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
奇麗想像
·為何要馬英九下台呢?
·929上街罵馬英九!
·無恥馬狗,道歉下台!馬致電媒體高層 立委斥伸黑手!
·929圍馬萬人威「鞋」9 趴總統!馬英九,道歉下台!
·哀悼張老闆200人風雨中靜坐!馬英九道歉下台?!
·故事與新聞/馬英九錯估了台灣社會
·復仇者聯盟,老王成反馬共主!
·施政無方! 關廠工人929丟鞋嗆馬
·馬英九9%爛人,知所進退,道歉下台!
·馬政府政策殺人,血海深仇,道歉下台!
·詭譎929馬內外壓力進逼!沒血沒眼淚馬英九道歉下台!
·大埔害命,鍘王失手,馬傻治國,好笑無比
·馬英九害死張森文!無恥馬狗,道歉下台!
·非法監聽,無恥無能,背信忘義,馬狗政權,道歉下台!
·政治馬戲,權力惡行!無恥馬狗,道歉下台!
·還想搞一人控制的多數暴力?
·台灣再創政治奇蹟!
·9.2哥還不知道9.2是哪裡來的 !馬英九,道歉下台。
·關起門來反民主不叫自治
·不只是關說還是成功的關說
·拆房奪地最優先公益私權擺兩邊!
·拆房奪地最優先公益私權擺兩邊
·拆房夺地最优先公益私权摆两边
·恐嚇高院?
·特偵組不可廢?太可笑了!
·特偵組特別用途
·不義黨產吾黨所宗
·強拆民宅,悔憲亂政,無情無義,無恥馬狗,道歉下台!
·無恥馬狗集團,無恥無能,冷血貪腐,道歉下台!
·和五月天一起滾燙
·馮光遠/如果這不是監聽,那什麼才是監聽?
·公民入陣去
·嗆藍綠白衫軍國慶升旗
·怒火聯盟:無黨無派嗆馬
·黃金十年不如黃色小鴨
·終於看懂馬騜滅王計畫
·讓我們攜手打一場公民政治的聖戰
·現在馬英九需要國民黨不是國民黨需要馬英九
·白衫軍號召十月十日圍城
·政府殺人、制度殺人
·觀察站/馬王僵局別讓惡果全民埋單
·柯文哲:綠自走砲一堆 再執政機率低
·批馬遭撤稿南方朔:以後不再中時寫專欄
·民調:給馬教訓! 6成選民明年不投國民黨
·海明威與特務
·短評-莫言與林依晨的話
·金正恩下通牒要高官旅外子女返國!馬列俄雜殭屍國情使然!
·誰激進?誰暴力?
·《焦點專訪》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檢察總長 依法不能向總統報告
·柯要求調查當年為馬關說立委
·新聞眼/民主憲政深化凸顯兩岸體制差異
·從「抗爭」到「覺醒」
·經濟學人指台貪腐網友:馬被揭真面目
·「萬人睡仰德」嗆馬怒火燒到10月
·陸官教授剖解「省籍情結」
·當馬總統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星期專論》瘋子已不適任總統和黨主席!
·駁中國台灣區詹詠然聲明「我是台灣人」
·政爭》罷馬 南方朔:台灣應效法阿拉伯之春
·賦予國會調查權追查台版水門案
·蔣友柏與南方朔的遠見
·檢察總長見馬1次變2次法界
·冷眼集/說清楚才禁得起檢驗
·藍委廖正井:支持廢除特偵組
·憲政民主秩序下的黨/國分際
·檢察總長兩度見總統法界:馬英九黃世銘違憲違法應彈劾
·立院「公審」黃世銘 柯建銘嗆「你已死了」
·立院「公審」黃世銘 柯建銘嗆「你已死了」
·馬總統別以拖待變!9%垃圾人,道歉下台吧!
·金溥聰要告我我好怕!
·台大生嗆馬吳江李是台大之恥
·國民黨抗告案開庭審判長勸和
·總長亂來總統亂搞。馬英九道歉下台!
·藍委建議馬國情報告綠:總統道歉就歡迎
·總長說謊黃坦承還監聽林秀濤
·陳守煌:特偵組違法濫權事實明確
·政爭》政壇紛擾蔡英文:民主制度需要修正
·馬英九不如詹詠然。馬英九道歉下台!
·馬政權像蟑螂只怕拖鞋
·大明皇朝馬黃集團
·信馬到對馬絕望運將悲憤自殺
·王案審判長接受專訪:不捨國家內耗
·監聽票亂飛?要林秀濤給柯建銘
·殖民焦慮,權力恐慌
·台灣人要有信心
·告別張森文社運、藝文人士追思
·綠委打臉特偵組!記者會撥0972號碼 的確是立法院總機
·美專家:中國在亞洲不是最強 卻相當危險
·0972630235!我剛才打了喔,大家都可以打打看。
·929嗆馬「遍地開花」!3團體包抄圍官邸
·藍委挺不下去大罵「沒牌照的特務」
·令人毛骨悚然的政治凌遲!
·黃世銘承認監聽立院總機
·929嗆馬不改期明3場活動全天接力怒吼
·監聽立院電話黃世銘鞠躬道歉。切腹自殺吧,垃圾黃狗!
·《星期專論》準確看待「九月政治整肅事件」
·監聽搞烏龍公信力盡失!馬狗集團,道歉下台。
·監聽風暴法務部成立調查小組
·全民查證0972630235立院總機被打爆
·「金靠盃~落跑總統」929接續嗆馬!
·政爭黑衫軍嗆馬凱道數萬人怒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作者 龐德
   那天傍晚,和四歲的小男孩在海邊散步。
   
