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张成觉文集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一)澤波著述選


   (1) 傷科學發展簡史
   (2) 中醫預防醫學縱橫談
   (3) 當機立斷 重振香港中醫院

   (4) 美國見聞
   (5) 談談留學
   (6) 略談中醫師知識能力和修養
   (7) 第二課堂培育英才
   (8) 跋<兒童肘部骨折與脫位>
   (9) <何竹林正骨醫粹。跋>
   

(二) 澤波書信選


   致陳瑞美老師(2篇)
   瑞美老師﹕並向沈教授全家致意﹗
   首先﹐得向您拜個晚年﹐祝您全家新春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應該說﹐我們是生命的強者﹐20世紀是多事之秋﹐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和兩大陣營數十年的冷戰。50年代後中國本土的歷次可怕的運動﹐肉體和精神都歷盡磨難﹐卻能自開自解﹐排除萬難﹐終於看到21世紀的曙光﹗我們又是劫難的倖存者﹐生活的幸運者。我們接受了高等教育﹐能比較清楚地認識了週圍的事物﹐比較正確地認識了這個世界﹐按過去時髦的說法﹐叫‘樹立了正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 。雖然身處閉關鎖國的幾十年﹐但能通過<參考消息>這條狹窄的渠道去了解地球所發生的林林總總﹑光怪陸離。誠然﹐百聞不如一見﹐卻比聞所未聞好﹐比做一個文盲光領了一張生命的入場券卻糊裡糊塗過了幾十年﹑如入寶山空手而回好﹐也許這就是‘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 的真諦。未受過苦難的人﹐不易感受幸福﹐歷盡滄桑的人較易感知幸福。每當我們登上飛機﹐乘坐汽車﹐開亮電燈﹑電視﹑電腦﹐啟動電冰箱﹑空調機﹐或接受先進治療﹐這些都是無數前輩絞盡腦汁創造出來的成果﹐我們幸福地享受了﹐要是在上一世紀﹐哪怕是康熙﹑雍正﹑乾隆乃至慈禧﹐都無法享受這些成果。新年伊始﹐我們應該互勉互助﹐攜手前進﹐爭取多看21世紀的陽光﹗
   正當我長知識最快的時候﹐您是我的班主任﹐我愛好文學﹐您又是語文老師﹐但那時年幼無知﹐不懂得和老師談心﹐及至中年事業家庭擔子重﹐且‘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 ﹐言字加個‘人’ 旁﹐更可成為罪證﹐實不敢連累老師。幸好當今社會較開明﹐且老師年屆古稀﹐學生我亦年屆‘耳順’ ﹐當權者也不會捉拿兩個談心的老人去監獄吃飯﹐老人也者﹐即便‘隨心所欲’ 也會自覺自律‘不逾矩’ 。老人的體力要力所能及加以使用﹐老人的心事也要有所傾訴和宣泄﹐這才符合養生之道。
