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张成觉文集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終獲晉昇
   1976年10月﹐作惡多端﹑天怨人怒的王張江姚‘四人幫’ 一朝覆滅。壓在知識分子頭上的大山倒了﹐澤波有了出頭之日。
   

   文革後大陸百廢待興﹐人才奇缺。隨著撥亂反正的展開﹐1978年間對大學教師和專業技術人員的職稱晉昇重又恢復﹐此項工作早在文革前已經停頓﹐至此已有十多年了。澤波獲廣州中醫學院首批晉昇為講師﹐時年42歲。
   同年他與蔡榮在科室投票中俱全票當選為教研室主任﹐但澤波獨獲報紙報導為後起之秀升職的事例。
   當年12月22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鄧小平重又主持大局。解放思想﹐‘尊重知識﹐尊重人才’ 成了時髦。澤波漸入佳境。
   
   1980年6月蔡榮去世﹐澤波順理成章主持骨傷科教研室。
   
   1982年初﹐衛生部指定廣州中醫學院領銜﹐編寫中醫骨傷科教材第五版﹐澤波出任署名主編(文革前幾年大學教材的編寫者已不再署名﹐理由是防止名利思想氾濫云)。教育部門歷來屬清水衙門﹐經費捉襟見肘﹐編教材的預算費用更極為有限。為改善編寫工作條件﹐他遂另闢谿徑﹐利用多年來在珠江三角洲各地行醫廣結善緣建立的關係﹐率領編寫組輪流到東莞石龍﹑新會﹑順德及南海九江等地開會審稿﹐在各地搬運站﹑建築公司等有關單位協助下﹐會議經費節省之餘﹐又獲優質接待﹐與會學者皆大歡喜。
   
   事跡見報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澤波多年來治病救人﹑教學著述的事跡漸受傳媒關注﹐並獲向港澳﹑海外作了介紹。
   
   83年7月10日﹐<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在<為了振興中華>專欄裡﹐以<中醫骨科後起之秀---岑澤波>為題﹐首次報導了澤波的事跡。同時還配上照片﹐說明文字是﹕‘風華正茂的岑澤波’ ﹐照片中澤波頭戴白色手術帽﹐身穿短袖手術衣﹐胸前有‘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手術室’ 字樣﹐面帶微笑﹐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由於該文是澤波首次見報﹐茲全文轉錄如下﹕
   ‘今年四月﹐廣州中醫學院故傷科教研室主任岑澤波被選為廣東省政協常委﹐隨後又被晉昇為副教授。
   岑澤波現年四十七歲。一九六二年畢業於廣州中醫學院。二十年來﹐他刻苦自勵﹐勤於探索﹐卓有成就。一九八一年﹐衛生部委託廣州中醫學院舉辦全國中醫院校骨傷科師資進修班﹐主要擔子落在澤波肩上。學員來自省內外二十二所院校﹐大部分是跟澤波一樣的講師或主治醫生。開班時有些學員見並無一名副教授以上的老專家主持﹐對這個班能否辦好表示懷疑。澤波成竹在胸﹐首先提出‘共同辦班﹐能者為師’ 的建議﹐繼而針對一些骨傷科教師拘守課本疏於實踐的通病﹐安排進修班從臨床操作做起。他那嫻熟的醫術和充沛的精力很快就使學員們為之折服。爾後在講課中又以淵博的理論知識贏得了大家的敬佩。進修班辦得很成功。
   岑澤波是廣州中醫學院首任骨傷科教研室主任﹑省﹑港知名的老中醫何竹林的得意門生。近幾年﹐他參加編著的<中醫傷科學>等專著已經出版﹐共一百零八萬字﹔在省內外發表醫學論文十五篇﹐約十三萬字。兩年來﹐他擔任了中國醫學百科全書中醫骨傷科學分卷副主編﹑代主編和<中醫傷科學>主編。後者共三十五萬字﹐已完成二稿﹐將於今年七月定稿﹐然後作為全國中醫院校通用的正式教材。
   岑澤波的外祖父是旅居拉丁美洲的華僑﹐外祖母是危地馬拉女子。拉美﹑巴黎都有他的近親﹐港澳還有弟妹。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出去﹐他的回答是﹕“人民哺育我﹐醫術獻人民﹗”’
   
