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
奇麗想像
·死人刘宗正才是一個亂造謠的白痴!
·^(周亚辉)^五星俄雜共產黨死殭屍才是被圈養的馬列豬!
·死人刘宗正.撒但圈養與馴化的白痴!
·^(李扬)^沒人選的死共匪只是自大的馬列豬頭!不是領導!
·大家都是知識份子!當然可以批評!
·^(習近平豬頭馬列走狗鬼殭屍死儲君)^中國之恥!!!
·習近平豬頭馬列走狗鬼殭屍死儲君.中國之恥!!!
·快點廢除一黨一胎啦.還辨啥辯?
·無恥的共狗死北韓才有豬頭金殭屍殘殺同胞!!!
·清理西方馬列共狗沒人選死殭屍!!!殺光五星俄雜鐮刀死共匪!!!
·中共代表.賣國殺子五星漢奸無恥的死殭屍...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共狗殭屍腦西方馬列撒旦大邪教!
·共產黨賣國殺子早該下台!
·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狗塑像的下場!
·死人刘宗正是專門製造腦殘智障的白痴!
·中國人要殺光五星俄雜共匪死殭屍!!!
·毛殭屍時代餓死數千萬中國人.連死都不平等!共狗殭屍去死光光吧!
·無恥俄雜死共匪.全黨死光堪稱慶.共匪死光放光明.中國人民笑開懷!!!
·死人华龙.回去毛殭屍的鬼時代.大躍進地獄全家去餓死吧!
·赤兔之死.白癡馬!
·死人刘宗正.你就是共產黨啦!
·感謝大家對羽森的厚愛!!!哈!!!
·死人刘宗正你的馬列殭屍豬頭腦才是猥褻不堪!
·死人向前進落後十三
·死人向前進共匪狗黨的前蘇聯鬼祖國.早死光了!
·死人向前進五星俄雜旗.是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馬列豬頭腦全是撒旦!
·死人刘宗正五星俄雜共狗殭屍才是蛇毒!
·死人張宗銘.共產黨一黨一胎殘殺中國人!
·死人Hugo.敗壞中華文化的五星馬列鬼奴才永遠見不到光!
·死人Hugo.馬列五星共狗殭屍才是不平等的專政死階級!
·活在西奴馬列五星共狗殭屍鐮刀國.才是黑暗和專制!!!
·雲端行者獨眼鷹.你也是外國奴啦!!!
·中共是西奴五星俄雜反華賣國大漢奸!!!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是西奴馬列賣國賊!
·死人姜维平.請胡景濤下臺.中國直選中央政府!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豬頭腦.才是白痴之人!
·死人天下事.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
·死人刘宗正.貶低自己第一名啦!
·死人雲端行者獨眼鷹.看啊.外國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賊木乃伊和鬼塑像的下場!
·害怕556萬山千水
·死人刘宗正五星豬腦簡體白癡才是雜混的神精病!!!
·但願所有的五星俄雜共狗殭屍全體覺醒!!!
·五星俄雜死共匪一黨一胎中國人怎麼都沒情緒?
·親愛的李方敏小姐.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SORRY應該是李芳敏144000!!!
·親愛的李芳敏144000.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馬太福音Matthew20:27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
·親愛的芳敏姐妹.您和小溪先生都是我所敬愛的主內至親!
·馬太福音Matthew5:22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
·路加福音6:41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呢!
·死人刘宗正.你的豬頭腦才是專制與奴隸的醬糊腦!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早就死了.該埋一埋.燒一燒了!
·五星俄雜共產黨死殭屍.就是反華賣國大漢奸!
·變態的共匪殭屍死人渣.離美麗的台灣遠一點!
·祝福一黨一胎變態的五星俄雜死共匪.全黨死光光!!!
·死共匪去死光光.集體道歉.全滾下台.中國大選.最正確 最理性!
·死人向前進.祝福共產黨全黨死光光!!!
·死人刘宗正.醜死了的英文字母蚯蚓乾!
·死人向前進.全中國熱烈慶祝共產黨去死光光!
·蘇俄在中國.目錄.第一章.緒論
·死人刘宗正西奴馬列殭屍蚯蚓乾!
·死人刘宗正五星殭屍豬頭腦!
·死人向前进.共狗殭屍語錄!
·死人向前進.薄熙来下台.四川直選省長!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沒秘密.只有變殭屍!
·死人刘宗正和馬列共狗有拼的西方奴才!
·五星俄雜死共匪就是中國人的敵人!
綠色五六平安喜樂
·眼淚560平安喜樂
·讓賢561綠色小島
·洶湧562風平浪靜
·書法563靜女其孌
·甜湯564苦心蓮子
·石頭565可愛女孩
·跳舞566心有戚戚
·等待567說明會議
·想念568道歉風波
·紅梅569浪漫山城
綠色五七平安喜樂
·害羞570憂心忡忡
·安心571恩典年代
·江北572全然放下
·對峙573轟動武林
·喜歡574平安渡日
·神功575剪開信心
·追趕576涓絲瀑布
·破碎577滿天雲彩
·發呆578深情款款
·聆聽579死神末日
时评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早就死了.早該燒一燒.埋一埋!!!
·共匪的狗PPP不通的狗黨校=早該關門了事!!!
·死人向前进.保護母語.是地球人的基本權利!
·死共匪貪腐亂政狗黨一胎就是中國大禍害!!!
·共狗殭屍狗咬狗!
·共產黨五星俄雜死殭屍.中國之恥.賣國殺子.反華大漢奸!!!
·死人向前進.只有肉麻煽情低級下流五星俄雜殭屍祖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主题:评:深圳经济特区宗教!靜思晨語508期!
   
