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
奇麗想像
·餘裕1346高速前進
·自在1347放輕鬆吧
·馬列共狗黨.一個都別生啦!!!
·救人就是自救.人民要給政府壓力!!!
·真相是無法碾碎掩蓋的!!!
·請把共產黨送進歷史焚化爐,復興中華,自由民主新中國!!!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恩典1354點點星光
·恩典1354點點星光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人民法庭公審專政怪手
·遺憾1355寶貝情誼
·自由民主面前.特權狗專很小!
·推翻共產黨.中國人才有生命尊嚴!
·死人
·無恥死人
·遺憾1355寶貝情誼
·最愛1356雪白茉莉
·死人宋鲁郑.西方問題.西方選民會去傷腦筋!
·賽程1356明日世界
·痊癒1358出軌狀態
·無限1359化為千風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自由民主不是口號.只要每個人都站出積極爭取.共產黨就要學會民主!!!
·快車1360奇幻旅程
·快車1360奇幻旅程
·巫女1361情慾宮殿
·巫女1361情慾宮殿
·真相是無法碾碎掩蓋的!!!人民也該有忍耐的底線,殺光馬列共狗,復興中國國魂!
·遇見1361葡萄成熟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求婚1362快樂生活
·求婚1362快樂生活
·漢光兵推打贏共軍.近年最佳成績
·藍色1363憂鬱的魚
·藍色1363憂鬱的魚
·高鐵.動車.都是火車啦!!!
·15歲當爸.29歲做阿公
·高鐵.動車.都是火車!!!
·死人宋鲁郑.西方問題.西方選民會去傷腦筋!
·死人李扬.邓小平六四殺手.一胎化原兇.殺子求富的狗
·死人李扬.邓小平六四殺手.一胎化原兇.殺子求富的狗
·生在今日中國.該有一番頂天立地的好做為!
·福島輻射超標破表.20分鐘恐喪命
·綁架1364十全十美
·馬列死共匪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全球各大機構遇駭.矛頭指中國
·賣國求榮.殺子求富的死共匪!!!
·共產黨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自由民主不是口號.人人積極爭取!
·中華文化.平等公義.自由民主!神的應許!
·自由民主面前.特權狗專很小
·親情1365平安意念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贖回1366最深之處
·共產黨是賣國殺子侵略者!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領悟1367黑壓壓的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追月.月影
·殺光共狗.復我華魂.祭我祖先!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開口1368斤斤計較
·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沙尘暴.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紅色狗屎.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沙尘暴..紅色狗共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交換1369因為在乎
·交換1369因為在乎
·開口1368斤斤計較
·開口1368斤斤計較
·狗日的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紅色狗屎.馬列狗共.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出處: 狗日的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紅色狗屎.馬列狗共.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想念1370說到做到
·想念1370說到做到
·王子1371豔陽之下
·柔軟1371春光外洩
·美史上頭一遭.3A信評沒了
·柔軟1372春光外洩
·死人向前进.那麼醜的毛殭屍鬼雕像.一定會被燒掉啦!
·道路1373天作之合
·殺光共狗.復我華魂.全新中國!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馬列西奴大漢奸!
·中國人.這三個字是這樣寫的!
·隱瞞1374生命鬥爭
·隱瞞1374生命鬥爭
·隐瞒1374生命斗争
·知道1375情有獨鍾
·看見1376天下無雙
·死人螺杆.馬列奴才奢談愛國主義!
·抉擇1380失去獲得
·新生1381看見光明
·美人1382天下最好
·好好1383倩影麗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主题:评:深圳经济特区宗教!靜思晨語508期!
   
   [博讯(博客)文坛评论] 心寬念純,不傷人己
   ◎證嚴上人
   

   
   心不寬——
   常懷怨怒,看人不順眼;
   言語動作容易尖刻傷人,
   致惡緣愈結愈深。
   
   念不純——
   常懷疑惑,總覺他人別有用心;
   拿人無心話語自我傷害,
   致煩惱愈積愈多。
   
   待人寬厚,常懷包容,心寬是善;
   心念清淨,時時善解,念純是美。
   面對是非,心寬不傷人,
   境界現前,念純不傷己。
   心寬念純,化解惡緣結善緣,
   智慧明朗,日日平安吉祥。
   
   回第508期目錄| 慈濟月刊| 媒體、使命| 返回首頁
   
   @@@
   
   告別苦旱地 王守廣遷居記
   ◎撰文‧賴怡伶 攝影‧蕭耀華
   
   
廢除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8期!

