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文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今年二月,中共中央下发了二号文件,该文件充满阶级斗争的腾腾杀气,恍若毛共王朝再现,令人有今昔是何年之感。整个文件凝聚着一种意志,即不惜一切代价保专制。
   
    人们普遍没有觉察到:这是又一个路标转换的重大标志;中共胡锦涛中央二号文件的出台,正式标志着中共已经放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邓小平路线,重新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治国路线。只不过这次阶级斗争,不是毛时代中共毛系当权派对党内“走资派”、对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进行专政的“阶级斗争”,而是中共法西斯新贵“走资派”集团对劳动人民及弱势群体进行专政的阶级斗争。
   
    但许多人不以为然,认为二号文件不过是中共为了应对2009年这一“政治敏感年”而采取的临时性措施。我要提醒这些人:去年以确保奥运会名义采取的管制措施,大多数已经保留下来,比如:在北京实施的全面监控外地入京手机号码、禁租法轮功信徒和“不稳定分子”等租房管制、在全国范围实施的互联网封锁过滤的升级、对公共场所文娱活动的严限等极权措施。这些足以证明:“确保奥运”等所谓临时需要的幌子,不过是中共胡中央厉行倒退的堂皇借口。
   
    实际上,从2007十七大开始到现在,中共以临时性需要为由头而采取的诸多倒退措施一直有紧无松、有进无退、步步为营,从没因为临时性的由头消失而取消、放松过,这一点和邓江时期大相径庭,邓江时期,每逢“两会”、“六四”忌日,中共也会收紧管制,但远没有收得象今天这样紧,而且,一旦“敏感日”过后,包括新闻在内的管制一定会放松,从没有现在这种一再“紧套”的情形。
   
    自2007年十一月以来,“确保十七大”、“确保奥运”、“确保政治敏感年”...这些步步为营的倒退举措,隐隐闪现着长远的图谋,如幽暗中剧毒的大蛇一般无声地伸缩着有毒的信子。
   
    胡锦涛中央倒退举措的非临时性,还可以通过对比一窥其端倪。胡锦涛当前的极权管制程度,远远超过了1999年,1999年是“六四”大屠杀十周年、达赖出亡四十周年、拉萨大屠杀十周年...同样是十足的“政治敏感年”。胡锦涛当前的极权管制程度,实际上超过了文革时期,倒退回毛共“十七年”的年代;也就是说,胡锦涛的高压举措远远地超过了维稳的需要。
   
    近七年来,在胡锦涛“温水煮青蛙”般的倒退政策中,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他们无所作为地期待明天来临,殊不知到惊觉灼烫之痛的那个时刻,已经无力跳出烹煮之釜了。
   
    “温水煮青蛙”,杀人不觉死,这就是胡锦涛比江泽民、邓小平更为可怕的地方。
   
   
   
    那么,胡锦涛一伙到底想干什么?他要把中国这只青蛙煮成什么样的菜肴?
   
    一切迹象表明:胡锦涛一伙正在切切实实地重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统治法术,企图以高压恐怖吓阻中国民众的自由民主诉求,死保一党专制到底。
   
    胡锦涛所签发的二号文件,核心精神是不惜代价“维稳”,也就是说,为了维护一党专制的稳定,终止经济发展也在所不惜,这实际上是宣布终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自2007中共胡政权温水煮青蛙的倒退趋向来看,这决非权宜之计,而是一项战略性的政策调整;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邓小平(包括江泽民)路线的基石,终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就是终止了邓小平路线。
   
    胡锦涛不仅这样说,也早在这样做了。在胡锦涛的主导下,去年的北京奥运会,被弄成一届不惜代价、不顾百姓死活、完全不顾经济效益的准军管奥运会;因为近乎癫狂和神经质的极权管制,北京奥运会的筹办和举办,不仅没有增加商机,反而带来了奥运期间经济“大萧条”——在“清场”及出入境“严管”等效应下,北京宾馆饭店空空荡荡、各旅游城市冷冷清清...胡锦涛一伙以不惜血本的疯狂管制,终于赢得了北京奥运会的政治“胜利”。
   
    而牛年开年伊始,中央文件的精神要旨只有“稳定”,经济目标索性连提都不提了。而以往,胡锦涛多少得举着发展经济的牌子做做样子,早就想终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他先后炮制出“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口号,却又绝对禁止自由民主的话题,这就是为终止邓小平路线作“理论”准备。
   
    当前病灶初起的中国经济危机,终于为胡主席公开终止邓小平路线提供了难逢的历史机遇:反正经济搞不去了,索性就坡下驴、踢开经济“闹革命”,高举“反西化”、“反分化”、“反和平演变”、“防颜色革命”、“反霸权主义”破旗,正好转移视线、迷惑人心。而这些时髦的名词,正是毛共“阶级斗争”的现行表述。
   
    共产党统治下的所谓“阶级斗争”,就是对“阶级敌人”实行专政;所谓“专政”,就是对人进行无法无天、不择手段的迫害,用中共的话来说,就是“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对“阶级敌人”的专政,胡锦涛中共越来越回归毛共时代,区别仅在于:毛共时期的“阶级敌人”主要是“地富反坏右”极其子女、党内走资派、胡共时期的“阶级敌人”则是民运、异议分子、维权人士、法轮功等独立宗教信仰组织;对政权异己分子,毛共称为“阶级敌人”,胡共则称作“敌对势力”。
   
    毛共时代“阶级斗争”的迫害手法,胡锦涛早已不动声色地实行:对高智晟妻儿、陈光诚妻子、郭飞熊妻子、胡佳妻女、刘晓波妻子的迫害,实际上已经恢复了毛共时期亲属株连的专政手法;今年两会其间,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遭到文革以来空前的监控和打压,“两会”其间,“公民监证”行动的发起者郭永丰,甚至被不给任何理由地关入监狱...株连普遍盛行,好些异议人士恋人和配偶,都遭到威胁骚扰,要求划清界限...
   
