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那艘中国商船被500发炮弹击沉,我很悲愤!

   
   
   
   俄国炮舰连发500多炮,击沉一艘据说违法了的商船,这艘商船虽然挂一小国国旗,但船长和船员都是以中国人为主(在国际上,一般认为这种就是中国船,只是为了方便而挂其他国家国旗)。我现在先假设这艘中国商船严重违犯了俄罗斯法律,我甚至也自我假设这艘船上走私的是比毒大米更严重的军火,还假设这艘商船不听指挥一个劲地想逃跑,在这样假设之后,大家也都许得出这样结论: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无论是从俄罗斯法律还是国际法,它都有权开炮阻止“走私船”逃脱。那艘中国的商船侵犯了俄罗斯主权。

   
   
   
   下面我给没有军事经验的朋友描绘一个场景:中国那只商船除非是经过严格改装的军事船只,否则,无论从他的吨位和船体设计上看,它都不可能逃过目前任何一艘俄罗斯军用和警用舰艇,更不用说能连续发500多发炮弹的军舰。这就是说,俄罗斯完全可以出动当时在场的船只拦截这艘商船,截停它后带回去扣留、检查、起诉,但它选择了开炮……
   
   
   
   允许我再描绘一个场景:一艘军舰连续开了500发炮弹射击一艘商船,就算俄罗斯是目前世界上军事实力最低的国家,大家也知道,用军舰打商船,几乎是高射炮打蚊子,那是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只是我们这里说的老鼠是我们的中国同胞而已!
   
   
   
   让我们设身处地:中国同胞在听到第一发炮弹的时候一定后悔了,但随后又有一百发炮弹、两百发炮弹、三百发炮弹……这个时候他们一定像受惊的老鼠一样四处躲猫猫,而在三百发炮弹的袭击下,那艘船要就是受到了重创,要就是没有人驾驶了,也就是说那艘船停了下来。
   
   
   
   船上的那些中国“老鼠”一定很后悔,等着俄国人来抓他们,但俄国人没有来,来的继续是他们的炮弹,把那艘中国的商船当成靶子,一炮一炮的慢慢玩,那些开炮者可能还想象着船上的“老鼠”如何惊慌失措,从而很开心。他们一直发了五百多发炮弹,直到一艘大船被打得底朝天……
   
   
   
   我很悲伤!很久没有写我老本行国际关系方面的文章了,今天却想写几句,可是我也知道“外交无小事”,而且我又不想惹起民族主义情绪,更不想干涉俄罗斯“主权”,所以,我想换个角度写,我想谈谈在国际关系中,除了起主要支配作用的“利益”之外,普世价值所扮演的角色。我想谈一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除了强调“主权”之外,国际社会更加强调的是“人权”。在这里,主权是俄罗斯的,而人权是我们那几个象老鼠一样被他们灭掉了中国同胞!
   
   
   

普世价值在残忍的两次世界大战后逐步确立

   
   
   
   支配国际关系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我想,没有必要花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因为没有人会否认答案只有一个:利益,或者你加上两个字:国家利益。我从事国际关系方面的工作和研究多少年,死记硬背了无数个国际关系理论和案例,到后来得出的结论也是这同一个答案。
   
   
   
   可是,除了这个主要的因素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当然还可以举出一些其他的因素,例如国家主权、国际法什么的,但仍然没有脱离国家利益的范围。有没有其他的超越了一国主权和利益的东西?或者说,如果只是利益在支配着国与国的关系,会发生什么情况?
   
   
   
   上个世纪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两次战争,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我们重温一下现代国际关系历史,你会惊讶的发现,这就是一部各国在利益博弈中讨价还价,在国际舞台上为本国利益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历史。或者你看一下这种历史的浓缩版: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那段历史。看一下英国人多么聪明地绥靖了德国,看一下美国人多么潇洒地置身在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战争之外,看一下俄国人多么明智地和纳粹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从而保护了自己的主权完整等等,你会想,啊,这些国家的领导人真他妈的聪明,在如此复杂的国际关系中,都能够为自己的国家找到最大利益和最和平的环境。
   
   
   
   可是二战还是打响了,而且随着科技进步、武器的发展以及国家私欲的膨胀,这次战争的残忍程度竟然超过了历史上所有战争的总和。
   
   
   
   这场战争带给了人类什么样的思考?瓜分战败者?胜利者更加疯狂地扩充自己的利益?或者为下一场战争作准备?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的一些思考,当时的国家都在思考:人类为什么会如此残忍?我们的科技越来越发达,我们会不会有一天因为我们自己的利益而摧毁整个地球?我们这些国家难道除了各自的利益之外,就没有共同的东西?我们都有各自不同的主权,但是否有超越主权的共同的人权存在?有没有一种共同的价值观,能够防止我们的私欲无限膨胀,防止我们对自己的国民和其他的国民作出残暴的事?
   
   
   
   联合国成立后,《国际人权公约》(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应运而生。这是人类第一次共同探索普遍适用于各国的价值观。这个不是关于战争和国家利益的,甚至并不是大谈特谈主权,而是关于人权的。为什么?
   
   
   
   因为当时全世界几乎都充分认识到:如果法西斯德国在它国境内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同胞犹太人,那么它侵犯波兰后也一样会残忍地杀害波兰的犹太人和波兰人,而如果它能够残忍地杀害波兰人,那么,只要它有能力,他一定会屠杀俄国人、法国人,以及轰炸英国平民!
   
