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華聯邦自治國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華聯邦自治國]->[劉沙沙:喝茶記(轉貼)]
中華聯邦自治國
·兩岸新願景(1423)--陳賜麟哲學小品(12)
·兩岸新願景(1424)--陳賜麟哲學小品(13)
·兩岸新願景(1425)--陳賜麟哲學小品(14)
·兩岸新願景(1426)--陳賜麟哲學小品(15)
·兩岸新願景(1427)--陳賜麟哲學小品(16)
·兩岸新願景(1428)--陳賜麟哲學小品(17)
·兩岸新願景(1429)--陳賜麟哲學小品(18)
·兩岸新願景(1430)--陳賜麟哲學小品(19)
·兩岸新願景(1431)--陳賜麟哲學小品(20)
·兩岸新願景(1432)--陳賜麟哲學小品(21)
·兩岸新願景(1433)--陳賜麟哲學小品(22)
·兩岸新願景(1434)--陳賜麟哲學小品(23)
·兩岸新願景(1435)--陳賜麟哲學小品(24)
·兩岸新願景(1436)--陳賜麟哲學小品(25)
·兩岸新願景(1437)--陳賜麟哲學小品(26)
·兩岸新願景(1438)--陳賜麟哲學小品(27)
·兩岸新願景(1439)--陳賜麟哲學小品(28)
·兩岸新願景(1440)--陳賜麟哲學小品(29)
·兩岸新願景(1441)--陳賜麟哲學小品(30)
·兩岸新願景(1442)--陳賜麟哲學小品(31)
·兩岸新願景(1443)--陳賜麟哲學小品(32)
·兩岸新願景(1444)--陳賜麟哲學小品(33)
·兩岸新願景(1445)--陳賜麟哲學小品(34)
·兩岸新願景(1446)--陳賜麟哲學小品(35)
·兩岸新願景(1447)--陳賜麟哲學小品(36)
·兩岸新願景(1448)--陳賜麟哲學小品(37)
·兩岸新願景(1449)--陳賜麟哲學小品(38)
·兩岸新願景(1450)--陳賜麟哲學小品(39)
·兩岸新願景(1451)--陳賜麟哲學小品(40)
·兩岸新願景(1452)--陳賜麟哲學小品(41)
·兩岸新願景(1453)--陳賜麟哲學小品(42)
·兩岸新願景(1454)--陳賜麟哲學小品(43)
·兩岸新願景(1455)--陳賜麟哲學小品(44)
·兩岸新願景(1456)--答中美友誼交流協會會長大陸抗拒改革的相關問題
·兩岸新願景(145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5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5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60)--中國企管新理念(29)
·兩岸新願景(1461)--中國企管新理念(30)
·兩岸新願景(1462)--中國企管新理念(31)
·兩岸新願景(1463)--中國企管新理念(32)
·兩岸新願景(1464)--中國企管新理念(33)
·兩岸新願景(1465)--中國企管新理念(34)
·兩岸新願景(1466)--中國企管新理念(35)
·兩岸新願景(1467)--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前言)
·兩岸新願景(1468)--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一)
·兩岸新願景(1469)--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二)
·兩岸新願景(1470)--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三)
·兩岸新願景(1471)--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四)
·兩岸新願景(1472)--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五)
·兩岸新願景(1473)--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六)
·兩岸新願景(1474)--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七)
·兩岸新願景(1475)--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八)
·兩岸新願景(1476)--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九)
·兩岸新願景(1477)--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
·兩岸新願景(1478)--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一)
·兩岸新願景(1479)--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二)
·兩岸新願景(1480)--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三)
·兩岸新願景(1481)--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四)
·兩岸新願景(1482)--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五)
·兩岸新願景(1483)--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六)
·兩岸新願景(1484)--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七)
·兩岸新願景(148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88)--中間選民是如何看待1106圍城事件的?
·兩岸新願景(148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1)--談談集遊法修法問題
·兩岸新願景(1491)--談談集遊法修法問題
·兩岸新願景(149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494)--談談陳水扁被收押禁見的感想
·兩岸新願景(1495)--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前言)
·兩岸新願景(1496)--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一)
·兩岸新願景(1497)--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二)
·兩岸新願景(1498)--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三)
·兩岸新願景(1499)--關於兩岸歷史發展的相關問題(四)
·兩岸新願景(150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1)--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4)--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09)--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0)--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1)--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2)--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3)--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4)--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5)--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6)--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7)--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8)--海洋型政治學(第五章)政治變法
·兩岸新願景(1519)--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八)
·兩岸新願景(1520)--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十九)
·兩岸新願景(1521)--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二十)
·兩岸新願景(1522)--談談如何化解全球金融危機問題(二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沙沙:喝茶記(轉貼)

