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
陈西文集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4月22日凌晨4点,我与廖双元、田祖湘得到申有连先生要搬家的信息前去帮忙。说是搬家,实则是分家。一个完好的家庭就在共产党公安的威胁中破裂了。原因只是,申有连先生是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联系人,他从一名人权捍卫者成员,而成为一名积极的维权骨干。“公安”威逼他离开人权研讨会不得,就使用许多卑鄙无耻的手段去恐吓他的妻子和家人。他的妻子早就已经受到单位的歧视,现在公安又在胁迫申有连先生儿子的工作。说:“上海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地方,那里也是共产党说了算(申有连的儿子在上海工作)”,言下之意,申有连儿子因他父亲的事,工作也不保。在申有连是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之时,他经常被传讯或软禁,他的妻子受到这多重打击身心难以承受,晚上常常做恶梦,不是做到半夜三更公安来敲门,就是做到她们儿子的工作被无故开除。于是,被迫与申有连先生离了婚。
   
   

   在沉重的心情下,我们不说一句话,也未给申有连的前夫人打个招呼,就和申有连先生搬离了他居住了几十年的家。随后,我就回到自己的家。
   
   
   下午2:00,我正沉浸于因中共对我们人权捍卫者的迫害的悲痛中,要为申有连先生写几句话,谴责中共统治下的无耻行径。就有不速之客来敲门。
   
   
   我打开门,原来又是共产党的两名公安。一名姓周,是负责我们这里的民警,一位叫廖强的。她(他)们说,派出所的领导叫我去。
   
   
   到了市西派出所,阙(公安的教导员)给我说,接上级领导的指示,要我出去几天。
   
   
   我说:“有拘留证吗?有法律证明书吗?”
   
   
   阙答道:“陈西,你明白,这就是咱们中国特色,只要有领导发话就行。”
   
   
   “你们这是知法犯法,侵犯我的人身权利!”我抗议道。
   
   
   阙说:“请你理解我们工作和中国的国情,这是强制执行的”。
   
   
   原来吴邦国的“决不学西方的民主制度”就是要加强共产党说了算,共产党要高于法律的国情局面。
   
   
   随后,有负责廖双元处的公安来问我,问知道廖双元去哪里了?要我给双元讲一声,要双元和我一同去。我回答道:“不清楚。”
   
   
   迫于公安的淫威,为避免上次我因强力抗争受侮辱的事再发生,我回到家里收拾几件衣物就和他们上路了。
   
   
   带队的是云岩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他们把我带到市郊“邮政度假村”,说是让我在这里好好休息。我说:“你们这样的‘休息‘我不愿意,你们要知道,你们是在做违法的事,是公然侵犯一个公民的人权!”
   
   
   他们说:实际上,他们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是,为了这份工资,他们只能服从领导的安排。
   
   
   第二天,市国保支队的贾、黄来找我谈话。问:最近我们(人权研讨会)有什么活动。其中问道4月25日、5月4日。
   
   
   我说,不就是“纪念‘6、4‘二十周年”吗。我当时并不知道4月25日是法轮功在北京和平维权10周年的日子。我们要“纪念‘6、4‘二十周年”,要搞一系列活动。我早就给国保讲过。现在离“6、4“还远,国保就把我软禁起来,可以看出,中共是做贼心虚。
   
   
   在度假村,共产党公安每天要有4-5个人看守我,他们定下3个客房,每天仅度假村的消费就是1千多近两千元。
   
   
   我当着国保公安的面指责道:“你们就这样花纳税人的钱不心痛!”
   
   
   公安们寸步不离我,天天换班监控我。我住的房间随时有他人在,电视常开,电灯泡常亮,烟草味常在(公安大多数人都吸烟)。说是休息,就是在这没有私人空间,没有关灯小睡权,没有不吸二手烟选择权中休息。
   
   
   有趣的事还是有的。作为一名基督徒,星期日去教堂做礼拜是被监禁的我的向往。
   
   
   4月26日的礼拜天我要争取去教堂。我知道,任何权利都必须经过争取才可得到。在未到礼拜天前,我就给看守我的公安放出话:“我要去做礼拜”,请他们提前给他们的上级请示报告。可是,直到星期天中午,我得到的回答是:“不准去”。
   
   
   派出所的公安说,是省公安厅一级的答复。意思是叫我死了这个心。
   
   
   下午,为避免他们锁我在房间,我就不再进房间,而是与监控我的人随意行走在度假村的各处角落。我明白地告诉他们,我是一定要去教堂的,教会活动是在晚7:30,在5点钟以前不允许我去我也要去。
   
   
   我给分局国保的公安讲:“这几天的相处你们也知道,每天早锻炼跑5公里你们都不如我,即使你们年青,开始有速度,但只跑得1公里你们就趴下了。好些是跑都不能跑。虽然有4个人在看着我,我要走你们是拦得住,但是,会引发度假村的骚乱。一但引起骚乱责任可不在我,本身你们做的事就理亏的,我说你们是黑社会的绑架我,你们虽有人穿的是公安服,我说你们是假冒的,你们拿出警官证我也这么说。度假村有两三百人,如果出现围观我或许也是可以走的。
   
   
   最好是你们送我去,送我回。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说。”
   
   
   经过争取,国保终于同意我去教堂做礼拜。条件是:1、不准与任何人接触;2、不准同任何人说话;3、我在教堂时,前后左右都必须是公安的便衣相伴,如果我与别人接触或讲话就要立刻被押送返回。
   
   
   我同意了这些条件。
   
   
   在我们饭后坐车到教堂时,云岩区国保大队全体公安1-20名已经在教堂展开了防范我的行动。国保大队的马(教)先叫我在车上停留半小时,然后,上车与我再交待一次做礼拜的条件,才允许下车进教堂。
   
   
   进入教堂,我看到公安高度戒备,一路围拢着我,大眼盯着我。我坐下后,前后左右也跟着坐下。我真不理解公安的这一举动?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通知我让我回家的时候,我还再怀疑,我想这次软禁会到“6、4”以后吧?从4月22日到4月27日,我实际被共产党公安囚禁5天。
   
   
   在一党专制的国家,为争取人权,为捍卫人的尊严,我们人权捍卫者时常遭受不明不白的监禁或人身权利受侵犯的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们相信,经过我们不断的抗争,中国人拥有自己公民权利的一天会来临!我们愿意为此继续努力!
   
   陈西
   
   
   2009-4-27 于被囚放回家的当天
   
   
    作者:陈西 文章来源:维权网原创 点击数:29 更新时间:2009-4-27 22:33: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