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藏人主张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
   
   十世班禅大师
   
   第五个问题 , 关于民主集中

   
   
   
   第一、关於民主
   第二、关於集中
    民主集中 ,不但是我国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 ,而且是人民内部一切工作必须遵的一个原则。这是在党的各项政策和国家的各项法规中都一再明确规定了的。
    毛主席在谈到关于我国的政治形势时说 ,要有一个又有集中 ,又有民主 ;又有纪律 ,又有自由 ;又有统一意志 ,又有个人心情舒畅 ,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详细的说 ,那就是既是高度民主基础上的高度集中 ,又是高度集中指导下的高度民主。因而 ,我们的所有路线和政策都是根据人民群众的意志、愿望和经验而制定和将要制定的。因此 ,党经常所说的 ,既然我们过去取得的胜利成就和看到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也是来自人民群众 ,那麽就必须接受群众的意志、愿望和从优缺点的体验中提出的意见 ,以及对工作的监督等 ,以便根据群众的希望和实际情况以及发展规律 ,克服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 ,谋取福利 ,这就是能够保证做好我们的所有工作 ,并使之不断前进的民主。
    为了使这个民主既有始有终又能统一起来也要很好的实行集中等的精神 ,都是特别重要而且绝对正确的。在我们西藏也必须完整的实行民主集中 ,自不用说了。在实行时 ,基本上说是够美的了 ,但是细看一下 ,也有实行的不全面、不普遍、不完善等不少问题 ,对此从民主和集中这两方面来谈 :  
   
   第一、关于民主
   
    在各级负责人和干部中 ,一部分人 ,发生了违背民主的行为 ,对工作的完成和发展 ,造成了不少不利因素。把党的政策和西藏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进行工作 ,这是完成我们的一切事业和任务的根本保证。如果把它只说说而已 ,在工作中就无法发挥党的政策和实际情况结合的作用 ,而一旦脱离了实际情况 ,这就如同对脚病用头药 ,不但不利于真正的病症 ,反而有引起其它病的危险。
    西藏的情况是特点很多 ,而且也很复杂。但是无论任何人 ,也不能轻易了解的 ,那就是摒弃骄傲主观和各界层的人民多商量 ,调查研究 ,多听取意见 ,向了解者询问等 ,力求利用这些办法 ,以了解西藏的实际情况和西藏人民的意志和愿望等 ,要这样作 ,首先就要到各界层人士和群众中去 ,对具有左、中、右思想的人们依其各自的观点、看法和认识而提出的先进、中间和落後的意见 ,不论其受听与否 ,合意与否 ,都要以“肚内可容刀枪箭戟"般的宽宏大量的精神 ,耐心地仔细听取 ,找到好的和坏的 ,把正确的精神汇集起来 ,以使今後党的政策和西藏实际情况以及人民的意志、愿望进一步统一起来 ,克服和防止工作中的缺点错误 ,从各个方面发扬优点 ,不言而喻 ,这是最最重要的。
    但是官僚主义深入下层少 ,对待意见以是否受听和是否合意而大力偏向 ,对讲不受听不合意的意见的人 ,不仅表现出不喜欢的态度 ,并且说 :“你的脑子有毛病 ,没有受到教育"等 ,甚至给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对他们心怀恶意或者加以打击 ,这种情形致使他们处于没有机会提出揭露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和虽然于事有益却缺乏跃进和积极的味道的意见的境地。
    另一方面 ,那些“要干啊"“要搞啊"之类的话 ,受到欢迎信任 ,讲这类话的人得到了进步分子或积极分子的荣誉关照。因此 ,虽在各级召开了许多各种不同形式的会议和对集体或个人进行了许多访问并征求意见 ,但除了大多数人都说 :好极啦 !美极啦 !漂亮极啦 !等花言巧语的好听话而外 ,没有或者很少有人说 ,不是这样而是那样 ;有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 ;要这样那样的纠正。其原因 ,就在于我前面所说的那些。
    那麽采取开会等办法 ,商讨工作事业 ,和收集防恶扬善的意见的意义、好处和效用就缩小了或正在逐渐消失。例如 :把一个问题提出商讨 ,只要到会的人里边 ,个别人略说一下好的道理之後 ,就说“再没有意见了吗 ?"“没有了" ,于是大家就举手或鼓掌通过。这固然会有一些人是出自内心同意而举手或者鼓掌。但是也有不少人虽有不满的意见 ,但由于考虑到不应该因公而牺牲自己的利益 ,也就在表面上表示同意的态度 ,也是多的。
    我们的工作方针、政策和任务 ,都只能在大力向群众解释说服而得到群众的同意後 ,逐渐让他们去做 ;上级切不可有强迫和命令的行为。但是主观主义和命令主义把没有得到群众同意欢迎的事情 ,也强迫他们去作 ,所以就没有完整地实行民主制度。
   
