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王澄: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医学评论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澄: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王澄 2009年4月3日
   
   中药注射剂主要是90年代开始大量使用的。健康报说,1999年~2006年,全国中药注射剂市场的平均增长率超过30%。2007年广州会议上李连达说,2006年1-6月半年时间,仅鱼腥草注射剂一种,全国就用了1.4亿人次。依此可以算出使用鱼腥草注射剂最多的时候一年用到约3亿人次。2006年到2008年三年就用了9亿,然后(2005年以前)以30%递增,1999年到2005年7年中累计使用了6.39亿。这样就算出1999年到2008年10年间,鱼腥草注射剂大约使用了9亿+6.39亿=15.39亿。(李大鹏说,康莱特中药注射剂过去10多年中使用了70万人次。)
   

   2008年12月16日健康报通讯员韦绍锋和记者王苏平的“不能因噎废食”一文中说,“我国市场上每年中药注射剂的使用量超过10亿支”。 这个段落的起头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任德权的谈话,所以如果“每年中药注射剂的使用量超过10亿支”这句话是任德权说出口的,就很有权威性。
   
   到了2009年3月5日,健康报在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神威药业董事长李振江的讲话“国家应旗帜鲜明地支持中药注射剂产业发展”时就大大下修了这个数字,从10亿支变成“每年使用3亿支”。最新的数据是2009年4月1日健康报记者王丹,王乐民在“中药注射剂使用要有风险意识”一文中提供的,“据统计,1999年~2006年,全国中药注射剂市场的平均增长率超过30%,每年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患者有近3亿人次,年销售额约为170亿元人民币。”
   
   2007年李连达说仅鱼腥草注射剂一种最多的时候是一年用了3亿支,而2009年4月1日健康报改口说全部中药注射剂一年使用了近3亿支。如果我们按照2009年健康报的说法,那么,1999年到2008年10年间全国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总量是15.39亿支。1970年代以前的量太小忽略不计,1970年代到1998年崔月犁当政期间,估计从1969年每年100万支升到1998年每年2500万支,30年(1969-1998)共3.9亿支。所以,1969年到2008年40年间全国累计使用中药注射剂共15.39亿+3.9亿=19.29亿(支)。
   
   如果按照最多每年10亿支来算,(李连达提供的数字支持每年10亿支),1969年到2008年40年间全国累计使用中药注射剂 (2006-2008年)30亿+(1999-2005年)21.39亿+(1969-1998年)12.6亿=64亿(支)。
   
   这19或64亿支中药注射剂全是假药,每一针都是假药,没有一针有治疗作用, 没有一针应该注入人类的身体。
   
   全世界的医生包括台湾的医生听说中国大陆使用中药注射剂一事首先是大吃一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然后他们本能地说,“政府为什么不把这些人抓起来?”
   
   我说的“全世界的医生”并不包括中国大陆的医生,因为是他们把一针一针中药注射剂假药注入到19亿或64亿中国人(次)身体里的。中国大陆的全体医生不知道什么叫做人道主义,不知道把中药注射剂假药注入人类的身体是极不人道的行为。
   
   Shame on you.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