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
吴倩文集
·救恩之母:通向永生的唯一途径就是藉着我的圣子耶稣基督。
·现在是《祈祷运动小组》必须成立并传遍全世界的时候了。
· 救恩之母:你们会被要求去宣誓----
·耶稣基督:黑暗的教义─ 即那将来自我教会腰部的‘大叛教’─ 将像一团巨大
·救恩之母:这些圣牌*将会归化所有对我圣子耶稣基督之慈悲开放的灵魂。
·你们的耶稣: 在我第二次再临之际,我会审判届时仍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根据
·你们的耶稣:教会──我的教会──将会保持完整不变,因为真理永远不能改变
·你们的耶稣:许多人会因着接纳缪误而背叛我。
·你们的圣母:你们必须承兑这个誓言,直到时代终结之日。
·你们的耶稣: 如此多的人竟忘记了我,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不把我当回事。
· 你们的耶稣: 那些已离弃了我而偏爱“新纪元运动”异教的基督徒是有祸的!
·你们的耶稣:“我的真教会”将会被赶出罗马,并将不得不忍受数年的荒凉。
·你们的耶稣: "教会共济会"现在已经在我在世的至圣教会达到权势的最高峰。
·你们的耶稣: 你们否认罪恶,就是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一旦天地合一,就不会再有炼狱了。
· 你们的耶稣: 你们不了解我,因为你们不认识我。
·救恩之母:你们所有人都必须诵念《祈祷运动》的祷文
·你們的耶穌: 那些同“假先知”站边的人有祸了!
·2013.10.16 那条古蛇给予“反基督”-它小心谨慎记录下来的--特殊讯息。
·你们的耶稣: 分分秒秒也不要相信撒旦的崇拜者会向你们显露自己的真面目。
·你们的耶稣: 我教会的大分裂将分成不同的阶段。
·你们的耶稣: 他们会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跟随这条通往毁灭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 我教会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为新的仪式做着准备。
·你们的耶稣: 你们这一代人,将不得不见证我教会最后的十字架苦难。
·尊高的天主: 你们必须离开撒旦的枷锁
·你们的耶稣: “伟大的日子”行将破晓,没有尽头的世界很快就会启动。
·救恩之母:我圣子的教会将成为“反基督”的权座。
·你们的耶稣 : 好像燃烧着火焰利刃的圣灵,将会穿透所有那些留心听从并接纳
·耶稣基督: 与我敌对战斗,你们绝不会赢。
·你们的耶稣: 我敬爱的天父和那恶者正在交战。
· 你们的耶稣: “天主的真光”将照耀你们,并且我保证你们不会感到孤独。
·你们的耶稣: 许多人很快就会去运用自己的科学知识去评估至圣福音。
·你们的耶稣: 他们的信仰以前从未被付诸如此的考验。
·数十亿的人将会皈依并第一次认识天主 ─ 三位一体的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堂很快就会宣布“天主伟大计划”的最后部份去拯救世人。
·你们的耶稣: 在‘那一天’, 我一定把生者聚集起来。
· 你们的耶稣: 数十亿的人将在天主的亲临中享永远荣耀的生命。
·你们的耶稣: 天堂很快就会宣布“天主伟大计划”的最后部份去拯救世人。
·你们的耶稣: 痛苦、迫害、苦难、嘲笑和戏弄将一直是获天主特选之灵魂的命运
·救恩之母:我叫你们现在就要开始“救恩七日敬礼”。
·你们的耶稣: 我绝不会再以血肉之躯行走于世
·你们的耶稣:我首先是极其慈悲为怀的天主。
·你们的耶稣:我正预备这世界迎接我的第二次再临,而许多人将会因此憎恨我。
·你们的耶稣: “反基督”它会说许多种语言,但只有拉丁文却连一个字都不会出
·救恩之母:他们将在假先知新近重建的教堂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你们的耶稣:因为一旦你们以这种方式受苦,就将众多灵魂带给了我;而那些把
·你们的耶稣:至今我已经准备了你们三年之久。要挺起身来并背负你们的十字架
·你们的耶稣: 藉着圣洗圣事,巨兽的权势就得以削弱了。
·你们的耶稣: 在“审判之日”,你们将最终明白“天主的全能”。
·魔鬼将在你们面前设置这些陷阱。
·你们的耶稣: 当你们设法改写天主的话语时,你们就犯了亵圣罪.
