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请问候劳鹤]
小龙女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陈致中高票当选,说明了什么?[原创]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原创]
·易中天:中国禅宗的境界
·中国汉字禅机(组图)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问候劳鹤

请问候劳鹤

   

   ◇纳粹横行德国,荼毒人民,泰半归咎于沉默胁从的德国知识分子。

   ◇知识总是奋不顾身地扑向权势,就像飞蛾扑火。

   ◇当飞蛾终于赢得光和热时,它们失去了自己。

   

   1、三顾茅庐

   1940年10月1日,定居美国七年的爱因斯坦入籍美国。其后,反对纳粹操控教育的物理学家埃瓦德愤而辞任斯图加特理工高校校长并赴美散心,途中专程到普林斯顿登门造访爱因斯坦。老友重逢,相谈甚欢。兴尽分手,告别时爱因斯坦嘱咐:“请问候劳鹤。”

   埃瓦德随口说:“也问候普朗克吧?”

   话音未落,爱因斯坦立刻重复:“请问候劳鹤。”

   反应如此迅速,显然早有准备。

   几十年之后埃瓦德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普朗克是个悲剧角色……英雄只有一个,他是劳鹤,而不是普朗克……事至今日,我方恍然大悟。”

   谁是普朗克?

   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 1858-1947),德国的牛顿,1918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量子物理学先驱,威廉皇帝学会会长,德国科学界深孚众望的伟大领袖。他去世后,德国最高科学院——威廉皇帝科学院即改名普朗克科学院,至今。这位学养深厚的贵族教授温文尔雅,平易近人,赢得上至德皇威廉二世、下至引车卖浆之徒的广泛爱戴,人未去世,头像就被印上了两马克金币,去世后还上了邮票。

   管仲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如果爱因斯坦生命中有鲍叔牙,则此人必是普朗克。他是爱因斯坦的伯乐、导师、知音兼铁哥们儿。1913年,爱因斯坦赖以成名的五篇“奇迹年”论文发表已逾八年,却仍泯然众生。此时普朗克亲赴瑞士礼聘爱因斯坦,写就“三顾茅庐”的德国版。地球人都知道爱因斯坦课上得很烂,可普朗克非但没有借此杀他的价,反而在聘书中明文规定:聘请爱因斯坦为柏林洪堡大学讲席教授,一节课都不用上!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学,哪个教授敢说自己拿得到这样一份聘书?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与绝大多数伯乐的“潜规则”相反,普朗克选中爱因斯坦并非希望他百年之后为自己摔孝子盆儿。其实他在科学上经常与爱因斯坦意见相左。爱因斯坦在论文“关于光的产生和转化的一个启发性观点”中提出“光量子假设”(十六年后他凭此文获诺贝尔奖),普朗克就相当不以为然。他在爱因斯坦进入威廉皇家科学院推荐书中白纸黑字写道:“有时他在科学猜想中也可能与目标差之毫厘……比如他关于光量子的假设……但我们不应责之太深。如果没点儿冒险精神,那最精确的科学也无法真正推陈出新。”

   语多偏袒,却明明白白说着否定。

   什么叫铁哥们儿?

   他就是那个并非事事赞同你的观点,但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人。

   在剑桥大学天文台长爱丁顿证实相对论之前,普朗克是惟一高度评价爱因斯坦的著名物理学家。他经常当众称爱因斯坦为“当代哥白尼”。1916年5月,普朗克提前引退德意志物理学会会长一职,而他力荐的继任者,正是年不高德亦不甚劭,名更尚未满天下的爱因斯坦。

   伯乐为什么永远少于千里马?因为伯乐必须首先承认自己跑不过千里马。

   投桃报李,爱因斯坦对普朗克向执弟子礼。1918年,苏黎士理工高校认识到放走爱因斯坦吃了大亏,遂联合苏黎士大学向爱因斯坦发出待遇远超柏林的任教邀请,爱因斯坦出于对普朗克的忠诚当场拒绝。

   

   2、永不宽恕

   然而,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请问候劳鹤!”

