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2009年3月25日

   聽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又來到郭國汀評論。

   最 近我在網上看到一個信息,北京億通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司法局停業6個月的事件。我想就這個問題發表我的看法。中國律師實際上到今天為止,一直受中共的控制。中共控制律师,主要通過兩個途徑,首先中共控制司法部、司法廳、司法局這個系統,也就是司法行政系統,這個系統又直接控制同级的律師協會。

   中國有一個中國律師的組織,表面上好像是一個全國性的律師行業的自律性組織。但實際上這個組織它並不是像它所說的那樣,是所謂的社會團體法人,實際上是一個准官方組織,也就是半官方的組織,由於中共通過司法部、司法廳,司法局又控制了全部律師協會。

   所以全國律師的命運實際上是掌握在中共手中的。這也就是李勁松當主任的這個事務所最近面臨困境的根源所在。這個問題我想從下面幾個方面來談,中國律師應該怎麼面對這種局面,應該怎樣來改變,怎麼樣才有可能徹底擺脫中共的控制。

   首先,我們要明確一下,中國律師在中國法律或司法體制中的地位。他的法律地位到底是如何的。我們知道實際上全國律師協會,既然不是一個真正律師自治的組織,所以就導至這麼一種結果,只要律師或律師事務所有獨立的意志,不按中共的旨意辦事或者說做事,它就隨時有可能遭到中共的打擊報復。

   而億通律師事務所最近受到的停業整頓6個月的事件,就是一起中共專制暴政,對中國律師進行打擊報復的最新的例證。而打擊報復亿通事務所的理由非常荒唐,其中有一個叫李蘇濱的律師,李蘇濱律師原來是一個河南省的律師,已經執業十幾年資格比較老的律師。

   李律師據我所知,應當是中國律師中比較有正義感的,而且也比較敢做、敢為的這麼一個律師。換句話說,他是中國律師中比較少有的正直、誠實的律師。他之所以被河南省司法局停止註冊,原因何在?

   實際上他僅僅是為了全國律師,每一個律師、每一個律師事務所的根本利益,在孤軍奮戰。他當年在河南省鄭州市與另外一個律師兩個人一起提起一起訴訟,這個訴訟是針對司法局亂收費,收取律師註冊費和所謂的管理費。當年每個事務所都是每年要繳五萬元的管理費,每個律師另繳五千元的管理費,都是要繳給司法局的。

   李律師是在河南提起訴訟,鄭恩寵在上海也是打了這場官司,上海鄭恩寵打贏了這場官司。李蘇濱律師在河南省也打贏這場官司,但是打的非常艱難、歷時三年多,最後总算贏了。但是官司打贏了以後,他自己的律師执业证也就被河南省司法廳給不予註冊,然後李律師被迫到北京谋生。

   到北京以後,几经展转最後他到了億通律師事務所,但是億通律师事務所按程序向北京市司法局申報註冊李律師的执業證,司法局一直沒有給李律師按正常程序辦理律師执業證的註冊手續。

   所以李律師只能以律師助理的身份配合其他律師一起辦案,他從來沒單獨以他自己的名義,以律師的名義辦案。但是北京市司法局就抓住他以億通律師事務所聘用沒有律師資格的人非法執業為由,最近對億通律師事務所作出停業六個月的處罰決定。

   這個事件意謂著什麼呢?我們要回顧一下,億通律師事務所最近幾年來做了些什麼事。我們知道特別是去年七月份在上海發生了一起楊佳襲警案,億通律師事務所的幾個律師表現得特別突出,其中一個叫劉曉原,還有一個就是李勁松以及李蘇濱。

   他們為了楊佳案可以說是不遺餘力,關注楊佳案花的時間和精力最多,這一點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觸動了中共當局的痛處。所以中共當局對億通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可以說恨之入骨,這是他們今天遭受打擊報復的一個根源所在。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北京律師在今年的北京市律師協會直選事件中,李蘇濱律師是其中五個带头律師之一,他是其中最重要的主導律師之一,另外几个律师是張立輝、程海、童朝平、唐吉田、以及楊慧文。對推動促進北京市律師協會直選這個重大事件起了重要作用,這就是北京市司法局奉中共旨令,對億通律师事務所做出處罰決定的兩個原因之二。

   我們知道律師事務所如果有違法行為或違規行為,那要看他到底是違反了什麼規,違反了什麼法律。前面講到李蘇濱律師的這種律師職業證沒有註冊,他並不違法,違法的人是誰呢?是司法局,是北京市司法局違法不予註冊,是鄭州市司法局違法不給李蘇濱律師註冊。

   就像上海市司法局違法不給鄭恩寵律師註冊一樣的道理。所以真正違法的人,違法亂紀的人絕對不是李蘇濱律師,也不是億通律師事務所,而是中共當局自己。但是我注意到億通律師事務所遭到打擊報復之後,居然全中國的律師幾乎都是保持沉默,沒有人或者很少人站出來抗議或反抗。

   這反應了一個什麼問題呢?中國律師到今天為止,仍然是受中共任意的蹂躪,也就是說中共當局至今為止,始終對中國律師採取的是一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例如高智晟律師由於為法輪功辯護,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被強行停業一年,實際上到目前為止等於是被強行拆掉。

   我本人也是如此,由於為政治異議人士辯護,為法輪功辯護,我被強行停業一年,實質上也是被強行停業。每一次當中國律師遭受打擊報復的時候,幾乎全中國律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保持沉默,中國律師協會全部保持沉默。