·你们的耶稣:四个人之中有三个会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在“主的伟大日子”破晓来临以前,许多事情将会启示给天主的子
·救恩之母:我们首先去了犹大,然后我的圣子被带到印度、波斯、埃及、希腊还
·耶稣基督: 以我的名判断及诅咒他人就是向着我的面吐唾沫.
·你们的耶稣:我对世人的爱是完整无缺的。我爱所有人,包括那些犯下最邪恶罪
·你们的耶稣: 很快,地狱就会被正式宣布为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你们的耶稣: 当我的教会坚持奉行天主的话语时,你们当继续服从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这团新而快速建立起来的“圣统”(教会高層)将会掌控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你们当中谁够坚强接受我的苦爵,以及随之而来与它有关的一切
·救恩之母:这最后的圣牌,是因着天主的慈悲由我带给你们的,它将吸引数十亿
·救恩之母:这些显现将如我圣子所指示的,从今年春天开始发生。
· 在“主的伟大日子”到来以前,我必须进行干预,以拯救世人免于自我毁灭。
·你们的耶稣: 随着跟随撒旦人数的增加,他们会不遗余力公开宣扬自己对魔鬼
· 救恩之母︰当我圣子的司祭面对著可怖的痛苦以及不公义的审讯时,他们必须
·救恩之母:许多人会认为“反基督”是一位高超的圣人。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第二次再临”发生之后,你们的灵魂将会
·你们亲爱的耶稣: 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 看见“我父的盟约”的证明。
·你们的耶稣: 当你们受折磨、遭到邪恶的虐待、被诽谤、辱骂、或因我的名被嘲
·救恩之母:"反基督"在这个宗教中会扮演着大部份重要的角色。
·你们的耶稣: 仇恨生不出任何美善,因为它只是来自撒旦
·你们的耶稣: 给世人时间来赎回自己的时刻就是现在。
· 你们的耶稣:当我来行审判时,世界将会为之战栗。
·你们的耶稣: 你们有多少人会有这样的勇气呢?
·你們的耶穌: 当人的意志与天主的旨意相抵触时,双方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们的耶稣: 你们作为我在世的两位见证人,必须坚守你们的立场。
·你们的耶稣: 他们将会宣布的“神”并不是我敬爱的天父
·你们的耶稣: 这个世界将会俯首、双膝下跪并崇拜巨兽.
·你们的耶稣: 一旦拥有了我,你们就拥有了一切.
·你們的耶穌: 我是滿懷慈悲的。我不尋求報復
·你们的耶稣: 错误的将被视为对,而对的将被视为错误.
· 你的耶稣: 正因着魔鬼的影响,你才在我眼中成为不洁净
·你们的耶稣: 維護基督徒的權利將無異於違法.
·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的红皮书,在其封面上嵌
·你们的耶稣: 那时我的眼泪将会止住,但我的悲伤永不会停止.
·你们的耶稣: 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 反基督才会进入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那些咒骂我的人将受咒骂
·你们的耶稣: 他们属于我。我属于他们。永远都是这样。我爱他们每一个。就是
·你们的耶稣: 他们一旦允许自己被异教徒欺压,自己也会变得像异教徒那样.
·你们的耶稣: 被主拣选在末世的日子来事奉祂的人是有祸的,因为他们对我的召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 救恩之母:我的天父答应了,皈依将由本月开始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通过他们侮辱我天主性的象征性手势认出这些叛徒.
