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達賴喇嘛!]
奇麗想像
·共匪當然要下台,也不能信全能假神。
·劉佳音中國沒人選殭屍政府很爛,全能假神一樣爛。
·早安,天冷多加衣服喔!
·成功的人生
·
·主耶穌是真光,全能假神是神經病。
·劉佳音全能假神絕不能信。
·劉佳音悔改信主莫信全能假神。
·一國無法兩治。(制)
·南柯一夢,主席裸奔
·莫信全能假神
·聽信全能假神的假話笑話必成白痴。
·聽信全能假神的假話笑話必成白痴。
·知耻近乎勇,禮義廉恥
·人民才是國家主人,共匪就是欠罵欠檢點。
·劉佳音全能假神必死無疑,轉彎的時候
·潑辣與輕視
·沒人選的馬列殭屍中國式教團:中共早該丟進歷史焚化爐。
·澎湖故事
·死而無憾,還有不要信全能假神。
·共產黨就像惡靈古堡裡面的殭屍病毒一樣
·梁振英就是北京殖民地一條看門狗,受賄專家
·梁振英就是北京殖民地一條看門狗,受賄專家
·梁振英就是北京殖民地一條看門狗,受賄專家
·什麼年代了,還八國聯軍,神經病
·習近平主習,請加油吧。
·大國風範,自由民主,由內而外,正本清源
·活著
·活著
·活著2
·是不是像夢一般的溫柔存在呢?
·政治彷彿離我們很遙遠,其實近在眼前,和生活習習相關
·蕭紅,黃金時代
·菊豆
·文以載道,純文學才存在純粹的政治
·因信而活。記得全能假神不能信啊!
·習大大才是世界笑柄,沒人選的笑話。 
·請習大大也站起來爭取自己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
·習近平辦好普選就流芳萬世
·2015新年快樂,自由民主改革開放。
·查封
·馬英九黨主席道歉下台一鞠躬。
·全能假神就是魔鬼,不要亂信。。默想
· 甚麼是福?聖誕快樂,新年如意。
·劉曉波入獄5年美呼籲釋放
·民主政治應該對政治人物採取高道德標準 
·襲胸連環爆陳為廷宣布退出立委補選
·民主奮鬥需要一股傻勁和小小的勇氣
·蘋果
·腳步
·懺悔
·分擔
·幸福生活
·反什麼華啊!華人是世界第一等公民。
·台美斷交後先例雙橡園元旦升旗
·柯文哲搭捷運
·柯文哲搭捷運
·柯文哲搭捷運
· 沒人選一黨馬列專政,就是中國最大恐怖份子
·彭麗媛本來就是馬列狗專的歌伎夫人
·牧師講道
·希望曲
·得勝有餘
·死人劉佳音,死人垃圾全能假神。
·降生做救主-受死
·日皇、日相 同聲「反省二戰」
·柯文哲與財團十八銅人陣
·約瑟—盡本分的丈夫與父親
·香港成立青少年軍反對派憂洗腦
·做真光ê燈/張德麟牧師
·潔淨的心靈/盧俊義牧師
·民族自決,實現民主
·民主可以確保穿衣吃飯,不民主就貧富懸殊,強拆遷,。。。一堆鳥事。
·分手
·手腳相愛之情/吳天寶牧師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信,还是不信呢?
·李登輝:台灣要獨立還要10年左右
·美媒專訪柯P提「兩國一制」
·勤讀上帝的話
·小母雞pk大閹雞
·有的時候
·紅皮小媳婦
·寫給自己的信。成為母親之後。
·不選者表態? 那就繼續沈睡吧
·真誠的敬拜
·喜愛上帝的話。不要信死人全能假神。
· 太陽花盛開阻馬促統夢
·什麼是藍皮綠心? 
·反思太陽花運動
·當罪惡也揭竿嗆聲,台灣還有正義?
· 矯正署長念歹徒聲明名嘴痛斥:丟臉丟到家了!
·挾持案囚犯的要求是非分之想嗎
·反思劫囚自殺事件! 
·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
·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
·潔淨的心靈/盧俊義牧師
·必然還是偶然呢?
·思想與制度的隔閡! 
·不再使你受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達賴喇嘛!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序 言
   