   香江揚名
   約三個半月後﹐即同年10月28日﹐香港<大公報>於P10版頭條位置﹐以<矯形正骨顯工夫---訪著名骨傷科中醫岑澤波>為題﹐配照片發表專訪。
   該文首段稱﹕
   ‘今年四月﹐香港曾發表過一條消息﹐報導全國中醫學院統一教材<中醫傷科學>編委會在東莞石龍開會﹐會議由廣州中醫學院岑澤波主持。這位1岑澤波便是該教材主編﹑該學院骨傷科教研室主任﹑廣東省第五屆政協常委﹐今年四十七歲﹐現已晉昇為中醫副教授。他不僅長於著述﹐善於教學﹐尤精於臨床﹐用中西醫結合方法矯形正骨更為拿手。
   。。。。
   一九七九年初﹐香港九龍新界一個十三歲的“肥仔” 經人介紹前來看病﹐患者四歲時得小兒痲痺症﹐後遺兩側馬蹄內翻足畸形﹐岑澤波認真診視後﹐為他做了三關節融合及跟腱延長手術﹐術後其步態大為改善。“肥仔” 返港後﹐其街坊一位二十一歲的女患者接踵而來﹐她右側馬蹄內翻足畸形﹐時間長達二十年﹐經多方治療均無效﹐岑澤波為之醫治後效果甚佳﹐步態與常人幾無差異。去年廣州“一二。二四” 空難事件後﹐他又主持搶救工作﹐治癒了一批港澳傷員﹐聲名更著。
   
   緬懷先師
   “你的本領是得自何竹林的真傳吧﹖”
   “他老人家確是我的恩師﹐直到他九十高齡去世前夕﹐一直對我獎掖有加。”緬懷先師﹐他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我在中醫學院學了六年﹐畢業後在省中醫院又得到一些有豐富經驗的中﹑老年醫師的盡心指點﹐以先輩的經驗當作起點﹐自然順當得多了。”
   可惜﹐“文革” 期間﹐知識受到鄙薄。這十年中﹐他有八年在農村﹑礦山﹐目睹耳聞當地群眾缺醫少藥的苦況﹐增強了作為一個醫生的責任感﹐他一面堅持救死扶傷﹐一面繼續鑽研業務﹐沒有荒廢光陰。
   一九七五年夏天﹐他得到了一個去唐山進修的機會。他如飢似渴地學習﹐在三個月裡看了一百八十多例手術﹐邊看邊記邊畫﹐加上細心揣摩﹐技藝大為提高。回來後他被派往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跑了五個縣二十多個鄉鎮﹐普查了二千三百一十九例手腳畸形的患者﹐接著舉辦一期進修班﹐培訓來自海南十七個縣的二十四名醫生﹐帶領他們用中西醫結合的方法為各族患者做了三百八十多例矯形手術﹐絕大多數療效顯著﹐不少病人術後扔掉了多年形影不離的拐杖﹐能夠行走自如。
   總計二十多年來﹐他在嶺南各地成功地為一千多例骨關節損傷病人施行了手術復位和夾板固定﹐圓滿地完成了八百多例骨科手術﹐一百多例外科手術﹐還培養了一批矯形醫生。
   現在他擔任了廣東省科協醫藥針灸研究中心常務理事兼臨床部主任﹐他們科室被省裡列為重點學科﹐他還準備帶研究生呢。’
   
   馳譽金山
   在此之前﹐美國三藩市<時代報>於83年6月26日以顯著位置在<僑鄉通訊>欄刊出報導﹐題為<老中醫慧眼識人﹐岑澤波嶄露頭角>﹐並配上照片兩張﹐一張與上述<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所刊相同﹐旁有說明文字﹕‘中醫骨科後起之秀---岑澤波’ ﹔另一張是澤波與恩師何竹林及其長公子的合影。照片中何老醫師坐在藤椅中﹐澤波與何老的公子分立於後﹐何老精神矍鑠﹐面露笑容﹐其子與澤波則英氣勃勃﹐神情輕鬆。
   該文兼有<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和<大公報>兩篇報導的內容﹐但特別指出﹕
   ‘岑澤波有能力主持這樣的學習班﹐不是偶然的。當年廣州中醫學院首任骨傷科教研室主任﹑著名老中醫何竹林對自己這位門徒的才幹早有預見。這位老先生慧眼識人﹐力主讓岑畢業後留校當自己的助手﹐並於一九六二年他八十高齡之際鄭重地正式收岑為徒弟﹐其後悉心傳授生平所學﹐而岑澤波亦果然不負名師厚望。’
   