11月20日下午五点左右,我去南京师大,给郭泉媳妇李晶送去一份慰问礼物。东西放在门口传达室。然后回夫子庙,上网,吃饭。九点左右回旅馆,刚到总台,身后就跟过来一个小眼睛中年男子,“你是刘**(我真名)吧?”我说是,他说“我们是南京公安局的,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我说行,但我得先打个电话。他们说不行,不能打,手机得关机。我看他们是好几个人,还有人坐在旅馆大堂一边的沙发上,就也走到沙发上坐下,笑着说,我正好也想找你们,交流一下意见呢。他们也笑,问,什么时候到的南京,我说今天早晨,他们又问,到南京干什么来了?我就笑了,说“看郭泉来了。咱们直奔主题,不弯绕,我就是看郭泉来了。”然后我和警察一行,上楼去房间,把零碎东西都收进背包里——我放在桌上的零钱硬币太多,我不想要了,结果还是一个警察替我收进包的。这点可见他们态度还不错。
     
     上了车,我是坐在后排,一左一右两个警察。车开动,他们就在车里问我:“你为什么要来看郭泉?”
   
     我吭吃了一下,在谈一些太高尚的事物之前,我总是会这么吭吃一下,不好意思一下:“如果我说是为了——理想,你们会怎么看?但我确实是为了,理想,民*主理想。我认为中国民*主改革,下一步肯定要走多*党制的道路,而郭泉建党,是先走了这一步。总之我来,就是为了,理想。”

     
     车内静默几秒,估计他们也在感叹,在直抽冷气:这年头,理想——
   
     
   
     几秒钟后,警察:“你认识郭泉?”
     
     我说“不认识,就是在QQ群里见到郭泉发的文章,新民党党纲什么的。”
     
     警察:“那么你是仰慕他?崇拜他?”
     
     我一听就乐了:“我不仰慕任何人,不崇拜任何人,我看政治人物一概是平等的看待。我只是看了他的党纲,赞同他的党纲里的一些原则。比如多*党竞选,轮流执政什么的。当然我也不赞同郭泉的一些做法、说法。比如他砸汪直墓碑,我就觉得很傻,二愣子。再比如那个一千万党员的说法,很不严谨。这是我不赞同他的地方。”
     
     又是几秒钟静默。
     
     我打破沉默:“其实我今天上午就想找你们的,想找你们交流一下看法,关于郭泉,以及关于你们的工作方法改进什么的。”
     
     警察:“那为什么又没来呢?”
     
     我嗑巴一下:“嗯,还是有点害怕吧。”
     
     开车的警察就轻轻冷笑了一声。
     
     到了某派出所(后来知道是南京市鼓楼区华侨路派出所),走到一楼楼道尽头,过一道铁门,上楼,再在二楼楼道里走过了七八个办公室,他们打开一间办公室:“请进。”
     
     我站在办公室门口,头一昂,眉毛一抬,欣喜地笑了一下,特振奋!特期待!啊,终于轮到我们这一代人,站到革*命的舞台上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坐下之后,光是那个温和的中年警察一边问一边在电脑上打入我的基本情况,身份住址工作什么的,就琐琐碎碎弄了好久,把我的豪情都给磨碎了,思路也给打断了——这是一个教训,不要一进派出所就提起十二万份的斗志精神,还有一大堆琐碎在等着你呢。哦,那个温和的中年警察,我给他起外号叫“ 尖下巴”。
     
     等到基本情况填完,他和颜悦色地问我,什么时候到的南京,我说今天早上,然后突然旁边一个白净方脸警察,站着,居高临下,很凶狠地:“谁让你来的?” 我一口反击了回去:“我自己来的。”他又问了一句:“到底谁让你来的!”我一口咬定:“我自己来的,没谁让我来,没人能‘让’我来!”
     
