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

   郭罗基

   (二)拨乱反正多曲折

     粉碎“四人帮”以后,人们都说开始了一个“新时期”。这个“新时期”的特点,从《公羊传》“哀公十四年”找到了根据,叫做“拨乱世,反诸正”。拨“文化大革命”的乱世,反诸社会的正轨。拨乱反正,势在必行。但组织上的“华汪体制”,以思想上、政治上的“两个凡是”为纲领,挟“一举粉碎‘四人帮’”之余威,大树特树对“英明领袖”的个人崇拜,极力在新时期固守旧秩序。因而拨乱反正的阻力重重,步履艰难。  

   澄清是非何以为准?

     开始,为了推翻某些结论或改变某些现象,总是说林彪、“四人帮”篡改毛主席的指示,背着毛主席另搞一套。一九七七年十月七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题目是《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这篇文章是在胡耀邦的指导下,由中央党校的三位教员撰写的。意在将干部中的冤假错案算在“四人帮”的账上,一一推翻。有的干部看了文章感动得流下了眼泪,盼望挣脱身上的锁链。但遇到毛主席定的案,事情就搁浅了。汪东兴还以威胁语气责问:你们知道专案工作是谁领导的吗?

   有些问题既没有“篡改”,也没有“背着”,毛主席的指示和林彪、“四人帮”搞的是一套,并没有两套。于是人们对语录作出符合当前需要的重新解释。例如,对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吴江在《“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一文中说:“继续革命的主要内容应是文化、技术革命,生产力的革命”,而不是整党内走资派。重新解释可以不止一种,重要的是结论:必须纠正“革命的”理论,才能停止“革命的”运动。邓小平也同意作重新解释。后来虽然彻底否定了作为“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但开启重新解释语录的途径,也有利于冲击思想僵化的闸门。

   有些语录又没有重新解释的余地,于是用语录来对付语录。教育战线上流行的“两个估计”,即:“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教育战线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是黑线专政”;“知识分子的大多数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是以毛泽东的有关论述为依据、载入一九七一年八月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又经毛泽东画了圈的。这个《纪要》由迟群炮制、姚文元修改、张春桥定稿,以中共中央一九七一年四十四号文件转发全国。它一出世就成为压在广大教育工作者身上的大石头。粉碎“四人帮”以后,人们自然强烈要求推翻“两个估计”。一九七七年九月十九日,邓小平和方毅找教育部长刘西尧,以及副部长雍文涛、李琦等人谈话,指出:“对这个《纪要》要进行批判”,但他自己就信心不足:“我提出这个问题,可有人反对哩!”他知道刘西尧等人“东看看,西看看……,怕又跟着我犯‘错误’。”(1)一九七五年,教育部长周荣鑫跟着邓小平“犯错误”,在“批邓”中被批斗致死,恐怕他们记忆犹新。这时,教育部仍然犹豫观望。所以,邓小平也推翻不了“两个估计”。直到一九七七年十月,在迟群的笔记本上找到一段一九七一年六月毛泽东的谈话记录:“对十七年不能估计过低。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好的,是要革命的,拥护社会主义的;反对社会主义的、坏的是少数,很少数。”(2)教育部大批判组在《教育战线上的一场大论战——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人民日报》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公布了这一语录。邓小平审阅这篇文章时有一个批示:“我看虽写得不算很好,但可用”。(3)文章写得不算很好,但语录具有神奇效力,从此“两个估计”才算作废。

   如果没有迟群笔记本上的语录,难道“两个估计”就永远不能推翻吗?还有大量的是非需要澄清,又到哪里去找语录?而且,用同样的办法,可以澄清是非,也可以再一次混淆是非。假如有一个权力很大的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又对语录作另外一番解释,又从别的什么人的笔记本上找出几段语录,不是还可以回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两个估计”那里去吗?这样,迫使人们非要作彻底的思考不可。

   采用迂回曲折的办法,否定了一些荒谬的口号,改变了一些错误的方针,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只要抛弃那些在实际生活中有害的东西,人们总是高兴的。但由于“两个凡是”的束缚,一切都只能在不触动毛泽东神位的前提下、局限在语录标准的范围内进行;也可以说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来纠正毛主席的错误。今天来看,这种局面何其可笑!当时来说,改变这种可笑的局面又何其艰难!

   开始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澄清是非,到一定时候,就要寻求从根本上解决:判定一切是非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这就从个别上升到一般,进入哲学领域了。若是以语录为标准,那么语录本身的是非又以什么为标准?拨乱反正的历史进程和逻辑追问,最后都在质疑这个先验的语录标准。就像《封神榜》中的斗法一样,“凡是”派放出的法宝是语录标准,反对“凡是”派的人们用什么法宝来破语录标准?志在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人们,苦苦求索,从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思考出发,走向同一的归宿。各个方面的努力聚焦到一点,找到一个威力无穷的法宝,原来马克思主义宝库中有现成的武器——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条条道路都通向真理的实践标准。一切领域的争论最后都不可避免地归结到哲学上的争论。在哲学方面,认识论问题尤其是真理标准问题,显得更加突出。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一经重申,立即擦亮了人们的眼睛,大大解放了思想。关于真理标准问题所引起的热烈讨论,以及这一讨论牵动了大局,都不是偶然的。