   这是爱因斯坦送给全世界每一个知识分子的如山赠言。

   这句平和的问候是爱因斯坦对德国知识分子火花四溅的永不宽恕。

   这五个中文字,是爱因斯坦对德国知识分子的一部长篇起诉书:德国挑起两次世界大战,德国知识分子罪责难逃!

   一战前,“所有的德国学者,包括知名学者和年轻同事,都信仰国家主义。(德国教授赫尔曼)”一战开始后,德国学者们于当年10月发表臭名昭著的《告文明世界宣言》,公然为德国的罪恶战争张目。在宣言上签字的共有皇皇九十三位德国学术精英,普朗克和伦琴均赫然侧身其间。爱因斯坦携两位学者强烈谴责此文,并针锋相对发表《告欧洲人宣言》。德国科学界为此掀起经久不衰“揭穿爱因斯坦学术骗局”的政治闹剧。

   一战结束,德国败降,普朗克等众多学者公开为《告文明世界宣言》道歉。然而,“人类惟一的历史教训就是忘记了历史的教训。(罗素)”不满十年,纳粹法西斯席卷德国,德国学者集体严重脑震荡,忘却前朝旧事再次紧跟“元首”。当爱因斯坦挺身反击纳粹时,许多科学家居然微词他“过激”,连劳鹤都对爱因斯坦说:“想成为纳粹的人毕竟是少数。”

   

   1933年3月10日,刚刚奉还德国国籍的爱因斯坦在美国宣布:“只要我还可以选择,我将只在具有政治自由、宽容和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停留……德国目前不具备这些条件!”德国报纸大规模负面炒作。此时的普朗克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他偷偷给爱因斯坦写信说:“我得知后深感痛心。多事之秋,谣言四起,到处风传您公开和私下的政治声明。您真该少说两句。我不是要挑您的错儿,但没人比我更清楚:您的讲话使那些尊重和敬慕您的人更难于保护您了。”

   普朗克没说谎,他确实为保护犹太学者专程拜见过希特勒。他做了古今中外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最习惯做的事——对权力纳头便拜。他小心翼翼陈情“元首”:驱逐所有犹太科学家会给“德国的科学”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按德国《年度学术名人录(Minerva)》,1933年德国学术名人比1932年锐减三分之一。与另一位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伦纳德为坐上“德国科学领袖”头把交椅不惜粪泼爱因斯坦的政治学术丑态相比,普朗克的话才是真正“为国家着想”的老成持重之言。可他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元首”根本不买这位成名于皇帝时期的科学领袖的“德高望重”。他的回答是:“我绝无排斥犹太人的意思。但犹太人都是共产主义者,后者才是我们的敌人,这才是我斗争的目标所在。”

   还想再说几句的普朗克遭到呵斥,最后几乎是被赶出了总理府。

   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总是认为邀得权势垂青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而其下场,几乎永远如是。参见二十世纪两个本来十分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陈布雷和陈伯达。

   

   3、敢,勇敢的敢

   希特勒哪能忍受爱因斯坦主动辞职?那不是等于这个犹太佬炒了第三帝国么。1933年3月29日,帝国特派员下令德国文化部调查爱因斯坦的“反动言论”并开除爱因斯坦。本来就是纳粹思想急先锋的文化部急急如律令,下达“紧急通知”要求普鲁士科学院发表公开声明。在三位秘书缺席、不足法定人数的情况下,律师海曼宣读了那项可耻的声明,宣布科学院“没有机会为爱因斯坦的辞职而感到遗憾”(意思就是他已经先被开除了),而且称该声明是科学院对“联合抵制犹太人日”做出的贡献。

   该声明成为普鲁士科学院挥之不去的永久耻辱,至今仍是该院花团锦簇光荣历史上越抹越黑的一大坨苍蝇屎。

   三天后纳粹冲锋队进驻大学和研究院,犹太人正式被赶出“教育战线”。整个德国科学界,包括普朗克,均噤若寒蝉。因为希特勒这个艺术青年心血来潮推出一个崭新的王八屁股(龟腚)——废除德国高校不得解雇教授的数百年传统。反对“元首”指示者,无论职称多高,一律当场开革。

   杀爱因斯坦给德国教授看。

   当此黑云压城、惊涛拍岸时节,谁敢为爱因斯坦出头,去摸希特勒的后臀尖?

