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
三鹿毒奶追踪
·VOA听众评论毒奶粉:现在我们吃啥?
·民众指斥毒奶合法化 大学生狂卖下架奶
·中国奶制品市场规则混乱
·中国被下令召回的牛奶仍在出售
·中国对日出口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堵塞司法救济渠道 社会更不和谐
·律师批当局先赔毒奶外国受害人
·温家宝:毒奶事件,政府有责
· 中国总理称毒奶丑闻政府负有责任
·央视调查发现“问题奶”中不光混入了三聚氰胺
·中国政府称应为毒奶粉负部分责任
·VOA听众谈对三鹿毒奶粉事件的感想
·毒奶案被拒动摇法制 众学者剖析悲剧成因
·食品安全法草案八大修改
·中国产蛋类产品也检出三聚氰胺
·中国公布仍有3600名毒奶受害儿童仍留院治疗
·三鹿毒奶赔偿案迟迟未入司法程序
·中国输日粉丝被检出含三聚氰胺
·北京逾七万婴幼儿曾食问题奶粉
·从毒奶到毒鸡蛋三聚氰胺继续为祸
·郑州残疾人运动员喝毒奶患结石
·大连毒鸡蛋又瞒一月 索赔受害者语调突变
·中国制南瓜馒头 日验出含三聚氰胺
·继奶品后中国鸡蛋也发现三聚氰胺
·毒鸡蛋四天连揭三起 学者指有问题应先公告社会
·三聚氰胺事件凸显台湾加入WHO的急迫性
·台湾雀巢公司将从大陆进口的二十品奶粉全数下架
·黑龙江生产的雀巢奶粉在台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 台湾称毒奶粉输台突显应参与世卫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王军:三鹿毒奶与责任政府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 台湾:毒奶事件突显加入世卫必要
·台湾民众要求陈云林来台前就毒奶粉事件道歉
·中国进口铵粉含三聚氰胺 高市封存720包
·中国就毒奶事件向台湾消费者致歉
·海协会就毒奶向台道歉台看法分歧
·蔡英文:海协会是为道歉而道歉,没有真心诚意
·三聚氰胺吃死猫狗 美庭裁定赔偿金
·港府在中国鸡蛋内检出三聚氰胺
·香港:大陆进口鸡蛋发现三聚氰胺
·港鸡蛋检出三聚氰胺大连厂家道歉
·香港又测出含三聚氰胺的鸡蛋
·香港决定自行检查三聚氰胺可疑污染食品
·香港再发现大陆产三聚氰胺超标鸡蛋
·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日方:中国输日鸡蛋粉含三聚氰胺
·陈云林就毒奶粉输台事件首度当面公开道歉
·三鹿被吊销牌照 原属企业改名复工
·“添加三聚氰胺是饲料业公开秘密”
·封锁消息招怨 食品问题能速决?
·又有九名毒奶粉受害者起诉索赔
·刘军宁:反思三鹿奶粉事件及其中的上报制度
·毒奶粉是道德沦丧,丧尽天良的典范
·胡平: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三聚氰胺是怎样揪住我们不放的?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秋风:处理毒奶事件,不能以行政代替司法
·中国官员称毒鸡蛋属个别企业行为
·农业部将彻底整肃饲料市场
·“三鹿”引发河北人事地震,数高官被免职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王家治:中国毒奶粉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
· 中国有毒食品侵入美国,加州举行研讨会寻求防范之道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中国毒奶粉受害者拟提出集体索赔
·美国官员将前往中国讨论食品安全
·美国限制进口中国所有含奶食品
·美国对中国产食品发出“进口警告”
·刘晓竹: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三鹿回应“液态奶重返市场”:并未重推“三鹿”牌
·五岳散人:为什么不用操心美国的毒奶粉
·许志永:准备诉讼
·朱健国:“当场击毙潮”与“三聚平反潮”
·三鹿液态奶重新在河北等地销售
·中国仍有逾千名毒奶粉患儿住院治疗
·部分三鹿毒奶受害者准备集体索赔
·中国继续拖延毒奶粉赔偿处理
·当局未向医院付费 医生推诿结石患者
·中国仍有一千多幼儿因毒奶粉住院
·吉尔吉斯斯坦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和禽蛋
·毒奶受害者会议吁政府成立基金会
·毒奶粉受害人促政府设立赔偿基金
·中国毒奶粉婴儿近三十万各界震惊
·“毒奶事件”受害家长:索赔困难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在“三聚氰胺牛奶”事件中,“问责风暴”再次刮起。这是近年来继非典、开县井喷和北京密云踩踏事故之后,中国政坛掀起的新一轮“问责风暴”。
   
   当然,虽说是“风暴”,这一切也并非“无章可循”。从山西襄汾溃坝案、河南登封矿难的问责,到深圳歌舞厅大火案、三鹿奶粉事件的问责,从孟学农引咎辞去山西省长,到李长江、吴显国去职,无不是依据《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等的有关规定进行的。
   
   由于问责主体不明等原因,目前在一些地方还是存在着“千斤顶官员”,似乎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受到社会多么严厉的指责,都能“扛着”,有些草草向公众道歉了事。显而易见,这些都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抛弃的。关于这一点,公众的确从最近的“问责风暴”中看到希望,也借此希望这种政治问责能够日常化、制度化、透明化。简而言之,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谈到引咎辞职或者如何建立起一种好的问责文化,我总会想起2003年8月发生在法国的一件事。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热浪,使法国许多老人在酷暑中死亡。事后法国殡仪部门透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这年夏天法国死亡人数比2002年同期增加了13632人,而死亡人数的增加主要就是酷暑所致。
   
   之所以会在短短几天热死这么多人,而且是老人,自然和法国的气候有关。由于夏季通常并不太热,绝大多数法国人家里并没有安装空调设备,有的人家甚至连电扇都没有。不过,面对持续炎热的天气,法国卫生总局在危机期间的表现实在欠佳。当危机达到一定程度、医院和社会救助部门频频告急时,卫生总局等部门依然上报说“局面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由此,卫生总局局长吕西安·阿本海姆不得不引咎辞职,成为这一危机中第一个下台谢罪的官员。
   
   有意思的是,这位生于卡萨布兰卡的医学教授并没有一辞了之。不久后,阿本海姆出版了一本名为《酷暑———公共健康问难》的书。当然,就私心而论,这本书不乏阿本海姆为自己辩解的成分,此前我也曾在法国的电视辩论中亲见阿本海姆为自己如何开脱,而当地不少媒体也称他不过是“ 政治牺牲品”或者“法国度假文化的牺牲品”。当然,对于法国公众而言,重要的是阿本海姆在这本书里详细地分析了法国公共卫生体系中的种种不足,以图改进。
   
   一个引咎辞职的官员,如果能够怀着公心,诚心诚意希望类似事件不再发生,而且不因自己的去职而忿恨政府与社会,我想,无论他们著书还是写文章,对这个国家都将是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毕竟,问责的完成,除了失职官员外,也包含对制度漏洞的问责。而下台官员的参与,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制度完善的另一种保障,因为每个人的声音都很重要。又毕竟,失职者对自己操作的机器为何失灵,总是最熟悉的。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在危机处理过程中,相较局外人而言,当局者总还是有更多的内情可以掌握,有更多的素材可以呈现。
   
   □熊培云(北京 资深评论员)
   作者:熊培云 来源:新京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