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
奇麗想像
·一生情一世人
·台灣憲政危機聯合聲明
·和平到來。
·大家好...天天開心喔!!!
·美丽的姑娘!!!
·秦樓月
·2014新年好。
·2014新年好。
·主日
·要顯出莫大的能力
·要顯出莫大的能力
·要顯出莫大的能力
·愛敵人
·花满楼1
·事奉
·回想
·活水江河
·該不該廢除計劃生育
·中國言論自由,進一步萎縮
·親愛的博訊網。。晚安。
·會不會呢?
·彼此相愛。。端午節開心。
·基督的日子。the.day.of.Christ
·天气好热,心情烦闷。。还有人记得我吗?
·天气好热,心情烦闷。。还有人记得我吗?
·愿你知我最真
·凝視
·佔中
·秋日的午後
·秋日的午後
·青蘿蔔絲湯
·一支小雨傘
·一支小雨傘
·一支小雨傘
·小鱉習總管。色鬼大普京。
·真正的自由
·徹底的破產
·沒有盡頭
·婚變
·婚變
·婚變
·電報鈴
·為什麼我們愛民主。
·蝦仁蛋炒飯
·蝦仁蛋炒飯
·跳線
·婚變續
·秋冬時節
·沈澱心情
·回歸
·我以身為地球人為榮。
·跳線續
·文學
·照顧
·照顧
·跳線續2
·神氣
·解放
·一噸現金與人性尊嚴
·無限的宇宙與有限的生命
·沒錢的苦有權的甜。
·得了便宜還賣乖。
·善意的謊言
· 經濟世界第二,還不能普選,有什麼好感
·永恆的佔中。
·佔中精神,永垂不朽。
·來台瘋選舉,陸客最夯行程
·幹嘛生氣?
·有得選幹嘛嫉妒沒得選?
·失去文化又缺乏文明的中國人
·缺乏民族自信的中國人。 
·特別壓抑的中國社會
·自由民主的新中國,不會亂,也不會是什麼烏克蘭啦! 
·合約精神
·合約精神
·合約精神
·老公,我愛你
·老公,我愛你
·老公,我愛你
·老公,我愛你
·祝福中華民國(台灣)
·祝福大陸同胞香港同胞早日普選天下太平。
·糖尿病人應該多吃苦瓜。
·親愛的大陸香港同胞,投票了喔!
·親愛的大陸香港同胞,投票了喔!
·試著過一個沒有你的日子。
·狂賀柯文哲當選。六都翻盤。
·人民成功,民主必勝!
·我來自庶民!柯文哲當選感言全文
·國民黨挫敗,馬英九談話全文
·名家觀點╱新世代「破浪而出」 搶發言權
·人民的力量。責任政治。
·我支持大陸獨立。
·給藍軍朋友的敗選感言
·民怨狂襲馬淪為頭號戰犯
·更生清算
·馬,選舉結果顯示台灣高度民主素養
·大陸媳婦
·什麼
·全能神與正統基督教教義、倪柝聲和李常受的教訓相悖!
·什麼全能神要不要吃飯睡覺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作者 龐德
   那天傍晚,和四歲的小男孩在海邊散步。
   
    文化中心旁面海的那一排建築物,高高低低的看不出是什麼年代應有的設計。經過一家飯店,小孩大叫:「那個門快垮了耶」原來,他指的是飯店隔壁那一棟老舊的日式房子,前院的大門傾斜得厲害,看來已有相當年歲了。

   
    「天啊!這屋子我來過」,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 我們站在大門外往裡望: 找了半天,門上沒有鈴,喊了半天也沒人回應……,門上那鬆動簡陋的鉤子.只是意思地掛在那兒: 索性推了門就進去了。
   
   「這是誰家啊?」小孩「是……我一個朋友…。」我答。多年以前的朋友。好久沒有音訊了。院子裡,停放在大榕樹下的那一輛單車,我認識。某一個夏天.它的主人曾經牽著它在鄉下的玉里車站等我。
   
