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郭罗基作品选编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特约评论员”再接再厉

   胡耀邦的头上出现一股高压气团。

   六月下旬,在胡乔木的恫吓之下,连胡耀邦都“有点退却之意”。胡乔木跑到胡耀邦家里,说这场争论是党校挑起来的,再争论下去会导致党的分裂。他不同意再争论,要立即停止。《理论动态》不要再发表可能引起争论的文章。胡耀邦同意“暂时冷却一下”。(11)

   胡乔木在别的场合又表现出另一副面孔。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大会上讲:有人说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有分歧,这是造谣!造谣!要分裂党中央。言者声色俱厉,闻者莫明所以。(12)还有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中央机关司局长以上干部会上,又发表同样的论调。他说:我可以负责地讲,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是一致的。谁说中央内部有不同意见,就是分裂党中央。这是胡乔木的两面行为。他对发起和推动真理标准讨论的主导者胡耀邦说,争论会导致党的分裂;他在公众场合又指责别人,谁说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不一致是造谣。造谣者和辟谣者都是他本人。他在胡耀邦面前造谣,是为了吓退真理标准的讨论;他在公众面前辟谣,是为了替“两个凡是”粉饰太平。合二为一,体现了胡乔木的一番苦心。

   正当胡耀邦“有点退却之意”时,站出来一位大将极力支援。他是名副其实的解放军大将,时任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

   吴江和孙长江一直在写作《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孙长江写了初稿,吴江改写后,又讨论、修改了几遍。他们将稿件送胡耀邦审阅,胡让秘书打电话转告:“过三个月再说。”这篇文章已不能刊载《理论动态》,更不能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吴江和孙长江体谅胡耀邦的难处,但又不甘罢休,便绕过胡耀邦,将文章送《解放军报》。《解放军报》送罗瑞卿审阅。罗坚决支持,两次提出修改意见,并与胡耀邦通气。他们之间至少打了六次电话。胡当然求之不得,打消了“退却之意”。他对秘书说:“有办法了,去找罗大将,罗大将说要发。”罗还说,有人(指汪东兴)不是讨厌“特约评论员”吗?我们就是要用“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六月二十四日,《解放军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解放军报》同一天刊登,新华社同一天播发,表明北京的主要新闻机构对“两个凡是”的联合反击。尔后其他报纸也陆续转载。

   罗瑞卿多次打电话给报社,询问版面的安排,叮嘱无论如何不能出差错,一如将军临战之前的谨慎。罗瑞卿去联邦德国治病,上飞机前,他对《解放军报》的负责人说:“那篇文章,可能有人要反对,我负责,打板子找我。” (13)不幸,罗瑞卿死在异国的手术台上。他的一生,虽有缺点错误,但以善举告终,留给人们的是不尽的思念。

   《邓小平年谱》(上)1978年6月24日记:“《解放军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马克思主义的一贯最基本的原则》一文。这篇文章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由罗瑞卿主持修改、定稿的。”(14)说“这篇文章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如何如何,完全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杜撰,根本不提与罗瑞卿密切联系的胡耀邦,又是蓄意抹杀。这是中共党史研究机构的“历史编造学”的惯技。胡绩伟曾撰文痛斥,题为《〈邓小平年谱〉撒谎》。(15)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一一驳斥了“凡是”派的反对意见,进一步指出:“‘两个凡是’是林彪、‘四人帮’的思想体系”。这一洋洋一万七千言的巨篇的发表,才使前一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站住了脚。同时,实践标准和“两个凡是”的对立更为鲜明。后来,胡耀邦评价道:“现在看,一九七八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篇文章,水平并不高。真正有分量的是第二篇《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是罗瑞卿亲自抓的,是吴江他们起草的。当时我的处境有困难,罗挺身而出,这篇文章的影响大。”(16)

   注:(1)它的全称是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看起来是个出版机构,实际上拥有发放毛主席指示、解释毛泽东思想的意识形态指挥大权。文革中,批判陆定一的修正主义,他说:“请你们先出毛泽东全集,然后再来批我。”粉碎“四人帮”后,有人建议出《毛泽东全集》。吴冷西说:“不能出全集,出全集会影响‘高举’。”这就是说,出《毛泽东选集》,选什么、不选什么,关系到由谁来“高举”。“委员会”是虚设,“办公室”才是实体。办公室主任为汪东兴(后为胡乔木),李鑫为第一副主任。这个机构是“凡是”派的阵地,此外还有中央办公厅、中央宣传部、《红旗》杂志社,中央专案办公室也是由汪东兴、李鑫把持的。一九八〇年五月,毛著编办改称中央文献研究室。

   (2)以上引自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66-67页,39页,明镜出版社,1997年。

   (3)胡德平《耀邦同志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前前后后》中篇,《财经》2008年第9期。胡耀邦史料网http://hybsl.cn 2008-05-09

   (4)《孙长江细说“真理”一文刊发幕后》,http://jgjs.qingdao.gov.cn/E_ReadNews.asp?NewsID=1132 (5)同(2),第40页。

   (6)《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增订本)第421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

   (7)引自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40、44页。所谓“砍旗”,是指砍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帜。所谓“丢刀子”,是指丢毛泽东这把刀子。语出毛泽东本人。他反对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说过这样的话:列宁、斯大林是两把刀子。斯大林这把刀子,已经丢了;列宁这把刀子,也丢得差不多了。

   (8)同上,第40-41页。

   (9)《人民日报》1978年6月6日。

   (10)在理论务虚会上,杨西光、胡绩伟、曾涛经核对以后,公布了汪东兴的这个讲话。见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42页。

   (11)这是我当时听到的说法。阮铭的《邓小平帝国》(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2年)第35页言之鑿鑿,可为佐证。他说日期是六月二十日,胡耀邦打电话把吴江和他叫到家中。胡耀邦说,胡乔木刚来过。他转述了胡乔木的意见,并告吴江和阮铭:“暂时冷却一下吧。”吴和阮不同意。据跟随胡耀邦多年的警卫秘书李汉平回忆,六月二十日、二十四日(即《解放军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的当天——郭),胡乔木连续到胡耀邦家,说:“你不能再这样写,这样党就分裂了。”(见高瑜《华国锋的下台和胡耀邦的上台》,《动向》2008年9月号,第35页。) (12)《我所了解的胡乔木——郑惠访谈录》(邢小群)2008-02-19 18:15:08 发表于:博客中国 www.vip.bokee.com

   (13)姚远方《与胡福明教授共忆真理标准的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第323页,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年。

   (14)《邓小平年谱》(上)第332页,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

   (15)《开放》2008年10月号。

   (16)王仲方(原罗瑞卿秘书)《耀邦与我的两次谈话》,《炎黄春秋》2005年第7期第17页。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