   
   賣了驢子,租車拉上全部家當,
   王守廣毅然決然帶著全家,離開熟悉的故鄉遷下山。
   六年來天不下雨,日日耕耘、年年絕收;
   即使外出打工,杯水車薪難養活一家。
   離開故居,日子依然辛苦;
   但新房是重新打拚的開始,也是脫貧夢想的起點……
   
   
   除夕前兩天下的一場小雪,籠罩了靖遠縣若笠鄉的起伏山頭,為這片長年黃沈的大山增添幾分層次。但薄薄的一層覆雪,不能為土地增添多少蓄水,幾日的日照就蒸發了。
   
   就要過年。料想著在農閒時出外打工的農民王守廣,應已返回老家若笠鄉升陽村王卷社——手提著自縣城買回、過年招待親友的瓜果,並帶上給四歲兒子王濤的小玩具,回到住了三十多年、土胚打成的舊家;水在炕旁燒,和老父親閒聊,看著孩子玩耍、妻子準備年菜……
   
   春節,是農民一年來最重視的日子,終年勞碌,只有此時能單純享受著歡愉團圓的氣氛。
   
   但來到王卷社,不見炊煙、不聞驢嘶,一派廢村景象。走到王家老屋,卻是大門深鎖,門拴上,春聯斑駁。一庄子人去了哪裏?一家子人去了哪裏?
   
   雖下苦工 一無所獲
   
   「我們去年十月就搬到劉川,租了一個小房子住。因為舊家屋梁的椽子已經腐爛,快坍了,不搬不行;再加上庄子上的人幾乎都搬走了,只剩下一戶人家。我從小在這長大,看到這景象,淒涼啊。」
   
   再度回到舊家,王守廣和過去打工返家的心情完全不同;擦拭玻璃,他望進荒蕪的老家,像望進了自己過去三十年來的旱地生活……
   
   王守廣的爺爺輩,原生活在舊家旁邊的窯洞裏。
   
   將門板輕輕推開,窯洞透進了光。狹長的洞壁內燻得老黑,原先的暖炕蒙灰了,農具靜置著。王守廣在這兒出生,是父親王維均三個孩子裏的老么。
   
   「窯洞特好,冬暖夏涼,一家子生活燒飯全在這。不過後來家裏人太多,窯洞小、住不下。那時候山上收成好,稍有積蓄,父親另外蓋了土胚舊房子,住我們一家。」
   
   位於若笠鄉海拔最高處,整個王卷社都是王氏宗親,最多時有二十幾戶人家。王守廣也說不上自家是從哪一代人開始住在王卷社的,無從形容父執輩風光情形,但對於成長過程中與土地奮鬥的經過,卻是辛酸道不盡。
   
   六○年代的若笠雨水充沛,糧食上繳給國家外還有剩餘;縣城黃河邊上的女孩家,為了一袋小麥、土豆(馬鈴薯)就嫁過來了。這般光景,到七○年代後期就不行了;八○、九○年代因為氣候變遷,長年乾旱,若笠農民生活全方面陷入困難。
   
   連續六年的大旱,讓王守廣這幾年的生活,愈來愈不好過。
   
   他認真照顧莊稼,早出晚歸到田裏拔雜草,一日不曾鬆懈;但去年收成麥子時,斷穗的麥梗在田裏,讓父親看了心酸:「天旱了,收成差,連老鼠也來吃!靠天吃飯啊,家裏還有兩口毛驢要餵……」
   
   收成不夠吃,甚至也無法滿足來年播種所需,農民只得離開老家和田地,走出大山,掙個溫飽。
   
   告別至親 下山掙錢
   
   每年八月收成後,王守廣就收拾行囊、告別家人,獨自坐車下山到縣城附近找零工打。他沒有特殊技術,先前在建築隊打工,只能承攬挑磚頭、拌水泥這類工作;勞力付出,一天僅三十五元工資。
   
   「湊合著過了,咱們農民就靠打工掙幾個錢吧!」王守廣說,每個月幾百元人民幣的工資,扣掉食宿,買點穀種、生活必需品,能攢下的也不多。
   
   王守廣的太太杜穎,在山上照顧公婆及兒子三人,成日也沒閒過。「農家總有忙不完的事:一大清早,帶著饃饃就下田除草,中午趕回家煮飯、餵牲口,忙完再回田裏。常忙得滿手起水泡、累得倒床就睡。」
   
   夫妻異地打拚,數年來還是攢不了幾個錢,磚房修不上、農車買不起,生活過得無限艱辛。
   
   這樣苦的生活,究竟有沒有改變的可能?王守廣的盼望,全在王卷社村民陸續搬遷、甚至姊姊都遷去的那個富美佳地:劉川鄉。
   
   王守廣說,八○年代政府分配一些劉川的地讓農民認領,姊姊便跟著姊夫遷居山下建房、開墾。「這二十多年間,他們種水田十幾畝、又種西紅柿(蕃茄)等經濟作物,還養羊、豬,生活過得比我好得多了!」
   
   大旱經年,王守廣不是沒想過要搬。但如今,劉川鄉生活條件升高,移民遷居成本也逐年提高,經濟情況較好的人才得以搬遷;留下的,除了農民「故土難離」的心態,更多是無力負擔。
   
   遷離故土 傍黃河邊
   
   去年,王守廣夫妻終於拋棄山上的一切,賣了驢子、租車拉上全部家當,豪賭似的毅然決然遷往劉川。到底有什麼決定性的因素呢?
   
