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毒奶追踪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毒奶粉余波未了 受害港童又增两名
·港澳台再召回停售三聚氰胺奶品
·部分食品在香港等地被验出含三聚氰胺
·中国黄金周开始港忧验肾儿大增
·美议员关注毒奶粉事件和输美产品
·日本农相因中越有毒大米丑闻辞职
·亚洲国家纷纷加强限制中国奶制品
·马来政府扩大限制中国乳制品范围
·日本广泛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事件
·日本要食品公司严密检查各自商品
·三鹿奶粉:人作孽 不可恕
·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冉云飞:凭什么相信你们的宣言?
·凌方:再谈三鹿毒奶
·舒非:“国货”今昔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管见:“民族主义”卵翼下的含毒“创新”
·邓聿文:谁吃了三鹿奶粉?
·三罢运动势在必行
·冉云飞:祸起政府自身免检
·“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大陆毒食品炼成史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南都社论:奶粉事件:媒体责任的失落与承担
·张成觉:上上下下话高强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李怡:神七中国和毒奶粉中国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何清涟: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太阳报:神七与三鹿并存,双面中国遭撕裂
·胡蝶:温家宝眼泪和“对不起”制成糖衣毒药
·林保华:共党狼奶与中国媒体
·江天勇:诚信、中国模式与中国制造
·昝爱宗:令国家蒙羞的“三鹿式政府”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问责制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 英国最大连锁超商特易购下架中国大白兔奶糖
· 东南亚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表示奶制品问题已受到控制
·温家宝表示要汲取毒奶粉事件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事件中,中共官方省卫生厅、中央卫生部,及新华网等媒体似乎是率先及时报导,并提供一系列数据和故事,给人的印象是积极关心、新闻透明;可是,这只是一种表面文章。在民众一直习惯于中共原来蛮横蒙骗的姿态时,中共却在所谓舆时俱进,换上一副热乎模样登场,可肚子里还是原来一样:中共近年来的宣传上开始实行“抢占舆论制高点”新手法,对民众继续实行误导和欺骗,只是手段上更为阴恨。
   
   三鹿事件,如果其真相被真实地揭露出来,它将会是一个让人怵目惊心的故事;它不仅是三鹿集团倒台的问题,更是中共对中华民族犯下大罪后,亡中共党、亡中共国的问题。
   
   该事件中,中共面临其党生死之时,施出浑身解数。其中的内幕,我们现在知道的太少,绝大部份的新闻还是从中共喉舌放出来的,我们大多数人被完全误导。这个原因,要先从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说起。

   
   *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
   
   2008年6月20日,胡锦涛总书记在考察《人民日报》时发表了一篇重要讲话,强调“要完善新闻发布制度,健全突发公共事件新闻报导机制,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提高时效性,增加透明度,牢牢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
   
   中共“抢占舆论制高点”新理论、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点小火、灭大火”。所谓点小火,就是在突发事件中,在中共能够控制的自留地上,点上一把火,吸引媒体焦点,提供第一手经过过滤、甚至编造的新闻报料;把事态范围和规模缩小至最小。所谓灭大火,就是把真实事件和内幕掩盖起来,在暗中处理。
   
   中共的这一手法,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中共宣传老手王国庆在下面的话中解释的很清楚。
   
   早在2005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王国庆在给内部新闻发言人培训时说,“我经常强调,在消息闭塞、通讯手段落后的情况下,一个地方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采取”不说“,或等事情处置妥当之后”再说“。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种习以为常的”不说“和”再说“不行了!”“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可以说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是我们的”喉舌“,大脑指挥嘴巴,大脑想什么,嘴巴就出什么声。”“现在,手机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话。互联网四通八达,网上传递信息是以秒来计算的,西半球发生的事情,我们东半球几秒钟后就知道了。”
   
   王国庆还说,“从某种意义上讲,政府的新闻发布工作实质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在第一时间抢占舆论制高点,把握舆论控制权。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只强调”保持正确导向“,而忽略在第一时间用权威信息抢占舆论制高点。”
   
   中共的新理论也就是:当年消息闭塞、通讯手段落后,中共想这么说就这么说,想这么骗就这么骗;现在,互联网四通八达,事件发生后,中共需要第一时间,首先制造假新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推卸责任,以达到误导视听的目地。
   
   而三鹿毒奶事件中,中共是怎么做的呢?
   