   第二、关于集中
   
    各级党委会在集中的问题上想来一定会是完善的 ,详细的就说不上了。而以我们各级政府来说 ,只是如彼而已。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是在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直接领导下的西藏的最高行政机关 ,本应行使我国宪法和各项法律、条例中所规定的职权 ,对自己的直属机关和各级政府进行领导 ,布置工作并做好掌握工作方法 ,审查报告 ,表扬成绩 ,纠正缺点错误等 ,以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筹委会的任务 ,这本来很重要 ;但是各直属机关和各专区 ,不仅在思想上把筹委会作为是自己的领导机关的认识不够 ,而且在各自的季度或全年工作报告中 ,尽说些任务完成得好 ,工作成绩大之类的话 ,除基本上和报纸上登出的大半一样外 ,从来不把重大问题做内部明确的报告 ,似有内深外浅之分 ,致使上级不能全面了解下级行政的问题 ,上下级之间不是那样关系密切和互相信任 ,加之我们自己也工作经验不够 ,就难以发挥领导作用。
    由于存在著诸如此类的好多不同情况 ,所以我们行政系统的集中也根本上不能使人满意。
   
   
   
   第六个问题 ,关于专政
   
   
   第一、关于集训
   第二、关于劳动改造等正式关押犯
   
   
    只对那些执迷不悟的叛乱分子、反革命分子、最反动的领主及其代理人实行专政 ,给予管制关押等依照国家法律予以惩处 ,而不冤屈一个无罪的人 ,这是党的一个政策原则。
    但在西藏具体执行中 ,发生的对可捕可不捕的大部分人 ,甚至不少无罪的好人 ,恣意安罪名诬害 ,列入罪犯之中等 ,使正直的人民感到惊讶的情况 ,从我上面已谈了的就可了解 ,没有必要再说明的了。这里稍微谈一下把被捕了的这些人 ,进行管制或关狱後或劳改时所发生的那些情况 :全西藏关押犯的数字达到了总人数的百分之几 ,这是历史上所没有过的。
   
   第一、关于集训
   
    ,在学习党的政策等时 ,由于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思想 ,因而 ,各个人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对那些不太恰当的看法和认识 ,耐心地进行帮助和教育 ,是很重要的 ;但是不但没有那样做 ,而是尖锐的斗争 ,对有些人还以残忍的虐待进行打击。因此 ,当人们一听到“来学习"的叫声 ,心就要悸动 ,正直的人大都心灰意冷 ,忧心忡忡 ,失去了改造自己 ,重新做人的信心 ;有的因憎恨而产生了各种邪念 ;有的只想随机应变的混日子 ,并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 ,学会了一套口和心之间距离很大的手法 ,这样就出现了一定数量巧言奉承、舞弄迎合的水平不低的人 ,以致造成了在实际改造上 ,表面上似乎取得了成绩 ,而内容却完全相反的情况。
   