   谁敢?!

   全德国,有一个人,敢!

   普鲁士科学院院士,1914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劳鹤(Max von Laue 1879-1960)。

   劳鹤跟普朗克,情同父子。他是普朗克的博士和助教,没有普朗克他既当不成博士也当不成教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1918年劳鹤离开法兰克福大学投奔爱因斯坦,行前他特地授予普朗克法兰克福大学“自然哲学名誉博士”(Dr. philosophiae naturalis honoris causa),祝词和荣誉证书都是亲笔撰写。劳鹤结识相对论,正是来自普朗克的一次报告。劳鹤本信奉“时空绝对不变”的康德哲学,因此开始根本不信相对论,1906年还专程赴瑞士踢馆,打上爱因斯坦家门去辩论。不过,相对论很快征服了他。相对论走入德国物理圈子,得劳鹤之力甚多。1914年他因大力宣传相对论而获任新建法兰克福大学教授,上任仅几个月即获诺贝尔物理学奖,让法兰克福大学同时拥有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自然科学系的劳鹤和医学系的埃利西,一时傲视全德大学。

   劳鹤与爱因斯坦,谊追手足。他的思维跟爱因斯坦一样远远超过自己的说话速度,因此跟爱因斯坦一样结结巴巴,语焉不详;他的板书跟爱因斯坦一样混乱无序,他的课程跟爱因斯坦一样门可罗雀;他太太跟爱因斯坦太太一样长于待客。他离开法兰克福大学到柏林担任威廉皇帝物理研究院副院长,聘书正是院长爱因斯坦签发。他惟一跟爱因斯坦不同的地方是长于行政,从而解放了院长爱因斯坦。

   这个物理研究院没有办公楼,就在爱因斯坦家里办公,每年却有七万五千帝国马克的巨额预算用于支持德国物理研究。这是当时德国最大的一笔物理研究资金。

   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后劳鹤主持再版《相对论》,他在扉页上写道:“伊人已逝,著作永生(Der Mann ist dahingegangen,sein Werk lebt)!”

   劳鹤,单枪匹马,搦战“元首”。

   他公开要求普鲁士科学院召开全体院士非常会议重议海曼声明。他四处奔走,最后只有两个院士敢在他的建议书上签名。他只好给普朗克打电话:“这里急需您亲自出席会议。”几十年说一不二,吐口唾沫砸个坑的普朗克,这次彻彻底底当了缩头乌龟,连个蔫儿屁也没敢放。

   科学院到了儿还是开了会,会议结果是一致赞同海曼声明,并且“对他坚持不懈的努力甚为感激”。

   对爱因斯坦的迫害迅速升级,他太太罗爱莎与前夫所生两个女儿均遭警察严厉盘查,柏林住宅和卡普特度假木屋被搜查,银行存款、保险箱和游艇被没收,卡普特木屋充公成为“德意志少女联盟”办公室。

   漏船载酒泛中流。爱因斯坦写信回国说:“我知道名册中还有我参加的组织,由于无法澄清,可能给仍在德国的许多朋友带来大麻烦。因此,我委托您尽可能把我的名字从这些组织中删去,包括德意志物理学会等等。我全权委托您代为处理,但过程中最好避免横生枝节。”

   这封信他并未寄给普朗克。

   收信人是劳鹤。

   

   4、良心,就是我们自己意识到内心法庭的存在

   普朗克的顾虑是正确的。纳粹利剑所到之处,德国科学惨遭腰斩。

   据不完全统计,仅1934-1935年冬季,德国就有百分之十五的高校教师被解雇,部分德国大学在校生减少一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