     啊对了,这个白净方脸警察,我给他的外号是“郭粉”——以后大家能看到,他对郭泉的钦佩仰慕之情。
     
     然后那个温和的中年警察,尖下巴,看要僵,就在旁边和颜悦色地岔开了:“你认识郭泉?”
   
     我:“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郭泉的?”
     “QQ群里。”——这里,警察表现出了另外一个烦人的地方:同样的问题,问N遍。一个人问了,换个人再问一次,今天问了,明天换个人再问一次,目的就是让你疲倦,也核对一下前后有没有出入。当然,也因为他们没啥词儿。
     
     然后我就又讲了一遍:在QQ群里见到的郭泉文章,党纲,我赞同的地方,不赞同的地方:赞同他的多*党制,民*主竞选,不赞同他的一千万党员的说法,不严谨。等等。他们个个点头称是,我说一句,他们嗯一句,气氛显得很温和,很交流。
     
     在很温和的气氛中有人问“宁文忠你认识吧?”
     我说认识。
     “他的网名是什么?”
     “砍樵人。”
     “你怎么有他电话的?”
     “他在QQ群里留的。”
     “什么时候留的?”
     这时我突然反感和警惕了,我觉得这已经不是温和的交流意见了,而是在套口供了。马上绷上嘴,不说话了。(刘沙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说出朋友,仅此一次,仅此几句,再往后,他们再也问不出了。)
     
     (这次喝茶,我最困难的是第一天,20号晚上。因为没有经验,也因为心态太宽松,结果,上了他们不少当———你想人家是朋友,人家想你是犯人。你想的是交流,人家想的是审问。我本将心做明月,谁知明月照污水沟!———)
     
     
   评论人:刘沙沙 评论日期:2008-11-25 12:46
     
     这时又来一个警察,坐在我侧后方发问,我扭脸一看,此人尖长脸,单眼皮,满脸疙瘩,看上去很凶。我给他起的外号是“中统特务”,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外号,往下看大家就明白了。
     
     下边这一段,是刘沙最出糗的一段。首先他是坐在我侧后方发问,你要想尊重他,就必须不停的扭脸看他,这样,就很累,很分散注意力。其次,他语速极快,又急又快的问题一句接一句,你前一句没答完,他后一句又来了。一句没完,“啪”又一句,一句没完,“啪”又一句,句句都是隐含了前提的“阴险问句”,刘沙没经验,技不如人,又被前边的几个警察搞累了,这会儿来不及分辨他问句中的“阴险前提”,发现被套已经晚了。输了。确确实实技不如人。输了。心服口服。
     
     下边这段对话语速极快,大家可以想象这种语速极快的对话节奏。网警同志也可以找南京方面核对一下谈话录音,学学经验——  ~_~
     
     很快的对话,而且,几乎每一句,我还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下一个问题就杀来了,我怀疑这家伙是特别训练过的,只听你一半句子就知道了整个意思,就开始了下一句!
     
     “你到南京来干什么来了?”
     “来看郭泉来了。”
     “你怎么知道郭泉被抓了?”
     “在QQ群里。”
     “你为什么来看郭泉?”
     “我怕他在里边吃亏。”
     “哎你对郭泉比他媳妇对他都关心啊?”
     我一下就把脸沉下来了:“你什么意思?”(我知道GCD现在学着国民党骂李公朴,开始在这方面造谣了)
     我扭脸面对桌子,不看他了,问话停顿了。
     
     几秒钟后,他又开始了,从头问:“你到南京干什么来了?”
     “来看郭泉来了。”
     “为什么来看郭泉?”
     “怕他吃亏。”
     “吃什么亏?”
     “在里边挨打。”
     “你以为我们会打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会打人?”(威胁的口气)
     我因为还想给对方留面子,当面说不出口“你们法西斯”这种话,只好犹豫了一下:“……听说过。”
     “你以为你见得着郭泉?”
     “见不着,只好见他媳妇。”
     “见他媳妇干什么?”
     “问他吃亏没有。”
     “如果他吃亏了,你会怎么办?”
     “在网上呼吁,打抱不平。”
     “你见着他媳妇没有?”
     “没见着。”
     “为什么没见着?”
     “他媳妇吓得不敢见人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回去。”
     “还发不发呼吁了?”
     “不发了。”
     “为什么不发了?”
     “因为我现在没证据证明你们打人了。”
     “那你原来不也是没证据,现在不也是没证据吗?你不前后矛盾了吗?你不扯蛋吗?”
     我一听扯蛋,一下子就恼了,把手里的纸杯往桌上一墩,脸一绷,不说话了。
     
     ——大家看清楚,我输在哪儿了吗?
     
