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反右”52周年清明节的到来,又是一个怀古祭祀的日子,回想起当年为中国抗日战争披肝沥胆,做出历史贡献,晚年却被国家“阳谋”打成“右派”郁忧而终的家父,胸中无限的惆怅油然而生。
   

    家父牟其瑞,是民国时期烟台市知名抗战大律师。家父出生于普通农家,自幼家境清贫,高等小学毕业后,无力升学深造,后得助于同窗解囊资助,才以同等学历考入当时的北平(北京)高等学府。入学后,家父白天攻读法典,夜晚设砚教书,以微薄所得,聊充求学之资,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北京民国学院大学部法律系。
   
    民国时代大学生稀少,家父毕业时同学们纷纷投向势力雄厚的国民党阵营,到司法政要界谋职。而家父一身傲骨,秉性耿直,崇尚自由,不愿为官,便拒绝了一些政法界同窗好友的邀请,凭着一怀热血,毅然携母亲返回老家,一面兴理义讼,为贫苦百姓维权争气;一面创办女校,动员乡里女性放脚读书;且不顾当地富豪劣绅阻挠,为解决温饱,带领农民开荒拓耕,成为当地传奇人物。
   
   
   
   
    1938年卢沟桥事变,家父基于民族之义愤,经当时在福山县盐场从教的王历波(中共建制后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培庆(时任中共福山县委书记)介绍,加入了共产党,并卖掉祖上仅有的3间房产,捐输国难,在当地传为佳话。而后家父又接受该组织委托,凭其法律专业特长,在烟台南大道新安街西13号,包下半壁小楼,筹办“牟其瑞律师事务所”。民国24年11月25日,民国司法行政部依据当时《律师章程》第三条第二项之规定,以律字第六八四五号为家父核发了律师证书。此后他那特制的蓝色律师牌,一直是烟台从事抗日救亡义士的秘密联络点。他的主要任务是在烟台政法界搜集情报和营救被捕抗日义士。《烟台史志》记载的那份从日伪手中搞到,对从日本人手中解放烟台起了重大作用的敌战区《军事设防图》,就是母亲藏在牲口屉里,拎着大哥,以走亲名义,通过敌占区哨卡,送往当时驻在福山县的中共烟台统战部的。
   
    中共在全国建制后,取消了律师行业。父亲仍看守“不从政,不为官”和“君子不党”的价值观,声称“入党仅为抗日”,并在中共庆祝“伟业”,论功受赏时,悄然退党,投身教育,恢复了他自由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尽管如此,父亲仍被视为对建国有贡献的“烟台抗日大律师”,邀为政协委员。1957年家父所在的学校传达了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号召大家帮助党整风,反对三害 (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号召老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鸣大放,贴大字报,还布置了开鸣放座谈会,让大家提意见。当时学校不少教员都要家父代言鸣放。因而家父因在“政协”作大会发言,抨击官僚主义,被搞“阳谋”者打成“右倾”,且拒绝当时的烟台地委专员要其悔过谈话,竟在58年反右补课中被定为“极右”。这一“右”就是20年,从此毁了父亲整整一个后半生。
   
    时值“十年文革”时期,对家父来说可谓雪上加霜。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童真时代的那种甜蜜,那种宁静,那种任性生活,骤然就被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轰陷了。记得那天我从学校归来,刚踏进胡同口,就发现家门楼前聚满了人。我不顾一切地扒开人群,冲进院内,顿时被眼前终生无法忘却的惨景惊呆了:院里站满了烟台第四中学学生。他们都是由小姐班主任赤老师带来的红卫兵。那天父亲痛心疾首地站在墙边,他面对民国时期那块特制的蓝色律师牌和一纸律师证书心情压抑而痛苦,这些存放多年已物化成为一幕幕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物件,如今竟成了红卫兵抄家的战绩和我家保存“反动证件”的罪证了。当时家人都像霜打了的残叶卷在角落上。院子里遍地都是父亲珍爱如命的,即便家境再窘迫,也未舍得卖掉的古瓷瓶碎片和被摔破的银镦、花盆等。那些被付之一炬的名贵字画、书籍和父母珍藏多年的民国时期老照片让父亲痛不忍睹。
   