   改 換 人 性 態 度 以 解 決 人 類 問 題

   
   慈 悲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支 柱
   
   世 界 各 宗 教 都 追 求 世 界 和 平
   
   個 人 力 量 凝 結 成 社 團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序 言
   我 們 每 天 早 上 起 來 , 聽 廣 播 、 看 報 紙 , 準 會 發 現 一 些 不 幸 的 消 息 ﹕ 暴 力 、 犯 罪 、 戰 爭 、 災 禍 等 等 。 可 怕 的 事 , 無 日 無 之 。 寶 貴 的 生 命 , 在 當 前 這 個 新 時 代 里 , 毫 無 完 全 可 言 。 我 們 的 祖 先 , 并 沒 有 像 我 們 今 天 這 麼 多 災 多 難 。 在 恐 懼 與 緊 張 的 經 常 威 脅 中 , 任 何 有 理 性 、 有 情 感 的 人 , 對 我 們 現 代 世 界 的 進 步 , 一 定 都 會 發 生 嚴 重 懷 疑 。
   
   最 諷 刺 的 是 ‵ 愈 是 工 業 進 步 的 社 會 , 所 發 生 的 問 題 愈 嚴 重 。 科 學 及 技 術 在 很 多 方 面 創 造 了 奇 跡 , 但 是 , 基 本 的 人 性 問 題 卻 依 然 存 在 。 現 在 人 們 的 教 育 程 度 空 前 , 可 是 , 教 育 普 及 並 沒 有 產 生 好 結 果 , 卻 只 有 精 神 上 的 不 安 與 不 滿 。 毫 無 意 義 , 物 質 發 展 與 科 學 技 術 都 在 不 斷 增 進 , 但 是 , 這 太 不 夠 了 , 並 沒 有 為 我 們 帶 來 和 平 、 幸 福 , 或 者 消 災 。
   
   我 們 不 得 不 斷 定 ‵ 我 們 的 進 步 與 發 展 , 一 定 有 嚴 重 偏 差 , 如 果 我 們 再 不 及 時 改 正 , 必 將 為 人 類 未 來 招 來 劫 難 。 我 決 不 反 對 科 學 與 技 術 ---科 技 對 人 類 的 總 體 發 展 , 對 我 們 的 物 質 享 受 與 福 祉 , 對 增 進 我 們 對 自 己 生 活 所 在 的 世 界 的 瞭 解 , 一 直 有 巨 大 貢 獻 ; 可 是 , 我 們 如 果 太 過 于 偏 重 科 技 , 那 麼 , 我 們 和 人 類 知 識 與 諒 解 , 必 將 有 脫 節 的 危 險 , 更 不 足 以 激 發 誠 實 與 利 他 的 觀 念 了 。
   
   科 技 雖 然 能 夠 創 造 高 度 的 物 質 享 受 , 卻 不 能 取 代 自 古 以 來 組 成 世 界 文 明 的 精 神 與 人 文 價 值 , 及 構 成 所 有 不 同 民 族 形 式 的 世 界 文 化 。 沒 有 人 能 否 認 科 技 造 就 了 空 前 的 物 質 福 利 , 可 是 , 基 本 的 人 性 問 題 始 終 存 在 , 我 們 仍 然 面 臨 著 同 樣 的 ---甚 至 比 以 往 更 甚 的 — 苦 難 、 畏 懼 及 緊 張 。 因 此 , 唯 一 合 理 的 途 徑 , 是 一 面 謀 求 物 質 發 展 , 一 面 謀 求 精 神 和 人 性 的 發 展 , 並 盡 力 保 持 兩 者 之 間 的 平 衡 。 為 了 完 成 這 項 重 大 的 調 整 工 作 , 我 們 必 須 恢 復 人 性 主 義 的 價 值 。
   