   先介紹一下我的家庭﹕岑氏祖籍河南南陽(詩人岑參同鄉) ﹐唐末動亂而南遷﹐宋代定居珠江三角洲。曾曾祖父岑伯贊在西樵山拜師學醫習武﹐上山採藥﹐清初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 在南海市九江鎮上東鄉開業行醫﹐經守常﹑省躬﹑志仁﹑芳生至家父達傳第六代﹐代代相傳。我的外祖父是中美洲危地馬拉的老華僑﹐娶西班牙裔女為妻﹐生下我母親姓明名經肖﹐是南海九江第一代掌握新法接生的產科西醫。我父母1933年結婚﹐姐1934年生﹐我1936年1月生﹐呱呱墮地遭逢國難﹐舉家逃到香港。1944年日寇臨敗﹐我家又重返故鄉﹐行醫務農﹐以度飢荒。我5歲臨歷代碑帖﹐抄寫中醫典籍。當時﹐文房四寶奇缺﹐遂以竹劃沙盤﹑水寫地板練字﹑繪畫(臨摹<芥子園>)。晚飯後練習武術﹑背北宋<湯頭歌訣>﹑<藥性賦>﹐8歲隨父臨床診病後﹐只要父親說出湯頭的名稱﹐我便能很快將其組成的各藥名寫在處方箋上﹐久而久之﹐熟能生巧﹐重視家教的病人往往將我寫的藥方保存以激勵自己的子女。抗戰勝利後1945年小學校長批准我直入四年級(我沒有讀過一二三年級) ﹐1946年南海市舉行小學生書法比賽﹐我獲第一名。1949年小學畢業升入家鄉中學。50年停學一年。51年1月我考入珠江中學﹐父母在九江行醫﹐我一個鄉下仔入城﹐星期六日無家可歸﹐留在學校划艇﹑游泳。我讀初中三時﹐您當我的班主任﹐我們第一次見面是開學前一天的文娛晚會上。第一個節目是各人自我介紹姓名﹐並說出自己‘最鍾意既野’ 。您第一個發言﹕‘我姓陳﹐名瑞美﹐我最鍾意小朋友。我做過電臺少年兒童節目的主持﹐大家都叫我“美姐” ﹐今後同學們就叫我“美姐” 好啦﹗’當時的您﹐年掛雙十出頭﹐文質彬彬﹐端莊嫻雅而略帶幾分稚氣﹐穿著老成的藍色幹部服而又蓄著學生裝的短髮﹐簡短數語﹐聲音清脆嘹亮﹐字正腔圓﹐頓時全場雀躍。我和李志明﹑梁錦敏三人平時形影不離﹐利用假日練就了過硬本領﹕拿一根筷子﹐頂著一隻瓷碗旋轉不停﹐就地前滾翻﹐碗照樣旋轉不跌。介紹姓名後﹐三人齊說‘我地最鍾意玩雜技’ 。即興表演一番﹐博得一陣掌聲。輪到鄧致中﹐他隨手在桌上拾起一粒鹹脆花生﹐夸大zui嚼動作說﹕‘我最鍾意食野﹗’大家笑得前俯後仰。
   您的講課﹐大家最愛聽﹐講得活潑生動﹐深入淺出﹐同學們對文學的欣賞能力和閱讀能力都迅速提高。大家也很愛聽校醫黃光大講<生理衛生>課﹐他教同學們保持個人清潔﹐早晚刷牙﹐並注意刷牙的正確方法﹐講究飲食衛生等﹐聽課後﹐眾人實踐應用﹐得益匪淺。但當講到<生殖系統>時﹐他一本正經﹐道貌岸然﹐不敢涉及人體﹐老是舉白老鼠為例﹐同學們聽得不滿意﹐一回到宿舍便大談﹔‘白老鼠’ 。當您教艾青的詩時﹐您的朗誦抑揚頓挫﹐用恰到好處的姿勢以助語言﹐把一對新婚夫妻初次下田勞動分析得惟妙惟肖﹐下課後﹐同學們在宿舍便你一句我一句的朗誦起來。數十年後﹐校友在小桃園茶樓聚會﹐我和您即席背誦了<青青的稞子>的全文﹐說明了您的教學功力之深﹐也說明師生感情之深。
   在您的教育和指引下﹐我們班幾十個同學都很爭氣做人﹐都成為各行各業的骨幹。當中﹐有高級工程師﹑醫師﹑教授﹑專家﹑運動健將﹑全國冠軍﹑優秀教師﹐而一個小班只不過是您數十年勞動的冰山一角﹐說明您對國家﹑對社會已經作出很大的貢獻。每當同學聚會﹐回憶起中學美妙的時光﹐大家就異口同聲稱讚‘美姐好’ ﹗這就是您的幸福﹗
   我的妻子陳淑貞是同鄉﹑世交。她60-65年華工無線電系畢業﹐95年退休。我亦於97年退休﹐同赴美國度晚年。大女瀑瀟﹑二女瀑濤先後於86-92﹑94-99在中山醫科大學全英班畢業留校任教﹐而又雙雙獲得赴美深造的機會。瀑濤已於2000﹑1﹑24到達紐約﹐今年春節﹐全家在美國團聚﹐實現了我去年繪畫<情人節暢想曲>的美夢。大年三十﹐我會對兩個女兒講述<美姐的故事>。美姐﹐閱罷此信﹐您幸福的熱淚會奪眶而出嗎﹖