    从那之后,一个焚烧人性与文化的黑暗时代开始了。与我们同院居住的东厢屋是所谓“地主婆”,当时在街道受管制。她每天都要向专政机关交待自己或揭发他人“罪行”,整日吓得提心吊胆,唯唯喏喏。有一天她被逼得没的交待,竟编出谎言,说我们家煤池里传出发报机音响。当地派出所立即查抄了我家,掀了煤池,并将家父带进局子。这“莫须有”的事件,惊坏了我们一家。那是我生平首次感受了“无产阶级专政”对于人性的威胁和全家人为家父担惊受怕的滋味。好在后来派出所也认为举报荒唐,24小时后,家父又被放了回来。
   
    那是个“唯成份论”的时代,我们兄弟姊妹7人,都是“右派”子女,属“黑五类”。家父眼见孩子们受他影响,政治上倍受歧视,毫无前途,整日郁忧寡欢,两鬓徒白,未老先衰,1973年悠悠而终,撒手人寰。记得当时家父的遗体停置在客厅里,周围摆满了鲜花与花圈,我悲痛欲绝地凝视着父亲消瘦苍白得已失真了的脸,和尤如剑般浓浓的长眉,“扑通”一下跪倒了,抑止不住的泪涌,像决堤的水。家父没给我留下一句话,也没再看我一眼,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负屈而去了。
   
    其实人不死的是精神,永存的是品格。父亲没有留给我们什么财富,但却留下了他向往自由的精神和永不媚俗的傲骨。否则他就不会在当年大学毕业后,拒绝势力雄厚的国民党阵营利禄诱惑,毅然返回故里,兴义讼,办女校;就不会在倭寇铁蹄踏入我土时,输家资,急国难,以律师的合法身份为掩护,从事地下救亡运动;就不会在中共建制论功受赏时,悄然隐退,复原了他不苟党派立场约束的知识分子的清白;也就不会在57年反右运动中,仗义执言,并因死不悔过而被定为“极右”,以至于他晚年精神忧郁,含恨而终。这是父亲的悲剧,也是这个民族的悲剧。
   
    “红色统治”下不幸的中国,反右派运动冤枉、毁灭了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与家庭,导致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含冤自杀,死不瞑目。中共高官李维汉曾说:“这场反右派斗争的后果很严重,把一大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的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使他们和家属长期遭受委屈和打击,……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不幸,也是国家、民族的不幸。”然而“死不认错”的邓小平,在亲自为反右运动定性为“正确、必要”的同时,却在《邓小平文选(第一卷)》出版时,悄悄抽掉了他的反右极左文献《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这恰恰印证了他企图掩盖其负罪心虚的心理。
   
    在笔者看来,1957 年反右运动,就是中共借意识形态加工“敌人”,制造政治冤案的历史纪录。这段中国人民永也挥之不去的历史,导致一个知名抗战大律师,晚年一直生活在“红色恐怖”的痛苦记忆中,而我整整一个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右派崽子”的阴影中度过的。文革后历时“改革开放”30年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没有一个人向中国55万被错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认错。这其实正如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反思台湾“白色恐怖”造成的政治受难者所说的“这是国家滥权带来的灾难后果。”
   
    有幸的是,家父的抗日事迹,近年来已得到国内不少媒体的报道与纪念。1995年9月9日《中国律师报》借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特别刊发了“战斗在看不见的战线上”的文章,对家父的“抗战地工生涯”作了全面的记叙与缅怀;2005年9月9月《烟台日报》又借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刊发了“烟台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记者文章,报道了家父以律师的特定身份为掩护,从事地下抗日活动的事迹。当此“反右”52周年清明节的到来之际,我借笔下追思的文字,组成一个心灵的花圈,献给先父的在天之灵。
   
   
   
   
   
    ──《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