    近年来,对“敌对分子”的打压,中共政治警察越来越采取扣押私人邮件冻结银行存款、抄家、抢走存折等赤裸裸流氓手段,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其手法越来越“文革”化,只不过文革时抄家中共用的是红卫兵,现在则是动用警察赤膊上阵。
   
    胡锦涛时期的中共,对“敌对分子”的“斗争”之残酷,远远超过了邓江时期:2005年,胡锦涛一站稳脚跟,就制造“三班仆人”冤案,悍然冤杀徐先富等七名基督教领袖,其镇压宗教信仰的强硬和残暴,破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纪录;胡共政权公然纵容黑社会势力殴打、杀害异己分子,在胡锦涛治下,民运、异议、维权人士在狱中普遍受到残酷虐待,踢打、电棒电击生殖器这样的酷刑竟用于对付高智晟、郭飞熊这样的名人,普通异己人士在狱中所受摧残更是可想而知。民运人士彭明、王荣清在狱中被整得患上尿毒绝症,王秉章、秦永敏等人也被折磨得疾病缠身。胡锦涛上台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发展到了大规模活摘器官的地步。
   
    
   
    今年伊始,在“步步高”的升级专制基础上,胡政权又祭出“整治网络低俗”运动,厉行新一轮网络大扫荡,中宣部严令“不留死角”,要把网上“自由化”等“错误”言论赶尽杀绝。紧接着又发起卷地毯式的出版业大清洗,《共和国记忆60年》或腰斩、《半夜鸡不叫》等一批有“政治错误”的已获准出版的书被禁止出版,甚至已经出版和发行的蔡楚诗集《别梦成灰》,都被强令在全国范围内收缴,而蔡楚九十年代还能够在国内自由出书,在这场剿杀出版自由的运动中,黑名单大大扩展,蔡楚、贺卫方、徐友渔等一批新人已经或有望被列入出版黑名单。中共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还宣布:从4月1日起,实行“实名制”书号申领办法,出版社须以作者真名实姓申领书号,以堵死“敏感”人物用笔名出版书籍的渠道1。
   
    胡锦涛发起的这场出版业的大清洗,其扼杀思想的专制力度,文革结束以来是空前的。
   
    除已经推行的手机实名制、已经拍板的书号实名制外,中国民众使用得最广泛的网络通信软件QQ,也正在酝酿实名制。中国网民的隐私和上网自由,也遭到“温水煮青蛙”式的扼杀。
   
    综而言之,胡时代的专政措施,与毛共时期已经没有实质性区别,而形式区别仅在于只在于:毛共喜欢“挑动群众斗群众”、胡锦涛政权则动用警察赤裸上阵。事实上,现在除了还不敢大规模杀害政治犯外,胡共的专制统治,其精细和严密的程度比毛共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胡锦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重新高举阶级斗争的刀把子?因为邓小平(江泽民)路线已经走到头,再走下去就是颜色革命、和平演变。邓江路线造成专制管控不断收缩、以经济领域为基地社会自由空间不断扩展,为了公民社会的成长准备了条件,当今的中国公民社会已经萌动;在经济的大滑坡的形势下,底层怨愤倍增,而原先可以一心赚钱不问政治的资产阶级也无法照旧“闷声发财”,中共于社会精英的联盟趋于瓦解,整个社会日益涌起一股改旗易帜的共同愿望,中共法西斯权贵集团日趋陷入孤立,这种情形很像1988年的台湾和南朝鲜。面对这种形势,统治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象蒋经国那样主动放弃专制、一条是象苏联对付“布拉格之春”那样疯狂镇压,必要时不惜再次军管戒严、以“非比寻常的强硬手段”保住专制,但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放弃经济发展、社会全面倒退。
   
    胡锦涛显然已经选择了后一条路,其原因,除了胡某人所代表的当权派既得利益集团的邪恶本质外,中共政权本质不同于前台湾、南朝鲜政权也是一个原因:两蒋时期台湾政权、全斗焕南韩政权毕竟只是威权政权,公开承认普世价值;而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从来都没有改变,中共至今不承认普世价值,胡锦涛更是高调反对普世价值。
   
    那么,中共胡政权下一步要往何处去?有人认为胡锦涛下一步要复辟毛共王朝,这并不确切。因为当今的中共,意识形态早已破灭,中共缺乏重回毛太祖时代的意识形态支撑;而且,尽管胡锦涛是毛泽东培养出来的辅导员,胡锦涛与毛泽东并不完全一样:
   
    从“文革”可以看出,毛泽东至少有一半是无政府主义者,这就注定了经由毛泽东之手创造的一切专制成果,也会在他的手中毁灭;文化大革命就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共自残运动,如果毛泽东有邓小平的寿命,中共政权一定会随着毛的死亡而彻底崩溃。
   
    而胡锦涛则是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专制主义者),他虽然高举毛泽东,却坚决反对“文革”,而“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
   
    毛泽东要砸烂所有的坛坛罐罐,而胡锦涛则要拼命箍紧一个桶(尽管这只老朽的桶箍得太紧反易破裂);胡锦涛更象陈云、斯大林、金日成父子。
   
    失去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支撑的中共,要重新扩张极权统治,唯有借助民族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糟粕。胡锦涛正在切切实实借助这两件“法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