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文革屠杀]
徐水良文集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文革屠杀

   

徐水良


   

2009-3-9日


   

   
   我赞成徐友渔先生和其它许多朋友关于文革屠杀的许多批判。但不赞成许多人把这种屠杀主要描绘成武斗杀人,武斗杀人一般是群众组织在双方手握武器的武斗冲突中的死伤,很难够得上单方面不对称地使用暴力杀人这种屠杀概念。
   
   我也不赞成中共当局和某些人把文革屠杀责任推到造反派头上。文革中的屠杀,90%以上由中共官方组织。基本上都是中共官方搞的,或者是中共官方领导指挥保守派搞的,一般没有造反派的份。相反,杀的往往是造反派和四类分子及其子女,造反派及四类分子是被屠杀者。
   
   把组织杀人的官方组织如革委会、工宣队,军宣队,清队和一打三反领导小组,治保、民兵、文攻武卫等等,以及官方控制的伪称造反的保守派组织,都称为造反派,是中共的故意误导;许多不了解文革真实情况的人则跟着中共误导,人云亦云,三十多年内,几乎完全歪曲掩盖了文革的真相。
   
   徐友渔先生选一次学生武斗详细描述,来作屠杀的代表性例子,让别人误以为文革屠杀主要就是武斗非官方冲突杀人,这完全是误导。
   
   文革屠杀,主要是官方屠杀,而不是非官方民众冲突杀人。
   
   文革初公安部门策动的红八月屠杀,武斗中军队搞的大屠杀,后来的“清理阶级队伍”酷刑加大屠杀,“一打三反”酷刑加大屠杀等等,才是主要屠杀。
   
   江苏等地还有清查516酷刑加大屠杀。内蒙有清查内人党的酷刑加屠杀。
   
   这些,全是中共官方搞的,杀人成千上万,全国总数达数百万上千万,每个工厂每个单位都死人。有的大单位死很多人。
   
   武斗,如果不算军队屠杀,死人很少。绝大多数单位武斗没死人,一个大城市武斗死人往往只有个位数,往往不如文革中一个大单位死人多。
   
   当然,广西,浙江等地武斗中军队屠杀,也是成千上万,但那是官方屠杀。并且除文革初期青海赵永夫等屠杀以外,其它军队屠杀,无一例外得到最高统帅毛泽东批准。
   
   就犯罪性质说来,官方屠杀一般构成反人类罪,民众冲突死伤一般不构成反人类罪,性质也很不同。
   
   有朋友认为年轻学生手中有枪炮,真是恐怖。但实际上,年轻学生手中有枪炮,好过中共手中有枪炮。二战时、革命时、和民主国家学生手中有枪炮,并不就是坏事。问题只是那枪炮做什么用。文革暴行,用暴力包括用枪炮屠杀,是毛泽东共产党策动的,年轻学生即使介入了,也是受他们误导。
   
   
   附:
   

徐友渔:面对文革中多起大屠杀的三重耻辱


   

2009-03-09 05:39:58


   
     从1949年到1989年,中国大陆历史中最为怪异的事情之一,就是一方面不断发生大规模的清洗、镇压、杀人、处决,另一方面真实发生的事件在民族的集体记忆中几乎不留痕迹,当事人和目击者缄口不言,史书中一字不提。唯一留下的,是官方的宣传,歪曲和篡改得面目全非的历史。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这是大多数中国人都承认的,但文革中曾经发生多起大屠杀,这却是许多人不知道,也是可以空洞地承认文革是一场浩劫的官方史学不愿面对的。宋永毅君主编的《文革大屠杀》一书将中国当代史中最残暴惨烈、令人不忍卒读,同时又被掩盖的一页展现在读者面前,就宋君而言,这是对中国史学和历史本身的¬一大贡献,对大陆的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重新审视民族的罪孽和良知的契机。
   
     在并非外族入侵的情况下,一国之内在十年之间发生多起大屠杀,这是民族的耻辱;而国民对此麻木不仁甚至熟视无睹,这是另一重耻辱;对这耻辱不敢直面而是刻意遮掩和曲意辩解,则是再一重耻辱。
   
     中国人的心灵似乎不适宜在善与恶的绝对性和对立之中作沉思和反省,我们宁愿苟安于当下的日常生活而不愿正视过去的苦难,当需要弄请事实、明辨是非、追究责任时,我们惯于以“不堪回首”相搪塞。尽管如此,掩埋历史的罪责不应该在中国人的国民性格中寻找,因为人们的淡忘不仅出于心理上不能承重,而且是受到压制、威胁,感到¬恐惧。在中国,说出真相是再困难不过、再危险不过的事。
   