    深深想念您的學生 澤波奉自美國
    2000-1-28
   瑞美老師﹕您好﹗
   敬悉來函﹐捧讀再三﹐愛不釋手。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閱罷您的家庭因逢國難而遭變故﹐少年純潔的心靈受到折磨與重創﹐不禁令我熱淚盈眶﹐握腕嗟嘆不已。十年前﹐我讀亂世才女冼玉清的傳略﹐亦有同樣的感受﹐尤其您是我的老師﹐我有更深的感受。初中生活有如電影一幕一幕浮現在我的眼前。我清楚記得﹐您上任班主任不久﹐便和我們一起勞動﹐清理校園的雜草﹐搬運建校舍的紅磚﹐您說同學們年紀太輕﹐不宜肩挑﹐於是﹐數十人擺成‘一字長蛇陣’ ﹐用雙手傳遞﹐再砌好在建築工地上。那時的您﹐精神奕奕﹐捲起衣袖﹐有說有笑﹐和同學們一起傳遞﹐直至陳世英敲響校鐘‘噹﹐噹﹐噹﹐噹﹗’大家才罷手回宿舍帶泳衣褲去下渡碼頭游泳。(當時上課鐘聲的信號是﹕‘X-XX-X-XX’ ﹐游泳的信號是﹕‘XXXX-XXXX’ 。
   不覺過了數周。一天上午第三節﹐您同樣精神奕奕﹐夾著語文課本登上講壇﹐和以往一樣﹐聲音清脆嘹亮﹐抑揚頓挫﹐聽得大家豎起耳朵。突然﹐您面青唇白﹐兩眼翻白﹐倒在講壇。當時從通道奔向講壇最近的人﹕第一排矮女陳福環﹑第二排是矮仔岑澤波﹑第三排是高佬黃東明(按﹕那時班內的高佬有吳潤華﹑馮安平﹑劉文健等均在後排就座﹐唯獨近視的黃東明﹐編在較前的第三排﹐及至高中之後﹐身高你追我趕﹐初中的矮仔矮女亦變成英俊的小伙子和大姑娘了。這叫仔大﹑女大十八變﹐此是後話) 。事出突然﹐數十個同學不知所措﹐就近的東明﹑澤波反射性地沖上講壇將您扶起﹐怎知道您的面色更差﹐雙眼下垂﹐於是我們又把您放下平臥地上﹐後排的同學黃光文沖出門口﹐飛快奔向校醫室叫喚他的哥哥黃光大校醫。黃醫生與章磊青拿起擔架奔來課室。眾人合力將您平放上擔架﹐力氣較大的吳潤華﹑馮安平﹑劉文健﹑黃東明各執擔架一把手﹐黃梓耀﹑我兩人護在擔架左右送往校醫室。黃光大用量杯盛上樟腦雜酒及維生素B雜溶液(當時我已從母親那裡學得一些西醫知識﹐故特別留意黃光大用什麼藥) ﹐給您口服。又囑章磊青給您靜脈注射50%葡萄糖兩支(每支20C。C) ﹐隨後﹐您的面色﹑唇色轉為紅潤。不久﹐一個高大英俊又斯文的青年接您回家﹐這可能就是我第一次見到的沈教授。兩三天後﹐您又風采依舊地登上講壇。時間一天天過去﹐只見您腹部脹大與日俱增﹐不久瓜熟蒂落﹐您又苗條美麗﹑身手敏捷地活躍在講壇。學醫之後﹐我才會解釋這‘驚險’的一幕是妊娠早期﹐血容量驟增(為日後分娩作準備的生理反應) 形成相對的‘貧血’(血色素降低) ﹐加上早孕嘔吐﹐食慾不振﹐上午十時許﹐最易出現低血糖而發生暈厥。這是沈教授和您的孩子都沒有看到的一幕﹐我寫回憶錄﹐作為您‘家庭檔案’ 的補充材料。
   51年至56年是我知識增長最快的幾年﹐62年醫學院校畢業以後﹐我由一個普通醫生(儘管經歷文化大革命的阻滯﹑我又是一個無黨派者) ﹐能迅速地晉昇為講師﹑副教授﹑教授﹐還被衛生部聘請為全國統一教材的主編﹐被推選為全國骨傷科學會副會長及廣東省中醫藥學會理事長﹐實有賴於在市六中所受的教育﹐具備無論哪一個行業都應該有的基礎文化知識與基礎文明﹐特別懷念曾教過我語文(各科的基礎)的美姐您﹑瞿梅英﹑黃今巨﹑梅潔瑤﹑傅作舟﹑陶亦夫﹑麥培熙﹑吳子潮(我聽過吳子潮兩節示範教學課)以及物理老師黃非白﹑化學老師黃端樞﹑生物老師黃煥福(中山大學50年代的黨委副書記黃煥秋的哥哥。