   
   光大師門
   澤波在自己聲譽鵲起後對恩師也未嘗稍忘﹐並為發揚光大恩師的醫術醫德而努力。
   82年11月﹐他和何老生前的另一位弟子黃憲章﹐以及另外兩位同行﹐作為廣東省的業界代表﹐到北京出席全國骨傷學術會議。黃出生於五代中醫世家﹐54年畢業於廣東省中醫藥專科學校﹐同年即被分配當何老的助手﹐堪稱澤波的師兄。他們兩人原來只知道會上要作學術交流﹐所準備的多是近年來學院及省內同行臨床醫療與科研之成果。不料抵京後才發現﹐許多省(市)都整理了近代本省(市) 中醫骨傷科名家的資料﹐在會前廣為散發﹐擴大影響。這也成了學術交流的重要組成部分。
   為此﹐澤波隨機應變﹐經與黃等三人商量後﹐立即執筆為文﹐在沒有任何參考資料的情況下﹐僅憑自己的記憶﹐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撰寫了3﹐000餘字的<廣東省中醫骨傷科名家何竹林>﹐並找來鋼板蠟紙﹐親自刻印完畢。隨後﹐他以廣東4名代表的名義﹐及時將之散發出去。
   
   部長垂青
   由於澤波追隨何老多年﹐受恩師耳提面命﹐對其醫術醫德之神髓領悟至深﹐加上師徒二人情同父子﹐心有靈犀﹐寫作該文之際又值時間緊迫﹐責任感形成巨大壓力﹐故文思泉涌﹐下筆如有神助﹐若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文情並茂﹐兼具可讀性和說服力。該文之產生正如周恩來總理論‘靈感’ 所云﹕長期積累﹐偶然得之。
   文章不是無情物。澤波此文的深刻內容和蘊涵的真摯感情﹐令與會者讀後無不印象深刻。會議組織者當即安排澤波作大會發言。
   澤波的口才素稱了得。何況所言俱發自內心﹐加以宣傳恩師並非只為已故的何老個人揚名﹐或只為本省爭光﹐而是關係整個中醫骨傷科學術成就之發揚光大﹐因此他激情滿腔﹐侃侃而談﹐其普通話又流利暢達(這主要得力於六中五年半的學習) ﹐與何老不相伯仲﹐故全場為之吸引﹐在主席台上就座的衛生部長錢信忠亦仔細聆聽﹐頷首稱善。
   會議結束時﹐錢部長特地跟澤波﹑黃憲章以及羅有明(北京﹐女) ﹑李墨林(河北)四位代表合影留念。照片刊登於83年第3期<新中醫>雜誌封底。而澤波的文章也在該期發表。該雜誌是廣州中醫學院主辦的學術刊物﹐在國內頗有影響。
   
   群眾口碑
   同年11月20日﹐北京<健康報>第二版刊登讀者來信﹐題為<這樣的醫生哪個不歡迎﹗>﹐署名者是廣東省開平縣新華書店張光。信中稱﹕
   ‘我的兒子張飛行﹐今年15歲。5年前他雙焦出現內翻垂足的症狀﹐行走困難。雖在本縣和省城多方延醫診視﹐一直未能確診。今年4月間他病情突然惡化﹐發展到肢體抽搐﹐發病時兩手交叉疊起﹐震顫不已﹐肌肉緊張﹐大汗淋漓﹐頸項扭曲強直﹐臉面變色變形﹐使人望而生畏。我們當即送他到縣中醫院醫治﹐但因這病罕見﹐會診數次都未能作出明確診斷。5月14日中午﹐縣中醫院把孩子的病情告訴了正在該院指導工作的岑澤波副教授﹐這時﹐他剛下班離開手術室。一聽到介紹﹐他連午飯都顧不上吃﹐馬上便在手術室門外走廊裡﹐就地為我兒子看病﹐並立即親自為孩子做了埋藥治療﹐又開了處方。手術過後約兩個小時﹐孩子就停止了抽搐﹐服了中藥後﹐病情大有好轉。
   隔了一個星期﹐我帶了孩子到廣州中醫學院請岑副教授復診。他在百忙中親切地接待了我們﹐開了第二劑藥。6月初﹐岑出差路過開平縣﹐他利用午飯後間隙到我家再次為我孩子治療和開了處方。8月份他再次路過我縣時又特地約我們去復診。這時﹐我孩子上肢抽搐的症狀已完全消失﹐雙腳內翻垂足也有了好轉。他細心檢查後告訴我們說﹐孩子腳的病將繼續好轉﹐必要時在適當時候進行手術﹐幫助我孩子進一步解除病患﹐使我們喜出望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