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曾节明文集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中华合众国网站首发)
   
    今天上午第一次去基督教云恩礼拜堂,那个教堂在sukhumvit71路的一个叫Amno的巷子里,距我住的帕兰高十七巷不过五公里,步行一个小时可到。
    因为怕迷路,我步行到拉查丹伦路和sukhumvit71路的路口后,改打的前往。

    教堂样子,如同中国广东乡间财主的两层别墅,我到时大门紧闭,里面有传道声。连拨李日光、郭庆海的手机不应,只得敲门,很快一个黑发窄脸的英俊小伙子开了门,他客气地请我到倒数第二排的空位就座。
    一楼的大厅坐得很满,窗户紧闭,开着两台柜式空调。主席台上的传道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婆,台湾口音,正在眉飞色舞地讲述她对一九九九年大地震的切身感受,她说她原来觉得台湾的一切很甜美,根本无所谓什么宗教不宗教、耶稣不耶稣的,大地震时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在极度的恐惧中哀求地震快点停止,受到极大震撼,她从此觉得冥冥之中有一种足以毁灭地球的力量,那就是上帝的力量。
    她的口才很好,还能够流利地说一些泰语句子。她在演说中间提到《圣经》(那段:“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在青草地上,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这段话令我颇为感动,它如桂林老家龙胜瑶乡的汩汩清泉,浸润其间,我那躁动愤懑的心逐渐安宁下来,我不觉沉思于她那股台湾魅力的传到中,想起了亚伯拉罕.林肯和戈尔巴乔夫。
    林肯为了捍卫美利坚的立国精神和国家前途献出了生命;戈尔巴乔夫则更有有超凡脱俗之举,为了拯救极权奴役下的俄罗斯民族和东欧民族,为世界选择了和平、为个人权力选择了耻辱,人类有史以来,只有戈尔巴乔夫能够在大权牢牢掌握的情况下,能够且勇于主动放弃世界二号超级大国统治者的巨大既得利益,把福祉留给人民,把羞辱留给自己,在今天俄罗斯全民族的不屑和误解当中,在边缘化风烛残年岁月,任凭全世界的极权者、强权者、投机者、势利者笑骂嘲讽而痴心无悔,这是一种什么品质?这是一种什么境界?放眼今天世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能这样做的得势者,还有谁人?
    最鲜明对比之下,中共国胡锦涛等一小撮暗物质是多么的不堪入目,一不小心想起都是对自己人格、对人类文明火辣辣的侮辱和亵渎!
   我实在不屑于多瞥这些暗物质类人一眼了,闭上眼睛,我仿佛看见戈氏正向我招手、向我问候,在白桦林边、在青草地上、在汩汩的清泉边、在盛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忽然间我觉得:戈尔巴乔夫的精神难道不是救主耶稣的精神吗?是戈尔巴乔夫,亲手锯断自己所坐的树枝为代价,使得苏联的政治流亡者不再流亡,使苦难的心灵创伤得到慰藉,使古拉格群岛第一次成为历史,使得一批批自由作家回归俄罗斯母亲的怀抱…宁教天下人负我,休教我负天下人,这种精神,难道不正是耶稣的精神吗?基督教所传扬的万世救主,难道不正在人间吗?
   宗教是精神的最高寄托、是心灵深处的情感,因而永远无法象论证科学一样加以论证,我们当然无法论证耶稣就是基督教所称的万世救主,但人们所知道的是:耶稣具有非凡的伟大品质和慈悲胸怀;耶稣活着的时候,同样遭人羞辱、不被理解、甚至被自己的同胞恩将仇报地送上了十字架!
    千百年来,人们苦苦追寻着耶稣基督、弥赛亚救世主,为之建造了千百所教堂,翻烂了万千本《圣经》,但是真的可以在教堂中、圣经里寻得救主耶稣吗?我疑惑着,到底是耶稣一直没有再来,还是耶稣多次地再来到人间,却一次次不被承认、受人冷落、甚至遭到扼杀?如果耶稣代表一种慈悲博爱的伟大品性的话,那么,象戈尔巴乔夫、达赖喇嘛、高智晟先生这样的人,难道不是再来的、正活在世上的救主耶稣吗?
    为什么美国人一定要在林肯被杀后,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一位慈父般的伟大总统?难道俄国人、中国人和西方的势利者们,一定要在戈尔巴乔夫逝去后,才会惊觉戈氏的价值? 
    人的一个劣根性就是对好东西,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痛惜;真正伟大的人物往往逝去后,才被人看清其伟大、想起其稀世夜明珠般的伟大价值。
   凝望着教堂窗外热风中摇曳着的榕树枝叶,我忽然发觉:再来的耶稣一定要到教堂外面去寻找。
    浑身满溢着耶稣品质的戈尔巴乔夫,难道不是活生生地、暂时停留在这个势利冷漠世界上的、忍受着人类重重罪行的耶稣基督吗?一个具有耶稣品性的人摆在面前,全世界却不认识。总有一天,俄罗斯民族、以及全世界所有势利冷漠的人,会为他们对戈尔巴乔夫的不屑和冷落而肝肠寸断、悔恨不已的!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同样,达赖喇嘛、高智晟、胡佳等人,也摆在中国人面前,中国人却愣是不认识、不接受。西方人和东方的基督徒们千百年来一再盼望耶稣再来,却又在现世当中扼杀了多少具有耶稣伟大品性的人物!
    在泪眼朦胧中,我的灵魂已经双膝跪地,以哀哭般的痛楚祈求上天垂怜中国人,使愚昧狂妄的心开窍,使他们能够看见、能够接受伟大品性的人,因为这些人在教堂之外,就活在在平凡的现实当中。
   
   
                          曾节明 于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二晚,修改于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二中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