   劉川鄉「慈濟新村」的遷村計畫,點燃了王守廣心中希望的火光——他們被列為預定遷村的一戶。新屋仍在建設中,王守廣特意在工地附近的來窯村米糧社租了房子。「這樣我和太太就可以到慈濟新村打工,即使每天多做一點工,心裏也踏實,因為是為自己蓋房子啊!」
   
   來到米糧社的租屋處,一個偌大荒蕪的院子裏,只建好旁側的廂房,畫分為臥房、客廳、廚房,空間有點局促。王守廣說:「租約打一年,要一千二百元。但這房還是太小,父母親沒法住,只好先住到我哥哥家。」
   
   每月租屋費加上日常開銷,要花兩百多元。「住劉川什麼都要錢。孩子給爺爺奶奶帶,我和太太去打工,一天共賺七十元,掙錢也快得多。一年後,我們就能搬進新家了!」
   
   來窯村米糧社是政府在劉川鄉設置的移民點之一,四年來聚集約七十戶人家,八成居民來自向陽村。國家撥給移居農民每人一畝半的生產農地,並引黃河水灌溉,保障農家生活之本。
   
   然而建房的花費相當大,以每戶一院、一大門、一廂房的建設,要兩萬多元;即使政府資助八千元,農民最初僅能蓋廂房,有錢時再蓋主房。四年來,已有農民蓋起主房,邁向脫貧之路。
   
   王守廣的堂哥也從王卷社搬遷到劉川,等待慈濟新村完工遷入。堂哥年紀較長,難負擔勞力粗活,還是選擇熟悉的老本業務農,租房租地,從頭開始幹起。
   
   劉川,這個讓山上農民勇於冒險、前仆後繼的致富之鄉,也醞釀著王守廣一家人微小的夢想。
   
   重新生根 預見綠蔭
   
   來到慈濟新村的工地,站在粗胚房的庭院內,王守廣和杜穎夫妻倆顯得很期待。換下了山上樸素陳舊的農耕裝束,杜穎燙直的長髮和修長的長靴,搭著王守廣發亮的皮夾克,一身新潮,抱著可愛的王濤,一家人沐浴在夕陽中,滿臉幸福的光輝。
   
   杜穎尤其興奮,說話又急又快,臉上還帶著笑容,其中包括了返鄉思鄉的因素。「我在若笠山上出生,在劉川長大,二十五歲嫁到若笠。我的兄弟姊妹們沒來若笠看過我,交通不方便嘛!但我想娘家人呀,一年也只能來劉川探親一兩次。現在搬回劉川,我三天兩頭往家裏跑;大家說,能搬下來我最高興了!我怎能不高興,我在這裏長大呢!」
   
   「以前劉川房子都是小茅草房,一個村子裏只有一、兩戶人家。水渠拉上了,但還沒有樹和大馬路,也沒有現在這麼多人。」杜穎說著劉川逐年來的發展,接著又稱讚道:「劉川這麼多地方,我都去過都熟悉,但我覺得慈濟新村最漂亮,社區整齊、房子蓋得好,設計也特別美觀,娘家那邊也沒這好!」
   
   王守廣看著太太溢於言表的歡喜,也說出了打算:「搬進新家後,我還是到外地打工,賺錢快;至少劉川離靖遠縣城、白銀市近,回家方便得多。分配的水田就給太太種,她很能幹的。若是在村裏得個好地點,我還想貸款打個小店鋪,做點小生意,或許未來還能養羊養豬……」
   
   藍圖畫得老遠,那麼山上的舊房、老田呢?還顧上嗎?王守廣說:「舊家就不住了,土地的話,種了總是沒收穫,太沒意思了。」
   
   這話聽來現實,但也是最真實的。農民要離棄賴以生息的土地,若不是生活真過不下了,哪願意拔起根、重新扎根?剛搬遷下山的王守廣一家人,期待著春天來臨,土地解凍;春節開工後,他們的人生也能展開新頁!
   
   
   【從若笠到劉川】
   靖遠縣
   白銀市靖遠縣海拔1275至3017公尺,為甘肅的農業大縣,黃河上游流經縣域154公里,但18個鄉鎮中有12個鄉位於乾旱或半乾旱地區。
   
   ● 若笠鄉
   位於靖遠縣西南部,海拔1800至2400公尺,是甘肅省最乾旱的地方;根據天津南開大學研究,地球黃土層最厚的區域即在若笠鄉。
   
   ● 劉川鄉
   位於靖遠縣西北部,海拔1400至1700公尺,距黃河30公里,屬黃河提灌區,可供十萬畝地耕種。自來水入鄉工程已完成;鐵路、國道、劉白高速公路橫穿全境,交通便捷。
   
   回第508期目錄| 慈濟月刊| 媒體、使命| 返回首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