   第二、关于劳动改造等正式关押犯 ,
   
    由于关押犯的人数过多 ,有难于管理的情况 ,对这些人的思想改造方面 ,想来不会比集训的好 ;不仅如此 ,在关押犯中 ,除去在西藏军区关押的一部分上层和一般监狱内有少数管理人员能按照党和国家的法律执行外 ,其余大部分监狱中对关押犯的生活和健康等 ,其主管这类问题的负责人或管理人员不关心 ,加之看守员和干部对那些人残酷无情地恶言恫吓 ,恣意毒打 ;并故意把地势高低和寒暖差别很大的南北上下的关押犯 ,迁来迁去 ,以致水土不服 ,衣被不能暖体 ,褥垫不能防潮 ,帐篷、房屋不遮风雨 ,食不饱腹等等 ,生活十分困苦凄惨 ,还让起早抹黑的劳动 ,并由于把最重最苦的劳动活交那些人去干 ,因而使那些人不可抵御地出现体力日衰 ,疾病很多 ,加以休息不充足 ,医疗不完善 ,使大量关押犯遭到非正常的死亡。对年在五六十岁 ,体质衰弱 ,已接近死亡的年老关押犯 ,也让进行十分苦而重的体力劳动。当我来回走动之际 ,看到这种痛苦情景时 ,虽然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悲愁 ,和想“难道不这样不成吗"的怜悯之心 ,但是没有任何办法。
    总而言之 ,在一九五九年毛主席曾向我们指示的 :由于西藏人口少 ,应采取不杀人或只杀极少数人的政策 ,比如叛乱头子拉鲁和罗桑扎西不杀也可以。这不仅是十分正确的、使人感动的英明的伟大想法 ,而且也是完全符合西藏的实际情况的。对真正的首恶分子给予关押劳改等 ,严惩不贷 ,以儆效尤 ,而对其余无罪或仅有小罪的人 ,若能严加控制根本不发生逮捕、关押和判刑的情形 ,做到铲除坏的 ,保护好的 ,就可收到对症下药之效。
    但事实与此相反 ,到处关押著没有好处反而招惹麻烦的犯人 ,和出现了许多不应当得死罪的犯人的尸体 ,这会使千百户人家的父母妻子儿女亲戚朋友十分悲伤 ,眼泪不断这是不用说的 ;加之不管是否有无罪过和罪过大小 ,把那样多的人关押起来 ,并且由于管理不善 ,致使有很多人非正常死亡。 对此 ,西藏广大人民不仅不欢迎 ,并且产生了不喜欢、遗憾、惊慌、怀疑、不满 ,并可怜那些关押犯。
    所以这些缺点错误就成了脱离群众的条件 ,也是逃往国外的叛乱分子和分散在西藏境内的残余叛乱分子对我们更加疑虑、惧怕 ,不但不前来投降 ,而且成为反革命到底的思想更趋坚定的主要因素。
    同时 ,西藏的上层关押犯中 ,原西藏地方政府的许多官吏虽被列入叛乱罪魁的行列 ,但是 ,大多数是 1959年在拉萨叛乱时 ,从 3月 10日在罗布林卡叛乱首领宣布反动的口号以後到 19日之间 ,在罗布林卡等处招集原西藏地方政府僧俗官吏开了各种关于叛乱的会议的参加者 ,其中凡在平叛时被俘的 ,都笼统草率地算作叛乱首领或罪魁而被关押的。但是 ,若问这些人是否全是叛乱首领或罪魁 ?很难说“是 。当时召开叛乱会议时叛乱罪魁说 :“若来就无话可说 ,若不来 ,不问任何人包括家属在内全部杀光"。就如谚语所说“虫不吐油 ,就要杀头"一样 ,由于受到所施加的难以忍受的压力 ,和以恃权强制的方式进行严重的威胁 ,在保全自己的思想支配下 ,为了解救自己和家属的危险 ,不得已而听从敌人的摆布 ,此其一。
    在叛乱首领的宗教和民族利益的借口下 ,对宗教、民族具有深刻的信仰、热爱和自尊心而又不了解实情的好人 ,上了敌人的当 ,此其二。
    由于西藏的封建制度 ,地方政府官吏们从祖先时起 ,受“具喜宫" (原西藏地方政府之名──译注 )之恩惠而生存 ,且自身亦为地方政府之官吏 ,所以差不多人人都有“在那里吃食就在那里当看门狗"的思想 ,因而在“具喜宫"的政权处于存亡关头的当时 ,出于对自己政府的恋念而鲁莽从事 ,此其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