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20)撞铁门]
万润南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科海的定金和海淀信用社的贷款,解决了资金问题。但是,还有外汇、批件……,在这两道关卡目前,我们结结实实地踢到了铁板,不,是撞到了铁门。
   
   在中国,外汇从来都是由国家严格管制,管制外汇的的机构叫国家外汇管理局。只有涉外单位和创汇单位才可以有外汇账户,四通这样入不了正册的农村户口,连外汇的毛都摸不着。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唯一可以打主意的,是一些创汇单位的留成外汇。如果一个单位通过出口产品或对外服务,挣到了外汇,其绝大部分要上缴。国家为了奖励这些部门,留一个很小比例的外汇额度,可以由这些单位自主使用。这些单位往往不知道如何使用,因为留成的仅仅是额度,使用的时候,还要有配套的人民币。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取长补短、互通有无,既解决了我们的需求,又帮助他们把这些外汇额度使用起来,并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收益。
   
   沈国鈞在这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凭自己多年在科学院计划局工作的人脉关系,先后同建材部和国旅(中国旅行社),建立了这样的合作关系。7月10日,老沈谈妥了第一笔建材部的5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
   
   这种合作方式的潜规则是,我们每使用一美元的外汇额度,除了要支付2.8元的配套人民币,还要以合作分成的名义付给提供外汇额度的单位一元人民币。我们使用建材部5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就要付给建材部50万元人民币的分成。这时候,我们使用外汇的实际成本是3.8。
   
   外汇这道关,我们总算可以绕过来了。但批件这道关,我们撞得灰头土脸,还是不得其门而入。所谓批件,是指计算机外部设备的进口许可证。如果没有许可证,那就是走私。因为我们的理念,我们不会也不屑做这样的事。如果当时有一星半点犯规,那么八个月后面临公司严查时,将会遭遇灭顶之灾。
   
   跑批件的是李玉,当时来回在四机部和北京市经委之间穿梭。为了提高效率,四通第一次包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叫李建国。若干年后,建国也加入了四通,成为公司的首席司机。
   
   四机部我们有关系,李雪坎的母亲就在器材处。李玉去找她,但是不管用。因为我们不是部管单位,我们的主管部门是北京市,进口指标要从北京市拿。指标的分配归市经委,于是李玉就去找市经委。
   
   市经委的某官员,僚气十足:“你们,什么单位?”
   
   李玉:“我们是北京四通公司。”
   官员:“四通?什么三通、四通,修水管子的?”
   李玉:“我们是搞计算机技术开发的。”
   官员:“什么事?”
   李玉:“我们要进口一批打印机,需要申请进口指标。”
   官员:“指标归四机部管。”
   李玉:“四机部说北京市的指标由你们分配。”
   官员:“我们的指标分配完了。你们有四机部的关系?让他们给你们单下指标。”
   
   于是,这球又踢回了四机部。
   
   最后,还是王安时的聪明脑瓜想出了绕道走的办法:借鸡下蛋!北京某国营计算机厂,手里拿着进口指标无所作为,很不景气。老王带我去那家工厂时,偌大的生产车间空空荡荡,生产线七零八落。大白天,上班时间,一堆工人聚在一起打扑克,还有几个歪歪斜斜,趴着的,仰着的,在那里打瞌睡。合作很好谈,我们用他们的进口指标,一美元的生意给他们分成一元人民币。这样,外汇成本就成了4.8,加上其它费用,差不多就是5。陈庆振所言不虚。
   
   我们为了做成生意,顺便救活了这家国营工厂。厂领导还把自己的子弟送来给王安时当助手,老王也悉心调教,但孺子并不可教,这是另外的故事了。
   
   就这样,我们用科海的定金和信用社的贷款,用建材部的留成外汇额度,用某国营厂的进口指标,做成了第一笔大生意。搞定这一切,为时两周。
   
   7月16日,我们和三井签第一份合同时,他们确实被雷到了。小郗说:“以往三井在中国做生意的经验,客户从第一次询价,到下第一个订单,平均周期是一年。而你们是十四天!”
   
   

此文于2009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