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毒奶:动过手术只赔二千]
三鹿毒奶追踪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中央领导吃的都是“特供品”?
·印尼验出大陆豆奶饮品含三聚氰胺
·俄国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奶制品
·石家庄官员反思:政治敏感性差
·大陆民众对大陆奶制品失去信心
·山东济宁市政府要求职工购买当地奶制品
·大陆又20家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立顿” 奶茶使用中国奶精被验出含微量三聚氰胺
·质检总局:20家乳品企业普通奶粉检出三聚氰胺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石家庄政府发言人解释三鹿奶粉事件为何迟报
·胡锦涛谈毒奶粉:不谈自己责任 要别人汲取教训
·立顿奶茶也被检出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与“神七”发射形成对比
·有毒奶粉企业曾要政府管制媒体
·工商总局责令含三聚氰胺普通奶粉立即下架退市
·三鹿毒奶粉事件首例赔偿诉讼提出
·河北成人奶粉抽查,含毒量超出三鹿双倍
·毒奶粉的“流毒”还在扩散
·中国再有31款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
·食品危机笼罩国庆 胡锦涛首次公开谈论毒奶
·华盛顿普通市民谈中国造产品
·济宁市强制机关干部喝牛奶:为振兴牛奶行业
·比三聚氰胺更毒:奶中加的是三聚氰胺废渣
·新加坡验出10种种国进口奶制品含三聚氰胺
·俄罗斯正式宣布禁止一千多种中国食品
·中国奶品豆浆也含三聚氰胺
·浙江肾结石婴儿家庭要求圣元优博公司全数退款
·中国公开征集三聚氰胺快速检测技术
·三鹿丑闻:中国政府躲呀躲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胡锦涛理论的三个我
·王哲男:毒奶粉和中国民主
·官府的傲慢与冷漠 草民的悲哀与无奈 —三鹿奶粉背后的权力阴影
·问责下台忽悠百姓 步步被动维稳唯大——政府诚信与国际信用
·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和谐社会人祸遍地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马玲:中国政府信用危机大爆发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吴祚来:可不能在民主里加三聚氢胺
·张成觉: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张成觉: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台湾检出中国产雀巢奶粉含三聚氰胺
·中国最新液态奶抽检无三聚氰胺
·人权组织就毒奶粉事件致函世卫
·毒奶粉究竟有多毒?
·中国有可能会暂时停止所有奶制品出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毒奶:动过手术只赔二千

   邵武卫生局:动过手术的三鹿毒奶结石儿只赔二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报导)中国毒奶粉事件发生已六个月,当局的赔偿方案含糊不清,令患儿家长愤怒。福建邵武市患儿家长张平星期四对本台表示,卫生局拒绝将她肾功能只有28%的女儿按重患者赔偿,还表示,摘除肾脏的才是重患者。此外,河北省高级法院星期四开庭审理三鹿毒奶案,二审维持原判。
   
   

   视频:福建邵武三鹿结石患儿张佳妮,手术之后,医生称其肾功能只有28%。(家长张平/RFA)
   
   虽然中国卫生部门已经发出“通知”,就毒奶粉造成的结石患儿,提出一次性赔偿标准。确诊肾结石患儿的现金赔偿标准为:死亡患儿约20万元人民币,重症患儿3万元,一般治疗患儿2000元。但是,官方从未公布重症患儿的标准。女儿曾动过手术、福建邵武市的张平对本台表示,当局告诉他,该省对摘除肾脏或做血液透析的患儿,才按重症赔偿:“我全家老小跑到卫生局去,卫生局局长、副局长给我的回答是‘我们福建省重症的标准是要切除肾脏和做过血透的’,我记得国家发布下来的是,只要有手术的吧。”
   
   本台曾报导,张平的女儿张佳妮,去年六月查出肾结石后动过大手术,之后的肾功能只有常人的28%,为给了孩子治病,他已经债台高筑。当地官员当时给张佳妮上报为“轻症”患者。张平表示:
   
   “我小孩以前给他们上报错误,上报成轻微的,然后现在上报(重症)又没有批下来,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批,他就说跑到福建省(卫生厅)厅去问,重症的标准是切除肾脏和做血透。”
   
   不过,邵武区卫生局周局长表示,轻重症的标准由卫生部判断:“这个认定重症和轻症不是由我们来认定的,我们只上报,后来根据他情况,报卫生部要问卫生部这一情况,文件下来只是叫我们把筛查的病人都往上报,由上头来认定,不是我们认定的。”
   
   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认为,当局应尽快公布有关标准:“动手术的孩子,在我们很多家庭来看,都已经遭了这么大的罪了,既然动过手术,就应该给他们多一些赔偿,但是现在动了手术的孩子,还要分轻和重,而轻的只能拿到二千块钱,这是很多家长不能认同的。”
   
   此外,石家庄市新化区法院星期三向其中一位原告发出受理案件通知书,原告起诉金额为3万1千元人民币,并向法院缴纳诉讼费575元。代理律师彭剑表示,另外五名原告因起诉金额达数十万,因此付不起诉讼费。他会建议受害者向当地申请法律援助:“四十多万元对应的案件受理费是七千多元,对于绝大多数受害的家庭来讲,这是一个不小的经济负担,我们随后会建议当事人,请求他居住地的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
   
   彭剑表示,立案之后,将进入一个月左右的举证期。此次起诉的是石家庄市三鹿集团公司,名义为产品质量责任纠纷。
   
   另一方面,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二审星期四由河北省高级法院在石家庄审理。河北高院分别对耿金平、耿金珠兄妹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张玉军、张彦章以危险 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进行二审审理。正如外界所料,法庭在二审中做出维持一审的判决。不过,当局对田文华等人提出的上诉,将采取书面审理的二审方式。
   
   除三鹿之外,因饮用多美滋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已达二百二十多人,多美滋结石患儿家长蒋亚林表示,本周已向卫生部上报了第一批搜集到的名单:“上报的二百二十三,这是第一批,这两天又来了两个,只能等下一批上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