   我 相 信 , 一 定 有 很 多 人 和 我 一 樣 , 對 當 前 這 世 界 性 的 道 德 危 機 深 表 關 切 。 而 且 , 也 願 意 和 我 一 起 大 聲 疾 呼 , 吁 請 志 同 道 合 的 人 性 主 義 者 及 宗 教 工 作 者 , 同 心 協 力 , 把 我 們 的 社 會 改 造 得 更 慈 悲 、 更 公 正 、 更 公 平 。 我 並 不 是 以 一 個 佛 教 徒---或 一 個 西 藏 人 的 身 份 發 言 , 也 不 是 以 一 個 國 際 政 治 問 題 專 家 的 身 份 發 言 , ( 雖 然 , 我 難 免 更 評 論 到 這 些 問 題 , ) 我 只 是 一 個 普 通 人 , 一 個 人 性 價 值 的 擁 護 者 ----人 性 價 值 不 僅 是 大 乘 佛 法 的 立 論 基 礎 , 也 是 世 界 上 各 偉 大 宗 教 的 立 論 基 礎 。 基 于 此 一 立 場 , 我 在 此 提 出 個 人 的 觀 點 ﹕ 一 、 民 胞 物 與 人 性 主 義 , 是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的 要 件 ; 二 、 慈 悲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支 柱 ; 三 、 全 世 界 各 宗 教 , 以 及 思 想 信 念 各 異 的 所 有 人 性 主 義 者 , 都 正 循 此 途 徑 在 謀 求 世 界 和 平 ; 四 、 人 人 都 有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團 聚 成 群 , 為 人 類 效 勞 。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改 換 人 性 態 度 以 解 決 人 類 問 題
   我 們 今 天 所 面 臨 的 許 多 問 題 , 有 的 是 天 然 災 害 , 我 們 只 好 忍 受 , 並 且 泰 然 處 之 。 可 是 , 其 他 一 些 人 為 災 害 , 多 有 誤 會 而 引 發 , 應 該 可 以 防 止 。 這 一 類 災 害 , 例 如 , 由 于 政 治 的 、 宗 教 的 或 思 想 上 的 沖 突 , 人 們 往 往 為 了 輕 微 利 害 而 發 生 爭 端 , 卻 把 我 們 賴 以 結 成 人 類 大 家 庭 的 基 本 人 性 給 忽 略 了 。 我 們 應 該 記 得 , 世 界 上 各 種 各 樣 的 宗 教 、 思 想 及 政 治 制 度 , 都 是 為 了 致 知 人 類 幸 福 而 創 立 , 我 們 決 不 能 忘 掉 這 個 基 本 目 標 , 更 不 可 本 末 倒 置 , 認 為 手 段 比 目 的 重 要 , 人 性 應 該 永 遠 駕 越 于 物 質 及 思 想 之 上 。
   
   目 前 , 人 類----甚 至 我 們 這 個 星 球 上 的 所 有 生 物---俗 所 面 臨 的 最 大 危 機 , 是 核 子 毀 滅 的 威 脅 。 對 此 , 我 毋 須 再 多 解 說 。 我 只 希 望 向 掌 握 著 世 界 前 途 的 核 子 國 家 領 袖 們 呼 吁 ; 向 正 在 繼 續 製 造 這 種 可 怕 毀 滅 武 器 的 科 學 家 及 技 術 專 家 們 呼 吁 ; 更 向 那 些 可 以 影 響 本 國 領 袖 的 世 界 各 國 國 民 呼 吁 ﹕ 讓 我 們 大 家 發 揮 良 知 理 性 , 把 所 有 核 子 武 器 解 體 及 摧 毀 。 我 們 都 知 道 , 一 旦 核 子 戰 爭 爆 發 , 不 會 有 贏 家 , 因 為 , 大 家 同 歸 于 盡 , 不 會 再 有 活 人 。 想 想 這 樣 慘 無 人 道 的 殘 酷 毀 滅 , 能 不 令 人 不 寒 而 栗 麼 ? 我 們 既 然 知 道 自 己 所 受 威 脅 的 來 源 何 在 , 而 且 我 們 尚 有 時 間 及 方 法 化 解 危 險 , 為 什 麼 不 赶 快 動 手 呢 ? 通 常 我 們 不 能 克 服 困 難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不 知 道 困 難 成 因 何 在 , 或 是 , 雖 知 道 成 因 為 何 , 卻 不 知 道 用 什 麼 方 法 化 解 。 但 是 , 核 子 威 脅 並 不 是 這 樣 的 呀 !
   
   所 有 的 生 物 , 不 管 是 高 能 進 化 的 人 類 , 還 是 進 化 較 低 的 動 物 , 本 能 上 , 都 會 謀 求 和 平 、 舒 適 與 安 全 。 生 命 對 低 級 動 物 和 對 人 類 , 一 樣 寶 貴 , 即 使 是 最 簡 單 的 昆 蟲 , 也 會 千 方 百 計 保 護 自 己 的 生 命 安 全 。 任 何 人 都 是 極 力 求 生 , 不 願 枉 死 ; 宇 宙 萬 物 , 莫 不 如 此 , 只 是 , 能 否 力 能 及 此 , 那 又 令 當 別 倫 了 。
   