   十六歲那一年的暑假快結束時,收到死黨阿斐寄來的信,內容只短短的一句話「速來,有一個人想見妳!」;阿斐的家,據她說是鎮上最大的一家飯店,也是全鎮最明顯的地標,僅距車站約莫五分鍾路程,絕不讓人有任何迷路的藉口。收信的隔天,我搭了火車來到玉里。走出車站,放眼望去,就這麼一條簡單的大路和零落的商家。
   
   正想,就直接去她家,給她一個驚喜。跟前出現一個大男生.牽著一輛剛上漆的腳踏車,喚我的名字。「我是阿德,阿斐的哥哥:「 她要我來接妳」,他戴了一頂怪怪的大草帽,讓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知道他在笑,有一種好像等待了許久終於如願的滿足。「妳一定覺得很奇怪,我怎麼知道妳今天一定會來,對不對.?」始終帶著笑。
   
   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把「我們」說成了「我」,刻意把阿斐與我的關係巧妙的拋開,像是他和我認識好久,擺明了我的造訪全然只是為了見他!他熟練地將腳踏車轉了方向,拍拍座墊,將車把挪向我說;「來,上車吧!」正當我一屁股準備坐上後座時,他又笑了:「阿斐沒跟妳說嗎? 我是個瞎子,不會騎車……,單車是牽來讓妳騎的。」
   
   一時之間,我的後腦門兒像挨了重重的一棒,除了不自主的「嗅」一聲,什麼也吐不出來。沒有人在說自己是一個「瞎子」時,是用那一種「喔!我只是暫時閉上眼睛」的口氣。
   
   我不安的情緒裡有無法置信的好奇:假設他只是強裝出來的瀟灑,或者他根本在拿我尋開心……。(天知道!後來,我是真的多麼希望那只是一句玩笑呀!)事後,當然是我騎著單車,載阿德回他的家。原來他在車站守著每一班從花蓮開來的火車,已經等我一整天了。「你剛才……,怎麼知道是我?」我小心翼翼避開有關他眼睛看不見的事實。
   
   「妳沒注意到我旁邊站了一個小男孩嗎? 他是我外甥…….是我的眼睛,任務完成他就跑了。這個地方很小,所有認識我的人都會叫我,除了陌生人……,而且,我們都看過妳和阿斐的合照……。」說完便又開懷的大笑,像是指自己一個眼盲的人,如何看照片這檔事兒有多荒謬。
   
   阿德比我大三歲,在他四歲那一年得了什麼怪病,連著發幾天高燒,之後眼睛就再也看不見了。他一樣讀書、一樣學寫字:只是用指頭被帶著一筆一劃地在桌上描繪,書上的東西都是由旁人﹁讀﹂給他聽的,家人和他自己都花了不少功夫,學習做一個「正常人」,經歷不少艱辛的歲月。他和別的孩子一樣進學校,功課始終名列前茅。
   
   一直到國二上學期,因為所有的同學都忙著準備高中聯考抽不出時問陪他讀書,他的眼睛顯然也無法單獨應付繁忙的課業,只得要求休學在家自修一途。這對他來說,不啻為一項極其痛苦的選擇,讓他深刻明白大自然「物競天擇」的結果,而他面臨的結果就是這樣的下場。「也好.不用每一天浪費時間在到學校和返家的上…….我可以比你們多念一點書!」阿德在辦休學時,對班上同學做了如此的宣告。
   
   當初誰也沒料到他會參加高中聯考,結果竟然進了花蓮高中。家人為他在學校附近租了一棟子,後來妺妹、弟弟都為了照顧他,提早在國中時期離開家鄉,到花蓮就學。和阿德回家,進了玉里所謂「最大的飯店」記憶中,當時的房間數充其量也不過二十來間。
   
