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蔡楚作品选编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作者:刘云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更新时间:3/20/2009 2:20:09 PM
   
   2009-03-20

   
   各位聽眾,你們好。周五的《書林漫步》又到了,今集的主持人,是劉雲。下月一日,即是西方民間的節日「愚人節」,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便會推行「書號實名申領制」,但是,制度仍未推行,再有「禁書」出現,今日,我劉雲想同各位聽眾介紹的這部「禁書」的名稱叫做《別夢成灰》。
   
   
   蔡楚的詩集《別夢成灰》。
   
   《別夢成灰》的作者蔡楚,原名蔡天一。2001年移民美國前,在中國這片黃土地上滴盡血與淚。在書中,他指自己在大陸做了十六年的體力勞動的工作,當中包括石工、泥工、燒窟工、築路工人、搬運工人等。當他移居異國後,苦力仍不離身,他做過洗碗工、打雜、清潔工及油漆工,所以,他稱懂得了“生命在於運動,在於嫁接的道理。”
   
   推算中國過去半世紀的劫難,年逾半百的蔡楚,無一倖免。他親眼目睹大飢荒時眾人瘦骨嶙峋,屍橫遍野的苦澀,更經歷文革時的瘋狂及被批、被鬥的傷痕。雙親先後在文革中,被殺及自殺,當時廿一歲的他便要肩負重任,照顧四名弟妹。他謂,父親的屍骨迄今仍芳蹤沓然。
   
   這種種的苦,種種的痛,蔡楚將之化為文字紓洩心底裏、腦際中不能磨滅的記憶。不過,最諷刺的是,他使用的表達模式是詩歌,是一行行、一首首充滿意境、充滿思想空間的文字,把殘酷的景象、把醜惡的事實、又或把現實坦蕩蕩的呈現眼前。
   
   全書紀錄了他六十四首的詩歌,當中不乏他經歷過的大事,例如寫於1961年的《乞丐》,是他記錄大飢荒之年,把親歷兼眼所見的社會現貌,展露人前。詩是這樣寫的  
   

為什麼他喉嚨裏伸出了手來?


是這樣一個可憐的乞丐,


徹夜裸露著、在街沿邊,


蜷伏著,他在等待?

   

襤褸的衣襟遮不住小小的過失,


人們罵他、揍他卻不知道他的悲哀,


自從田園荒蕪後……


這雙手原可以創造世界!

   

從此後他便乞討在市街,


不住顫抖的手,人們瞥見便躲開,


沒奈何,搶幾個小小的餅子……


到結果還是骨瘦如柴。  

   

冬夜裏朔風怒吼,


可憐的乞丐下身掛著幾片遮羞布。


這雙手原可以創造世界……


長夜漫漫,他在等待!

   
   詩中的那個「他」,我相信可能就是蔡楚本人,但是,詩的美就在於比諭,藉事物、自然、他人等等表達自己、帶出心聲。
   
   蔡楚在這詩集中,更刻意找來因聯署《08憲章》而被嚴密看守,失去自由的學者劉曉波寫序。
   
   劉曉波在序中透露,他一直與蔡緣慳一面,二人的相識就只靠一條電線,透過網絡互相傳遞自己的種種意念及對事物的瞭解。劉在序中更特別的述明,他最喜歡蔡楚寫於1980年的《我的憂傷》中數句,那幾句的文字是這樣的:
   

把我的夢


釘在牆上,


框進一個遠古的向往。

   
   至於,書裏還找來另一人寫序,是美國耶魯大講師康正果,曾著作《我的反動自述》並譒譯成英文版在海外發行,他曾向媒體謂他返中國探望母親時,曾被警察扣留問話。在康的序言中,他更直接了當的把中國以往迫害自己國民的手段跟納粹黨比較,康正果是這樣寫的“國人迫害同胞,其手段比納粹剪除異類更讓人覺得可怕。黨並沒動手殺人,黨也沒打算把所有的階級敵人一齊除掉。所謂‘挑起群眾鬥群眾’,就是製造混亂,煽動仇恨,在人心中潛伏的惡意、攻擊性和施虐欲被刺激起來的氛圍中,唆使群眾去迫害被指稱為牛鬼蛇神的人物……中國當時無數的牛棚和批鬥會的確有比奧斯威辛更殘忍的一面。”
   
   康正果筆鋒的銳利,直刺眼球。不過,這始終是序言,並不是出自蔡楚的手筆。蔡的詩集有數篇可令人細味,當中包括《廣場夜》。
   

人空空,我匆匆,


廣場冬日夜朦朧。


那華燈照不亮我的心喲,


只照我寻路悼英雄。

   

廣場上衛兵荷槍逡動,


紀念碑前欄杆幾重?


都怪我這遠方的遲來者,


沒有趕上時代的脈衝。

   

左側,歷史館沉沉入睡,


前方,紀念碑巍巍高聳;


後方,天安門赫赫禁地,


右側,大會堂酣然入夢。

   

都怪我這遠方的遲來者,


黑夜裏看不清血跡的殷紅。


都怪我這遠方的遲來者,


偏趕在這霜欺雪壓的嚴冬。

   

停了步伐,不要前行!


前面橫亙著現代的荒塚;


塋壙裏的燈依樣青紅,


黃土的人馬仍在運動!

   

於是,西單牆被雪壓冰封,


歷史的長河被欺騙凝凍。


廣場上帶血的刺刀,


又插入祖國和人民的心胸。

   

人空空,我匆匆,


廣場冬日夜深濃。


待來年春天再來吧,


聽紫禁城內哄然的暮鐘!

   
   蔡楚說,對詩集被列為“禁書”感到莫明奇妙。他說:“我在去年九月份出版,之後,我全部買,之後再送給朋友,山東,北京,上海,重慶等,分批送書,我根本就沒有把這本書發到其他書店賣,所以,你說他是不是莫名其妙。”
   
   可是,我在網上卻搜查到一些地方政府如寧夏自治區的中衛市政府發出“整治專項”的通告,當中謂:“中寧縣工商局將文化市場整治與‘两節’市場專項整治相結合,積極與縣文化稽查大隊聯擊,聯合執法,以查處收繳《非誠勿擾》盜版碟片、黃色書刊和《別夢如灰》政治性非法出版物為重點。”
   
   蔡楚冷靜分析事件後,明白箇中原因。他說:“一個是劉曉波寫序,第二是國保在劉家搜查時,看到這本書,當時並未有沒收,因為是正式出版物。後來,警方追查這本書,瞭解我跟《08憲章》的關係。”
   
   最後,我選取了蔡楚的《選擇樹》跟各位聽眾分享,作為節目的終結。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


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树被野蛮斫去後,


我选择树,选择孤独;


选择树一样绿的无言,


选择立於荒漠的情愫。


从此绿色的生命互相告戒:

   

只有拒绝森林的诱惑,


才不必听兽王的喝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