    文化中心旁面海的那一排建築物,高高低低的看不出是什麼年代應有的設計。經過一家飯店,小孩大叫:「那個門快垮了耶」原來,他指的是飯店隔壁那一棟老舊的日式房子,前院的大門傾斜得厲害,看來已有相當年歲了。

   
    「天啊!這屋子我來過」,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 我們站在大門外往裡望: 找了半天,門上沒有鈴,喊了半天也沒人回應……,門上那鬆動簡陋的鉤子.只是意思地掛在那兒: 索性推了門就進去了。
   
   「這是誰家啊?」小孩「是……我一個朋友…。」我答。多年以前的朋友。好久沒有音訊了。院子裡,停放在大榕樹下的那一輛單車,我認識。某一個夏天.它的主人曾經牽著它在鄉下的玉里車站等我。
   
   十六歲那一年的暑假快結束時,收到死黨阿斐寄來的信,內容只短短的一句話「速來,有一個人想見妳!」;阿斐的家,據她說是鎮上最大的一家飯店,也是全鎮最明顯的地標,僅距車站約莫五分鍾路程,絕不讓人有任何迷路的藉口。收信的隔天,我搭了火車來到玉里。走出車站,放眼望去,就這麼一條簡單的大路和零落的商家。
   
   正想,就直接去她家,給她一個驚喜。跟前出現一個大男生.牽著一輛剛上漆的腳踏車,喚我的名字。「我是阿德,阿斐的哥哥:「 她要我來接妳」,他戴了一頂怪怪的大草帽,讓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知道他在笑,有一種好像等待了許久終於如願的滿足。「妳一定覺得很奇怪,我怎麼知道妳今天一定會來,對不對.?」始終帶著笑。
   
   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把「我們」說成了「我」,刻意把阿斐與我的關係巧妙的拋開,像是他和我認識好久,擺明了我的造訪全然只是為了見他!他熟練地將腳踏車轉了方向,拍拍座墊,將車把挪向我說;「來,上車吧!」正當我一屁股準備坐上後座時,他又笑了:「阿斐沒跟妳說嗎? 我是個瞎子,不會騎車……,單車是牽來讓妳騎的。」
   
   一時之間,我的後腦門兒像挨了重重的一棒,除了不自主的「嗅」一聲,什麼也吐不出來。沒有人在說自己是一個「瞎子」時,是用那一種「喔!我只是暫時閉上眼睛」的口氣。
   
   我不安的情緒裡有無法置信的好奇:假設他只是強裝出來的瀟灑,或者他根本在拿我尋開心……。(天知道!後來,我是真的多麼希望那只是一句玩笑呀!)事後,當然是我騎著單車,載阿德回他的家。原來他在車站守著每一班從花蓮開來的火車,已經等我一整天了。「你剛才……,怎麼知道是我?」我小心翼翼避開有關他眼睛看不見的事實。
   
   「妳沒注意到我旁邊站了一個小男孩嗎? 他是我外甥…….是我的眼睛,任務完成他就跑了。這個地方很小,所有認識我的人都會叫我,除了陌生人……,而且,我們都看過妳和阿斐的合照……。」說完便又開懷的大笑,像是指自己一個眼盲的人,如何看照片這檔事兒有多荒謬。
   
