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郭罗基作品选编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

   郭罗基

   

   (八)波澜起伏三阶段——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全面补课

   

   实践标准对“两个凡是”的论战已经取胜,对立面不存在了,邓小平收起了法宝。真理标准讨论被邓小平提前“下课”了,实际上完不了,所以只好“补课”。补课还不充分,又被邓小平彻底葬送,以反自由化运动取代了真理标准讨论。

   

   邓小平授人以柄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一九七九年春天,由于多种因素的作用,国内形势出现紧张。

   思想一旦解放,多年来被压制的力量,爆发式地涌动。长期积累的矛盾,从潜在变成显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的平反冤假错案,主要是解决了共产党内特别是上层的问题,还有社会上的大量问题没有解决,但人们又看到了解决的希望,于是受害者纷纷“上访”,到京“上访”的常住人口在四千人以上。中央机关每月收到的来信突破六万封。纪律检查委员会刚成立,就收到来信三麻袋。(1)一千六百多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纷纷回城,已回城的到处奔走设法就业,各种各样的历史遗留问题都要求落实政策,政府部门穷于应付。有些地方还发生“闹事”,以致正常的工作秩序、生产秩序、社会秩序难以维持。

   邓小平为转移视线,输出矛盾,发动对越战争。声称“教训”越南,反被越南所教训。以大欺小,未能得手,战事迁延,损失很大。结果,反而加剧了国内的矛盾。

   面对这种形势,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判断、不同的对策。一九七九年一月二日,华国锋找胡耀邦和胡乔木谈“注意当前社会上的政洽动向问题”,谈了五个小时。胡乔木作为中宣部顾问,在中宣部例会上,传达了华国锋谈话的内容。之后,他又讲了一番“个人的看法”。他的这个讲话,前半部分以《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问题》为题整理成文,在理论务虚会上散发。后半部分没有公开发表,其中却多肺腑之言。

   胡乔木说:“三中全会不可避免地要发生或引起一种趋势,就是对毛主席全盘否定的倾向或否定的情绪。这种倾向、情绪、趋势,远远超过了分析毛主席一生的错误和缺点。这个问题也联系到否定党的领导倾向,怀疑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他讲了许多忧虑,概括地说: “现在的情况,很多和五七年初相似。那时,毛主席严厉批评了教条主义,结果出现了另一种倾向。对于另一种倾向,我们要考虑到。现在形势比五七年初复杂得多。”他认为三中全会是祸水的源头,引起了什么倾向、什么情绪。这种“形势”使他想起了一九五七年。

   胡乔木讲完,胡耀邦作“补充”。他说:“现在形势很好,不要被某些地方、环节发生误解、错觉、偏差。”(句子不大完整,也可能是记录之误)他特别借华国锋之口强调:“华主席说无论如何不要反右派。”(2)

   胡耀邦所说的哪里是什么“补充”,完全是对胡乔木的纠正。华国锋究竟说了什么,没有直接的印证,(3)但从胡耀邦的嘴里讲出来,至少是他同意的:“无论如何不要反右派”。后来,他的态度更鲜明。在二月七日的中宣部例会上,当议论到上海知青闹事时,胡耀邦说:“这是最近落实政策,搞民主的副产品。”他特别指出:“从五七年反右以来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阶级斗争,也是建立在错误分析形势和情况的基础上,犯了阶级斗争扩大化、尖锐化、人为化的错误。是封建独裁、个人专断、家长作风、唯意志论的体现。”(4)

   当时流传一份小字报,要求批判“二胡”(胡耀邦和胡乔木)的修正主义。社会上一些人对共产党的内情不明,乱反一起。他们不知道,“二胡”根本不是一路的。胡乔木认为,又出现了一九五七年的形势,而且“复杂得多”,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结论自然是再来一次反右派。胡耀邦认为,形势很好,当前出现的问题是“搞民主的副产品”。从反右派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建立在对形势错误分析的基础之上。他特别谴责这种运动“是封建独裁、个人专断、家长作风、唯意志论的体现”。没有一个其他的中共领导人对共产党的弊病说得如此深刻。

   邓小平是站在胡乔木一边的。他又重新起用胡乔木起草在理论务虚会上的讲稿。三月二十七日,邓小平与胡乔木等人谈话,说:“结论是,不搞四个坚持行吗?不严肃对待社会上的坏人行吗?……要动员群众同这些坏人作斗争。”(5)三月二十九日,先逮捕“坏人”魏京生。三月三十日,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报告,再动员人们同坏人作斗争。

   邓小平自己刚刚说过:“在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中,解放思想这个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也可以说,还处在僵化半僵化状态。”(6)他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正是迎合了党内“处在僵化半僵化状态”的人们的需要,授人以柄。邓小平以为祭出“四项基本原则”可以压服社会上的“坏人”,结果为党内“处在僵化半僵化状态”的人们提供了武器,他们说:“现在讲四项基本原则,证明还是我们对。”正好抨击理论务虚会、三中全会违反了“四项基本原则”,并指称真理标准讨论是致乱之源。有人编了顺口溜,唱道:三中全会损了旗,重点转移离了线,解放思想出了格,发扬民主闯了祸。

