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高血压╱短篇小说 ]
王先强著作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血压╱短篇小说

   
   
   
    更深夜静,天际灰茫。
   

    钻石山上的木屋,沉睡在夜幕中,只有稀稀落落的三数处灯光,点缀着夜景。 半山腰一间小小木屋的阁仔上,淑珍睁着眼,辗转反侧。她望着模糊的、厚纸皮的天花板,感到全身痛楚,无限倦意袭来;闭上眼,却又像掉进冥冥深渊中,柴、米、油、盐、电费单、水费单、电子零件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迎面撞来,天黑地暗,人就在其中翻转,头昏脑胀……。山边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声,像非常的遥远,又像近在屋旁;屋顶上时有野走过,或许是跳吧,喳喳的。她有点慌,不知外面是否有贼,这木屋,贼想进就进,进来就遭了;又怕有火,一场火劫,烧个清光,甚么都完了。她想推醒身旁的丈夫,但又不忍心:他经过一整天的工作之后,也是很疲倦的,让他好好睡吧,天朦朦亮,他又要出去了。转了一个身,她摸了摸睡在另一旁的十一岁的儿子,一动不动的,睡得好香甜哩!她转正身,又望着模糊的、厚纸皮的天花板,心在咚咚的跳。
    「又不舒服了?」她的丈夫志雄轻声的问道。
    「睡不着,头有点晕。」淑珍说,「你醒了?」
    「血压高啦,」志雄说,「明天不要做工,看医生吧!」
    「要做工的……」淑珍喃喃的说。
    她虽然只有四十二、三岁,但患上高血压病已有好几年了。
    嘟嘟嘟,电子钟响了,是早上五时三十分了。
    志雄爬起身来,口洗脸,随后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口去。他是地盘杂工,很早就开工的,不能迟到的。
    「还晕不晕?」志雄对着阁仔上的妻子说,「你一定要去看医生,要点药吃,不能拖的。」
    说罢,他就匆匆忙忙的出门走了。
    淑珍是做电子厂的工,七时半才出去的;但丈夫走后,她也就支持着爬起来。她要弄点早餐,让儿子吃了好上学,自己也要吃点。
    煮的面条,在锅里翻滚着;脑里的思潮,同样的在翻滚:怎么搞的,这高血压又发了?今天看病,花去七、八十元,厂里缺勤,工薪减了五、六十元,此外,因为缺勤,一个月的勤工奖一百多元没有了,加加凑凑,就是没了三百元。这怎么得了?一年又一年,人老去,却仍是一无所有,或许会失业,或许有甚么更严重的病痛,即使一切正常,孩子长大了,读书也是要钱的,总之是,事事要花钱,处处要用钱,时时刻刻都需要钱,总得想办法多挣点钱,多储点钱,以防不测呀!
    当孩子背起书包上学去后,淑珍也更换衣服,决意回工厂去;她没有依照丈夫的吩咐去找医生。她心里想:我还是支持得住的。
    她跨出门口,看见钻石山那边的红日盘转着,闪出几个不定的火星,就像坐在船上颠簸般,头在昏旋;她扶着门框,定了定神,迈开脚步,下山向工厂走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