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郭国汀律师专栏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版权所有:自由之家; 译者:郭国汀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春晓

   

   中国

   

   状况:不自由

   

    人口: 13亿

   互联网用户2006年: 一亿三千七百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

   互联网用户2008年:二亿九千八百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二

   移动电话用户2006年:四亿六千一百万

   移动电话用户2008年:六亿三千三百万

   出版自由2008年得分\状况: 84分\不自由

   数码机会指数2006年排名:181 国家和地区中 第77名

   GNI 人均5,400 美元

   2.0网申请受阻挡:是

   政治内容被系统地过滤:是

   博客主/网络记者被捕:是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 17 分(0–25)

   

   内容和交流的限制: 27 分(0–35)

   

   用户权利的侵犯: 35 分(0–40)

   

   合计指数: 79 分(0–100)

   

    (注:互联网自由度测定指数得分若0分最自由;若100分则最不自由)

   

   

   

   概要

   

   虽然中国是全世界互联网网民最多的国家,且是业已证明共网络创造性不断增长和被其公民迫使做出让步的国家,但 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仍是全球控制最严厉的。中国公民仅有非常有限的能力在网上存取和传播对国家未来的幸福至关重要的信息。中国当局对互联网和移动电话维持一 种复杂多层级的审查、监视和控制的制度。这种制度近年来通过操纵网上讨论的新企图被进一步强化,包括招聘网评员引导舆论,且更强调在私营互联网公司和网络 服务的自律。中国也是因网上活动,网民被关押最多的国家,截止2008年6月至少有49名网络异议人士被监禁。[1]

   

   

   

   中国自1996年始向公众开放互联网,用户从2001年的增长到两千万到2008年的两亿,一直呈指数增长。[2]然而,从一开始,中国政府便寻求维护其对该新媒体的权力。自2003年便已或多或少完成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控制和过滤技术的基本制度,[3]而 只到近期更复杂的操纵内容才取得重要进展。尽管如此,由于互联网主张平等的性质和技术的灵活性,网上环境仍比传统媒体更为自由。近年来,中国日益增加的公 众博客、网上评论家、人权捍卫者在披露官员腐败,动员公民人道主义的努力,揭露官员滥用权利等方面起了相当的作用。有些群体使用信息和通讯技术对中共体制 进行更直接的批评,虽然当局亦竭尽全力预防由网络空间对现行政治制度变革替代的势头。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

   

   

   

   识意到互联网和其它信息和通讯技术对经济现代化和发展的潜在贡献,中国领导人鼓励扩展必要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不过,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仍存在,包括城乡分离,限制普通民众登陆国际互联网,政府控制网络支柱通道,及冻结开办新网吧。

   

   

   

   2008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宣布至年底网民总数达两亿九千八百万人,且有一千七百万个活跃的博客。[4]不过,按总人口计网民则仅占22。6%,按全球标准仍属低水准。再者农村用户仅占全国网民的28%。[5]同时绝大多数用户从家中或工作单位登陆互联网,估计有40%的网民使用网吧,特别是那些低收入阶层。[6]宽带登陆很普遍,使用移动电话上网也发展迅速,根据信息技术产业部统计,至2008年底中国共有六亿四千一百万个移动电话用户,使得中国成为全球移动电话用户最多的国家,其中有近50%的上网率。[7]通过移动电话登陆互联网近年来持续增长;国营媒体报导称2008年有一亿一千七百万人使用此种服务,比去年增长两倍多。[8]宽带和移动电话登陆互联网费用的逐步降价,是网民总数和移动电话上网用户的持续增长的原因之一。

   

   

   

   登陆互联网的技术和应用相当普遍,诸如视频分享网站,社区局域网工具,电邮服务,但是大规模的限制仍然存在,特别是对那些服务器设在国外的高端用户。YouTube 视频分享网站,及海外博客平台,诸如 Wordpress 和 Blogspot在中国均无法可靠登陆; 电邮服务Gmail 和 Hotmail经常被堵塞干扰。中国大学院校非常流行的社区局域网校友通讯录(Facebook),在2008年,尤其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被定期封锁。[9]在可供国际申请(international applications)互联网产品中,例如谷歌(Google)搜索引擎和Skype 互联网音频协议(Skype 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 (VoIP),外国公司均被迫同意改变其服务内容,自我设置监控和审查政治内容的过滤软件,以便获准进入中国市场。[10]对于保留封锁的国际申请互联网产品,中国同等的互联网产品得以形成并获得极大普及,虽然他们受到政府更敏感的控制。2007年,监视音相影视内容的国家无线电通讯、电影、电视管理局,命令除了那些已经形成影响的某些大型网站,所有视频分享网站必须由国家所有。[11]该局随后关闭了许多视频分享网站,并要求三大主要视频网Tudou.com, 56.com, 和Youku.com在2008年关闭数日进行自我检查,确保安装合适的内容控制装置。[12]在某些特殊事件中,政府关闭信息和通讯技术或应用的互联网门径通道。2007年夏秋期间,中共17大党代会前夕,当局大规模关闭网络服务器、网上布告栏(bulletin boards)和论坛的数据中心库,影响了数千万用户。[13]相似地,在2008年3月西藏骚乱后,政府试图控制该地区信息的传播,中断了该地区的移动电话服务,并封锁YouTube视频分享网站进入中国。[14]象anonymizer.com 和 proxify.com等主要规避网站也被封锁,与此同时,那些更复杂的软件工具诸如Freegate 和TOR则被严密监视且时常受到当局的攻击。

   

   

   

