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新文明论坛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去年年初,中国官方媒体基于“大国崛起”的舆论冲动,不断宣称:2008年是世界的“中国年”、“中国奥运年”、“中国好运年”和“中国崛起年”等等。在官方舆论的一再鼓惑下,国内不少百姓对2008年充满期待,甚至青年人结婚、生孩子都要赶在这年完成。然而,2008年岁初,一场弥天而降的冻雪无情地打破了“中国好运年”的神话,其最流行的民谣就是:“过大年,雪灾了;炒牛市,崩盘了;留个影,艳照了;去旅游,暴乱了;乘飞机,罢航了;坐火车,出轨了;呆在家,地震了;发工资,都捐了;喝牛奶,结石了”。2008年的整个中国,从瓮安到陇南,从的士罢运到教师罢教,从股市狂泻到金融危机,可谓灾祸环生,似乎苍天有意在讥讽官媒一再宣称当今中国的“天平盛世”假象。
   
    无独有偶, 2009 岁首,中共当权者仍不接受教训,官方媒体又头脑发涨,不仅大吹特吹2008战胜灾难的“丰功伟业”,更是面对世界性的金融海啸冲击,大有要用“北京模式”取代“华盛顿模式”,把世界“从衰退中拯救出来”的舆论冲动。不少官方网站又灌满“牛年好运当头”,“牛年走牛势,牛年发牛财,牛气冲天”的喧嚣。这种宣传主旋律,竟成为今年央视春晚,又一次歌舞升平的“红色盖头”。
   
    然而,苍天不信邪,伴随着官方不思反省的“牛气冲天”喧嚣,2009年开局不仅不牛,且毫无“春”意,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形势显示出明显的灾象:一场全国性的罕见大旱又是当头一棒,其灾难的影响力,一点也不亚于去年开岁的雪灾。目前北京、天津、河北大部、山西、山东、河南、安徽北部、江苏北部、湖北东北部、陕西北部、宁夏、甘肃东部等北方冬麦区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五至八成,山西中部、河北中南部、河南东北部和中部、山东西部、安徽西北部等地降水量偏少八成以上。尤其是一月底至今,中国大部分地区受到寒潮袭击,更加剧了旱情扩大。此据中国国家防总办公室统计显示,截至2月5日,全国作物受旱面积1.55亿亩,有429万人、207万头大牲畜因旱发生饮水困难。其中冬麦主产区受旱面积1.43亿亩,重旱4635万亩、干枯116万亩。这场自1951年以来少见的干旱正在中国北方多个省份蔓延,全国已有接近43%的冬小麦遭受旱灾。据报道,河南农村一碗水竟供6人洗脸,当地村民称:干旱后就没洗过澡、刷过牙。而登封市城区供水的三处水源中,有两处已经干涸,导致城区有11万居民喝水困难。

    对此,中国气象专家指出,这次干旱持续时间之长、受旱范围之广、受旱程度之重,历史少见。北方冬麦区旱情为30年一遇,小麦主产区旱情为50年一遇。而在很多省份的干旱甚至是百年一遇,而且旱情仍在继续发展,短期内没有缓解迹象。
   
    由于冬麦产区持续干旱,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周四(5日)宣布启动Ⅰ级抗旱应急响应。这是《国家防汛抗旱应急预案》级别最高的应急响应机制,也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启动Ⅰ级抗旱应急响应。此前,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已于周三(4日)启动II级抗旱应急响应。
   
    大旱对农业已经产生严重威胁,很多地方粮食减产已成定局,如继续恶化下去,后果极为严重。持续旱灾对中国粮食安全的影响已引起一些粮食专家们的高度关注。当下,中国的粮食生产主要集中在这几个省份,很多地区的农民都没有多少存粮,城市居民家中的存粮也不会太多。这个大前提下,2009年如何抵御“Ⅰ级”大旱情,似乎比官方的保八经济增长目标更紧迫。
   
    近些年来,中国的自然灾害之所以如此频发,原因就在于“发展就是硬道理”指导下的“GDP主义”。这是一种对自然资源过度的开采和开发,以输出生态资源的高消耗、高成本,高环境破坏为代价,来维持的粗放型、掠夺性自杀式经济增长道路的“北京模式”,而毫无节制的扩张投资行为更是其中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正是从这一角度来看,如今政府4万亿旨在刺激经济的投资计划与当下的“大旱”正形成了一种悖论关系,即人类对消费行为的刺激性扩张,必然造成又一轮对自然资源的透支性开发开采,因而也就必然加剧日益严重的天灾人祸。
   
    眼下,这场全国性的持续大旱,对全年经济走势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考虑到当前金融海啸尚未见底,国际市场持续萎靡,中国出口将面临比去年更为恶劣的环境,依靠内需推动经济已成为挽救中国经济唯一的路径。但如今却遭遇如此大旱,粮食减产,直接后果就是农民收入降低,有的可能是绝收。官方近日公布,经济危机已经造成两千万农民工失业。这些农民回城找不到工作,现在家乡又遭旱灾,面临粮食减产、绝收,原本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本来绝大部分农民的收入就不高,年景不好,只能勒紧腰带,再加上当下的抗旱,基本上全是农民自己掏钱,因而如今有相当多的农民根本不可能有消费能力拉动内需。
   
    内需不足,生产企业就无法维持生产能力。工厂不开工更不会僱用工人,反过来又会致使大量农民工失业。结合目前中国国内严峻的经济形势,目前,两千万农民工失业,占外出就业农民工的15.3%。返乡的农民又遭遇到如此严重的旱情,本来已经非常严峻的生活现状将更加雪上加霜。因此,2009 岁首大量失业农民工回到乡下,没有收入;留在城,没有工作。这将构成当局维持稳定的最大挑战。
   
    不少官方和非官方的调查显示,到2009年4月份,中国的失业人口将突破历史关口,再算上农民工,将达1.5亿,而50%以上的大学生将一毕业就会加入失业大军。这表明2009年中国的失业状况已到了危险的警戒线。如果中国今后因农业受灾扩大失业率继续上升,任何投资政策与消费鼓励都将化为泡影,社会将从此陷入大动荡,官民冲突,群体事件全面爆发时期,使2009年成为改革开放30年以来从经济形势到社会稳定,乃至中共的执政地位都岌岌可危的一年。
   
    近期,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下属新闻《瞭望》新闻周刊发表题为《2009各类社会矛盾将碰头叠加》的文章。文章称:2009年,中国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国内问题积累,社会风险因素增多,矛盾碰头叠加,治安形势严峻复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任务繁重艰巨。当前中国社会两极分化,官民对抗,黑社会兴盛,治安形势混乱,偷盗、抢劫、杀人等严重治安事件多如牛毛,群众上访不断,无利益冲突事件此起彼伏,大众不满情绪加剧。
   
    其实,2009年最严重的危机,还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和国内治理危机。由于政府拒绝普世民主与人权价值观,公权力失去监督,言行不一,官方媒体充满假大空言论,导致官府的立场讲话,百姓很少相信。特别是从瓮安到陇南,从杨佳袭警到毒奶粉事件,网上言论铺天盖地,充分印证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而治理危机则包括腐败问题、法制建设问题、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党群关系问题、政府权威流失问题等等。2009年在这样的情势下开局,又恰逢达赖流亡海外50周年、五四运动90周年、六四事件20周年以及中共建制60周年等多个政治敏感日的到来,社会治安隐患随时会因与这些事件接火而引爆群体性事件蔓延。由此可见,2009年的中国,牛年不“牛”,新春无“春”,无论经济形势,还是政治形势,都会比2008年更加严峻。
    (首发《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