     也许有人会说:“难道官方不是也对文革作全面否定吗?”是的,官方曾经有过这样的表态,但那只是在“否定毛泽东同志的晚期左倾错误路线”同时又要“坚持和捍卫作为革命的集体智慧的毛泽东思想”的前提下的一种表态。不错,大陆也批判过文革,但从来没有涉及到最根本的问题即人权──人的生命权、思想和言论的权利、个人尊严、个人财产权,这些权利在文革中被践踏无遗。大陆的中国人仍然生活在本书记述的事实发生时的同一政权和同一制度之下,所以,一个最着名的左派理论家在反对批判文革时一语道破天机:“说到底,文化大革命毕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污点。”
   
     文革中发生大屠杀,并非偶然事件,并非文革造成天下大乱局面的失控产物。杀人,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文革中残忍地杀人、满门抄斩、大批地屠杀,如果没有意识形态¬和心理上的支撑,没有物质条件,没有制度的保证,是决不可能的。
   
     在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统治者的意识形态成了民族的意识形态,其特征之一就是漠视生命。毛泽东多次说──对印度总理尼赫鲁说,在莫斯科共产党、工人党大会上说──核战争并不可怕,全世界二十几亿人,死掉一半,埋葬资本主义,剩下一个社会主义世界,有什么不好?毛把文革说成是改朝换代的政治大革命,而他领导的上一次¬革命,以三千万人的生命换来一个新政权,这一次他又准备以多少万条生命贯彻他的意志、实现他的目标呢?我们不知道毛的具体打算,但毫无疑义,他对成千上万地死人毫不惧怕,就像他对几年前因为他忽发奇想而导致几千万人饿死而不为所动一样。相应地,受他蛊惑的文革积极支持者和参与者也不会在鲜血和尸体之前却步。
   
     我在自己的文革研究着作中有以下文字:
   
     1968年5月,陕西省某县发生第一次大武斗,一派红卫兵组织用步枪和迫击炮打败对立派,对方死50来人。战斗结束,当胜利者看到遍地死尸时,吓得心惊胆战,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本派一个成年人提醒因开杀戒而手脚无措的学生:“打得好!必然要打,毛主席刚有最新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学生们一听,立即从惊惶不安变得理直气壮,原来自己打死人属于打国民党!于是开庆功会,颁奖受奖。我的被采访者告诉我,心理上越过了这一关,以后做什么事就无所顾忌了。
   
     毛泽东对于文革中大批杀人不仅提供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而且命令军队“武装支持左派”,文革中许多地方发生军队向群众开枪事件,就是在“武装支左”的指示和口号下进行的。与此同时,毛泽东还命令军队发枪给一派组织,使其得以放手对另一派实施武装攻击,也迫使这一派从别的部队或兵工厂搞到枪支弹药,以杀人对杀人。对此,毛泽东轻松地、甚至兴高采烈地称之为“全面内战”。
   
     文革中的大屠杀是描述文革、研究文革和评价文革回避不了的话题。当这方面的史实披露出来之后,一切对文革的辩解和美化都站不住脚了。
   
     有人说,文革是毛泽东为了实现其平等理想而作的社会实验,这个实验失败了,但毛的出发点应该肯定,文革精神将永放光芒。凭什么应该相信毛有如此高尚的理想?年轻¬的左派引证毛的语录,引证文革中《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的社论及文章。但是美妙动人的言辞能够遮盖尸骨和鲜血?难道评价历史和历史人物可以根据当权者的自我¬标榜和宣传?果如此,希特勒的辩才和鼓动力比毛泽东不知要强多少。退一步说,如果实现一种社会理想带来的是大屠杀,这种理想的价值何在?如果有人愿意为这种残忍的理想捐躯,那是他自己的事,如果想让成千上万的人当牺牲品,那就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有人说,批判和否定文革不过是站在政治和文化精英的立场上发言,文革确实伤害了一些人,但遭到冲击的多半是当年养尊处优的官僚和待遇不错的知识分子,老百姓并不是受害者。
   
     但看过本书之后就可以明白,在文革中遭到屠杀和其它形式虐待的,首先是文革前生活悲惨、地位低下的人,即被划为异己分子的各类人,以及他们的子女,而屠杀者、施虐者除了军队,就是政治上可靠的民兵、各种红人、积极分子,特别是掌权者的子女。实际上,持这种观点的人自己就是片面的历史知识的受害者,他们不知道文革中的大屠杀和类似的事情,不知道杀人者,施虐者和被杀者、受虐者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所阅读的只是文革后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的回忆与控诉,他们以怀疑和批判的眼光看待这些东西,这是不错的,他们错在把这些东西当成了文革的全部。
   
     有个年轻的左派知识分子,他没有经历过文革,在美国读书和任教,在文革发动三十周年祭日发表文章说:“今天,我们应把毛泽东所谓‘文革七、八年再来一次’制度化为定期的全国性直接普选,这才是‘人民民主专政’或‘无产阶级专政’的本质。”我希望他认真读读《文革大屠杀》这本书,想想文革中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下发¬生的一切,再考虑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希望“文革七、八年再来一次”。无知或一相情愿使人天真,天真有时显得可爱,但天真到为浩劫辩护,挖空心思寻找其中的“合理因素”,就不知其用心何在了。

此文于2009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