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法祖”与亡党]
曾节明文集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祖”与亡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法祖”与亡党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
   發表時間:2/28/2009
   什么是“法祖”?顾名思义,就是效法祖宗、效法祖制;统治者的“法祖”,就是效法政权的创始人。“法祖”,是专制政权到了末代经常做的事:

   王朝的末代统治者,常有不甘心失败者,大力效法开国皇帝,梦想再创中兴,如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铲除阉党、大杀臣僚,恍然间梦回盛明;载沣效法多尔衮;抑汉兴满,大搞皇族亲贵集权、加强一族专制、重申“留头不留发,留法不留头”的律令,坚持民族压迫不动摇,朦胧中再次“入关”……
   中共红朝传到胡锦涛身上,也出现了强烈的“法祖”现象:胡主席上台伊始,就迫不及待地效法五十年代的毛太祖,再举“延安精神”、重提社会主义、高唱“两个务必”、强调意识形态、叫停经济改革、纵容极左逆流、斥巨资再造马列社教工程,妄图僵尸还魂,下血本扩建国保“镇暴”队伍,构建“和谐社会”;在胡主席的“法祖”政治下,经济滑坡、人权倒退:镇压、截防、禁书、封网、监控、管制…年年新台阶;新闻、出版、影视、文艺、聚会、奥运、出入境…处处“胡紧套”,妄图再建新铁幕,复活毛共洗脑;六年来胡主席聘五毛、培愤青、反法货、护奥运、神七升天、太空行走...高科技愚民洗脑卫星上天,反西方义和团红海洋走向世界,苦心营造假大空,奋力克隆红卫兵的新一代。
   胸怀卓娅舒拉的胡主席,立志要在如秦始皇修建长城一样,在中国创造万里专制永不倒的世界新奇迹。
   只是,“法祖”政治不仅不可能成功,还是一条寻求“痛苦死”的找死之途。
   “法祖”为什么注定失败?因为一个政权在开创之初的状况,和其末期的状况及所处的环境有如天壤之别,政权开创者的成功经验,是适用于政权初创阶段情况的经验,远无法适用于情况已经迥然不同的末期;一个世代已经逝去,昔非今比,时过境迁,这时候再从故纸堆中翻出当年的成功之道,以解决今天面临的危机,无疑是再干荆人寻表夜渡1那样的大蠢事:
   春秋时期楚国攻宋,楚军为了顺利渡过澭水 ,事先派人勘察渡口,并在最适于渡河的地方作了标记,但在楚军实施渡河的当天夜里,澭水已经暴涨,楚军却全然不顾变化了的情况,仍然找到原来的标记处实施强渡,结果被淹得惨不忍睹,“军惊而坏都舍”,还没碰上宋军就崩溃了。
   政治是最现实的事务,特别讲究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解决新问题需要“新思维”,生搬硬套另外一个世代的统治方法来解决当前的问题,其结果往往就是惨不忍睹,历史已经多次提供了例证:
   项羽、王莽的复古都失败了,朱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结果是自毁长城、吊死煤山。为什么朱元璋大杀功臣行得通,而崇祯刑杀大臣就完蛋了呢?最显著的区别在于:朱元璋大杀功臣之际,天下已经底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有利于巩固皇权;而崇祯以猛治国却赶在政权内忧外患的用人当头,把能做事的人驱尽杀光,有利于吊死煤山。
   载沣效法多尔衮,巩固皇权专制和满族族天下、维持民族压迫,结果贻误了君主立宪保大清以的最后时机,逼反新军万千,幸而能识时务、激流勇退、拱手让贤,得以保全身家性命,若学崇祯负隅顽抗,以满汉之间血海深仇来看,爱新觉罗家族必如末代沙皇同样下场。为什么多尔衮成而载沣败呢?时势大不同矣,多尔衮入主中原之际,得中国大乱极度内虚之天时,手上又有一支强弓硬弩、能征善战的八旗铁军,而载沣有什么呢?
   综上可以断言:胡锦涛效法五十年代泽东毛太祖以图保专制,必将输得很惨:昔非今比,时过境迁,当年毛太祖拥有共运高涨的国际环境、拥有苏联老大哥的大力扶持、拥有新奇亢旺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拥有刚刚武力夺得天下的凛凛淫威、拥有闭关锁国、封闭洗脑的条件…这些东西,如今的中共还有吗?如今的中共,失天时(国际共产阵营崩溃,互联网时代信息难以封锁)、丧人心、无灵魂(意识形态破灭),成为一个行将入墓“三无牌”政党。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的“法祖”,焉能不败?
   “法祖”政治的出现,也是专制政权行将灭亡的标志。因为走到“法祖”这一步,往往意味着统治者到了无牌可出、无计可施的地步,或者统治集团已经丧失了修错能力。这个时候也没有能够保专制的“改革”可改,因为能改的都已改了,不能改的若改,专制就会瓦解,因为统治集团丧失了修错能力,所以任何松懈专制的改革都不能容许,其结果必然是“宁亡中国,也不能亡我大清”、“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之类的荒谬。
   因为无牌可出、无计可施,只有炒旧饭、走老路,强自镇定、自欺欺人,或沉迷于“太祖”时期的文治武功,获取心理满足、期望得到保佑。
   胡锦涛的“法祖”表现,是地地道道的亡党兆头,应该赶紧放弃才是:本来,要救党保家,不是没有“新思维”可用,前波兰、匈牙利的领导人不是通过施行“新思维”放弃了专制、保全了共产党和身家性命吗?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为俄国人挣来了和平演变,也为自己挣到了诺贝尔奖殊荣及荣誉的退休生涯,苏共之所以亡党,并非新思维作孽,而恰恰是苏共强硬派“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倒退政变,妄图“法祖”的结果!
   怎奈,胡主席就是执迷不悟、顽冥不灵,他无路可走,又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愣是站着茅坑不拉屎,死保专制不放松,一副为保专制身死党灭也在所不惜的崇祯架势。
   非但如此,胡锦涛通过对苏东瓦解的邪悟,更是认定了戈尔巴乔夫是葬送“社会主义”的头号叛徒、戈式的“新思维”是欧洲共产阵营祸根,把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当作头号敌人严加防范、“防微杜渐”,高唱“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胡崇祯一心一意要舍弃生路,望自己和中共都“痛苦死”的邪路上走。
   这样下去的结果,必然是“共、胡”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曾节明 作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十四日星期三中午   
   注1:《吕氏春秋•察今》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