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曾节明文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首发稿)
   
   

   
    最近,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一反常态地在广东省政协背景的杂志《同舟共进》上发表文章,题为《中央党校触动了谁?》,该文泄露了中央党校遭受围攻的“国家机密”,文章透露:最近中共某派势力要把中央党校打成“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理由:是中央党校发出的声音,有倾向资本主义的,有倾向资产阶级国家竞争式选举的,有说社会民主主义的,说什么的都有,是社会势力利益多元化在党内的反映,宣扬的是多元价值观。
   
    众所周知,在中共党内,“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一票否决的大帽子,戴上这顶帽子,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胡耀邦、赵紫阳之所以先后倒台,就是被政敌成功地扣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在反自由化上栽了跟斗”。
   
    对中央党校“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的指控一旦“成立”,则意味着党校领导班子的改头换面、甚至整个党校集团集体大换班,也就是说,一旦这项指控成立,党校的负责人不仅铁定下课、其政治生命也终结了。由此可见,最近中共派系势力对中央党校的上岗上限攻击,实际上是对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不点名的凶狠攻击。
   
    那么,把习近平往死里踹的这股中共派系势力的头子是谁?那要看攻击习近平对谁有利、谁急欲对习近平除之而后快。
   
    习近平的飙升,是中共十七大派系势力争权夺利混战的结果,是曾庆红“主动”退休的条件、是胡锦涛实力不足的无奈结果、是江泽民、曾庆红为求自保而对胡锦涛权力体系横插的一杠子,江泽民、曾庆红安插习近平目的,是防止胡锦涛大权独揽,成为新的“核心”。习近平的冒出,打乱了胡锦涛十七大上抓权的如意算盘,导致其确立心腹李克强接班人地位的图谋未能得逞。
   
    而近七年的表现表明:胡锦涛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嗜权狂,岂甘就此被政敌束住手脚、政治生命提前结束?同时,诸多迹象表明:习近平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物,他即使不是开明派,也是邓小平走资路线的继承者,并不认同胡锦涛的左棍法西斯陈云路线、拉萨经验治国。因此,为了大权独揽,胡锦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习近平这根横插的杠子。
   
    现在要打倒政敌,最好的武器就已经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重归政治问题。因为现今经过彻底逆向淘汰的中共中南海集团,谁人不贪、那个不腐?江泽民、周永康固然不清白,胡锦涛、温家宝就不贪腐?胡锦涛上台六年,其太子胡海峰的“威视”公司进账数百亿,难道是靠的是个人能力?难道胡太子这六年中,忽然获得了如此出类拔萃的经营管理能力?在谁也不清白的当前权力环境中,以经济问题打击政敌,必然逼迫对手揭老底以回击,结果必导致互揭贪腐老底的局面,造成数败俱伤,内斗的各方都臭气熏天。因此以反腐打击政敌现在已经过时。
   
    对胡锦涛来说,现在打击政敌的最好武器是抓政治问题。胡锦涛一贯左得发狂,按照共产党的宁左勿右的正统,他自己不可能有任何政治问题,因此他尽可以肆无忌惮地抓别人政治辫子。抓政治辫子自然符合陈云——宋平等专政派的法统,也不违背邓式“走资”路线:文革之后,邓小平为中共党员打造了“四个坚持”的紧箍咒;通过一场“六四”大屠杀,邓矮子又为全党立下了“反自由化”的典范。因此,以反“自由化”打击政敌,在党内可以左右逢源。
   
    近年来,在胡锦涛当权派营造的新时代的“抓纲治国”意识形态氛围中,马列学院僵尸复活、“姓资姓社”重新高涨,牛年开年以来,中共喉舌媒体“永远”拒绝三权分立、公开反对普世价值的叫嚣更是甚嚣尘上、在胡锦涛及其宣传系统的严令下,新一轮清理互联网异议言论运动以空前的力度卷地毯地展开...在这种重树共产意识形态的氛围中,“政治问题”愈来愈有杀伤力。
    对党校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指控,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进行的。这一“清洗”的凶险信号显然大大触动了王长江等对毛共暴政心有余悸的党校知识官僚的敏感神经,王长江铿锵有声地回击:
   
    “那么,选举的本质又是什么?选举的本质就是由大众来挑选掌权者。既然是挑选,自然就应是从多个人当中进行选择。于是,就有了竞争。有竞争,才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择。所以,竞争是选举的题中之义,就像选举是民主的题中之义一样。我们可以说现阶段让人们挑选国家领导人(即普选)的条件还不成熟,也可以论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这种挑选方式更适合中国国情。但把竞争式选举说成是“资产阶级国家”的专利,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王长江在文中锐利地质问:
   
    “难道只有不竞争的选举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不竞争怎么体现选择?没有选择叫什么选举?难道只有搞没有竞争的选举才体现“社会主义本质”?
   
    这两段反驳,尤其是后一段质问,有力地揭穿了胡锦涛政治老底、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掉了其所谓“政治正确”的鬼脸壳。
   
    与俞可平的花样“民主”马屁文章大不同,王长江的文章,其反“主旋律”的力度和锐利程度都是空前的,居然给予总书记“反自由化”舆论部署以兜头痛击。以胡锦涛这样视朝鲜为“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陈云余孽的眼光来看,王长江的言论,实属大逆不道、反动透顶,简直就是坐实“党校资产阶级大本营”指控的最新有力证据。
   
    王长江的言论不是最近才“反动”,近年来,他先后在国内媒体发表《选举民主“恐惧症”应当消除》、《“选举式民主”与中国国情不合吗?》等系列力主民主化文章,处处针对胡锦涛的颟顸僵硬;今年二月二十九日,王长江在《南方周末》上发表《反思危机不应成为拒绝政改借口》,不点名地直斥胡锦涛利用国际经济危机煽动极左思潮、重树共产意识形态、企图开历史倒车,复辟计划经济。值得注意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央党校的一批人文知识型官僚,表现出了与胡锦涛、李长春等人的“反自由化”抓纲治国格格不入气质。
   
    不管王长江等人的“自由化言论”是否由习近平主使、背后有没有人主使,它都暴露了胡锦涛的治国路线在党校不得人心,党内涌动着一股强劲地反胡暗流。
   
    胡锦涛远无毛泽东枭雄之才、也没碰上毛泽东崛起时恰逢的历史机遇,却想学老毛延安整风的厚黑手法清洗政敌,不啻是把党内异己势力望“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邪路”上逼。
   
    胡锦涛一伙,距“四人帮”的下场不远了。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十日星期一上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