   [博讯(博客)文坛评论] 心寬念純,不傷人己
   ◎證嚴上人
   

   
   心不寬——
   常懷怨怒,看人不順眼;
   言語動作容易尖刻傷人,
   致惡緣愈結愈深。
   
   念不純——
   常懷疑惑,總覺他人別有用心;
   拿人無心話語自我傷害,
   致煩惱愈積愈多。
   
   待人寬厚,常懷包容,心寬是善;
   心念清淨,時時善解,念純是美。
   面對是非,心寬不傷人,
   境界現前,念純不傷己。
   心寬念純,化解惡緣結善緣,
   智慧明朗,日日平安吉祥。
   
   回第508期目錄| 慈濟月刊| 媒體、使命| 返回首頁
   
   @@@
   
   告別苦旱地 王守廣遷居記
   ◎撰文‧賴怡伶 攝影‧蕭耀華
   
   
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賣了驢子,租車拉上全部家當,
   王守廣毅然決然帶著全家,離開熟悉的故鄉遷下山。
   六年來天不下雨,日日耕耘、年年絕收;
   即使外出打工,杯水車薪難養活一家。
   離開故居,日子依然辛苦;
   但新房是重新打拚的開始,也是脫貧夢想的起點……
   
   
   除夕前兩天下的一場小雪,籠罩了靖遠縣若笠鄉的起伏山頭,為這片長年黃沈的大山增添幾分層次。但薄薄的一層覆雪,不能為土地增添多少蓄水,幾日的日照就蒸發了。
   
   就要過年。料想著在農閒時出外打工的農民王守廣,應已返回老家若笠鄉升陽村王卷社——手提著自縣城買回、過年招待親友的瓜果,並帶上給四歲兒子王濤的小玩具,回到住了三十多年、土胚打成的舊家;水在炕旁燒,和老父親閒聊,看著孩子玩耍、妻子準備年菜……
   
   春節,是農民一年來最重視的日子,終年勞碌,只有此時能單純享受著歡愉團圓的氣氛。
   
   但來到王卷社,不見炊煙、不聞驢嘶,一派廢村景象。走到王家老屋,卻是大門深鎖,門拴上,春聯斑駁。一庄子人去了哪裏?一家子人去了哪裏?
   
