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三鹿毒奶追踪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毒奶粉余波未了 受害港童又增两名
·港澳台再召回停售三聚氰胺奶品
·部分食品在香港等地被验出含三聚氰胺
·中国黄金周开始港忧验肾儿大增
·美议员关注毒奶粉事件和输美产品
·日本农相因中越有毒大米丑闻辞职
·亚洲国家纷纷加强限制中国奶制品
·马来政府扩大限制中国乳制品范围
·日本广泛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事件
·日本要食品公司严密检查各自商品
·三鹿奶粉:人作孽 不可恕
·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冉云飞:凭什么相信你们的宣言?
·凌方:再谈三鹿毒奶
·舒非:“国货”今昔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管见:“民族主义”卵翼下的含毒“创新”
·邓聿文:谁吃了三鹿奶粉?
·三罢运动势在必行
·冉云飞:祸起政府自身免检
·“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大陆毒食品炼成史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南都社论:奶粉事件:媒体责任的失落与承担
·张成觉:上上下下话高强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李怡:神七中国和毒奶粉中国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中国地方政府在处理毒奶粉善后工作时,弊端重重、错漏百出,官员除了瞒报、漏报结石患儿,连手术费都要受害者自理,更有地方官员将动过手术、摘除肾脏的婴儿,按照按轻患者的赔偿标准给予两千元了事。多位毒奶粉受害者家属星期三对本台投诉他们各自的遭遇,还有家长投诉当局拒赔四毫米以下的结石婴儿。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大陆毒奶粉事件的善后处理,关乎数十万受害者家庭及他们孩子的健康和未来,而大陆地方官员在应对肾结石受害者家属的追问时,采取的却是敷衍策略。江苏泗阳县高渡镇曹嘴村的农民刘海星期三对本台表示,他的两名孩子都查出肾结石,三鹿事件后,曾在当地登记了结石婴儿的病例及个人资料,但当地卫生局将他们遗漏并拒绝“补报”:“打电话到县、市、省三级(医疗部门),他们都说不可以补报,我说当时怎么会漏报的呢,他们说‘不清楚’,还有跟我们住在不到五百米,有一个宝宝也是漏报的”。
   
   在外地打工的刘海表示,三鹿事件发生后,他的两个孩子查出肾结石,便到乡卫生院登记了。春节回家,听说政府公布了赔偿方案,但他的两个孩子均不在赔偿名单之列。于是致电卫生局和工商局,当局除了拒绝“补报”更说“四毫米以下拒绝赔偿”。“说什么小孩子结石太小,没有达到赔偿的标准,泗阳县卫生局的人说四毫米以下不赔。但是没有达到四毫米的,我们村上的都赔了。他还说卫生部下来一份文件,我说我要看到这份文件我才认同,他说没有,又说没有”。

   
    刘海认为,赔偿他四千元不重要,他要争取的是他孩子未来的治疗费用,刘先生的两个孩子因为饮用雅士力奶粉,导致肾结石。
   
    如果是官员因工作失误造成漏报,结石婴儿的资料倘若得到及时更正,尚可理解;那么,明知结石婴儿动过手术,却不按相关赔偿规定进行补偿,又如何让人理解?安徽亳州居民苗亚峰的两岁大婴儿因饮用三鹿奶粉,出现肾衰竭,不但医院拒绝为孩子提供免费治疗,而且卫生局仅以轻患者的赔偿标准给予两千元赔偿。苗先生表示:“在我们市医院看的,因为肾已经坏掉了,由院长签字、盖章,赶到我们的省(医院)里面,当时去的时候是免费的,最后牵涉到手术了,他们说不负责手术费,只负责手术以外的,我们就自费了,通知去领钱(奶企赔偿)嘛,给了两千元”。
   
    苗亚峰表示,当地卫生局对他说,因为上报的时候她的孩子还没有动手术,因此按轻患者上报,卫生局要他重新补报,虽然事后重新登记,但一直没有下文。
   
    苗亚峰的孩子在去年11月27号,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切除肾脏手术,在给女儿看病期间,花去数万元人民币,但他最痛苦是女儿的肾被切除。苗亚峰还表示,同时动手术的有多名结石婴儿,该医院都要求家长自费。
   
    还有一位河北的结石婴儿郑雅元,2岁半,去年9月15号在邯郸市第二医院检查出双肾结石0.5和0.3厘米,结果给医院漏报,也不在赔偿名单内。
   
    根据国家赔偿方案,肾结石死亡婴儿赔偿20万,重症赔偿3万到5万元,普通症状赔偿2000元。
   
    中国卫生部的高官虽然在三鹿事件后公开表示,对因毒奶粉引起的肾结石婴儿提供免费治疗,但事实上在具体执行时预设了很多先决条件,比如,这项计划并不包括三鹿事件之前已经因三鹿奶粉患肾结石的婴儿。重庆一名肾结石婴儿的母亲翁忠兰表示,她的孩子因喝三鹿奶粉患肾结石多年,并做过手术,当局对他明确表示,不会赔偿:“他是肾结石、尿结石,在重庆附属儿童医院动过手术,当时我去报的时候,他说,我们这个(孩子)是在08年,奶粉还没有曝光的时候,他说之前的事,他们没有办法去(上报),卫生局不承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