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生
[主页]->[百家争鸣]->[万生]->[难得“胡途”]
万生
·节日快乐
·2014许愿
·影视一瞥
·风中的阳光
·藏于心底的影子
·回首:八九-二五
·寻人⊙﹏⊙启室
·随心所欲微集
·对牛“谈情”
·万生与万圣
·很二,却不傻
·人情于礼至理
·八国集团"鸿门宴",胡锦涛赶_紧逃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
·从法国选举挑民主的"弊病"
·十七大秀,粉丝熬瘦
·回归十年,香港走红?
·随心所欲话七七
·吃饱了撑的才懂得党权
·牛市-金豕-耗子肆
·改中共卫生部为龌龊部的提议
·惨,七月的泉城也赶上了水深火热
·以解放紧套思想为荣
·八一,为马家军的溃败欢庆
·中共喉舌的“霉”体效应
·中共金融战阵容:京油-卫嘴-府腿
·奥运启示-兼答网友
·“(中共)宪法顶个球”
·终结薄利多销的时代
·从萨科齐访华的“圆满陈果”说起
·嫦娥戏虎.诚信再胡
·逢“共”必反,遇“共”则恭
·为官不木,行权以仁
·胡家的坦荡与紧套的忐忑
·白雪电塔,一塌糊涂
·新年给独裁者的当头棒:专制寒冰,民心化雪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
·“毒饺”后的独角戏
·奥运前的厄运曲
·专制中的“壮”族调
·雪白血红的竟赛
·游行有理,抵制无罪
·凹运来了,快跑!
·赈灾,窃取爱心不为偷?
·八八一起到广场打酱油
·当冷血的掌声响起来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
·加油与加价的困惑
·钓鱼台钓愚
·躲避问责,地震门后的胡同紧逃
·卖国生意愈发益红
·太子党--被革命的干将
·号外:七七事变,日本胡、、来
·血汗工--打酱油的先锋
·“凹孕”完,流产亡
·“和鞋”砸向统治者
·新年乱象:九牛二虎之力“胡”折腾
·父亲留下的记忆
·八宝保八,数字出官
·奉旨爱国,渔民上阵
·“喉舌”上火,病入膏肓
·难得“胡途”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
·512,呼唤心灵之爱
·六四心结
·解救被“中邪”专家强迫的“精神病人”
·诸侯无后主,中央有殃钟
·二十周年纪念:六四不朽
·红色短信,黄色花闻,白色恐怖
·也说平反、和解与清算
· 朝中关系,鸡的屁下的核“蛋” 
·绿坝七一,创制删割给党挺
·专制“被子”的堕落,体制精英的沦陷
·红火一世纪,祸水一甲子
·死而不僵,虎视眈眈
·汇率操纵之争:中共不差钱,就缺德
·诺奖中伤了中共的自卑心
·危机泄密还是维基解密?
·论毒菜土壤的流失
·驱赶白日装睡的“蚊子”
·韩朝俄钓愚中,愿者上钩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七七
·马列走样,毛孔出气
·温水煮青蛙,死胡同中的经济
·薄日西山,习李胡途
·送保罗
·民主花飘香,专制瘤发红
·回网友,再聊几句法国民主"弊病"
·我是查理
·文革后遗症
·把酒留思
·一七(起)迎接挑战
·别了,[美国之音]
·马克龙PK女李鹏,李鹏VS马克思
·给热锅泼点冷水
·与夏业良先生商榷一二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哀悼,晓波千古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得“胡途”

   万生
   
   近日有缘与国内数十年未有音信的同学取得联系,欣喜若狂之余游览了他的博客,往日的化学之子如今竟修练成博学的佛教士. 十万八千里式的跳槽倒不让笔者诧异,在下写时评与本人从前的工科背景不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况且世上许多陈规和理论的突破,要么来自专业之士偶遇难得糊涂之刻的无心插柳,要么得益于外行人见缝插针式的投入. 尤其令笔者钦佩的还是他于佛学中的精深(当然是对我来说),当看到他和同僚探讨生命数字原理时,我真想弱弱地插一句:“阳历512四川地震和今年阴历512的六四纪念会有关吗?”. 唯可恨的是中共对“敏感词”的金盾屏蔽,连我与同学的普通对话都被删得一干二净,可能是最后提及到“翻墙取信”的缘故. 中共网监难得糊涂的时刻恐怕难得碰上,天问自然是天机不可泄漏.
   
   笔者甚少涉足于宗教理论,可对个别有关宗教之现象自以为能分辨出一二. 西方社会可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和流派不一的意识形态,信仰共存和交融以及自然科学的发达,虽使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一些繁琐的宗教仪式,但似乎并不妨碍各自对超自然力量的敬畏,民意调查经常反映出总有七八成左右的西方人相信灵魂和上底的存在,开放的社会可持续保留宗教道德之力的约束. 封闭的社会却是极端的宗教势力和意识形态泛滥之温床,唯我独尊的崇拜使信徒成为信仰的奴隶,现世“圣人”及仪式崇拜取代内在的向往和修炼,一个又一个的独裁者也就应运而生,独裁与开放火水不相容.

   
   4月15日是中共前领袖胡耀邦逝世二十周年的忌日,正是当时六四民主运动的起点,北京方面惟恐避之不及,连他们自己有过凤毛麟角的优秀领导人之一也不敢公开纪念. 日前一篇南方周末的《胡耀邦:让中国回归常识》文章引起笔者的共鸣,以整个社会作实验来论证所谓的高深理论或某信仰模式,已一再被证明带来过空前绝后的灾难,让所有人潜入深水中摸石头过河,还不如直接游过去. 常识是大众能理解的道理,而政治其实是大众的事情,“回归常识”也就是将百姓尊重成与统治者一样平等的人,由他们自己来选择到达彼岸(个人幸福)的方式. 据说胡耀邦是中共党内第一个不愿成为以政治为家的“政治家”,而仅想学西方自觉当一名政治之客的政客. 正如郑板桥所说:“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 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报也.”,胡耀邦时期是中共历史难得“胡途”的短暂开明时刻.
   
   二十年前中国“圣人”的倒塌,其造成的社会迷惘正好给难得“胡途”一个难得机遇,胡锦涛正是胡耀邦在中共十二大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实现中共高级干部新老交替时被提起来的最年轻的“胡途”受益人. 回归常人的“圣人”或许暂时可以由开明人士顶替,而意识形态的重构绝对不再会有机会. 如今“共产主义”的全面崩溃也为胡锦涛提供了最佳锲机,以贩卖小聪明的“主体指导思想”治国显然与民主背道而驰,大智若愚的“回归常识”才能走出思想僵局和专制循环. 笔者数年前曾作《改革胡起,伊于胡底》,也大致分析过改革的道路已死,中国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自上而下破釜沉舟式的大变革,二是走投无路的民众掀起火烧燎原式的革命.
   
   郑板桥还有一句脍炙人口的题词:“吃亏是福”,仅顾既得利益的“胡图”恐怕等来的只会是祸,能难得糊涂将自己当作一名政客才是“福图”. 聪明一世的胡锦涛还不至于糊涂一时,万事开头难,胡耀邦是从平反数百万中共干部的冤假错案和数十万的右派开始,胡锦涛何不“回归常识”从普通人开始,首先公布512地震丧身人员名单,然后六四受难者......
   
   4月17日于巴黎
   

此文于2009年04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