   當然,飯店裡最大的日式房間,預留給了我。 「很好玩嗎?如果每天住不一樣的房間!.」阿德站在房門邊,對我說了心裡正想脫囗而出的話。太累,我想我是在榻榻米上睡著了。醒來時才發現身上有一層薄薄的棉布單子,我猜想得到是誰為我蓋的。阿斐一直末出現,據說是陪她媽媽到花蓮去看病,我們倆人正巧錯身而過。
   
   夜晚,我和阿德兩人在旅店後面的廣場上,對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吹風。至今,我仍然記得他遙望天空那一個景象,當時我的確定感覺他的眼睛在盯看著遙遠的天際。
   
   印象裡,他的動作和行為完全沒有其他盲人的笨拙和遲疑。或者,那是我的幻覺嗎? 阿德是用他所有的感官天線,他全身撐開來的每一個毛細孔,接近星星接近月亮。「妳空手騎車的功夫,練得怎樣?」他淡淡的問。
   
   顯然,他知道我暑假裡,做了些什麼。「妳一定要原諒我。妳每天寫給阿斐的信,我都要求她念給我聽……。瞎子空下來的時間太多……,聽著聽著習慣了,我每天都期望收到妳的信……:」我想,當時我是有那麼一點生氣的。和阿斐每天通信的內容,說了太多生活中所發生的大小事情,我的情緒我的感覺,我的過去和未來,還有我心中一些不太願意提及的私密和奇想。她怎麼可以告訴別人,而那別人竟是跟前一這一個我不知該如何發脾氣的對象。
   
   「……妳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真的生氣了?嘿! 我們做個交換好不好,我真的很想跟妳分享。」他把挾在腋下的一本集子,遞給了我。那裡頭是一頁頁的詩篇,用鉛筆「畫」出來的,其中穿插著文字和一些零落的圖畫……。
   
   我翻著翻著,淚水不禁滾落了下來。那一本集子,不都是應就著我的信件內容所做的答覆嗎?是呀,他一字一宇寫給我的信,上頭有簡單的素描(說是素描,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難道在他瞎了的雙眼外、心頭還開了另一個靈魂之窗嗎) 。不知為何,身體了一個寒顫,我越發覺得不可思議,對於面前這個人開始有一些莫名的慌。
   
   「讀妳的信和給妳信,是我這一個暑假裡一天最重要的事!.它帶我希望……。」他的言語乾淨簡潔,依舊沒有什麼起伏。倒是我,只能以一雙淚眼,靜靜地望著他.在如此的夜空下,因為月光,如果他看得見,我將無法逃避與掩藏。當時心頭那一陣難以壓制隱隱作痛,使我剎那間終於明白面對的人和我之間的差異,也才真正了解他雙眼根本無法看見我的悲涼。
   
   「這是我的秘密!很多人都以為瞎子看不見!可是,有很多事都不一定有道理。在我身上發生發生許多事……。」那聲音讓人無奈。「妳覺得人生最美麗的事情是什麼?」
   
   他問。我仍沒作聲。「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得不到的東西最美麗…。我和別的瞎子一樣.抱著一種希望……,希望看得見……。妳相信奇蹟嗎?」
   
   他伸手示意,要我向他的身體靠近,緊緊抓住我的雙手:「妳看,仔細看我的眼睛!」我不自主的抽回雙手,也許是害怕什什麼事發生吧「不要怕.我只足想請妳幫我一個忙。幫我看看我的眼睛……。我想聽妳的描述,告訴我它長什麼樣子,和妳的眼睛有什麼不一樣? 」
   
   我依稀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和感覺到他沉潛又認真的呼吸。他難道不知道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嗎?我在決定說與不說之間,來回擺盪著。心想,老天在交代我什麼樣的功課呢?「……有兩顆星星……,一顆在東邊,一顆在西邊……。它發光,自己看不見,卻可以指引別人的方向……。」
   