   《山西日报》评论员在一篇文章中回顾这个时期的情况时说:“当时,有些人企图把四项基本原则纳入极左路线的轨道,打着维护四项基本原则的旗号,攻击三中全会,攻击真理标准讨论。在这种情况下,我省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很好开展起来。” (《山西日报》1979年10月23日)安徽的情况也是这样:“三中全会以后,出现了一阵反复,有的同志思想动摇,使刚刚掀起的真理标准讨论热潮一度停了下来。”(《安徽日报》1979年11月9日)。(7)各地的情况相仿,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后,真理标准讨论不是“停了下来”就是“没有很好开展起来”。

    真理标准讨论的客观趋势不可逆转

   

   真理标准讨论第一阶段的特征是由思想分歧引起政治站队,导致党、政、军权力机构的分化。

   真理标准讨论第二阶段的特征是由权力机构的分化,矛盾集中到上层,争论的焦点是解决中央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的分歧。

   在上层的斗争中,实践标准在反对“两个凡是”中取胜,但并不等于贯彻了实践标准。真理标准讨论发展的趋势,下一阶段必须向两个方面深入:

   第一,从上层下移到基层。上面的风向变了,下面的许多部门、许多单位,极左思潮的流毒尚未肃清,“两个凡是”的影响依然存在。如果不能把真理标准的讨论深入下去,就会发生上下脱节,半身不遂。就全国、全党来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占了上风,但对于一个部门、一个单位来说则未必。有人反对“两个凡是”,大胆解放思想,在社会上受到尊重,在本单位却遭到嘲笑、打击。就因为在那些单位里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还没有占上风。

   第二,将思想路线、政治路线问题,渗透到实际工作中去。就舆论来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占了上风,但在实际工作中则未必。有人对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拥护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文字上的表态。提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是在真理标准讨论中解放思想的结果;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也必须以真理标准讨论促成解放思想为条件。

   总之,按胡耀邦的说法,现在只是把火车头修好了,整个列车还没有开动,但势必要开动。真理标准讨论的前两个阶段是从下到上,下一阶段必须是从上到下,从路线到实际。这种客观趋势被邓小平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人为地打断了。既然是客观趋势,虽一时被打断,终究必将顽强地表现自己,就连邓小平本人也不得不再次附和、追随这种客观趋势。

   《解放军报》一九七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发表题为《坚定不移地继续贯彻三中全会精神》的评论员文章, 其中指出:“我们军队的同志要抓紧补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课,要重新学习三中全会文件。”首次出现“补课”的提法。因为真理标准讨论已经中断,所以不是“继续”而是“补课”,提法十分恰当。第二天,《人民日报》第一版转载了这篇文章,标题改为《重新学习三中全会文件,补上真理标准问题一课》。这个标题是寓有深意的,它强调了两点:第一,“重新学习三中全会文件”。三中全会的精神被邓小平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掩盖了,所以,不是如《解放军报》的标题所说的“继续贯彻”,因为无法“继续贯彻”了。《人民日报》将《解放军报》行文中“重新学习三中全会文件”的提法上升为标题。第二,突出真理标准讨论的“补课”,从军队到全民,成为一般性的号召,意在再次掀起思想解放运动的高潮。

   胡绩伟、王若水当政的《人民日报》是《人民日报》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发行量增至一千二百万份,执舆论界之牛耳。在真理标准讨论补课时期,发表一系列的报道和评论,在全国范围起了指导作用:

   《把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推广到基层去》,6月17日第一版;

   《补好真理标准讨论这一课》,6月23日第一版;

   《沈阳冶炼厂职工开展真理标准讨论》,6月24日头版头条;

   《开展真理标准讨论很有必要大有好处》,6月25日头版头条;

   《认真开展真理标准讨论促进思想解放》,7月6日第一版;

   《基层联系实际讨论真理标准大有好处》,7月12日第二版;

   《开展真理标准讨论打开思想解放大门》,7月13日第一版;

   《认真补好真理标准讨论这一课》,8月3日第一版。(8)

   从这些标题可以看出,《人民日报》不仅强调补课的必要,而且指出补课的方向:面向基层,联系实际。

   各地省委书记又一轮纷纷谈论真理标准问题,与前一轮的表态不同,这一轮是部署补课。显然也是没有中央红头文件,而是在社会舆论支配下所采取的自主行动。《人民日报》报道了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等在各种会议上的讲话。例如,万里在分析形势时指出,现在又出现了一股否定三中全会的思潮,抓住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支流现象,加以夸大,说党的路线“右”了,方针政策“偏”了。他说,要深入贯彻三中全会精神,就必须坚持一条正确的思想路线。在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的斗争中,开展了一场震动各个领域的两条思想路线的大讨论。这就是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这场讨论,超过了建国以来思想战线上任何一次理论问题的讨论。我们要不断提高识别两条思想路线的能力,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要继续深入,思想要继续解放。(9)

   从各地省市级报刊发表的报道和评论,可以看出真理标准讨论的补课在全国开展的状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