   而北京律師協會這次在處分億通律師事務所的事件中,不但保持沉默,而且跟中共當局同穿一條褲子。這就是造成中國律師完全沒有獨立、沒有自主權、也沒有自治權的根源所在。

   我認為北京市這幾個律師,特別是張立輝、程海、童朝平、唐吉田和楊慧文,以及李蘇濱律師,都是非常值得全中國律師學習和驕傲的。 因為律師只有實現真正的自治,律師才可能——不但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正當權益,也才有可能維護自己的正當合法權益。

   當律師或是律師事務所遭受中共打擊報復的時候,我認為全中國律師都應當勇敢的站出來,團結起來,組織起來,形成集體的力量,來維護中國律師自己的合法權利。

   如果說面對中共當局猖狂的打擊報復,中國律師都保持沉默,而全國律師協會也都保持沉默。那就意謂著中共當局可以隨心所欲的打擊報復律師無所顧忌,今天它打擊了億通律師事務所,明天它就會打擊報復任何一個律師事務所。

   我對李勁松律師最近的一些作法,他絕大部份的作法我都是很贊同的。但是我對他有一點是持保留態度,因為他始終認為所有的違法亂紀行為都是地方上的官僚所为,而中共中央是好的,胡錦濤是好的,曾慶紅這些中共的黨魁都是好的,只是下面的人不好。

   我認為他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實際上是上樑不正下梁才歪。而這次中共當局打壓億通律師事務所,恰恰證明這個絕對不是地方或是北京市的命令,而恰恰是中共最高統治者之意。只不過跟中共更直接了當對立的那些更勇敢的或更直接了當的律师们已经被打光了,所以就輪到他了。我想明白了這一點,我們應該怎麼做。

   最近三月五號,在上海及香港成立一個「中國冤民大同盟」,這個事情我覺得挺有意義的。這意謂著中國上訪的民眾,中受中共暴政冤屈的 民眾已經開始覺醒,開始懂得組織起來,組織起來才有力量,對抗中共當局隨心所欲的迫害。中國律師應該從中學到什麼東西呢?

   我覺得中國律師應當考慮設立民間的中國律師公會,應當徹底擺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因為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實質上是完全受中共當局操控的傀儡式的組織,他們不會為律師的切身利益考慮,而只會保護他們自己的一己私利。

   如果說他們不配合中共當局打壓律師,這就很不錯了。但問題是現在連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事實上是在集體配合中共打壓律師。所以我認為,中國律師的出路就在於組織起來,成立自己的律師公會,唯其如此,才能夠真正起到律師自治組織的作用。

   因為律師無論是從他們的知識水準,或者民主的意識,以及能力,都是最适合自治的力量,如果連律師都無法自治,無法實現民主,整個國家那更不用說了。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不光是律師應當組織起來,我認為工人、農民、城市的平民、以及所謂的農民工等等。所有的人,所有的社會各階層、各行業的人,都應當考慮組織起來,組織起來就不會任由中共各個擊破,而毫無力量抗爭。

   最近北京大學法学院孙东东教授談到對专业上訪的冤民可以強制送精神病院,他在答記者問的時候提到這些。我認為北京大學這個教授這種說法是錯誤的。因為上訪的民眾當中,長期上訪,比如說10年,20年,30年不斷上訪的人,有沒有精神病人? 有,但絕對是少數,絕大部份的上訪民眾,並不是精神病人,絕大部份的冤民都不是精神病人。

   而且這些冤民,上訪的人,很多人實際上佔的比例不小的並不是文盲,其中也包括大學教授、包括知識分子、甚至包括警察。而且有的人比如說經常上訪的人,不斷上訪的人,他並不是因為精神上出了毛病,而是因為他們受到了中共當局冤假錯案的迫害,他們只是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希望。

   因为通過正當的司法途徑,比如說通過法院系統已經走到了絕路。但是他們認為他們的冤假錯案始終沒有得到平反,所以繼續上訪。在沒有正義的地方,在沒有公道的地方,人的怨氣,個人受到冤假錯案迫害的人他不會放棄。

   特別是我亲自辦過一個案子,非常典型的案子很能說明這個問題。1987年我在福建當律師的時候曾經接待過一對母女,她們向我訴說她們上訪20年的經歷,也就是說案件發生在1967年。

   這 一對母女實際上是為了這個女孩的姐姐,就是她的大女兒,她的大女兒是一個鄉村教師,被當地兩個農民強姦殺人以後二十年沉冤未雪,由於強姦殺人犯是當地公安局的一個科長的親屬,也是當地縣政府一個官員的親屬,所以這對母女為這起冤案,三次到北京上訪,到福建省會上訪了10幾次,到地區上訪無數次。

   儘管做了這麼多的努力,她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是20年了,公安部曾經3次批回福建,而兩個殺人犯,曾經被抓又放,抓又放,反反覆覆,到她找到我的時候,她們仍然沒有任何結果。到今天為止,肯定也沒有任何結果,那這種人是不是精神病呢?顯然不是。是中国政治司法体制的黑暗,导致无数冤假错案长期得不到纠正。

   中國冤民大同盟的成立,可以將分散的個人組織起來,互相支持、互相幫助,才能夠形成力量才有实力拥有談判的身份與政府談判,或者與中共談判,才能夠維護自己的權利。

   而孙东东教授這種极不负责的說法,如果說他不是為了配合中共胡說八道的話,這种说法也是完全站不住腳的。至於在大量的冤民當中個別人確實有精神病的問題,我認為也不是地方政府就有權任意強制收送精神病院的問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