秋入政界﹐福是學者﹐他在黑板繪的動植物又快又好﹐知識廣博﹐語言幽默)代數盧華田﹑三角幾何廖宣揚﹑鄭碧江﹑地理張鵬﹑歷史李元夫﹑房鴻機﹑方祖謙和體育老師何興國。我初中一時﹐生得矮小瘦弱﹐雖然在水鄉長大﹐但只會狗爬式游泳﹐是他教會我仰﹑蛙﹑蝶﹑自由泳四式﹐成為一個身體強壯的運動員﹐在省市運動會名列前三甲﹐培養了我處世的頑強鬥志和做人的自信心。您教我的語文知識﹐使我終生受用﹐除寫了三百萬字的醫學著作外﹐我用‘以文會友﹐以醫活人’ 作座右銘﹐1990年﹐我赴日本東京﹑大阪﹑京都書法交流時﹐主講的題目是<漢字書法源流>﹐即席表演了十種書體﹕篆﹑隸﹑行草﹑狂草﹑章草﹑魏碑﹑顏﹑柳﹑歐﹑蘇﹐所到之處﹐根據那裡的人﹑地﹑時特點而題字﹐避免千篇一律。參觀佛寺﹐我即席題張繼的<楓橋夜泊>﹐然後向日本友人介紹﹐中國蘇州城外有寒山寺﹐唐代詩人張繼科場失意﹐船泊在楓橋不得入城﹐在夜半時﹐他聽到寺內傳來的鐘聲﹐百感交集。這個鐘(﹗) 就是當時日本友人送給中國寒山寺的﹐可見中日文化交流在唐代早已盛行。到江戶碼頭參觀﹐我又題寫了郭沫若詩句﹕‘萬里黃河通江戶﹐崑崙山連富士山。’全部用繁體字書寫﹐他們評價我﹕‘不像台灣人﹐不像大陸人﹐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到老人院和療養院參觀時﹐我分別題寫兩段<黃帝內經>原文﹕‘恬澹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兵﹐不亦晚乎﹖’說明中國醫學主張清心寡欲﹐澹泊名利以預防疾病(‘治未病’) 。日本知識界不乏造詣頗高的漢學家﹐認為日本自明治維新後的飛速發展﹐是吸收中國傳統文化和學習歐美先進科技的結果。53屆初中﹑高中畢業校友50多人﹐為何興國老師七十大壽舉行茶話會﹐同學們推舉我為此作壽聯﹐我以魏碑體書鶴頂格楹聯懸掛茶話會大廳中央﹕‘興志育英才﹐憶當年﹐教誨珠江學子健體強身﹐首創白藍紅花﹔國威震寰宇﹐看今朝﹐造就社稷樑棟披荊斬棘﹐勇奪金銀銅牌。’讚揚他在珠江中學任教時﹐把同學按游泳程度分組﹐能游400米者白帽﹐200米者藍帽﹐50米者紅帽﹐不懂游泳者花帽﹐因才施教﹐既普及了游泳﹐又培養了尖子輸送給國家。到省體委任游泳國際裁判兼教練後﹐又培養了許多尖子﹐沖出亞洲﹐奧運會上金榜題名。這是他一生兩項驕人業績。黎發強老師20多年前從高處跌下引起腰椎壓縮性骨折﹐曾為他治癒。1997年末﹐黎夫人劉和勤老師(清代抗法民族英雄劉永福的后裔﹐民間有云﹕‘劉義打番鬼﹐越打越好睇’) 不慎跌到﹐亦為腰椎壓縮性骨折﹐問余計將安出﹖我建議﹕黎老師已經親身體驗過此種骨折﹐掌握了第一手資料﹐大可以由我上門為她手法復位﹐由黎老師親自護理﹐侍奉湯藥﹐以免探病勞碌﹐疲于奔命。黎氏依計﹐百日後霍然而愈﹐夫唱婦隨﹐恩愛倍增﹐時值喬遷之喜﹐囑余撰聯補壁﹐余觸景生情﹐靈感驟至﹐以顏體書寫﹕‘發奮興業﹐精明強干﹐桃李盛開迎美景﹔和順齊家﹐儉朴勤勞﹐琴瑟伴奏享天倫。’懸掛新居客廳中央。美姐﹐我不僅是您當年的‘擁躉’ ﹐數十年來亦按您所傳授的知識去立身處世﹐交友做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