   我哽咽地,別過頭去。那一夜,是我這一生中經歷過最冷的夏天。之後,我們都沒再說什麼話。隔天一早,阿德的老阿媽來叫我起床,準備了一鍋白粥還有—桌的甜菜和一大碗用來拌粥的黃砂糖。這一定又是阿德交代的。阿媽說阿德一大早就到家裡的菜園去了,她用台語和我溝通了半天,終於明白他要我逕自去找他。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定義「菜園」的,至少他家的菜園有我們學校面積的兩倍大,說得正確一點,它根本就是一塊「田」。這偌大的地方、分了好幾區,有些地上作物我認識.艷陽下,在一排排高出我的玉米叢中,可以隱約聽見風的聲音.我喊他的名字,許久,他才回應。他把頭上那一頂草帽交給我戴上,溫柔地說;「要到晚上才會知道,太陽光有多毒……。走、我帶妳去看我的實驗品!.」說著,便拉著我的手,在田間穿梭。他喃喃自語,像在數數兒給我聽。
   
   這一塊田地是他的遊樂場,他移步的方式透露出他對這地方熟悉程度.他邊走邊觸摸著一旁我不認識的植物,有一種得意的味兒:「妳現在看到的,是我花整整兩年多的時問才有的成績。有沒有聽過﹁瞎子種樹的故事,我比較厲害,種了一片田。」
   
   他笑的樣子好迷人。我不得不承認,之所以肆無忌憚地盯看他,的確是因為仗著他看不見我的綠故。當時.心裡興起一種罪惡感。臉紅,因為突然閃過想親吻他的念頭!
   
   阿德和別的盲人不一樣。他的舉止和與人交流時的「眼神」,全然無法讓人置信他是一個盲人。聽說,他很小的時候.就和家人玩「眼睛遊戲」:他的喜怒哀樂,他的舉手投足,他面部抽動神經的方式、看人的角度和嘴角牽動的樣子與正常人一樣,這些完全是玩出來的結果。
   
   原來,他一再從反覆的練習中,被告知什麼才是正常人的動作和表情。「如果不是蟬叫和蛙鳴,夏天的夜晚,比冬天還要寧靜。夜晚,我一人在田裡有時一逛就逛上好幾個小時……,反正白天、黑夜對我來講都一樣,這可能是老天爺送給瞎子最好的禮物……。」
   
   大部分的人都怕黑,主要是因為心裡產生的恐懼吧.他隨手摘了一片葉子.用指間輕觸了幾下,又將葉子湊近鼻子聞了聞,交到我手心裡:「把它夾在書裡,好嗎?讀詩的時候,在心裡默念大聲一點,我聽得見……。」他和我一樣,都愛詩。他在詩的世界裡,永遠都有不受俗世牽絆的自由想望。
   
   一直到必須分開的最後一刻,我們在田地的邊界道別,我趕搭最末一班回花蓮的火車,堅持不要他送。開學以後,阿斐和我之間雖然和往昔一樣沒什麼改變,但我們都極有默契地不提阿德的事,好像那一個夏天從未發生過。高中畢業,我們彼此也斷了消息.七年後,意外在街上遇見阿斐,她告訴我阿德正在台北巿區的某一個地方教書。
   
   當天晚上我沒有事先給電話,就直接去找阿德。初秋的夜,看他從宿舍走出時斜垮垮的身影,和他多年前那一個夏天第一次在車站等我的樣子已無法做聯想了。他好瘦,臉上掛了一副深色的眼鏡。不知怎麼著,我的內心有一種極冷的悲傷.一時間眼眶熱了起來。(為什麼難過? 因為他「盲人」的扮像嗎?一直到今天,我都無法解釋當時的心情和想法,也許我從未接受他是盲人的事實,我的骨子裡其實是恨他的看不見…他還是那一貫迷人又燦爛的笑容,沒有一絲一毫離別後的陌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