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20)撞铁门]
万润南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科海的定金和海淀信用社的贷款,解决了资金问题。但是,还有外汇、批件……,在这两道关卡目前,我们结结实实地踢到了铁板,不,是撞到了铁门。
   
   在中国,外汇从来都是由国家严格管制,管制外汇的的机构叫国家外汇管理局。只有涉外单位和创汇单位才可以有外汇账户,四通这样入不了正册的农村户口,连外汇的毛都摸不着。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唯一可以打主意的,是一些创汇单位的留成外汇。如果一个单位通过出口产品或对外服务,挣到了外汇,其绝大部分要上缴。国家为了奖励这些部门,留一个很小比例的外汇额度,可以由这些单位自主使用。这些单位往往不知道如何使用,因为留成的仅仅是额度,使用的时候,还要有配套的人民币。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取长补短、互通有无,既解决了我们的需求,又帮助他们把这些外汇额度使用起来,并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收益。
   
   沈国鈞在这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凭自己多年在科学院计划局工作的人脉关系,先后同建材部和国旅(中国旅行社),建立了这样的合作关系。7月10日,老沈谈妥了第一笔建材部的5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
   
   这种合作方式的潜规则是,我们每使用一美元的外汇额度,除了要支付2.8元的配套人民币,还要以合作分成的名义付给提供外汇额度的单位一元人民币。我们使用建材部5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就要付给建材部50万元人民币的分成。这时候,我们使用外汇的实际成本是3.8。
   
   外汇这道关,我们总算可以绕过来了。但批件这道关,我们撞得灰头土脸,还是不得其门而入。所谓批件,是指计算机外部设备的进口许可证。如果没有许可证,那就是走私。因为我们的理念,我们不会也不屑做这样的事。如果当时有一星半点犯规,那么八个月后面临公司严查时,将会遭遇灭顶之灾。
   
   跑批件的是李玉,当时来回在四机部和北京市经委之间穿梭。为了提高效率,四通第一次包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叫李建国。若干年后,建国也加入了四通,成为公司的首席司机。
   
   四机部我们有关系,李雪坎的母亲就在器材处。李玉去找她,但是不管用。因为我们不是部管单位,我们的主管部门是北京市,进口指标要从北京市拿。指标的分配归市经委,于是李玉就去找市经委。
   
   市经委的某官员,僚气十足:“你们,什么单位?”
   
   李玉:“我们是北京四通公司。”
   官员:“四通?什么三通、四通,修水管子的?”
   李玉:“我们是搞计算机技术开发的。”
   官员:“什么事?”
   李玉:“我们要进口一批打印机,需要申请进口指标。”
   官员:“指标归四机部管。”
   李玉:“四机部说北京市的指标由你们分配。”
   官员:“我们的指标分配完了。你们有四机部的关系?让他们给你们单下指标。”
   
   于是,这球又踢回了四机部。
   
   最后,还是王安时的聪明脑瓜想出了绕道走的办法:借鸡下蛋!北京某国营计算机厂,手里拿着进口指标无所作为,很不景气。老王带我去那家工厂时,偌大的生产车间空空荡荡,生产线七零八落。大白天,上班时间,一堆工人聚在一起打扑克,还有几个歪歪斜斜,趴着的,仰着的,在那里打瞌睡。合作很好谈,我们用他们的进口指标,一美元的生意给他们分成一元人民币。这样,外汇成本就成了4.8,加上其它费用,差不多就是5。陈庆振所言不虚。
   
   我们为了做成生意,顺便救活了这家国营工厂。厂领导还把自己的子弟送来给王安时当助手,老王也悉心调教,但孺子并不可教,这是另外的故事了。
   
   就这样,我们用科海的定金和信用社的贷款,用建材部的留成外汇额度,用某国营厂的进口指标,做成了第一笔大生意。搞定这一切,为时两周。
   
   7月16日,我们和三井签第一份合同时,他们确实被雷到了。小郗说:“以往三井在中国做生意的经验,客户从第一次询价,到下第一个订单,平均周期是一年。而你们是十四天!”
   
   

此文于2009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