   互 联网登陆权一度由中国电信独家垄断,但近期国家改革的浪潮迫使网络服务供应商所有者解冻和去中心化,使得互联网体制较传统媒体不那么严厉。用户如今可以选 择通过私营网络服务供应商登陆互联网,其中长城宽带网通公司成为主要城市的宽带网供应商。虽然近来比过去更容易获得批准,在中国建立网络服务供应商或提供 网址商仍必须获得信息技术产业部的许可。

   

   

   

   中国政府愿意松动网络服务供应商市场,部分原因在于国家与国际互联网的联接业已高度集权,主要控制在位于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六至八家国营经营者手中,他们维持着先进国际互联网门径通道(advanced international gateways)。[15]此 种安排对于开放进入国家的互联网保留了主要基础设施的限制。根据信息技术产业部颁布的规章,一个商业网络服务供应商,只有当它赞同互联网门径通道经营者时 才能起作用,而该部对未能遵循该规章和秩序的任何网络服务供应商,均可吊销其执照。此种网络管理设计,创建了一种国家互联网,并赋予当局能够随时切断任何 被认为不合时宜的越界信息的能力。

   

   

   

   中国当局一直行使对网吧的高度控制,因为通过网吧能够匿名交流并在公民之间结成网络联系。网吧的设立由文化部及其地方机构颁发执照。该部近年来制定了建立网吧的规章。2003年,文化部命令网吧必须按连锁店方式经营,[16]而自2007年3月始,该部无限期停止颁发新执照(当时已有113,000家网吧)。[17]移动电话通讯由“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家国营经营者控制。[18]在受到信息技术产业部密切监视的同时,通过移动电话上网亦受到国际互联网门径通道经营人的监视。

   

   

   

   对互联网内容和网上交流的限制

   

   

   

   中 国当局在每一交流层面使用广泛系列的监视机制,限制网上自由表达,控制通过信息通讯技术的信息流通。与此同时,中国博客领域却相当活跃和富有创造力,越来 越多的网络爱好者,运用信息通讯技术传播信息和意见。当局采取措施预防其演变成公开反对共产党统治或对政府主要政策的日益高涨的公开批评。

   

   

   

   共 产党的互联网控制策略由四种不同的技术组成:过滤技术、预先审查、出版后审查、预防性操纵。第一种主要旨在防止境外的网上信息内容,后三种用于对付中国境 内产生和张贴的网络信息内容。声称的目标是限制色情、赌博和其它有害信息的传播,但前述内容的信息比有关政治和宗教团体、人权侵犯和其它新闻来源的信息[19]进入中国互联网容易得多。最系统性审查的主题是那些被共产党视为最具威胁的,质疑中共政权合法性的话题。其中包括批评最高层领导人、对中国人权记录的独立评价、损害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权利、法轮功精神团体、1989年北京大屠杀、各种异议者在制度层面挑战(中共)体制的政见、诸如《九评共产党》(对共产党历史的系列评论并号召终结中共统治)及最近的《零八宪章》(呼吁多党制的民主宣言)[20]这 些永久性的禁忌话题不时地加上由意外事件和其他事件引发的政府希望查禁的新闻或意见及其具体目标和细节,诸如独立人权捍卫者的工作、指控四川地震暴露出的 劣质学校建筑、与奥运会有关的事件、各地反政府的骚乱等,确实被列入严厉审查范围。诸如“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等一般性政治概念,则审查相对 不那么严厉。[21]

   

   

   

   过滤技术:通过将所有的互联网交通引导向上述互联网门户经营者,旨在限制登陆国外网站是过滤技术的主要功能。被系统地封锁的网站是那些在台湾的或支持宗教自由和少数民族的政党;“大赦国际”、“自由之家”和“人权观察”等人权组织;香港“苹果日报”、英国广播公司的华语节目(BBC华语广播)、“自由亚洲电台”等新闻单位;以及海外异议出版商。2008年,中国政府未遵守其在奥运会期间不限制外国记者登陆国际互联网的保证;虽然在国际社会强烈抗议下,有些先前受审查的网站被解封,但有关西藏和法轮功的网站,在整个奥运会期间,仍被彻底封锁。[22]相似地,有些外国网站,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前对中国用户解封,但绝大多数在2008年底又不再能登陆。[23]除了封锁整个网站外,如果在URL 通道,发现那些网页包含列入黑名单的关键词,当局能够运用复杂的技术,过滤那些经特别批准的网站内特定的网页。关键词过滤亦被运用于Tom-Skype 和QQ等即时传讯服务,在申请设立互联网产业时必要的过滤软件便已被安装。[24]

   

   

   

   

   

   预先审查: 预审强制适用于中国政府机构,主要是北京信息办公室(或在其他城市的类似机构)根据情况定期发布的禁忌话题。这些伴随着如何处理禁忌话题的特殊指令,诸如 在主页重要位置中不得放置特定内容,不允许其出现于博客入口及评论论坛,或不许复制外国新闻来源。这些指令要求国营网络新闻单位和经营综合网站的私营公 司,自动或人工执行;后者若未能执行指令,将面临丧失经营执照的风险。在博客、新闻栏目的评论、布告栏系统(BBS)上贴的,被认为属令人不快的讨论,绝大多数在此阶段即被删除。近期测试发现输入诸如“六四”,“法轮功”或“达赖啦嘛” 等敏感词,无法在服务器设在中国的博客,及中文简体版本的微软MSN空间的在线服务(Microsoft’s MSN Space Live service) 和中国版本的Skype上载。更详尽的学术研究显示这种做法相当普遍,尽管如此,实际执行中,则各博客服务公司不尽一致,且某些潜在敏感的讨论确实时有发生,表明私营业主有某种对抗政府命令的趋势。[25]某些地方还用了一种其他形式的预审方式,使用栩栩如生的虚拟网络警察“警警”和“察察”,警告网上用户触犯了禁忌内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