和欢呼声。有人为地震而振臂疾呼,奔走出力。写诗的是文人,奔走呐喊的是义工,这世界,人和人真是太不一样了。

     13号晚上,QQ跳出来的新闻大标题说死亡人数已经1万人。

     14号早上,只有在中央台的《朝闻天下》中了解情况。可是我平时从不看电视,装了机顶盒以后,反而多是马赛克,但有线电视费却一分不少。只好去网吧,上网看看情况。

     14号上午,去网吧上了一小时网。凯迪打开很慢。天涯杂谈尚看可会。群里多在用代理上空中网。网吧里的电脑无法用代理。群里谈到了台湾的9.21,这个政府要求国际救援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同意才看去台湾救援,没哪个国家理睬。我没资料,不知真实情况是否如此。

     但发生地震今天第三天,还没有国际救援机构介入。也没看到这个政府请求国际救援的任何片言只语。

     14号下午上天涯,看到奔哥贴出地震的一些流水帐,知道他平安,心里宽慰。一下午接触到好几个民间人士要求捐款的讯息,深切感受到民间涌动着一股热流。对比中心广场大屏幕还在播放着爱滋的公益广告,感觉到政治的僵化始终比民间的诉求慢了几个节拍。

     QQ群上网友说,从去年大雪后,某方面已经组织了技术专家对三峡工程进行重新评估,但出来的技术数据报告处于绝密级,不知这消息有几分真实。但另外有消息说,对于这次地震的报道,除了官方允许的媒体以外,拒绝任何媒体机构采访报道。不知这消息确不确切。事实也是如此,除了统一口径的声音以外,连网络上也鲜见异样的回音。

     晚上的QQ新闻上,死亡人数已逼近15000。天灾的成分多还是人祸的成分多,怀着这疑问,睡觉。

     到现在,我没有捐一分钱。没钱捐。再一个是希望工程出事以后,我再也不相信这个管理系统能用好这笔资金。说不定用到金盾工程或计算进今年的GDP里去。

   

                关于地震的零星文字

     下

     15号10点,想上凯迪,还是很慢很慢,耐着性子打开,读了笑蜀的一个帖子,实在慢。只好摆手。新浪新闻上死亡人数14822,这个数字肯定还会成倍增加。因为72小时的救援黄金时间早已过去。新浪新闻上说胡带头捐款。温手臂上摔出了血。一把年纪的老头了,日夜奔波,为了这个D的既得利益,维持局面,实在也作孽。

     但我并不可怜温。一是我认为以温为代表的势力从来没有维护底层的利益。二是温势力的不明知。早就可以实施政治开放。为什么美国克林顿俄罗斯梅德韦杰夫40岁过点的年轻人可以当总统,中国就不可以。40来岁,年富力强,如果分配好权利结构和问责机制,40岁完全可以出任国家的主要领导职务,何必要用一个老朽来疲于奔命呢。

     15号半夜去网吧,QQ新闻上说死亡人数已经19509,新闻上估计死亡人数将会超过5万。字时打开凯迪网速正常。凯迪上浏览了几个帖子。一是中央台徐娜的事,二是地震预报的事,三是捐助的款项能不能到灾民手中的事,提到一个问题,前阵子雪灾捐助的钱哪里去了。

     16号晚间重播新闻联播的文字纪录:

     55分钟的节目三分之一是胡在北川视察的镜头。

     当天下午,台湾红十字会到达,日本救援队到达。台湾、日本都有丰富的救援地震灾害的知识和装备。可惜离地震发生已经是第五天了。

     今天19号上午。小店里电视新闻里说这今天天安门等地方已经为汶川地震遇难者下半期。各媒体头版都打出“向汶川地震遇难者志哀”等字样。

     经过这次地震,我深切能感觉到,民间舆论在逐渐强大,民间的财富也积聚了一定能量,民间的话语权,民间的各种诉求迫切地需要表达出来。政权这种统治方式明显落后于时代发展的要求。地震过后,势力分配的格局将大大倾斜。民间一方能争取到多大的空间,拭目以待吧。网络的功能也日益显现其独特的民间话语作用。

     前几天,因为被网络暴民的围攻,一度中断了日志的记载。一方面,中国网民的素质远远不够成熟,一方面,常熟论坛各种势力都在为不同的目的抢占网络空间。

     关于中断日志,一方面我性格里更多还是文化的一面,不是斗士,一遇打击就情绪沮丧。离开沙坛以后,对于很多事也基本想通了。删了博客链接,删了电话,删了QQ。但16号半夜QQ上窜出来的一句话,“认识我感到非常懊悔”,还是令我有非常难过。尽管之前我分析了很多,有足够的思想心里准备。二,许多人说温表现好,对于这此地震,我不否认。但我对温的看法一向不好。且不说89中温陪赵紫阳看望绝食学生以后,又在李鹏面前出卖赵。就是从整个时代大背景来看,现在是整个封建社会的最高级阶段。温的角色是整个既得利益阶层的总管,是大管家。更谈不上对历史社会进程有开创性,开拓性的贡献。

     其实,不管骂我的也好,支持我的也好,观望的也好,关注地震,抗震就灾,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不单是划划银行卡,往捐款箱投几个钱这样简单。

     我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员!

     还有一方面是096,090,虞山风之间错综复杂,加上我曾经在沙坛,关系更复杂,为了网络资源,彼此间的争斗更尖锐。这次沙坛的一些人对我的围攻,特别是18的跳上窜下,我对沙坛非常非常失望。自此,我不上沙坛!

     发生事情也好,事情本身具有省察和鉴伪的功能。几个人一群人本来嘻嘻哈哈,但在关键问题上的歧义,其实质就是人生观和世界观的碰撞。为什么感觉友情突然坍塌,其实那不是友情。是人情,是人类动物的特征之一—面子。两个人(几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思想发展能保持同步,其友情就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这再次惊醒我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不是一路人,说不到一块。我再也不会为某些友情的结束而难过。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也是一种精神的对应,一个人只能以自己哪心的那么一点思考,来照射和体察别的一切人。

     19号上午打开凯迪,还是慢悠悠的。有个质询凯迪为什么慢的贴,跟贴很多,没有权威的解释。其实质已经不言自明了。难怪群里都在用代理。

     浏览网上,网络暴民的口水满天飞,指手划脚;我总的感觉,这次对地震的援助已经变成了个人英雄主义表演的机会。捐款讲究谁多谁少。重复捐。已经有人发贴指出小学生要面子攀比捐款数额的事。还有不好的现象就是做什么捐款排行榜。究其实质,还是脱不了名利。死的人死了,活的人还在为名利挣扎。动物世界!

     天涯很乱,凯迪很慢。无所适从。

     5月19号—21号为全国哀悼日,停止公共娱乐活动,降半旗。

     19号中午上网,看到爱国粪青签名档里或QQ图标上签着“天佑中华”。这个政府统治60年也不到,超级地震就两次降临中华大地。满清统治近300年,也没有如此天怒,何来“天佑中华”。是“天不佑中华”呀!在凯迪上读沙叶新关于地震的最新文章,沙叶新说“天谴”,就是如此。补充一点,艰难地打开凯迪,很长时间就只能读了这一篇短文。

     19号下午15:30分我文化馆网吧上网,被告知不能上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