   雖下苦工 一無所獲
   
   「我們去年十月就搬到劉川,租了一個小房子住。因為舊家屋梁的椽子已經腐爛,快坍了,不搬不行;再加上庄子上的人幾乎都搬走了,只剩下一戶人家。我從小在這長大,看到這景象,淒涼啊。」
   
   再度回到舊家,王守廣和過去打工返家的心情完全不同;擦拭玻璃,他望進荒蕪的老家,像望進了自己過去三十年來的旱地生活……
   
   王守廣的爺爺輩,原生活在舊家旁邊的窯洞裏。
   
   將門板輕輕推開,窯洞透進了光。狹長的洞壁內燻得老黑,原先的暖炕蒙灰了,農具靜置著。王守廣在這兒出生,是父親王維均三個孩子裏的老么。
   
   「窯洞特好,冬暖夏涼,一家子生活燒飯全在這。不過後來家裏人太多,窯洞小、住不下。那時候山上收成好,稍有積蓄,父親另外蓋了土胚舊房子,住我們一家。」
   
   位於若笠鄉海拔最高處,整個王卷社都是王氏宗親,最多時有二十幾戶人家。王守廣也說不上自家是從哪一代人開始住在王卷社的,無從形容父執輩風光情形,但對於成長過程中與土地奮鬥的經過,卻是辛酸道不盡。
   
   六○年代的若笠雨水充沛,糧食上繳給國家外還有剩餘;縣城黃河邊上的女孩家,為了一袋小麥、土豆(馬鈴薯)就嫁過來了。這般光景,到七○年代後期就不行了;八○、九○年代因為氣候變遷,長年乾旱,若笠農民生活全方面陷入困難。
   
   連續六年的大旱,讓王守廣這幾年的生活,愈來愈不好過。
   
   他認真照顧莊稼,早出晚歸到田裏拔雜草,一日不曾鬆懈;但去年收成麥子時,斷穗的麥梗在田裏,讓父親看了心酸:「天旱了,收成差,連老鼠也來吃!靠天吃飯啊,家裏還有兩口毛驢要餵……」
   
   收成不夠吃,甚至也無法滿足來年播種所需,農民只得離開老家和田地,走出大山,掙個溫飽。
   
   告別至親 下山掙錢
   
   每年八月收成後,王守廣就收拾行囊、告別家人,獨自坐車下山到縣城附近找零工打。他沒有特殊技術,先前在建築隊打工,只能承攬挑磚頭、拌水泥這類工作;勞力付出,一天僅三十五元工資。
   
   「湊合著過了,咱們農民就靠打工掙幾個錢吧!」王守廣說,每個月幾百元人民幣的工資,扣掉食宿,買點穀種、生活必需品,能攢下的也不多。
   
   王守廣的太太杜穎,在山上照顧公婆及兒子三人,成日也沒閒過。「農家總有忙不完的事:一大清早,帶著饃饃就下田除草,中午趕回家煮飯、餵牲口,忙完再回田裏。常忙得滿手起水泡、累得倒床就睡。」
   
   夫妻異地打拚,數年來還是攢不了幾個錢,磚房修不上、農車買不起,生活過得無限艱辛。
   
   這樣苦的生活,究竟有沒有改變的可能?王守廣的盼望,全在王卷社村民陸續搬遷、甚至姊姊都遷去的那個富美佳地:劉川鄉。
   
   王守廣說,八○年代政府分配一些劉川的地讓農民認領,姊姊便跟著姊夫遷居山下建房、開墾。「這二十多年間,他們種水田十幾畝、又種西紅柿(蕃茄)等經濟作物,還養羊、豬,生活過得比我好得多了!」
   
   大旱經年,王守廣不是沒想過要搬。但如今,劉川鄉生活條件升高,移民遷居成本也逐年提高,經濟情況較好的人才得以搬遷;留下的,除了農民「故土難離」的心態,更多是無力負擔。
   
   遷離故土 傍黃河邊
   
   去年,王守廣夫妻終於拋棄山上的一切,賣了驢子、租車拉上全部家當,豪賭似的毅然決然遷往劉川。到底有什麼決定性的因素呢?
   
