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徐水良文集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有关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争论文章

   目录:

   徐水良: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张三一言: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徐水良: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

   徐水良: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胡平:民主与革命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徐水良

2009-4-13日

   胡平兄引述他《民主与革命》中的观点,再一次引起争论,张三一言先生也写了回应文章《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胡平先生的《民主与革命》一出来,本人就写了《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一文,作了简要批评。因篇幅所限,对胡平兄文章的错误,不能一一谈及。

   这次胡平对张三一言的跟帖《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的观点,重复他多年来的错误理论,所以本人再次写了《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一文,也只是对胡平先生重新提及的一个错误进行批评。胡平兄的《民主与革命》一文,以及他的其他一些文章和观点,都值得讨论。

   为了读者对争论全貌有个了解,这里把胡平的《民主与革命》一文,与几篇批评文章放在一起,一并发出,供大家参考。

   正像本人在刚刚读到胡平兄《民主与革命》这篇文章时,立刻就指出的那样,胡平兄文章这些错误的要害,就是:不是从现成的历史经验出发,不是从现成的客观实际出发,从实实在在存在的历史事实出发进行分析和论述,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而是从空想出发,从头脑中想象出来的理论和前提出发,以诡辩式的逻辑,得出完全不符事实的错误结论,这种错误结论,根本不管过去的铁的历史事实,尤其是要抹煞过去世界上的共产党专制制度,正是由革命来推翻的铁的历史事实,掩盖全世界的民主制度,绝大多数是由革命或战争建立起来的铁的事实。

   而胡平兄这种错误的逻辑和理论又建立在一个错误逻辑基础之上,就是把推翻共产专制的特殊革命,与共产党人为制造的“暴力革命”,实际上是共产党制造的历史大倒退,也即暴力的反革命,等同起来,把两种不同性质的革命混淆起来,作出关键性的错误结论。这种关键性的错误结论,与客观历史事实一对照,立刻就站不住脚。

   这种共产党反动的暴力革命,按历史进步要求,根本就是不需要的,不存在胡平说的从需要到不需要的转化,胡平的理论不能成立。

   而革命不是儿戏,理智的革命者决不会把革命当儿戏来玩,其它进步的革命,无论是为全世界民主制度奠定基础的英国清教革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等暴力革命,还是当代东欧苏联独联体菲律宾印尼革命等非暴力的或者暴力含量比较小的革命,以及其他凡是进步的革命,除了辛亥革命等个别完全似是而非的例子以外,也没有不需要或不应该的革命。胡平的理论,同样不能成立。(上面讲到的美国革命,中国人一般称它为独立战争,与美国人自称美国革命有所不同。)

   正像张三一言先生指出的,现在关于革命的争论,正是面临当代中国革命形势这个非常现实的实际情况而发的,所以,这种争论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

张三一言

(博讯2009年04月13日发表)

   胡平在我的《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中作如下回应:《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问题就在这里,在应该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没有发生革命,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这就让人很有几分尴尬,不论你是主张革命还是反对革命。由此可见,对革命切切不可一概而论。(此文摘自胡平的《民主与革命》”)

   对此,我只要问一句:共产党有没有民主政治改良?若有并且做了,革命或许没有需要和不应该;若没有,那么革命就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目前共产党绝无政治民主改良的意愿,更无行动,有的是暴政高压,所以中国的革命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

   一概而论“不需要、不应该革命”失于片面。

   不论是胡平对万维网书面采访“什么情况下您会开展一场革命?”的回答,还是我的《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文章主张的民主革命,都是针对目前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民主革命形势而发,并不是作无的放矢的“通论”,所以谈的都是具体的革命,不存在对革命一概而论的问题。胡平的雄辩在于把针对性具体的革命,抽象化“一概而论化”;抽象化后,得出有不需要、不应该的,和需要、应该的革命两种。然后片面地强调不需要、不应该的革命,并以此作判定;再然后用这判定回应现实,例如回应我的肯定今天民主革命的文章: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用意明显在于隐示(起码给人的解读是):即将来临对共产党的民主革命是不需要和不应该的。在通论中,革命有两种:不需要、不应该的,需要、应该的;现在胡平强调一面并把它当作定论回转头来回应现实革命问题,就是片面。

   在现实中,可能到来的中国民主革命到底是不需要、不应该的,还是需要、应该的?

