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24)实业派]
万润南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中关村是“技、工、贸”还是“贸、工、技”?一直是大家争论不休的问题。直到今天,还有人认为中关村一条街只剩下了“贸”。我不太同意这种看法。
   
   首先,我们从事的“贸”,或者说“倒”,不是普通的“倒”,而是有相当技术含量的“倒”。如果没有八天突破性的技术开发,没有资金、没有外汇额度、没有进口批文的四通,我们有什么资格在市场上“倒”M-2024?
   

   所以,“贸”也罢、“工”也罢,其前提都是要有自己的“技”。问题是先“贸”还是先“工”?公司初创,是贸易起步,还是实业起步?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
   
   四通内部也分成了两派:王安时和沈国钧是贸易派,印甫盛和刘海平是实业派。我暂时中立,决定给两派同样的机会。
   
   随着八月底M-2024的陆续到货,贸易派战果辉煌。实业派也紧锣密鼓,准备上“爆炸喷涂”。把这个项目介绍给四通的,是段永基,当时他在三机部621所工作。所谓“爆炸喷涂”, 是指用爆炸的方式在钻头上喷涂上一层超硬金属,使原来的普通钻头变得坚硬耐磨。据说在石油钻井方面有广阔市场,听起来很有吸引力。
   
   段永基和我同年,在清华比我低一班,化00的学生。他和石政民是中学同学,由此而与四通结缘。老段在文革中人称“蒯秘”,绝非等闲之辈。可能是因为我们在文革中不是一派,他初见我和老印时,有些腼腆,不正眼瞧人,架着一副眼镜,眼睛后面仿佛还有一双眼睛。表现得沉稳、内敛,甚至是谦卑。我总觉得他像一个人,对了,像张春桥,像张一样阴柔,也像张一样心思缜密。当时,他热情地向我们推荐这个项目,希望籍此带枪投靠,作为入伙四通的“投名状”。
   
   可惜这个项目很快被腰斩了,操刀的是董事长李文元。那天,李乡长把我叫到一边,斩钉截铁地对我说:“(爆炸喷涂)这个项目,是无底洞,立即停下来!”
   
   当时,在这个项目上已经花了差不多十万元,买了电机等设备。对此,李董事长果断地说,这些设备送给他们,合作到此为止。如此“壮士断臂”,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
   
   董事长发话了,我们惟有执行。但在当时,我并不十分理解。后来随着自己的历练增加,才由衷地佩服李乡长,姜还是老的辣。因为一种新技术,从实验室试验成功,到中试,到形成规模生产能力,再到市场开发,不知道还要烧多少钱。爆炸喷涂也许是个好项目,但不是我们该做的项目。公司初创,底子薄,走错一步就会是万劫不复。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公司有李文元这样的董事长把舵,避免了公司初创期翻船的风险,实在是我们的幸运。
   
   实业派的刘海平,有些郁郁寡欢。
   
   爆炸喷涂下马了,段永基也暂时在我们视野里消失了。他第二次在四通露脸,是在1985年初,我从美国回来以后。这一回是给我们引见了一位外商。一段非常有趣的故事,暂且不表。
   
   在清华的时候,我和老段没有打过交道,但我认识他的夫人刘延荣,而且印象深刻。刘延荣是化0的,比他高一班。那时候我们都是八八派,战斗组同在新水利馆,有过一段密切的交往。我记忆里的刘延荣身材修长、青春靓丽,总和一位帅气的小伙子在一起。我很讶异她嫁给了老段。我曾半开玩笑地逗他:“老段啊,你配不上你老婆。”
   
   我的直白让老段耿耿于怀,只听他咕哝了一句:“TMD,说我配不上……”
   
   让我更为讶异的,结果好像是刘延荣配不上他。老段心里另外有人,自己还没来四通,就先把她介绍进了公司。一个乖巧的小女孩,说是他的表妹。她的名字叫张月明。俗话说,一表三千里,谁也不会去深究这个“表”从哪里来。
   
   公司正是用人之际,更何况她十分敬业,张月明很快就成为王缉志的得力助手。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段永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