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谈谈诗词]
小龙女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诗词

   谈谈诗词
   
   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抛开政治话题,班门弄斧,谈谈诗词。
   
   文字、语言是有时代性的,我们不能仅仅从字面上来理解古人的诗句。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里的床,不是现代意义的床,而是“井栏”。《辞海》里注释,床是“井上围栏”。古人把“有井水处”称为故乡,诗人置身在秋夜明月下的井边上,举头遥望,顿生思乡之情。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本人喜欢中国的古体诗,也写过一、二首。个人理解,对诗词的理解不可泥古不化,诗词是用最简练的文字来描写最美好的意境,所以读诗要用心来体会,“身无彩风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指的就是这个。
   
   对诗词美的体会是见人见智,角度不同,感受不同。但是好的就是好的,它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得到了公认。诗词的欣赏中如果掺杂了政治因素,不仅是对作者,更是对自己的污辱。
   
   每一个流传至今的佳句后面都有一段故事,诗词是可以由读者任意想象的东西,但诗(词)人不是摄影师,诗词里包含了作者的文学功底,更包含了作者的想像、理想。我们读前人的诗词,是喜欢,是欣赏,更是寻找美、寻找心灵相通之处!
   
   诗词相较,词更难于掌握。周易的双字、诗经的四言、楚辞的长句、西汉古诗的五言、唐诗的绝句,都结合在宋词。词是对各代诗歌的总运用。因为词是利用诗句长短表现感情起伏的,因此更难驾驭。
   
   填词是非常讲究的,词分豪放、婉约,我辈有志于填词者大概只能从婉约入手了,原因很简单,古人云:“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只有国破家亡之时,才能填出那些大气磅礴的豪放词。而现在,没有战争,生活安定,即使写出来,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无病呻吟难成好词。
   
   近、现代中国,于豪放词,仅毛泽东一人填得绝佳,当然也不是首首绝唱。其他人诸如郭沫若等,即使有再高文采,填的词可以说不伦不类。原因并非郭先生的文学水平低,大概是太过投机,导致写的词失去了词原应有的东西。
   
   李清照的《词论》里说过,词应该趋近口语。但请各位注意,李清照的所谓“趋近口语”是“趋近”“宋代的口语”,而非今天之口语。因此,我个人觉得,在诗词的用语上应该向古文靠近。如果在诗词中运用了大量的现在口语,那实在是太俗气了,也没有美感可言。
   
   格律是诗词的灵魂,写诗词必须尽量符合格律。“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这说明,诗词原先是歌唱的,与声律密不可分,可惜普通话的发明,将声律给磨灭了。如果我辈新学者不注意诗词的格律和技巧,那么诗词将索然无味,也没有任何文学价值了(白话诗另当别论)。因此,学古诗词,首先要学习一些音韵,才可试写、试填。但是,完全没有必要背书,因为韵书是按古音编写的,今天的新学者只需在“平上去入”中下工夫就可以了。
   
   诗词的意境,是诗词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诗词当以境界为主,其余次之”,这方面,毛泽东是大家,他的词有时并不严格遵守格律,但气势磅礴、惊天动地,非大家难以做到这点。
   
   最后,要用情来写作。诗词因景而情,而情这一点,很难做到。必须胸中真有感受,才可融情于景。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古往今来,写哀愁的诗词更胜一筹,大概人都是不顺心者十之八九吧。
   我本人喜欢的词人是柳永,“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可见传唱之广,而且,当时歌妓们的心声是:“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放在今天,天皇巨星也无法与之相比。可惜的是,柳永既无家室,也无财产,死后无人过问。谢玉英、陈师师一班名妓念他的才学和情痴,凑一笔钱为他安葬。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哀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