   对高压下的今天,胡平认为革命需要和应该;所以大家没有分歧。对中共行将失控的将来,胡平认为革命不需要和不应该。理由是,那时改良已经可能了;既然可以用小代价小牺牲的改良可以达到革命所要求的目的,为什么还要付出重大代价和牺牲的革命呢?可见到那个时候的革命是不需要和不应该的。是这样吗?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

   针对现实而论“不需要、不应该革命”于理不通

   第一,共产党与民主革命对弈中不存在不需要、不应该的革命,这个时期的革命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

   两军对弈过程中一般会有一方(例如A)趋向衰弱,一方(例如B)在对方衰弱后取得胜。这时有这么一个政治军事评论家说:A方衰弱退化时,B再进攻去谋取胜利是不需要不应该。这种评论让人哭笑不得。维护专制独裁的共产党和要求还政于民的民间民主革命力量是对弈双方。现阶段革命需要和应该,但是不能实现,所以现阶段革命的要务弱化共产党或强化自己,创造实现革命的条件。一旦具备条件,民主革命力量需要和应该义无反顾机不可失实现革命。我们说这时暴发革命极之及时、需要和应该。因为这时的革命是前一个“需要和应该革命”时期的延续而不是另起炉灶,所以不存在不需要和不应该问题。但是胡平对这时的革命判定为“不需要、不应该”。这和前面说的那个政治军事评论家一样令人哭笑不得。

   第二,在共产党与民间反对力量和解并有合约情况下还发生革命,这革命才是不需要、不应该革命的。

   胡平判定前述革命不需要不应该的根据是:这时已经可以进行民主改良了,所以无需要和不应该革命。

   这要作具体分析。共产党反革命弱化是因民间压力逼迫所致还是自我觉悟导致?若是前者,不作它想,一意需要和应该革命。若是后者(暂时把它视作可能),就要看共产党做了什么。若只是做个姿态没有实际行动,或者只作应付式的行动,我给的答案是:这时需要和应该革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把革命进行下去!谈到这里有必要提醒民间改良鼓吹派注意,不要把共产党放松对改良和革命的镇压幻想成为共产党作出实际改良;不要把可能当作是事实。

   如果共产党真是有意改良,就应该与民间对话,与民间反对力量和解订协约。如果在这样情况下还要发生革命,那么我们才可以说这个革命是不需要的和不应该的。可惜,中国的政治现实有这个可能吗?中国人不会做做这个梦。所以,即使是共产党自愿改良,只要它没有起码的能满足民众最低要求的改良行动,革命还是需要的和应该。

   第三,在共产党的民主改良超越于革命,还要发生革命,这革命才是不需要、不应该革命的。

   倘若共产党不愿与民间对方妥协,还有一条可让革命成为不需要和不应该之路可走。这就是:把民主改良赶在革命暴发之前。如果共产党定下民主时间表路线图,这个时间走在革命前面,这条路线革命不可取代。这样一来革命要求的目标由共产党的改良实现了,支持革命的民众也转向改良了,顿令革命失去了号召民众的口号也失去了民众基础。在这样情况下,若革命者还要发动革命,这个革命就是不需要和不应该。

   前几年,共产党也曾经提出过把改革赶在革命暴发之前的口号,可见共产党中有识之士面是能正视现实和提出可行路线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共产党做的全是民主改良和民主革命相反事:大反特反民主!你共产党既然反民主革命也反民主改良,那么民主革命就是完全需要的和应的。

   结论是,针对中国政治现实,在具目前,我们看不到任何不需要和不应该的革命;我们看到的全是需要的和应该的民主革命。

   2009-04-13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简评胡平兄《民主与革命》

徐水良

2008-10-25

   这里不来评论胡平兄文章中的正确部分,仅仅批评文章中的某些错误。

   胡平兄文章这些错误的要害,就是用诡辩式的理论,来掩盖和抹煞过去世界上的共产党专制制度,正是由革命来推翻的铁的事实。

   文章不是从现成的实际出发,而是从诡辩式的理论出发。而这种诡辩式的理论,仅仅依靠一个小小的逻辑错误,建立在这个小小的逻辑错误的基础之上:这就是把推翻共产专制的特殊革命,与共产党人为制造的“暴力革命”那样的所谓的“革命”,即实际上是共产党人为制造的历史大倒退,也即向后飞跃倒退的暴力的反革命,或一些类似的革命,等同起来,作出关键性的错误结论。

   胡平兄文章的缺点:往往是谈策略,讲小道理,不大讲大道理,不大讲原则,有时不顾基本理论,也有时不顾基本事实。

   几十年的事实说明,讲别人口头空想的许多人,往往自己最空想。因为他们是根据自己空想,而不是现成的经验来行动。这些人的那些东西,对共产党往往不起作用,相反,却使中国民运三十年一事无成,四分五裂,灰头土脸,客观上帮助中共延长了他们的统治,大大增加了中国向自由民主转型的历史成本,使这种成本早已远远超过一次规模浩大的革命。这里说的“讲别人口头空想的人”,不是胡平兄一个,胡平兄其实是比较好的,不严重的,其他许多人,更严重。

   多少年来,很多人嚷嚷着,说他们坚决要走改良道路。攻击革命道路是空想。他们连自己正是最大的逻辑错乱的空想家、自己正是一天到晚空谈改良口头空谈家也不知道,却要攻击别人是空想家空谈家。

   因为,革命,是人民的权利;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他们连自己没有改良权利这个基本事实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空谈他们要改良,空谈三十年,还要攻击别人空想空谈,让人感到非常地可笑。

   上面说的“很多人”,不一定包括胡平兄在内,但他们都采用类似的逻辑和理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