   阿德比我大三歲,在他四歲那一年得了什麼怪病,連著發幾天高燒,之後眼睛就再也看不見了。他一樣讀書、一樣學寫字:只是用指頭被帶著一筆一劃地在桌上描繪,書上的東西都是由旁人﹁讀﹂給他聽的,家人和他自己都花了不少功夫,學習做一個「正常人」,經歷不少艱辛的歲月。他和別的孩子一樣進學校,功課始終名列前茅。
   
   一直到國二上學期,因為所有的同學都忙著準備高中聯考抽不出時問陪他讀書,他的眼睛顯然也無法單獨應付繁忙的課業,只得要求休學在家自修一途。這對他來說,不啻為一項極其痛苦的選擇,讓他深刻明白大自然「物競天擇」的結果,而他面臨的結果就是這樣的下場。「也好.不用每一天浪費時間在到學校和返家的上…….我可以比你們多念一點書!」阿德在辦休學時,對班上同學做了如此的宣告。
   
   當初誰也沒料到他會參加高中聯考,結果竟然進了花蓮高中。家人為他在學校附近租了一棟子,後來妺妹、弟弟都為了照顧他,提早在國中時期離開家鄉,到花蓮就學。和阿德回家,進了玉里所謂「最大的飯店」記憶中,當時的房間數充其量也不過二十來間。
   
   當然,飯店裡最大的日式房間,預留給了我。 「很好玩嗎?如果每天住不一樣的房間!.」阿德站在房門邊,對我說了心裡正想脫囗而出的話。太累,我想我是在榻榻米上睡著了。醒來時才發現身上有一層薄薄的棉布單子,我猜想得到是誰為我蓋的。阿斐一直末出現,據說是陪她媽媽到花蓮去看病,我們倆人正巧錯身而過。
   
   夜晚,我和阿德兩人在旅店後面的廣場上,對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吹風。至今,我仍然記得他遙望天空那一個景象,當時我的確定感覺他的眼睛在盯看著遙遠的天際。
   
   印象裡,他的動作和行為完全沒有其他盲人的笨拙和遲疑。或者,那是我的幻覺嗎? 阿德是用他所有的感官天線,他全身撐開來的每一個毛細孔,接近星星接近月亮。「妳空手騎車的功夫,練得怎樣?」他淡淡的問。
   
   顯然,他知道我暑假裡,做了些什麼。「妳一定要原諒我。妳每天寫給阿斐的信,我都要求她念給我聽……。瞎子空下來的時間太多……,聽著聽著習慣了,我每天都期望收到妳的信……:」我想,當時我是有那麼一點生氣的。和阿斐每天通信的內容,說了太多生活中所發生的大小事情,我的情緒我的感覺,我的過去和未來,還有我心中一些不太願意提及的私密和奇想。她怎麼可以告訴別人,而那別人竟是跟前一這一個我不知該如何發脾氣的對象。
   
   「……妳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真的生氣了?嘿! 我們做個交換好不好,我真的很想跟妳分享。」他把挾在腋下的一本集子,遞給了我。那裡頭是一頁頁的詩篇,用鉛筆「畫」出來的,其中穿插著文字和一些零落的圖畫……。
   
   我翻著翻著,淚水不禁滾落了下來。那一本集子,不都是應就著我的信件內容所做的答覆嗎?是呀,他一字一宇寫給我的信,上頭有簡單的素描(說是素描,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難道在他瞎了的雙眼外、心頭還開了另一個靈魂之窗嗎) 。不知為何,身體了一個寒顫,我越發覺得不可思議,對於面前這個人開始有一些莫名的慌。
   
   「讀妳的信和給妳信,是我這一個暑假裡一天最重要的事!.它帶我希望……。」他的言語乾淨簡潔,依舊沒有什麼起伏。倒是我,只能以一雙淚眼,靜靜地望著他.在如此的夜空下,因為月光,如果他看得見,我將無法逃避與掩藏。當時心頭那一陣難以壓制隱隱作痛,使我剎那間終於明白面對的人和我之間的差異,也才真正了解他雙眼根本無法看見我的悲涼。
   
   「這是我的秘密!很多人都以為瞎子看不見!可是,有很多事都不一定有道理。在我身上發生發生許多事……。」那聲音讓人無奈。「妳覺得人生最美麗的事情是什麼?」
   
   他問。我仍沒作聲。「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得不到的東西最美麗…。我和別的瞎子一樣.抱著一種希望……,希望看得見……。妳相信奇蹟嗎?」
   
