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驳“中华民族”论 ]
藏人主张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中华民族”论

   驳“中华民族”论
   
   作者:Bara
   
   2008年1月

   
    一个世纪以来,自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一直都在吹捧所谓“中华民族”论,说什么:“自5000年前,“中华民族”即开始形成,其族称为<华>...又称汉朝以后,出现了<中华>的族称”等等。在中国新版《辞海》释“中华”曰:“古时对华夏、汉族的称谓”又释“中华民族”曰:“中国各民族的总称,中华愿意与中国相同,又与华夏相系”等。为了支持这中说法,中共当局组织人员从汉语古籍、史书中不惜粉墨查找作证,为了统制和同化其他异民族,妄图创造出一种强加于民族概念之上的不伦不类的民族论。称“汉族”不是单一民族而是一种“民族融合体”。对此,笔者不敢苟同,因为它无论从何角度它都无法成立。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中华民族,”实际上它是上个世纪初梁启超、章太炎等一些汉人文人人为捏造出来的。他们为统治当局所利用,目的是为了用华夏、汉文化同化其他民族所建立起来的政治手段罢了!从章太炎、孙文直到蒋介石的著作可知此一既念所蕴含的汉人沙文主义。它在过去是为统一的中华民国汉人政府所利用,在今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汉人政府服务。
   
    中华民国时期,由于孙文等首先提出大汉族主义政治主张:“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要在十八行省范围恢复建立汉人权全国家,视满、蒙、回、藏等族聚居区域为异域。武昌起义后,军政府以象征十八省铁血团结的“十八星旗”为国旗,对中国全域发出的文告也都以“十八省”(指汉族聚居地省份)为号召。孙文、黄兴、章太炎等1906年在日本制订的“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中有这样的解释:“…驱除鞑虏:今之满州,本塞外东胡。昔在明朝,屡为边患。后乘中国多事,长驱入关,灭我中国,据我政府,迫我汉人为其奴隶,……义师所指,覆彼政府,还我主权。” 孙文一向以继承明太祖朱元璋的事业自勉,在1906年《民报》创刊周年庆会上孙文道:“明太祖驱除蒙古,恢复中国,民族革命已经做成……。” 其实“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本就来源于朱元璋讨元檄文中的“驱除胡虏,恢复中华”。朱元璋当时灭元朝,五次发兵蒙古帝国,我想他肯定是没有把蒙古民族作为《中华》一员吧!按同样的逻辑推理,孙文在提出“恢复中华”时也一定要把“鞑虏”驱逐掉。按此逻辑,“中华”民族实际上就是剔除了“鞑虏”的“汉民族”而已。1907年章太炎在《民报》增刊《天讨》上有针对性的撰写道:“又尔蒙回藏人,受我华之卵育者二百余年,尺布粒粟,何非资于我大国。尔自伏念,食土之毛,不怀报德,反为寇仇,而与我大兵抗……尔若忘我汉德,尔恶不悛,尔蒙人之归化于汉土者,乃蹀足謦欬,与外蒙响应,军政府则大选将士,深入尔阻,犁尔庭,扫尔闾,绝尔种族,筑尔尸以为京观。如律令布告天下,讫于蒙古回部青海西藏之域。”这样的人物指定的“同盟会方略”还有其他民族的立足之地吗?再让我们分析一下“鞑虏”一词的“鞑”字,在词典里只以“鞑靼”作注释,并无其他它解释。鞑靼一词在词典里指明:本是汉人指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通称,那么,上个世纪初期在北方游牧生活的只有蒙古民族。 “鞑虏”即指鞑靼。上文明确表述的“中华”一词,在词典里指黄河流域汉民族兴起的地方,故指汉人。“中华民族”即指“汉民族”。那么按蒙古人的理解,“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就可以这样解释:“驱逐鞑靼蒙古人,恢复中华汉人统治”。其中还未包括藏、回、满等其他民族。虽然后来孙文因局势因素,积极调整策略,提出“五族共和”的三民理论,其最初的思维,原本是最真实。翻阅国民党政党史,即可看出从改组后的同盟会、国民党到拥护袁世凯的统一党、共和统一会等,在其党纲、章程中几乎都写着实行种族同化的“或融合民族、齐一文化”、“或励行移民开垦”等内容。只是改称换名,其统治手段并无实质性改变。
   
    蒋介石在1943年3月出版的《中国之命运》一书中甚至称:“我中华民族建国于亚洲大陆,已经有五千年之久,中华民族是多数宗族融和而成,融和的方法是同化而不是征服,…成吉斯汗马蹄践踏的版图,超越了中华民族生存所要求的领域以外,然而自忽必烈称帝以后,中国固有领域以外的部分即与中国的国家组织分离,因而忽必烈以下的宗支,独同化于中华民族之内…。蒋介石称其他民族是汉民族的大小宗支,要用汉文化替代其他民族语言文化,最后持此观点的蒋介石居然支持蒙古独立,愿意把蒙古排除在其国族宗支之外,着实给自己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让我们不妨再翻阅一下国外词典对“中华民族”一词的解释。其实外国工具书解释“中华民族”概念极为简单,不论是“中华民族”还是“汉族”,他们一律释为chinese。我想这与Mongolia无论在哪一面应该都有本质的区别吧!
   
    说道“民族”的本质,即自然形成的,持有同一血缘、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的自然结合体。那么“中华民族”这一政治概念及它的别称“中华儿女”、“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等等,哪一条符合上述定律呢?请君自辩。
   
    
   
   蒙古自由联盟党(C) 2006
   
   摘自《瑞典蒙古委员会网站与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