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婴儿结石罕见病引发各界关注
·中国向世卫通报奶粉污染事件
·“三鹿门”部分网上评论
·卫生部统计三鹿奶粉患病婴儿病例
·婴儿肾结石事件扩大 卫生部紧急查处
·三鹿奶粉=肾结石宝宝+三聚氰胺+航天员乳饮料+封锁新闻
·三鹿奶粉政府难卸其责
·结石奶粉事件:警方已传唤78嫌疑人
·三鹿声明奶粉污染源自奶农 专家强调是利益驱使
·鹿奶粉毒素为“不法分子加入”
·中国肾结石娃娃事件被责延迟通报
·中国拘19涉奶粉污染案人员
·石家庄求诊幼儿激增6倍,上万家长三鹿退货
·其他牌子“也有问题”,全国严查
·“今个中秋不好过”,毒奶粉月饼或流出市面
·“三鹿奶粉专病门诊”爆棚
·谁死“鹿”手:毒奶粉乱象内幕
·又是“迟到的真相”:“三鹿”毒奶粉危机
·中国三鹿牌奶粉污染事件引起台湾人恐慌
·外资方“8月2日已要求召回奶粉”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1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上)2
·一周新闻聚焦:三鹿毒奶粉(下)
·可怕的三聚氰胺,可怜的三鹿宝宝
·奇文: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奥运之后﹐中国再爆婴儿毒奶粉
·警惕地方保护主义干扰“三鹿奶粉”事件
·徐国艮:奶粉事件 问题多多
·冉云飞: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门
·闫天舒:三鹿奶粉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李平:不是多难兴邦,是祸国殃民
·拖延通报三鹿毒奶粉与奥运有关?
·三鹿奶粉安全事故中19人被刑事拘留
·三鹿董事长松口:事件前确已查出有毒
·中国隐瞒毒奶粉 官员出场疑问更多
·中国下令全面检查所有婴幼儿奶粉
·河北省政府试图对事件加以掩盖
·三鹿毒奶粉已导致432名婴儿患病
· 三聚氰胺奶粉后遗症“尚无法确定”
·中国三大品牌液态奶含三聚氰胺
·陶君: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绝密)
·毒奶祸害中国公信力:真相迟到质检失效
·毒奶曝光潜规则:结石娃能成中国政改新基石?
·中国危机处理借重新闻管治及导向
·中国企业缺乏商业道德谁之责任?
·含毒奶粉惊天下 在华外企应对忙
·毒奶粉:奥运高潮后的低谷
·欧盟希望中国就毒奶粉丑闻作出解释
·方觉: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美欧消费品官员关切中国奶品污染
·世卫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为何奶制品有问题未及时公布
·逾千名毒奶婴幼儿受害者家长索赔
·毒奶粉百姓震惊 民众吁高官下台
·中国食品危机起伏源于拖延信息政策
·毒奶危机:中国奶农受伤很重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三鹿奶粉事件反映政企不分仍在”
·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协助应对毒奶粉
·胡锦涛公开抨击地方当局处理危机时的工作作风
·三鹿奶粉虽然被召回,但这场风波何时才能了结?
·“奶粉事件”暴露深刻社会原因
·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奶娃吃有毒的 熊猫吃进口的
·中国体育明星多人卷入毒奶粉事件
·三鹿丑闻:毒奶何以如此多?
·张鸣:异样的添加剂,从害人到自毁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追究行政责任7要点
·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柳三禅:毒奶粉再摇撼团派
·李平:关注涉毒奶粉企业家的表演
·黄世泽:诚信和金融危机双迫下的中国
·【朱学渊评】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梁京:毒奶粉事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信心危机
·毒奶粉:又一起外国压力下的中国反应
·为什么总拿老百姓当替罪羊?
·林保华:党妈妈的奶
·徐水良: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闫天舒:三鹿奶粉之毒对内不对外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昝爱宗:新华社替政府遮羞:李从军下台
· 大陆关于三鹿奶粉的最新段子
·潇阳: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三鹿毒奶事件不断发酵之际,几篇有关中国领导人享用特供食品的文章进一步引发中国公众对政府和现有体制的批评。有学者认为,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这种自封建帝王时期传承下来的“贡品制”暴露出中共体制难以革除的弊病。
   
   近日,一篇名为“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在互联网上被广为转载,并且即刻引发海内外网友强烈反弹。
   
   根据网载文章,发表这个讲话的是中国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咏兰。她在讲话中说,这个成立于2005年4月的“特供中心”是“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为国家机关特供有机食品的合作单位”;其生产机构遍布13个省市,“一直为国家94个部委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

   
   *自己吃安全食品还用关心一般民众吗?*
   
   在三鹿奶粉事件不断升级之际,这篇在网上迅速传播的讲话稿在网友间引发新一波炮轰。中国官方党报人民日报所属的人民网强国社区的论坛上,一篇于9月22号发出的帖子节选了祝咏兰讲话的部分内容。网友在随后的跟帖中炮轰这些国家领导人是“封建王族”。有网友说,“所以老百姓的食品安全才没有人真正关心”,而“这就是腐败”!
   