   *毒奶事件的新闻发布过程
   
   我们按照毒奶事件新闻发布的过程来看一看:
   
   2007年3月16日,美国宠物食品污染事件发生,中毒宠物的主要死亡原因是肾衰竭。中国大陆出口的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中含有三聚氰胺第一次浮到国际层面。美国宠物食品污染事件掀起一阵中国毒产品聚焦和恐慌,包括回收大批含铅儿童玩具。当然,中共中央、地方政府和有关厂商心知肚明,而且对于该事件引起的强烈国际反应和后果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们继续顶风作业。舆论上用“反华势力”这张牌打住。
   
   至2008年3月或更早,三鹿集团就接到有婴儿吃了奶粉得病的报告。5月,有婴儿死于三鹿奶粉造成的肾结石;7月,又有一名婴儿死亡,三鹿奶粉中确认含有三聚氰胺;8月2日,三鹿集团董事会收到了有关报告,董事之一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要求向社会公开消息,三鹿集团向当地政府作了汇报;8月6日,奥运开幕前两天,三鹿集团要求各地回收奶粉,但是没有说理由。
   
   9月5日,新西兰总理接到有毒奶粉的报告,她要求新西兰驻北京大使向中国政府汇报;9月8日,地方和中央政府官员透露,收到了有毒奶粉的报告;9月11日,在拖过奥运后,中共不得不开始大规模的动作,被迫把三鹿奶粉造成婴儿肾结石的消息公布于世;而使用的是所谓的“抢占舆论制高点”新手法:
   
   9月11日上午,官方甘肃省卫生厅首次披露该省内59名婴儿肾功能不全、1人死亡的情况,是因吃了同一个牌子的奶粉。在湖南、湖北、山东、陕西、安徽、江西、江苏河南等省都发现多个相似病例。〔注意:只有59名婴儿肾功能不全、1人死亡;大事化小,灾害范围被减少几个数量级〕
   
   9月11日晚,官方中央卫生部称,近期甘肃等地报告多例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调查发现患儿都有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历史,并高度怀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注意:卫生部及时反应〕
   
   9月11日晚,三鹿集团随后发布回收声明,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份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注意:三鹿反应及时,给人印象事态已经控制。〕
   
   9月12日,中共喉舌新华网报导,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初步认定,“问题奶粉”是不法份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注意:媒体定调是收购过程,而不是生产过程,新华网为三鹿开脱。〕
   
   9月12日,网文“8月6日三鹿内控文件:奥运耽误结石儿”出现。〔注意:其效果是把一切责任和阴谋都推给三鹿,反正三鹿是保不住了。但所谓内幕网文真正要护航的是:保证中共中央、卫生部、和中共高层舆三鹿毫不知情、毫无关系!〕
   
   9月13日,中共新华网报导,卫生部认定“不法份子为增加原料奶或奶粉的蛋白含量而人为加入的。”并称,在原料奶里加入三聚氰胺是牛奶收购机构为了虚增牛奶的数量,在牛奶里加水,同时为了保障牛奶中含有合格的蛋白量,加入了三聚氰胺,虚增了牛奶中蛋白质的检测量。〔注意:新华网再继续编造不法奶农替罪的说法,是牛奶收购机构的问题,而不是生产过程和厂商。〕
   
   9月13日,官方公布可能全国已发现至少400多例三鹿奶粉中毒事件。〔注意:全国只有400多例;一说有至少53,000人,但可能这个数字也只是官方的一个大事化小的掺水数字,灾害范围又被减少几个数量级〕
   
   9月14日,自称是首位曝光三鹿的记者(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在博客中,描述其对三鹿奶粉受污染采访内幕。指出,说出事实,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注意:完全独立于新西兰总理、使得中共做出曝光毒奶事件的国内英雄,在9月11日也取得成功!)
   