   
   
   还有美国,当日本人在中国大陆烧杀奸掠的时候,它以为自己可以在太平洋那边独善其身,等到珍珠港事件后,它已经死伤了成百上千的官兵。
   
   
   
   世界都看到了,如其说这些侵略国是在以武力追求国家利益,侵犯他国主权,不如说他们在用武力侵犯一个又一个个体生命的人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些逐渐为各个国家所接受的普世价值观产生并迅速蔓延,这得归功于世界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但更应该归功于战争的残忍。
   
   
   

美国与伊拉克:利益和普世价值观

   
   
   
   我想拿一个非常敏感也很难分析的例子来说明利益和普世价值观这两大因素在当今国际关系中错综复杂的关系。
   
   
   
   美国侵略伊拉克,我们即便认为当时布什的情报确实出了差错,他们确实认为萨达姆有大规模性杀伤武器而侵占了伊拉克,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把美国说得非常高尚,就不是出于国家利益呢?
   
   
   
   当然不是,因为朝鲜不但不隐瞒大规模性杀伤武器,而且整天威胁美国,可美国为什么不打它?因为除了中国的因素,朝鲜的战略位置对美国没有什么重要,而且,以朝鲜的科技能力,即使有了核子弹头,真要发展洲际导弹以携带弹头达到美国本土,至少也得20年,不但美国,可能全世界都相信这个国家垮台的速度比它制造洲际导弹的速度要快。再说,朝鲜有石油吗?伊拉克所处的中东可是美国这个巨大引擎耐以运转的,如果真拿下了伊拉克,对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善莫大焉。
   
   
   
   当然我这些分析是忽视了其他一些因素,例如反恐的要求,可即便考虑进去,反恐也是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
   
   
   
   这就是国家利益。然而,让我们继续看下去,以美国的军力,它迅速攻占伊拉克,战争结束了,美国胜利了。但后来又如何?大家看这几年来,美国在伊拉克泥足深陷,特别是伊拉克那些伪装成平民的恐怖分子,隔三岔五的袭击美国军人,结果造成了奇特的现象:美国所有伤亡几乎都是在他们打赢了那场战争后,裹着年轻尸体的袋子每个月都源源不断地运回美国,最终不但让美国人的神经崩溃,也让布什总统灰溜溜地下台。
   
   
   
   那么,美国真的无法打赢这场战争?或者说一个可以在短时间内攻占一个国家的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难道连几个恐怖分子都对付不了?为什么?大家想了没有?如果你没有想通,那么你最好回忆一下当年和我们人口相差那么悬殊的日本军人怎么会用几十万人就把大半个中国征服得服服贴贴?屠杀,三光政策,强奸妇女再把她们用刺刀刺死,还有几乎每一个中国老人都记得的故事:我们的游击队员以偷袭的方式杀死一个日本人,结果日本人不分老幼,把你整个村子的人都灭掉!
   
   
   
   美国为什么不用这种方法?如果它要用,请问,就算有十个伊拉克能不服服贴贴?你杀了我的军人,我作为占领军多杀你几个,或者就算把你所有拥有一些恐怖分子特征的人都杀掉,活埋,天会塌下来吗?这个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敢站出来向美国宣战?
   
   
   
   还有,美国为什么一直承诺在伊拉克搞民主?为什么不直接扶植一个傀儡,或者干脆派遣一位美国人当伊拉克总统?把美国搞成沙特阿拉伯那样的君主国,有什么不行?
   
   
   
   我想如果真这样做,绝对百分之百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士兵的尸体也会大幅度减少。但美国却没有这样做,而且,迄今为止,除了误伤平民之外,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美国人在伊拉克有意屠杀平民作为威慑。什么样的国家,在自己的四千多位士兵被冒充平民的恐怖分子杀死后,却一直自律,没有使用更加恐怖的报复手段?
   
   
   
   普世价值,那种已经被二战后美国为首的世界各国都认可了的《人权宣言》中的普适价值。这种普世价值在处理国际关系是并不都能超越国家利益,但却绝对以各种方式方法限制国家利益的无限膨胀,其核心的价值观如人道和人权,在很多时候超越了主权的限制。如果时间推移回去,你也许不能阻止希特勒德国侵略欧洲,但你可以阻止希特勒屠杀犹太人。
   
   
   
   美国出于国家利益攻打伊拉克,它找的情报借口让我很鄙视,但它推翻了本身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萨达姆(他带给伊拉克人民的伤害超过囤积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能做到的),让我暗中高兴,但这些都说不上让我尊重美国。
   
   
   
   我尊重美国,是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且不说俄国人占领东三省时的所作所为,以及日本人侵占我国领土时那段惨痛的历史,纵观上下五千年,我没有看到一个武力如此雄厚的占领国,竟然让自己的士兵被占领国装扮成平民的恐怖分子杀死超过4000人,而一直没有对伊拉克平民做任何报复。美国人没有打赢伊拉克战争,但他们试图用士兵的尸体打赢一场意义更加深远的战争:人权的战争。仅仅从这一点来说,美国虽然还没有赢,但从来不把自己人民的权力当回事的萨达姆永远输了!
   
   
   

普世价值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让我们把画面再拉回到太平洋上,但暂时不要拉回到被500发炮弹击沉的中国商船那里,让我们把画面拉到太平洋另外一边。
   
   
   
   曾几何时,来自中国大陆的偷渡和走私船只接二连三地非法进入美国海域,美国海岸巡防队受命驱逐,但是,从头到尾,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军舰开炮,如果他们开炮了,即使不击沉那些船只,也许来自中国的偷渡船会知难而退,从而让美国人松一大口气。要知道,这些偷渡到美国的中国人素质之低,几乎在中国的大城市都没有资格申请到户口,但到了美国,却过一段时间都获得了绿卡,成为美国公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