   劉川鄉「慈濟新村」的遷村計畫,點燃了王守廣心中希望的火光——他們被列為預定遷村的一戶。新屋仍在建設中,王守廣特意在工地附近的來窯村米糧社租了房子。「這樣我和太太就可以到慈濟新村打工,即使每天多做一點工,心裏也踏實,因為是為自己蓋房子啊!」
   
   來到米糧社的租屋處,一個偌大荒蕪的院子裏,只建好旁側的廂房,畫分為臥房、客廳、廚房,空間有點局促。王守廣說:「租約打一年,要一千二百元。但這房還是太小,父母親沒法住,只好先住到我哥哥家。」
   
   每月租屋費加上日常開銷,要花兩百多元。「住劉川什麼都要錢。孩子給爺爺奶奶帶,我和太太去打工,一天共賺七十元,掙錢也快得多。一年後,我們就能搬進新家了!」
   
   來窯村米糧社是政府在劉川鄉設置的移民點之一,四年來聚集約七十戶人家,八成居民來自向陽村。國家撥給移居農民每人一畝半的生產農地,並引黃河水灌溉,保障農家生活之本。
   
   然而建房的花費相當大,以每戶一院、一大門、一廂房的建設,要兩萬多元;即使政府資助八千元,農民最初僅能蓋廂房,有錢時再蓋主房。四年來,已有農民蓋起主房,邁向脫貧之路。
   
   王守廣的堂哥也從王卷社搬遷到劉川,等待慈濟新村完工遷入。堂哥年紀較長,難負擔勞力粗活,還是選擇熟悉的老本業務農,租房租地,從頭開始幹起。
   
   劉川,這個讓山上農民勇於冒險、前仆後繼的致富之鄉,也醞釀著王守廣一家人微小的夢想。
   
   重新生根 預見綠蔭
   
   來到慈濟新村的工地,站在粗胚房的庭院內,王守廣和杜穎夫妻倆顯得很期待。換下了山上樸素陳舊的農耕裝束,杜穎燙直的長髮和修長的長靴,搭著王守廣發亮的皮夾克,一身新潮,抱著可愛的王濤,一家人沐浴在夕陽中,滿臉幸福的光輝。
   
   杜穎尤其興奮,說話又急又快,臉上還帶著笑容,其中包括了返鄉思鄉的因素。「我在若笠山上出生,在劉川長大,二十五歲嫁到若笠。我的兄弟姊妹們沒來若笠看過我,交通不方便嘛!但我想娘家人呀,一年也只能來劉川探親一兩次。現在搬回劉川,我三天兩頭往家裏跑;大家說,能搬下來我最高興了!我怎能不高興,我在這裏長大呢!」
   
   「以前劉川房子都是小茅草房,一個村子裏只有一、兩戶人家。水渠拉上了,但還沒有樹和大馬路,也沒有現在這麼多人。」杜穎說著劉川逐年來的發展,接著又稱讚道:「劉川這麼多地方,我都去過都熟悉,但我覺得慈濟新村最漂亮,社區整齊、房子蓋得好,設計也特別美觀,娘家那邊也沒這好!」
   
   王守廣看著太太溢於言表的歡喜,也說出了打算:「搬進新家後,我還是到外地打工,賺錢快;至少劉川離靖遠縣城、白銀市近,回家方便得多。分配的水田就給太太種,她很能幹的。若是在村裏得個好地點,我還想貸款打個小店鋪,做點小生意,或許未來還能養羊養豬……」
   
   藍圖畫得老遠,那麼山上的舊房、老田呢?還顧上嗎?王守廣說:「舊家就不住了,土地的話,種了總是沒收穫,太沒意思了。」
   
   這話聽來現實,但也是最真實的。農民要離棄賴以生息的土地,若不是生活真過不下了,哪願意拔起根、重新扎根?剛搬遷下山的王守廣一家人,期待著春天來臨,土地解凍;春節開工後,他們的人生也能展開新頁!
   
   
   【從若笠到劉川】
   靖遠縣
   白銀市靖遠縣海拔1275至3017公尺,為甘肅的農業大縣,黃河上游流經縣域154公里,但18個鄉鎮中有12個鄉位於乾旱或半乾旱地區。
   
   ● 若笠鄉
   位於靖遠縣西南部,海拔1800至2400公尺,是甘肅省最乾旱的地方;根據天津南開大學研究,地球黃土層最厚的區域即在若笠鄉。
   
   ● 劉川鄉
   位於靖遠縣西北部,海拔1400至1700公尺,距黃河30公里,屬黃河提灌區,可供十萬畝地耕種。自來水入鄉工程已完成;鐵路、國道、劉白高速公路橫穿全境,交通便捷。
   
   回第508期目錄| 慈濟月刊| 媒體、使命| 返回首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