   一 般 說 來 , 快 樂 與 痛 苦 有 兩 類 ﹕ 心 靈 上 的 與 身 體 上 的 。 兩 者 之 中 , 我 認 為 , 心 靈 上 的 苦 與 樂 , 要 比 較 敏 銳 。 因 此 , 我 很 著 重 心 靈 的 磨 煉 , 忍 受 痛 苦 , 以 謀 求 長 久 的 快 樂 。 同 時 , 我 對 于 快 樂 , 也 有 一 個 比 較 廣 義 而 實 在 的 意 念 , 就 是 由 內 心 平 安 、 經 濟 發 展 , 尤 其 是 世 界 和 平 結 合 而 成 。 為 求 達 成 此 一 目 標 , 我 認 為 , 亟 應 培 育 出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不 分 宗 教 、 膚 色 、 性 別 、 國 籍 , 彼 此 相 互 深 切 關 懷 。
   
   此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的 內 涵 , 可 以 反 應 在 一 椿 簡 單 事 實 上 , 概 言 之 , 就 是 「 我 之 所 好 , 人 亦 好 之 」 。 人 人 都 有 尋 求 快 樂 , 不 願 受 苦 。 假 如 萬 物 之 靈 的 人 類 , 不 肯 接 受 此 一 事 實 , 那 麼 , 地 球 上 的 痛 苦 必 然 與 日 俱 增 ; 假 如 我 們 對 人 生 采 取 一 種 自 我 中 心 的 態 度 , 為 了 自 己 的 利 益 , 一 心 經 常 利 用 別 人 , 我 們 也 許 獲 得 暫 時 的 利 益 , 但 最 後 甚 至 個 人 的 快 樂 都 達 不 到 , 更 根 本 談 不 到 世 界 和 平 了 。
   
   人 們 千 方 百 計 去 尋 求 幸 福 , 甚 至 不 惜 使 用 殘 忍 的 及 鄙 劣 的 手 段 。 他 們 為 了 一 己 之 私 , 不 惜 加 害 于 人 或 其 他 生 物 , 行 經 與 人 的 地 位 毫 不 相 稱 。 到 頭 來 , 這 種 短 視 的 行 動 必 然 害 己 害 人 。 須 知 人 們 有 幸 而 生 為 萬 物 之 靈 , 應 該 善 加 利 用 此 一 機 會 , 高 瞻 遠 屬 ,順 法 宇 宙 生 命 過 程 ; 切 不 可 加 害 他 人 , 以 求 取 個 人 或 小 我 的 幸 福 與 榮 耀 。
   
   這 一 切 都 表 示 我 們 必 須 以 新 方 法 去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 由 于 科 技 與 國 際 貿 易 的 迅 速 發 展 , 以 及 國 際 交 往 關 係 的 增 強 , 世 界 已 越 變 越 小 — — 而 且 越 變 越 相 互 依 存 。 現 在 , 我 們 相 依 為 命 的 關 係 日 深 。 從 前 , 問 題 大 多 是 家 庭 規 模 , 當 然 就 按 家 庭 的 層 次 去 處 理 , 但 是 , 現 在 情 況 變 了 。 今 天 , 我 們 相 依 為 命 的 關 係 如 此 之 深 , 彼 此 交 流 活 動 如 此 之 密 , 如 果 沒 有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沒 有 一 種 四 海 之 內 如 兄 如 弟 的 情 懷 , 沒 有 一 種 身 為 人 類 大 家 庭 一 份 子 的 理 解 與 信 念 , 我 們 要 想 苟 安 保 名 都 有 困 難----更 不 敢 奢 望 和 平 與 幸 福 了 。
   
   一 個 國 家 的 問 題 , 要 想 獨 自 圓 滿 解 決 , 已 無 可 能 , 因 為 , 其 所 倚 賴 于 其 他 國 家 的 利 益 、 態 度 及 合 作 者 太 多 了 。 從 全 面 的 人 性 主 義 途 徑 去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 似 乎 已 成 為 世 界 和 平 的 唯 一 可 靠 基 礎 。 這 話 怎 麼 講 呢 ? 我 們 在 前 面 說 過 所 有 的 人 都 喜 歡 愛 歡 樂 , 不 願 受 苦 , 我 們 先 認 識 這 一 點 ; 再 說 , 既 然 我 們 完 全 漠 視 同 為 人 類 大 家 庭 成 員 的 其 余 人 等 的 情 感 與 願 望 , 而 僅 僅 為 了 求 取 自 己 個 人 的 幸 福 , 那 在 道 義 上 錯 誤 , 在 實 際 上 也 不 智 。 比 較 明 智 的 途 徑 , 是 在 求 取 我 們 自 己 幸 福 的 同 時 , 也 能 想 到 別 人 。 這 就 可 以 達 到 我 所 謂 的 〔 明 智 的 自 利 〕 , 然 後 才 有 希 望 轉 變 為 〔 折 衷 的 自 利 〕, 甚 或 更 進 成 為 〔 互 利 〕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