   北京媒体工作者,网络博主凌沧洲也表示,如果这个“讲话”属实,证明中国的确存在特权利益阶层。
   
   他说:“这说明在管理层和决策层,它对于食品的安全问题其实心里都是有愧的。无非就是说,一部分人要享用这些安全、无毒和无害的东西,而对老百姓,或者说普通公民在食品安全上的监管确实督促不力。这件事只能反映这么一个问题。”
   
   记者无法在北京查号台查询到这个“中心”的联络电话。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这篇讲话稿转自保健品生产商山东科尔生物医药公司;而该公司负责人承认其保健品已经入选国务院“特供”名单。
   
   另一篇同样在网上被广泛转载的文章披露说,“中南海高官和他们的孙辈们,喝的是特供奶”,就是北京人所熟悉的三元奶。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检测结果,三元集团生产的奶制品尚未被检出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
   
   但是三元有关负责人否认三元奶制品未受污染,与其向领导阶层特供牛奶有关。记者致电三元集团市场部了解有关情况,该部门主任王女士说:“也不是因为这个。一直以来的话,三元公司可能它比较巧合吧,正好可能因为是在北京吧。牛奶又是一个比较普及的食物,谁都要吃。不管是平民百姓也好,中央领导也好,都要吃。就赶上这个好地缘了。如果我说今天不是三元而是四元的话,恐怕人家也会这样。”
   
   三元市场部主任王女士说,该公司只有一条生产线,因此不可能只为中央领导专做奶制品,因此市场上给老百姓供应的奶制品和给领导层喝的奶质量是一样的。虽然王女士说三元赶上了个“好地缘”,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中央领导的确饮用三元奶,同时三元奶没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
   
   *当权阶层特供体系源于封建时代*
   
   事实上,中国人对于针对领导阶层的“特供食品”这个概念并不陌生,甚至长期以来在意识里都有所默认。北京的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说,在他父亲章乃器于中共建国初期担任粮食部长的时候,就有这样的食品特供系统。他说,因为当时物资馈乏,特供物品规模和今天无法相比。
   
   章立凡说,1980年代后,随着物质供应日渐充足,有人曾一度提出废除特供点,但一直没有实现。而近年来,随着对产品质量和安全的担忧,这个特供系统也再度壮大起来。
   
   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说,从这个物资特供体系反映出的还是一个体制问题,而其根源可追溯至封建帝王时期:“这个东西实际上从宏观上来讲还是一个体制问题。比如说,一个政治集团,它打下了天下,那么这个天下就是它的战利品。所以它可以予取予求。从历代王朝下来它都是这种规矩。”
   
   章立凡说,传统上这是所谓的“贡品制度”,而目前的特供系统则是由中共“革命年代”沿袭下来的。章立凡举例说,早在延安时期,王实味就在他的杂文《野百合花》中针对“革命队伍”中也存在的衣食分等级的制度提出疑问,但却因此而丢了脑袋。
   
   章立凡说,虽然这种制度在当前执政党执政之前就已经存在,但它是和现代社会的“平等”和“民主”的理念格格不入的,就是一种特权。
   
   章立凡说,前苏联也曾经存在这种特权,而正是这种制度孕育出吸附在国家躯体上,攫取大众财富的体制,最终导致前苏联的垮台。
   
   北京的媒体工作者凌沧洲说,中央领导特供食品的消息对于民众心理造成更大的冲击。而官方其实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带来的潜在威胁。但是凌沧洲对权力机构能否解决这些问题表示悲观。
   
   他说:“但是它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种状况呢?有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官僚集团,它无法推进。我相信有些人也不希望看到这种民怨沸腾、民情汹涌的状况。因为水可载舟、水亦可覆舟,这样的古语,我相信高层它也是明白的。”
   
   凌沧洲认为,官方每每在出现这种问题的时候只能靠下点“猛药”,治理一些官员。但是他说,如果不开放新闻和言论自由,是根本无法做得体察民情的。
   
   
   作者:萧洵 来源: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