   他伸手示意,要我向他的身體靠近,緊緊抓住我的雙手:「妳看,仔細看我的眼睛!」我不自主的抽回雙手,也許是害怕什什麼事發生吧「不要怕.我只足想請妳幫我一個忙。幫我看看我的眼睛……。我想聽妳的描述,告訴我它長什麼樣子,和妳的眼睛有什麼不一樣? 」
   
   我依稀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和感覺到他沉潛又認真的呼吸。他難道不知道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嗎?我在決定說與不說之間,來回擺盪著。心想,老天在交代我什麼樣的功課呢?「……有兩顆星星……,一顆在東邊,一顆在西邊……。它發光,自己看不見,卻可以指引別人的方向……。」
   
   我哽咽地,別過頭去。那一夜,是我這一生中經歷過最冷的夏天。之後,我們都沒再說什麼話。隔天一早,阿德的老阿媽來叫我起床,準備了一鍋白粥還有—桌的甜菜和一大碗用來拌粥的黃砂糖。這一定又是阿德交代的。阿媽說阿德一大早就到家裡的菜園去了,她用台語和我溝通了半天,終於明白他要我逕自去找他。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定義「菜園」的,至少他家的菜園有我們學校面積的兩倍大,說得正確一點,它根本就是一塊「田」。這偌大的地方、分了好幾區,有些地上作物我認識.艷陽下,在一排排高出我的玉米叢中,可以隱約聽見風的聲音.我喊他的名字,許久,他才回應。他把頭上那一頂草帽交給我戴上,溫柔地說;「要到晚上才會知道,太陽光有多毒……。走、我帶妳去看我的實驗品!.」說著,便拉著我的手,在田間穿梭。他喃喃自語,像在數數兒給我聽。
   
   這一塊田地是他的遊樂場,他移步的方式透露出他對這地方熟悉程度.他邊走邊觸摸著一旁我不認識的植物,有一種得意的味兒:「妳現在看到的,是我花整整兩年多的時問才有的成績。有沒有聽過﹁瞎子種樹的故事,我比較厲害,種了一片田。」
   
   他笑的樣子好迷人。我不得不承認,之所以肆無忌憚地盯看他,的確是因為仗著他看不見我的綠故。當時.心裡興起一種罪惡感。臉紅,因為突然閃過想親吻他的念頭!
   
   阿德和別的盲人不一樣。他的舉止和與人交流時的「眼神」,全然無法讓人置信他是一個盲人。聽說,他很小的時候.就和家人玩「眼睛遊戲」:他的喜怒哀樂,他的舉手投足,他面部抽動神經的方式、看人的角度和嘴角牽動的樣子與正常人一樣,這些完全是玩出來的結果。
   
   原來,他一再從反覆的練習中,被告知什麼才是正常人的動作和表情。「如果不是蟬叫和蛙鳴,夏天的夜晚,比冬天還要寧靜。夜晚,我一人在田裡有時一逛就逛上好幾個小時……,反正白天、黑夜對我來講都一樣,這可能是老天爺送給瞎子最好的禮物……。」
   
   大部分的人都怕黑,主要是因為心裡產生的恐懼吧.他隨手摘了一片葉子.用指間輕觸了幾下,又將葉子湊近鼻子聞了聞,交到我手心裡:「把它夾在書裡,好嗎?讀詩的時候,在心裡默念大聲一點,我聽得見……。」他和我一樣,都愛詩。他在詩的世界裡,永遠都有不受俗世牽絆的自由想望。
   
   一直到必須分開的最後一刻,我們在田地的邊界道別,我趕搭最末一班回花蓮的火車,堅持不要他送。開學以後,阿斐和我之間雖然和往昔一樣沒什麼改變,但我們都極有默契地不提阿德的事,好像那一個夏天從未發生過。高中畢業,我們彼此也斷了消息.七年後,意外在街上遇見阿斐,她告訴我阿德正在台北巿區的某一個地方教書。
   
   當天晚上我沒有事先給電話,就直接去找阿德。初秋的夜,看他從宿舍走出時斜垮垮的身影,和他多年前那一個夏天第一次在車站等我的樣子已無法做聯想了。他好瘦,臉上掛了一副深色的眼鏡。不知怎麼著,我的內心有一種極冷的悲傷.一時間眼眶熱了起來。(為什麼難過? 因為他「盲人」的扮像嗎?一直到今天,我都無法解釋當時的心情和想法,也許我從未接受他是盲人的事實,我的骨子裡其實是恨他的看不見…他還是那一貫迷人又燦爛的笑容,沒有一絲一毫離別後的陌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