   在反对“四人帮”的实际斗争中找到了真理的实践标准

   北京大学是“梁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两校大批判组)的所在地,为“四人帮”所严密控制的单位。“四人帮”指挥“梁效”,左右舆论,搞乱全国,起了极其恶劣的作用。粉碎“四人帮”以后,北京大学的群众摩拳擦掌,准备战斗。一九七六年十月十五日,以吴德为首的中共北京市委发出一个《关于北京大学当前运动的意见》(内容有六条,故简称《六条》),开宗明义第一条就说:“北京大学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抓的点。几年来,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北大的广大干部、宣传队员和师生员工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取得很大的成绩,对全市学校的斗、批、改,对教育革命和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但是‘四人帮’通过迟、谢插手两校,利用毛主席的点搞了一些坏事。” 这是《六条》中最根本的一条。另一方面,又肯定从清华、北大发难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完全正确的,不能翻案。”因为北京大学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抓的点”,几年来都在“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其他的一切都不能提了:“四人帮”和迟群、谢静宜的胡作非为就不能揭发,破坏教育的“教育革命”就不能否定,整人的冤假错案就不能平反。《六条》是“两个凡是”的标本。以此为准,只能掩饰一切,捂住盖子,保持原样。中共北京市委一再声称:“《六条》是中央的精神”,“《六条》是正确的,不能反,不能批”等等。北大的群众顶住压力,同颁布《六条》的中共北京市委和执行《六条》的北大党委苦苦斗争了一年,改变了官方的结论,把“北京大学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抓的点”,还原为“北京大学是‘四人帮’严密控制的单位”。

   由于《六条》的压制,北京大学揭批“四人帮”的运动,搞得死气沉沉,以至完全停顿。粉碎“四人帮”一周年之际,校园里贴出一批大字报,批评中共北京市委,批评北大党委,并系统地批驳《六条》。其中,有一篇《评中共北京市委的〈六条〉》,总结性地写道:“市委的《六条》不符合客观实际,经不起实践的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践。不管权力多大、嗓门多高,都不可能强迫实践通过错误的意见;犯了错误,不管态度多滑、手法多妙,也不可能逃脱实践对错误的判决。”(4)由于不可能从文件上或书本上找到批驳《六条》的根据,只能求助于实践。

   最后,中共北京市委承认“《六条》有错误”,执行《六条》的北大党委书记黄辛白被撤换。这是自下而上的 民主运动的胜利。由于实际斗争的需要,推动人们拿起真理的实践标准为武器,去反对“两个凡是”。若是在一九五七年,批评党委、批评市委都将被定为严重的反党活动,打成右派。在一九七七年却导致相反的结局,撤换领导,承认错误。只能说,这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特殊形势下,真理的实践标准发挥了不可抵御的威力。  

   在研究党史上的路线斗争中找到了真理的实践标准

   一九七七年八月,华国锋在中共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提出:“要认真组织力量研究党史,学习和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经验。”华国锋兼任中央党校校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中央党校。十月九日,在中央党校的开学典礼上,叶剑英也说:“在我们面前摆着一个重大任务,就是研究和编写党史”。当时,中央党校新成立的党史研究室被责成编写中共党史。

   从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开始,中央党校在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校长胡耀邦的指导下,讨论党史问题。所谓路线斗争史,即共产党的内斗史,历来以权力意志定是非,路线斗争中的失败者往往被戴上机会主义、分裂主义、修正主义、叛徒、内奸、工贼等等的帽子。所谓“三次路线斗争的历史”,即反对刘少奇、反对林彪、反对“四人帮”的三场斗争,也就是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这十年的历史充满了歪曲和谬误,但依据“两个凡是”的天条,都是早有定论的。胡耀邦说:“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的讲话,……还要看实践嘛。”“以哪个讲话、哪个文件为依据,不是科学态度,那就不是研究了。”副教育长冯文彬也提出:“研究党史要敢于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脑子里还有旧的框子、精神枷锁,就研究不好。”

   党史教研室提出一份讨论三次路线斗争的提纲,因袭旧说,胡耀邦很不满意。他说:“你们的整个体系都是抄来的,要用真正的毛主席思想,通过实践来检验分析。”他指定哲学教研室主任吴江负责一个专门小组。这个小组形成一个文件,题目是《关于研究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从路线斗争的若干问题》。这个文件确立的“研究应当遵循的原则”中,明确地提出:“应当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明路线是非的标准,实事求是地进行研究。”“路线的正确与否,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要由实践的结果来证明,由路线斗争的实际结果来检验。”(5)当时在中央党校学习的八百多名中、高级干部以这个原则为引导,讨论了“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由于以实践标准为依据,对于“文化大革命”中的重大是非问题重新审视,学员们思想活跃,讨论热烈。实际上这是后来在全国范围内发动真理标准讨论的前奏。一九七八年四月,八百多名中、高级干部毕业后分赴全国各地,成为思想解放运动的种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