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徐永海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给傅希秋的信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旧稿:高洪明今日出狱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凸渡沙教堂——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给傅夏霖姊妹的信
·旧稿:六四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跪交情愿书的学生领袖被抓了
·家庭教会弟兄姊妹的好师母
·当今的世界最需要的是上帝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就计划筹备“科学与神学研究工作室”一事给弟兄姊妹的信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姊妹
·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感谢朋友们在我禁食祷告期间的关心
·被软禁第六天,禁食祷告四天后,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Please pray for us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七大使我又由被监视升格为被软禁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
·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1999年4月30日
   

   “六•四”运动时,也就是1989年5月,我们一些缸瓦市基督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多次参加游行活动和看望绝食的学生。组织大家的是缸瓦市神职人员秦红红和后来成为工自联纠察队总指挥刘换文弟兄。在一次游行时,我们横幅上写的是“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这句话是缸瓦市教堂杨毓东主任牧师说给我们的。
   
   6月3日晚上,我从天安门广场来到西单,听到西单的西边已有很多枪声,看到有子弹划向天空,看到路口的汽车被点着,火光冲天,有伤员被抬了下来。我随着人群去了离西单较近的邮电医院。我帮助给伤员缝伤口,有学生,有市民,也有几个武警。我看到一个学生的胳膊上被枪打了一个很大的洞,我看到一个学生颈部挨了一枪脸色紫青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我看到一个姐姐面对死去的弟弟哭的失去了理智。5点我离开邮电医院时,这里已有23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在以后的几年,每当6月4日,我都去天安门广场,思念那些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1995年和1996年我没有去天安门广场,因为那时我被劳动教养,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1997年和1998年,由于有警察监视,我没有去。但是今年1999年我一定要去,因为,我发现我忘不了“六•四”,忘不了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献了出自己的生命。“六•四”应该被人纪念,那些死去的人应该被人纪念。
   
    徐永海
   
    1999年4月30日
   
   (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1999,05,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