·你们的耶稣: 我最受人尊敬的教宗(本笃十六)将是一场可怕的司法流产(不义审
·你们的耶稣: 十字架是你们通往永生的纽带。永不要放弃十字架。
·你们的耶稣: 我的新地堂将是没有终结的世界 ─ 一如所预言的。
·天主聖父︰你們當中很少人會拒絕那個新的大一統世界宗教,因此我的干預必須
·你们的耶稣: 我不会让你们当中那些进入我新地堂的人遭受肉身死亡的痛苦。
· 你们的耶稣:我王国的许多奥秘并不为世人所知。
·救恩之母:导向“反基督”直至它来到的日子,将是盛大狂欢之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

   
   
    最近我又搬家了,算起來在灣區挪了十幾次窩了。这一次是我一生中住的最宽敞的地方了。
   很好,干净明亮。原来的老房东终于死了,活的太老,也没死在如他命根子般的老房子里。住在老房子的那几年,天天听他叨叨叨,好多次我早上起来喝完浓茶或咖啡,情绪饱满,心想,我今天要好好写篇东西,谁知,我刚刚把纸笔准备好要出门,他把我堵在餐厅,叨叨叨,叨叨叨,把晚上该讲的話和更多的廢話重複講給我聽,象一把上了鏽的銼子,沒完沒了地銼我,把那上好的感覺銼成豆腐渣。氣得我一天都悶悶不樂,失去意義。
   創作其實是件嬌弱的事。那天情绪不好不行,天气不好不行,浑身筋骨痛不行,接到账单的电话刹风景;还有无聊人来的电话也是。

    我很喜欢伯克莱,和”老房子”的地区。只好忍受老房子三年。为了逃避老房子,我养成去咖啡馆想事情或写东西的习惯。就是我们凭感觉去的那家小咖啡馆,还有凭感觉要的柠檬茶(有一点点醋味)。
    在新住处附近我又发现一家感觉好的咖啡馆。索诺那这条街在湾区是条著名的欧洲街。咖啡都是名牌,不少美国人特地开车到这儿来喝咖啡。我不过用“1道勒”买个座位。咖啡——提神而已,一点儿不喜欢,可我又不能把中国绿茶和茶壼带到咖啡馆去——我是多么喜欢龙井茶啊。
   我感到伯克萊人不崇尚競爭,比較寫意。不像纽约人,鬼推磨似的紧张兮兮。搬家以后,我整理东西,无非是一些书稿。不少稿子就是以上哪些因素未完成的。捆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只要没有一口气写完的稿子,我很厌恶,还有已经写好的,也会很不满意看也不想看了。今年我要争取出三本书,一本小说集,一本诗集,一本散文集,我自己出给朋友看,一笑或一罵。如今为我开悟的教授都是真才实学。
    祸兮福所依。基督徙有句术语,就是当上帝把这扇门为你关上了,衪一定会为你开启另一扇门。衪知道那扇门是属于你的。刚搬来几天,徐邦泰(不知你知不知道?)先生——人家都叫他“邦泰”,我叫不顺口,还是叫他“徐邦泰”,一脸疲惫地跑来,挺不好意思请我帮个忙,接待一个杨太太,在我这儿住几天。说她先生献身民运很辛苦。这才叫无巧不成书,(徐)邦泰说她是我同乡。我开门见她,很面熟,脱口就问,你是不是某中学的?南京二中?是。然后我们还对出,我们还先后是同一所小学的-南京市南昌路小学.我们又一次觉得“这世界真小”!小到我们彼此的熟人竟然也认识。童年的居处也离得近,还有,竟然家庭背景也相似。因為這些原因,我晚上陪她聊天。結果聊成“天方夜談”故事套故事,從國民革命開始,套出一副人脈地圖。
   我不知道,“命运”是特别地和我作迷藏,不断地出“司芬克思”之迷给我猜,还是每人都有此类感觉?
    我怎么会有那么多奇遇?数年前的一个晚上,在一间小咖啡馆,我坐着,对着一个戴墨镜的人。恍若梦境。看到梦幻中的一个真切,顿时认定,我们所看见,所言说的世界非常贫瘠,不可靠。当那人在漫不经心地说点大话时,已经被包容在一个大领域里了。还记得海伦娜的话么——一切事情的始末都安排的恰到好处?
    我叫她夏姐,长得富富泰泰。三十来年过去了,我记得她,少年时她扎两根长辮子,两只黑色的大蝴蝶结,在耳边,一边一只翩翩欲飞。之所以印象深,她娇里娇气。皮肤特别白,个子高大。我们或去百货公司买东西,或是乘31路公车。在南昌路过来过去。
    我是我家人一块心病,他们为我提心调胆多少年,尤其是我大姐,那么坚强的人在电话里会为我哭,一来信写多少页,劝我,你不要浪费自己的才华呀,多写些真善美啊(好象我是假丑恶似的)这样你的作品就可以在国内发表,我们也能看到了,你看,某某某,人家文采都不如你全国都知名了,千万别沾政治云云。我心想,知名又怎么样呢多累啊,要不是有时被灵感烧得难受不写不行,实在不想湊热闹了。世上的文字太挤太老了。再说我命不好,在国内处处碰壁,跑到国外也是。一度,一路老被退稿,甚至泥牛入海无消息。
    有一次我就此问题致电一位台湾作家,他的回答令我失望极了,原来在海外发表作品是要找关系台海文坛都是有“码头”的。外人打不进去。我最讨厌搞人际关系,腆着脸求爹爹拜奶奶的了。算了,没意思,有时就地缘人缘之便在反动刊物【中国之春】上发表一些“十三不靠”的文章。不知中春叫不叫码头,好像和政治有不解之缘似的,湾区恰恰没有投缘的文学刊物。只有一本我认识的民运刊物——中国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