     他很得意地站起来了,站到我侧面了,而我,几秒种之后我长长地哦——了一声:“哦!——我明白了,你的每一个问句,都是一个隐含了前提的复杂问句,我回答是或不是,都上当了!——在正常的司法中,是不准使用复杂问句的,用了就是诱供!”这时,我对面的方脸警察,和中统特务,一下交换了一个钦佩的眼神,那真是,惊喜,钦佩的眼神,喜悦的眼神!棋逢对手的眼神!
     
     然后中统特务,站着,嘟嘟嘟嘟又说了一遍“你矛盾”,我一下打断了:“你说我扯蛋,你对我人身攻击,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了!”他马上又开始连珠炮似的嘟嘟嘟嘟“你原来没证据,现在不还是没证据么?你这不扯,扯谎么?”
     
     然后开始发狠,说了N多话,我因为在回味刚才的失败,没听清他说什么,只听见最后几句:“你一个女人家,管这种事情,你多管闲事!你闲吃萝卜淡操心!”很威胁很江湖狠辣的口气,倒把我听笑了,仰起脸来,笑了:“你说的几句话我很熟哎——”
     
     他俩都意外了,都傻傻的听我往下说:“你说的几句话我很熟哎,都是旧电影里边,革*命电影里边,中统特务说的哎!”一下把他俩卡住了,半天,互相看看,都给怄笑了!中统特务一边笑一边不服,嘟囔着“什么中统,还军统呢……”   ~_~
     
     
   评论人:刘沙沙 评论日期:2008-11-25 12:47
   
     这时那个尖下巴的温和警察从外边进来了,递给我一张纸要我签字,是一张讯问通知书:
     
     刘**(我真名),你因为涉嫌煽动、策划非法游行、示威而被讯问。
     
     我盯着那张纸看了好久,对“煽动”“非法”二词很是反感。但看了半天——“好吧,毕竟只是‘涉嫌’。”就提笔签了字。
     
     下边这一段话,是警察另一个无赖的地方,逻辑混乱的地方。那是我以一对四,和四个警察混战之际发生的对话,这段对话,在二十一号早晨又重复了一遍。可见他们犯错误都犯得没有新意:
     
     (中统特务)“你为什么来看郭泉?”
     刘沙沙:“因为我赞同多*党制,赞同他建党的行动。你们说他颠覆国家政权,他一个书生,没枪没炮没武装,他怎么颠覆国家?”
     (中统特务)“你认为我们会无缘无故抓他吗?”(已经开始用公安机关那破碎不堪的信誉来做保,来威胁我了。)
     刘沙沙:“那么好,你们给我证据证明郭泉颠覆国家了,我马上可以声明再也不参与郭泉这事了。你们有证据吗?”
     (中统特务)“有证据能给你看吗?这是机密!”
     刘沙沙:“那对不起,在证明一个公民有罪之前,他就是无罪的。”
     (尖下巴)“所以我们说郭泉,也只是涉嫌,涉嫌,调查!”
     刘沙沙:“那么好,你们认为他颠覆国家,我们认为他没颠覆国家,我们有权组织游X行示X威,有权做出我们的表达!”
     (尖下巴)“你们的表达是错的!”
     刘沙沙:“你怎么能说我们的表达是错的?”
     (尖下巴)“郭泉是颠覆国家罪,你们为他游X行示X威,你们就是支持颠覆国家!”
     刘沙沙:“我们没有!我们就是游X行示X威,属于表达自由!”
     …………
     大家看清楚了吗?当你直接质问郭泉有什么罪,有什么证据时,他们一是偷换话题,用“你认为我们没证据会抓他吗?”这种无赖反问来抵挡,二是退让一步,说涉嫌,只是涉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