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刘水文集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33岁的四川重灾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家中自缢身亡。从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道大致能分析出,极度的“人格分裂”让冯翔自寻短见,这种分裂一方面是他作为公务员知悉内情却圄于身份不敢透露,另一方面他又是在震灾中罹难八岁儿子的受害者。前者让他不得不隐忍,而后者需要有发泄出口。冯翔宁可选择以生命抵换愚忠的事业,而他满腔忠贞的组织,并无意给他的孩子提供一座安全的校园,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好在他是一个勤奋写作者,博客里留下了许多蛛丝马迹。他在博客里欲言又止、引而不发,留下巨大疑团。

   一个官员尚且如此,据此判断普通灾民的心态、特别是那些失去亲人的灾民的现实处境,不容乐观。冯翔灾后被提升、可以投靠绵阳的哥哥、每天下班驾私家车回绵阳、有体面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大多数灾民没有这么幸运。作为灾民的冯翔和其他灾民都应该得到更好的人道关怀。无缘去四川灾区,但是四川地方政府、以及媒体有意制造的灾区平静后面,不但麻痹了灾区人的神经,而且给外界呈现出灾民已经走出灾难的假象。

   实则四川灾区一年来一直就是一个信息孤岛,当地政府和警方严厉限制罹难学生家长上访、限制志愿者调查罹难学生名单、监控灾民电话行踪、“综治办”控制民众、作家谭作人、刺儿头灾民等被拘押者不在少数。这种让人惊愕的景象,在政府信息、媒体中从来都是被隐瞒的,只有在自愿调查者艰难披露的文字里,若隐若现呈现出吏治的无耻和警匪的残暴。他们让我们相信,便衣特务无处不在,密切监控灾区的每个原住民和外来者。据北京几个调查罹难师生的自愿者揭露,他们被四川灾区警方百般阻拦、搧耳光、围殴、搜查、驱赶,一些灾民也自愿加入监控和告密外来者行列。

   地震天灾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而制度和人性丑陋构成的人祸越加清晰地展露出真容。

   冯翔当然太熟悉这一切了,震前他是北川县宣传部干事、兼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站站长,灾后他被提升为宣传部副部长。作为地震亲历者、罹难者家属、现场记者、政府新闻工作人员,多重身份集于一身,灾区发生的一切,他是最为知情者之一。冯翔是否一个具良知者,我无从下这个结论,但我知道他是苦孩子出身,自小在农村成长,吃尽苦头,师范学校毕业在乡村小学教书多年,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孰非容易。

   从他的多篇博文可以看出,失子之痛并没有彻底击垮他,让他留下微薄的一口气,天灾使他看淡了权位、金钱,最终击垮他的是宣传部副部长所从事的龌龊工作。据南方都市报引述知情者消息透露,冯翔与自以为的哥们、朋友,在分配救灾物资上产生分歧,这从冯翔一篇博文中也间接得以确认,他在博文中写道“不要逼我”、“请您手下留情”等等隐晦字句。媒体引述冯翔居于绵阳的孪生哥哥称:他知道这个“您”是谁,但不便于透露。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外人无从猜测,也许这将永远是一个谜。但是,救灾工作中发生的龌龊丑陋,突破了他最后一丝忍耐和良知,终将他送上不归路,这是确凿无疑的。可以猜想,媒体记者一定向他打问过罹难师生名单,不知道他作为宣传部长提供了没有。只知道他在博客里披露了儿子等亲属和自己教过的罹难学生名单。

   冯翔不是英雄,我尊重他的选择,没有悲伤,没有快慰。

   不能不说,冯翔是一个忠诚的官员,至死他也没说出灾区的秘密,但这也正是他悲哀、懦弱之处。他宁死不说,将这个秘密带进地狱。不知道他如何回答死不瞑目儿子的质问:爸爸!是谁把曲山小学建在山崖滑坡下,让我和400多个伙伴在地狱与你重逢?

   我不知道该同情冯翔,还是该鞭挞他。冯翔唯一的价值是,揭穿了四川灾区溃疡的其中一个伤口,这个溃疡跟政府回避罹难者名字、放纵豆腐渣工程制造者、灾区变景区、空洞的纪念碑、层层盘剥的抚恤、政府挥霍救灾款、对灾民的压制等政府表演有关,而跟新建家园、人权待遇、人心向背无关。灾民需要的是人格上的尊重、人性化的安抚和说话的权利,而不是被政府代表、摆布和管制。

   我相信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自杀病根不全在心理抚慰缺失和失去亲人。已有两个官员自杀身亡,还没听说有普通灾民自杀,这说明了什么?在如此巨大的天灾人祸面前,没人能欺骗自己,除非禽兽。面对自残体制内的每个螺丝钉,同情他们都很难。

   

   

   2009年4月21日

   

   


此文于2009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