   9月16日,官方公布有22家企业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同时强调,“三聚氰胺是一种低毒性化工产品,婴幼儿大量摄入会引起泌尿系统疾患。多数幼儿通过多饮水勤排尿的方法结石可自行排出。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时,如及时治疗,患儿也可以恢复。”〔注意:大事化小,饮水勤排尿可以排结石、肾功能衰竭时患儿也可以恢复。〕
   
   9月19日,中共人民网散布“人体摄入三聚氰胺安全限量有科学评估”的说法,后遭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否认和驳斥。FDA表示,如果食品是掺杂含有三聚氰胺或类三聚氰胺化学物质,FDA将采取行动防止这类食品进入美国的食品供应。〔注意:开始制造假新闻,大事化小。〕
   
   9月22日,国家质检局长李长江、市委书记吴显国下台,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早已被刑事拘留。温家宝前日更就毒奶事件公开道歉,胡锦涛则在会上怒斥。〔注意:三鹿事件已经进入尾声,几只替罪羊暂时下个台了事。〕
   
   9月24日,三元兼购三鹿已成定式,“三鹿”摇身一变“新世达”乳制品有限公司。石家庄市副市长张殿奎及各部门领导当众作秀:放心大喝“新世达”奶,然后一大堆承诺,再和谐一把向前看。〔注意:三鹿事件已经进入尾声、终于小事化了〕
   
   可以看到,中共媒体运作上实行了“抢占舆论制高点”的手段,以达到如下目的:1)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拖延毒奶消息发布时间,至奥运之后;2)有计划、有步骤的逐渐透露毒奶消息,许多重要新闻信息都来自中共喉舌;3)暗中在网上发布假消息,以配合中共喉舌正面消息;4)把一次中共多年来一直干的陷中国民众于长期处于有计划、有系统的慢性毒害之中的阴谋,在“抢占舆论制高点”的手法下,包装成一起小型的、由少数人参与的事件;5)把三聚氰胺的毒害贬低;6)最主要的是,用新闻和密闻编制出一个假象,让人觉得中共高层、中共政府主体舆毒奶事件无关。
   
   这一切,完全符合“抢占舆论制高点”的理论,起到了“点小火、灭大火”的作用。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在毒奶事件中,因为害人害己,最终损失惨重,其真实面目暴露在世人和全世界面前;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新西兰总理率先向国际公开三鹿毒奶粉
   
   首先,中共是不会自动透露毒奶问题的。它一直竭力压制毒奶消息的发布,能拖就拖,不要说奥运之后,最好是永远不让人知道。但是,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却打破中共控制,是率先向国际社会公开三鹿毒奶粉的信息的第一人。
   
   新西兰的恒天然公司(Fonterra)由于持有三鹿公司43%的股份,在8月2日得知三鹿婴儿配方奶粉出了问题,舆三鹿交涉公开召回所有产品无效后,新西兰驻华大使馆于8月14日开始介入。交涉同样无效后,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于9月5日(星期五)被告知有关毒奶粉的信息。9月8日(星期一),新西兰总理召集多名资深内阁部长开会,决定:由新西兰外交部给新西兰驻华大使Tony Brown出面,舆中共中央政府交涉。
   
   更主要的是,9月8日同一天,新西兰总理命令新西兰食品安全局(Food Safety Authority)照会其它有关国家,向国际社会公开三鹿毒奶粉的信息。
   
   中共是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于9月11日有计划有安排地发布毒奶消息的。
   
   至于给人造成揭露三鹿和毒奶这样大的事件是“国产货”的印象,而且正好发生在9月8日新西兰总理开始大动作以后,值得大家进一步核实和推敲。
   
   *国家质检局司长非正常死亡可疑
   
   而最出乎中共意料之事,便是国家质检局司长邬建平本人。邬建平于8月2日突然非正常死亡,正好在奥运之前,毒奶被发现正在泛滥之后。负责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司长邬建平之死,有几种可能:被灭口、自杀、病死、或者吓死。但不管怎么死,都应该舆毒奶问题有关。
   
   按邬建平于8月2日死亡地时间推测,国家质检局应该于8月前就得到三鹿的通报,并向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汇报。而身任国家质检局司长的邬建平得到的命令可能是压下不管,任凭毒奶继续伤害婴孩。特别是正值奥运风头,这样的决定对共产党应该是最自然不过的了。
   
   其实,邬建平完全没有要死的理由,主要责任人应该是三鹿和石家庄政府,罪咎下来也应该还轮不到他头上。但是,面对中央的丧尽天良的命令,邬建平可能是良心发现,不愿传达照办,而以死抗命。所以,邬建平自杀可能性很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